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身紫衣魅世無雙的魅者就這樣抗著紅衣刀客下了競技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是幹啥子?

在競技台上搶人?

大家瞟清楚魅者與紅衣刀客的名字后,又恍然大悟——

哦,原來是師徒啊。

師父怕外面的壞男人把自己的女弟子勾搭走了,與父親看有男人勾搭女兒的心思都是一樣的——

都是怕自己家的大白菜被豬拱了。

理解理解。

其他人表示理解,風玫本人卻是整個人風中凌亂了。

她正在和男主,也就是劍南指北「談人生」呢,突然間天旋地轉,就被人扛走了。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身體突然又懸空了……扛她的人把她扔了!

「待我為王你有病啊!」穩住身形落地,風玫咬牙。

待我為王對她笑的風騷極了:「我不買葯。」

風玫一噎,說的就跟她是賣葯的似的。

正要擼袖子,旁邊卻插進來一道聲音:「我晚點再去找你。」

是劍南指北,風玫扭頭看過去時他已經轉身離開,翻了個白眼再回頭,卻發現待我為王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瞬間從春日裡的妖嬈桃花變成了寒冬臘梅。 因為陳天曾經當著韓曉汐的面跨過這家餐廳的飯菜好吃,所以韓曉汐在離開南陽鎮之前特意來了一次這個餐廳,並且囑咐餐廳的老闆如果陳天再來這個地方以後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並且還在餐廳裡面辦了一張價值一百萬的會員卡,只要是陳天在這個餐廳裡面的消費,都會從會員卡裡面扣除。

陳天本身並不知道這件事,所以當他聽到服務員跟自己打招呼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輕聲問道:「你認識我?」

「是啊,先生,一星期之前您跟一位美女來過我們這裡吃飯,那個美女後來為您辦了一張會員卡,並且告訴我們您若是再來這個地方吃飯的話,一切費用都是從會員卡裡面扣的!」服務員連忙輕聲解釋了一句。

陳天在聽到服務員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反應過來了,這一切應該都是韓曉汐安排的,所以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而任北檸則滿臉不解的看著陳天,俏臉之上閃過了一絲羞紅,因為她這邊才剛剛嘲諷完陳天吹牛,服務員便直接站了出來打了她的臉,作為一個女生心裏面自然會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至於程橙跟魏子晶兩人並沒有多想什麼,畢竟在她們兩個人眼中陳天既然有錢來到南陽鎮這個地方玩,那說明陳天應該還是有一定的背景的,就算是來過這個餐廳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陳公子,因為您是我們餐廳的會員,所以您可以去樓上的包間用餐!」

服務員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跟著服務員往樓上走去。

而楚令尹跟程橙魏子晶等人則跟在陳天的身後,任北檸清楚自己朋友給自己預定的座位無非就是一個普通座位而已,而此時陳天卻可以去會員的包間裡面,兩邊的待遇自然是天差地別,她也就不好意思提自己已經預定好了座位的事情。

片刻之後,陳天楚令尹等人進入到了包間之中,然後四個女生有點了一些她們平時愛吃的菜。

「小天,你是做什麼的啊?你家裡面有沒有錢啊?」任北檸等菜的時候覺得有些無聊,所以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問道。

「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陳天輕聲反問道。

「我就是看看你家裡面有沒有錢,你要是有錢的話,姐姐我可以給你介紹幾個小美女認識認識,你要是沒有錢的話,那我覺得還是算了吧,畢竟你長的也不是很好看……」任北檸輕聲說道。

「北檸不要胡說!」楚令尹聽到任北檸的這句話連忙皺著眉頭呵斥了一句。

「我沒有胡說啊,我就是想要給小天介紹一個女朋友……」

「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陳天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那好吧!」

任北檸看著陳天笑了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雖然剛才在樓下發生的那些事情讓任北檸心裏面覺得有些不舒服,但是因為這個小女生心比較大,所以在點菜的時候就把這些事情通通忘掉了,時不時還會主動逗一逗陳天,幾個人相處的範圍還是非常不錯的。

經過短時間的了解,陳天發現程橙任北檸魏子晶這三個女生中,程橙是最懂人情世故的,也是最會為人處世的,無論是說話還是辦事一直都非常的照顧陳天,跟陳天說話最多的也是這個程橙,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位鄰家大姐姐一樣,相處起來非常的舒服。

任北檸這個女生也許是因為年紀稍微小一點的緣故,比較愛說愛鬧,但是卻沒有什麼城府,也沒有什麼心機,總體來說就是一個非常單純的小女生,想到什麼便說什麼,不會太在意別人的感受,但是卻也沒有任何惡意可言。

唯獨陳天看不透魏子晶這個女生,魏子晶的年紀要比其餘幾個人稍微大一點,從頭到尾都是少言寡語,很少主動說話,即便是別人跟她說話,她也都是隨便應付兩句而已。

但是陳天卻能夠感覺到魏子晶這個女生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奇怪,但是陳天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惡意,所以也就沒有多想什麼。

無敵全能系統 幾個人坐在包間裡面吃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任北檸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然後笑盈盈的說道:「看來這個餐廳還真是名不虛傳啊,我在國內去過那麼多有名的餐廳,但是做出來的東西都沒有這個地方好吃……」

「這家餐廳的老闆是一位脫凡境的武者,廚師也是武者,所以他們做出來的菜自然不是外面那些廚師能夠相比的!」魏子晶姿勢優雅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然後拿起一旁的紙巾輕輕的擦了擦自己那迷人嘴角,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說這家餐廳做出來的飯菜味道怎麼會這麼好呢!」任北檸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可愛。

陳天知道魏子晶的這個解釋是對的,因為從他第一次來到這個餐廳的時候,他便發現了這一點。

武者對於自身的氣息能夠掌控的非常好,而且有些武者甚至可以用氣息形成自然力量中的火力量,蕭飛虎便是如此,所以如果讓武者去把控做菜時候的火候明顯要比尋常人精準很多,這樣的話武者做出來的飯菜自然也要比尋常人做出來的飯菜好吃很多。

程橙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小鏡子,簡單的給自己補了補妝,確定自己那張俏臉每個地方都美的無可救藥之後,輕聲說道:「咱們吃晚飯以後要去哪裡玩啊?」

「去哪裡玩?」任北檸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對了,我聽說南陽鎮這邊有個非常出名的酒吧,要不然咱們先去那個酒吧裡面玩玩怎麼樣啊?」

「咱們今天剛剛到南陽鎮,我覺得還是先休息一下比較好,而且現在才晚上五點鐘,酒吧應該也沒有開門吧!」魏子晶輕聲說道。

「那咱們就先去酒店休息一下,然後再去酒吧裡面玩!」楚令尹語氣十分開心的喊道。

「好啊,好啊……」

任北檸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楚令尹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楚令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然後微微皺眉直接掛斷了電話。

「是不是張姐給你打過來的?」程橙笑盈盈的沖著楚令尹問道。

「對啊,肯定沒有什麼好事,我才不要接電話呢!」楚令尹撇著小嘴回了一句,但是她這句話才剛剛說完,手機鈴聲便再次響了起來。

楚令尹拿出手機,準備直接關機。

但是程橙卻伸手攔了楚令尹一下,然後輕聲說道:「小尹,我覺得你應該還是接了吧,萬一張姐真的有什麼著急的事情找你也說不定啊……」

「她能有什麼事情啊!」

楚令尹撇著小嘴回了一句,彷彿非常不樂意接這個電話。

「小尹,還是接了聽一聽吧,雖然咱們幾個是出來玩的,但是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一直都不愛說話的魏子晶也柔聲勸了一句。

「……」

楚令尹拿著手機猶豫了兩秒鐘,然後輕聲說道:「那好吧,我接了聽一聽……」

說完這話以後,楚令尹直接按下了接通鍵,然後輕聲說道:「喂,張姐,有什麼事情嗎?」

「我的姑奶奶啊,你可算是接電話了,這幾天你去哪裡了啊?」張姐在聽到了楚令尹的聲音以後,語氣異常激動的喊道。

「我……我也沒有去哪裡啊,我就是跟程橙姐子晶姐她們一塊出來玩玩而已……」楚令尹輕聲說道。

「那你現在在哪裡啊,你快點回江州市這邊來,你有一個合同出了問題,必須你本人親自過來解決一下……」張姐語氣十分著急的說道。

「什麼合同啊?我過幾天回去可以嗎?」楚令尹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

「我的姑奶奶,你要是過幾天回來可以的話,我還至於這麼著急給你打電話嗎?這個合同對你現在的事業非常的重要,你要是不回來的話,可就真的惹大麻煩了……」張姐語氣無奈的喊道。

「可是……」

「這還有什麼可是的啊?就當我求求你了行不行,快點回來吧,等你把這個合同給我處理好了,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我給你放兩個月的假,你看行不行?」張姐直接打斷了楚令尹的話,苦口婆心的勸道。

楚令尹聽到這話以後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後輕聲說道:「那好吧,我現在過去看看吧!」

穿書不做炮灰 「好好,我就在江州市等你,用不用我讓人過去接你啊?」張姐十分激動的問道。

「不用啦,你讓人過來接我還得浪費時間,還不如我自己回去呢!」楚令尹撇著小嘴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程橙任北檸還有魏子晶三人看見楚令尹掛斷了電話以後,全都一臉無奈的看著楚令尹的位置,因為她們三個剛才通過楚令尹說的那些話就能夠分析出來張姐剛才跟楚令尹說了什麼。

「我就說我不接這個電話,你們非得讓我接這個電話,現在好了,我不能跟你們一起玩了,張姐喊我回去有點事需要處理!」楚令尹拍在桌子上面,語氣十分沮喪的喊道。

「張姐既然這麼著急的讓你回去,那說明需要你處理的事情肯定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這麼著急!」程橙忍不住輕聲勸了一句。

「是啊,小尹姐,反正這裡距離江州市也不是很遠的,你完全可以先去把事情處理好,然後在回來啊! 鳳妃在上:帝君,求嬌寵! 而且距離武道聚會開始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呢,你也不用太著急的!」任北檸也十分可憐楚令尹,輕聲說道。

楚令尹聽到這兩個人的話以後無奈嘆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已經答應張姐回去了,我現在要是不回去的話,張姐肯定會讓人來南陽鎮把我抓回去的……」

…… 原本打算在南陽鎮裡面好好休息幾天的楚令尹突然接到了自己經紀人張姐的電話,並且告訴楚令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回去處理一下。

楚令尹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心裏面非常的不舍,因為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能夠跟陳天待幾天的機會,現在就這樣白白浪費了,楚琳音自然非常的不開心。

「這個張姐真的是煩死人了,每次都是我出來玩的時候有事情喊我回去,每次都是這個樣子,真的是氣死我了……」楚令尹撇著小嘴說道。

「不行令尹姐你就不回去,你看張姐能把你怎麼樣?反正你現在電視劇那麼多,少了一兩部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的!」任北檸笑盈盈的說道。

「北檸不要胡說,如果真的是合同出現了什麼大麻煩那問題可就大了!」魏子晶皺著眉頭呵斥道。

任北檸輕輕的吐了吐舌頭不敢說話了。

「好了,小尹,還是不要在這裡耍小孩子脾氣了,快點回去吧!」

程橙伸手拍了拍楚令尹,輕聲勸道。

楚令尹聽到這話以後抬頭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陳天,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小天,你什麼時候離開南陽鎮啊?」

「我應該會在武道聚會結束以後離開……」

陳天輕聲回答道。

「那好吧……」

楚令尹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起身說道:「那隻能等到我把江州市那邊的事情全部都處理完事以後在回來找你們玩了,你們要在這裡等著我回來啊,我不回來都不可以走……」

任北檸看著楚令尹淡淡一笑,然後吐著小舌頭說道:「小伊姐,看來你也不是捨不得我們啊,你應該是捨不得小天才對吧!」

「北檸,你在這裡胡說什麼呢啊?」

楚令尹忍不住輕輕的翻了翻白眼,然後拿起自己的包包奔著包間外面走去。

「我們正好也吃完飯了,咱們一起去松一松令尹吧!」

魏子晶站起身輕聲說道。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直接跟著楚令尹一塊走出了餐廳。

幾分鐘以後,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楚令尹的身邊,司機動作嫻熟的打開了車門,然後輕聲沖著楚令尹說道:「楚小姐,您好!」

「好什麼好啊,今天剛剛過來就要回去……」

楚令尹撇著小嘴十分不開心的喊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魏子晶程橙以及任北檸三人擺了擺手,輕聲說道:「我先走了啊,等到我把那邊的事情全部都處理好了以後在找你們玩……」

「我們三個在這裡等你!」

任北檸笑盈盈的回了一句。

楚令尹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陳天的位置,但是因為此時魏子晶他們幾個人還在場,所以也就沒有多說什麼,扭頭上了車。

片刻之後,黑色的轎車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好了,現在小尹姐走了,咱們也回酒店裡面休息一下吧!」

任北檸輕聲沖著程橙還有魏子晶兩人說道。

程橙聽到這話以後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小天,你住在哪裡啊?」

「我住在南陽酒店!」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那實在是太巧了,我們三個人訂的酒店也是在南陽酒店,你正好可以帶我們三個人一起過去,我們三個還沒有去過南陽酒店呢!我聽說那個酒店非常的豪華……」程橙笑盈盈的說道。

「好,那就一塊回去吧!」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南陽酒店的位置走去。

陳天一個人走在前面,而程橙魏子晶以及任北檸三個大美女則跟在陳天的身後,一路上也是引來了無數人的注意,雖然這三個女生都帶著口罩墨鏡,但是那性感迷人的身材,以及時尚兩眼的打扮,依舊能夠吸引無數人的注意力,尤其是魏子晶一個人的身材,簡直就是所有男人心中夢想女友的身材啊!

「其實小尹姐也是挺不容易的,每次出來玩都容易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任北檸一邊走路一邊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是啊,誰讓小尹是現在最火的女星呢,身邊的事情肯定非常多!」

程橙淡淡說道。

「小尹姐家裡面那麼有錢,她為什麼還要這麼拚命啊,我要是像她那麼有錢,而且還能找到陳天陳公子那樣的男朋友,我說什麼都不出來當明星了,我就天天躺在家裡面玩遊戲……」任北檸一臉羨慕的說道。

「小檸,你說的那個陳天陳公子真的有那麼厲害嗎?」魏子晶此時似乎也對陳天的身份產生了興趣,柔聲沖著任北檸問道。

「子晶姐,你不會是連陳公子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吧?」任北檸聽到這話以後瞬間瞪大了眼睛,連忙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我之前一直都在國外拍戲,所以對於咱們國內這邊的情況並不是很了解,我甚至都不知道令尹什麼時候找了男朋友……」魏子晶淡淡回了一句。

「是啊,我雖然聽說過小尹確實跟一個人鬧出過緋聞,但是我也不知道很了解這個陳天陳公子,不過看南陽鎮裡面的這些人,陳公子應該很受歡迎才對吧,每天都能夠看見很多人再找他!」程橙忍不住輕聲說道。

「哎呀,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跟你們兩個說點什麼才好,竟然連現在咱們江南省最火的陳公子都不知道,你們兩個到底還是不是江南省人啊……」

任北檸忍不住搖了搖自己的小腦袋,然後繼續說道:「我跟你們說啊,這個陳公子可是一位非常厲害的武道高人,當初他在楚令尹的演唱會上面跟小尹姐抱在了一起,然後曝光了他們兩個的戀情,當時在外界的眼中這個陳天陳公子無非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然後呢?」

魏子晶饒有興緻的問道。

陳天走在這三個女人的身前,臉上的表情十分無奈,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女人的好奇心有多麼嚴重,自己跟楚令尹無非就是普通朋友而已,現在竟然演變成了自己現在已經是楚令尹的男朋友了,若是讓薛冰凝聽到這個消息,陳天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解釋才好。

「然後啊,你們知道錢以軒這些天為什麼被封殺了嗎?」任北檸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聲沖著魏子晶問道。

「我這邊得到的消息是錢以軒好像得罪了一位很有背景的大人物,然後被柳家的柳子曦封殺了!」魏子晶輕聲回了一句。

豪門新妻有點萌 總裁拜拜,我去戀愛了 「沒錯,子晶姐,你說的那位大人物就是陳天陳公子,錢以軒自己找死想讓陳公子給他當替身,陳公子拒絕了,錢以軒不依不饒,柳子曦知道這件事以後二話不說直接把錢以軒給封殺了!」任北檸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錢以軒的父親在溫州柳家這麼多年有功勞也有苦勞,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之前,溫家的資源一直都是非常傾斜錢以軒的,但是發生這件事以後錢以軒直接被封殺了,你說陳公子的背景得多麼可怕!」

「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陳公子竟然還跟溫州柳家有關係!」魏子晶在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這還不算什麼呢,後來柳家的柳子林也得罪了陳公子,而且還是聯手咱們江州四少四個人一起對付陳天的,據說當時把軍區的人都給喊過來了,但是最後這幾個人都被陳公子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這個陳公子竟然連咱們江州四少還有柳子林那種人都敢得罪?」程橙在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剛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陳天得罪了這些人,肯定就是死路一條了,但是萬萬沒想到啊,陳公子最後竟然直接拿到了溫州武道聚會的冠軍,不僅如此還整合了溫州所有的老闆,現在整個溫州都在陳公子一個人的掌控之下!」任北檸繼續說道。

魏子晶跟程橙兩人愣在了原地,表情非常不可思議,一個人能夠成為溫州真正的主人,那得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啊!

「你們是不是覺得陳公子現在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啊?」

任北檸看著魏子晶程橙兩人神秘一笑。

「你還有什麼事情沒說嘛?」魏子晶愣了一下問道。

「當然了,就在前幾天的時候,陳公子在南陽鎮裡面一個人面對兩位化神境高手,根本沒有費任何力氣,直接擊敗了這兩個人,而且最主要的時候其中有一個人還是蕭家的家主蕭飛虎,蕭飛虎那可是上屆江南省武道聚會的前八強啊,這樣的人都不是陳公子的對手,你們說陳公子的實力得多麼可怕!」任北檸撇著小嘴十分得意的說道。

魏子晶跟程橙兩人目光不解的看著任北檸的位置,彷彿根本就不敢相信任北檸說的這些話全部都是真的一樣。

「而且陳公子不僅僅是擊敗了了蕭飛虎,而且還把咱們江南省四大家族中的周家還有王家所有的資產都轉移到了他自己的名下,可以說現在整個溫州市都是陳公子一個人的,而江州市已經有三分之二都是陳公子的了,他現在光是一人之力便可以對付曾經在咱們江南省鼎鼎有名的李家了,這才是陳公子最可怕的地方!」任北檸繼續說道。

魏子晶跟程橙兩人臉上的表情也更加的不可思議了。

「就是因為這些事情,讓陳公子在南陽鎮這邊名聲大噪,而且我還聽說陳公子長的也非常帥,所以現在有很多小女生恨不得脫光了衣服往陳公子的懷裡面鑽呢……」任北檸停頓了一下,然後笑盈盈的說道:「不過也是啊,陳公子那麼厲害的人物,就算是我,我也願意啊,可惜陳公子現在已經是小尹姐的男朋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