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道道彷彿是幻影般的襲殺悄無聲息的出現了,道道都刁鑽狠辣,殺力驚人。無數的刺客在『陰』影之中顯出發動了偷襲,而早有準備的葉天自然是將護體神光爆發,生生地震碎了許多殺力,但也有一些非常刁鑽的殺力猶如冷箭般穿透了葉天的防禦層,這個時候嵌入葉天血『肉』之內。皮膚頓時千瘡百孔,看上去葉天的表皮就沒有一寸是完好的,那無數的窟窿之內無血,更是給人一種悚然的恐怖感。

但無數的烈焰隨即燃出,宛若化出了一火焰手掌般把無數的影子刺客一把抓住,不需要什麼緊握,烈火直接使得這些邪靈燃起,其上的無數邪惡氣息即刻開始燃燒,不需要始間就統統灰飛煙滅了,數萬的影子刺客直接被這麼殺死,只是這些邪靈冰冷無情,斷然不會由於死亡產生畏懼,正在葉天殺進之時,那手持長槍的一個個邪靈也是戈矛所指星炎神,個個桀桀囂叫著衝殺而來。

看上去這是沒有絲毫秩序的雜牌軍,卻在此時表現出些戰鬥技巧來。他們的速度都達到了第八光速的層次,這重逢並不是列成直線全面衝擊,而是猶如包抄似地從不同的緯度朝著葉天絞殺而來,一根根長槍在這個時候是跨過時空,在這個時候那黯然的兵刃所指皆是葉天,眼前的長槍太多,所有的鋒銳處沒有產生摩擦碰撞,卻恰到好處的要使葉天陷入十面埋伏乃至於更危險的境地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天手中卻有著一股醞釀已久的力量猛地轟出,那是一座蘊含著驚人熱力的火之宇宙,這宇宙之內還燃燒著葉天的血,將暗金『色』的烈焰催發到一種極高熱度層次,密密麻麻刺來令人頭暈目眩的長槍在這個時候竟是自己扭曲了,驚人殺力隨之扭轉,朝著外空戳去,甚至是有擊中其他邪靈的。但那少數槍尖流出的點點寒星卻跨越時空刺來,顯出了比起之前刺客襲擊可怕得多的威能。

暗金『色』的護體神光在這個時候大作,一片光芒涌動之中許多的槍芒隨之泯滅了,但更多的槍芒卻齊齊刺中了葉天體表的星辰戰衣,這只是葉天的星辰法則與神力力量化成,沒有超級神器那般驚人防禦力,自然已經千瘡百孔,隨即有著數十暗金『色』血流從其內噴出,看上去頗有些凄慘味道。

然而火之宇宙卻足足籠罩了數千持槍邪靈,他們的甲胄在火之宇宙的高熱面前沒有絲毫抵抗力,自身也隨之被燃滅了,其他的邪靈此時皆是不為所動,齊齊發出桀桀囂叫,這聲音猶如寒鴉鳴叫,又如冤魂悲鳴,實在令人『毛』骨悚然,但葉天眼神冰冷,趁著他們發動新的攻擊之前手中之刀猛然劈出,直接化出了五道閃耀著驚人光輝的刀芒,其上都有著星炎戰刀四重法則的融合力量,單一攻擊力強於頂級戰技不少。

五道刀芒斬出,勢如破竹擊破了一層邪靈,每一道刀芒至少也擊殺了兩千邪靈,總共殺戮的數目更直接超越了萬數,而這個時候一個個邪靈的下一輪攻擊才發動,此時的葉天卻沒有硬擋,直接一振風穹炎燎便化作軌跡避開,這些攻擊的速度也就第九光速而已,眼下葉天雖然狀態不佳,要達到第十光速不容易,但速度也比這些攻擊快得多,一心一意要躲避是完全做得到的。

然而這躲避之時卻有令人不由一驚的殺力從側面來襲,葉天看也不看就知道又是那些如影隨形的刺客發起了襲擊,一翻手便是四重『混』沌文生生轟出,一片灰『色』的殺光在這個時候籠罩葉天,使得星辰戰衣黯然太多,葉天體表也再度多出了許多的傷痕,只是這終究只是皮傷,甚至是對神『肉』都沒有太多危害,息皇聖葉運轉生命力之時無數瘡『洞』傷痕自然癒合,看上去皮膚光潔如新,更是閃耀著光芒具有神聖感。

讓葉天皮傷的代價便是這些影子刺客又折損了數萬,對於這些刺客葉天實在興味蕭索,這些刺客的戰鬥力比起先前虛空通道的影子刺客實在是差太多了,對於此時的葉天來講這些弱者不結陣是幾乎沒有威脅『性』的,那一道道攻擊難以擊破防禦,而葉天的隨後一擊就可以將其殺滅一片。這些刺客在這場戰鬥中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那小得可憐的牽制能力了。

身旁猶如有一道道流星劃過,那是從一桿桿長槍上刺出的寒芒,葉天目光冷冽著隨意揮刀就將本該擊中自己的少數槍芒擊滅了。這個時候葉天距離邪靈『潮』並沒有拉遠,事實上更近了許多,這是謀划好的,一柄刀斬過了時空,暗金『色』的光輝閃耀間一片頭顱就這麼飛起焚滅,此時葉天距離這些持槍邪靈事實上已經不到百萬辰距離,一刀斬下就滅了其中百名,而一道道來襲的槍芒則是被完全閃避開,隨即又是順勢一刀,再度將一片邪靈斬得灰飛煙滅,邪靈的反擊對葉天幾乎沒有攻擊效果,這幾乎不算是戰鬥,應該說是屠殺。

不過葉天知道這只是開胃菜,這些連超級玄神戰力都不到的邪靈只有些消耗神力的作用,而可怕的攻擊,在下一刻襲來了。

猶如是分光划『浪』,葉天本該擊滅九十七尊持槍邪靈的一道刀芒被筆直地衝破了,在這個時候虛空之內竟彷彿是有著低沉的轟雷聲響起,猶如戰鼓被敲動,這聲音乃是戰爭之音,只是沒有很直接的滔天戰氣,反倒多了些戰爭帶來恐怖災難的蕭寥。在這種聲音之內有一道道恐怖流星襲殺來了,正是一個個駕馭著戰車的邪靈,這些邪靈竟是沒有持兵,僅僅是駕馭著戰車到來。恐怖的是這些青『色』戰車之間有著雷電的鎖鏈聯立,使其在這個時候有著轟破一切的氣勢,八千戰車浩『盪』到來,一時間輕易擊破了葉天的刀芒,一名名邪靈目光很冷,全都盯著葉天,彷彿將一股仇恨與悲憤表現出來。彷彿葉天殺傷這麼多持槍邪靈徹底的使他們憂傷了。而事實上葉天知道這群邪靈冰冷無情,這種情緒『波』動倒不如說是一種技能或者天賦。

「轟!」但在這個時候戰車的奔雷般來襲卻避無可避,一座座戰車之間有雷電連鎖,它們總共化作了一戰車駕駛的圓環,葉天要躲避不能向四周亦或是其他維度,只能夠退後。那一股悶雷般的『波』動也彷彿催促著葉天這麼做,但葉天很清楚要這樣的話就正中對方下懷,一旦被『逼』退而失去了戰意,要對付這些本就聲勢驚人的戰車便難上加難了。

在此時葉天卻不再四下閃爍,那風穹炎燎一振間身形竟是直接朝著戰車群衝去,而在此時炎戰刀上有著縷縷刀芒不可思議的傾瀉而出,接著化出了一片耀世刀芒,無數的刀紋在這個時候狂暴閃爍,卻被一股驚人力量糅合一道,化作了一光彩奪目的刀紋陣盤,正是逆天戰技凌滅空絕刀紋舞!

一座刀紋陣盤,一片戰車圓環,雙方都彷彿是可以將整個平面崩塌似地在這個時候釋放出無盡威能,一座座戰車無驅自動,在這個時候湧起萬千雷光,一尊尊駕馭戰車的邪靈此時皆是雙手環『胸』,竟是低下了頭,但甲胄縫隙之內卻有著股股殷紅光芒溢出,陷入雷電的光環之內,使其顯得更加妖異,一座座戰車也因而化作了青紅『色』,這簡直像是血祭一般,詭異而又充滿了凶煞。

兩片崩潰平面的力量都以驚人速度在這一片時空內瘋狂前推,速度都越來越快,分別達到了第十光速與第九光速,葉天便在那刀紋陣盤中心,手中炎戰刀正化出了瀾塵刀法,在這個時候星炎神的全力爆發而出,光芒閃耀間兩大平面悍然碰撞!

一片光芒狂閃不斷,卻是使得周圍的時空都直接塌陷了。虛空內猛地有著大量法則『亂』流產生衝擊,簡直像是那逍遙神對烏凜帝大戰般『激』烈,葉天感覺到前方有著傾天壓力來襲,但手中的炎戰刀卻是未曾停滯,反倒在這驚天碰撞之中瘋狂起舞,速度竟是越來越快,斬出不知多少刀。

碰撞,只是始間,兩大平面猛然間接觸,接著又猛然間分離,並非是互相震退,而是互相穿透!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一夕殺戮成

暗金『色』的刀紋陣盤猛地穿透了那雷光閃耀的戰車圓環,驚人恐怖的碰撞導致周圍有著太多的時空黑『洞』與法則『亂』流產生,而就在周圍的持槍邪靈也直接傷亡一片,那死傷竟是比起先前葉天一招火之宇宙造成的還要慘烈多,葉天雙肩到手肘的神骨在這個時候皆是劇痛無比,自身已經碎開,大量地血漿在其中都有些停滯了,雙手之上竟是有縷縷雷光依舊在閃爍,任由烈焰燃燒都不曾滅,可想而知這雷力有何等驚人。.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就連炎戰刀這個時候也缺了口,只是其上的威勢不但不減,反有增加的趨勢。

而與葉天經歷這一場大碰撞的戰車群又如何?結果是雷電環內最裡層的一圈戰車皆是猛地爆滅摧毀,一片戰車之上正燃燒著暗金『色』的火焰無法撲滅,超過一千五百之數的戰車邪靈在此刻死亡,整個戰車群的威勢自然因此大減,就連倖存下來的戰車邪靈此時此刻也沒有先前的威勢了,雖然他們並非實體,但看上去正被暗金龍炎燃燒著,渾身甲胄宛若化作一塊焦炭,實在狼狽不堪,即便兇狠也難以顯出那一股無敵氣勢來。

「嗖!」就在這個時候卻又是一片刀光橫掃而過,剛剛與戰車群互相穿透的葉天立即出手,來了一個回馬槍,戰車邪靈自然有所準備,不可能白白挨打,每一座倖存的戰車之上都湧起雷光共同擊向那來襲的刀光,只是這些戰車的殺力大減,聯合攻擊又絕不如葉天『操』控自我那般靈活,這凝聚自然慢得多,在雷光凝聚之前刀芒已經以所向披靡的氣勢掃過,直接斬殺了超過五百個戰車邪靈,一座座戰車頓時化作無主之物,那原本是青『色』的車駕上卻多出了一點點殷紅『色』半點。明明這些邪靈事實上是虛體,沒有血,但在死亡后卻留下這麼些血斑,實在給人詭異之感。

雷環之內的雷光在這個時候終於凝聚著將刀芒擊滅,葉天站立於刀紋陣盤內,完全可以與這戰車群再來一次大碰撞,而就在此時後方卻有著強烈震感來襲,虛空震動得非常厲害,原因便是那手持著圓錘的一個個邪靈已經到來,他們一個個氣勢如山般厚重,此時此刻洶洶來襲,雖然不及戰車群,但若是與此時的戰車群合圍也是頗大威脅。

在此時葉天果斷作出決定,一手推出,卻是將那刀紋陣盤推向了眼前的戰車群,接著自身卻猛然化作流光,就這麼正面殺入一個個手持圓錘的邪靈陣勢內。

這是虎入羊群,手起刀落間就是數十邪靈甲胄俱裂,自身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葉天斬滅了,一個個邪靈在這個時候盯緊葉天,卻都是不顧防禦閃避,統統掄起了那比起山嶽星辰更為厚重的圓錘齊齊轟來,那氣勢顯然比起戰車群更充滿力量感,而這麼多圓錘的轟擊不是虛張聲勢,若是葉天任憑攻擊的話這些邪靈都能擊中星炎神!

炎戰刀猛地狂閃,在這個時候化出億萬刀芒就將一柄柄圓錘生生地掀動而使之拋棄了原有軌道,一個個氣勢厚重如山的邪靈在這個時候竟是不禁產生踉蹌,在虛空中都宛若要跌倒似地,單論純粹力量,葉天自然不可能對抗得了上萬的邪靈齊齊攻擊,而炎戰刀此時的動作卻是將其偏倒,只是借力打力,甚至是使這些圓錘互相碰撞,自身受到的震動則小得多,但還是有一些圓錘能夠來襲,一錘異常霸道,竟是掃向葉天面龐,看上去要將星炎神整個頭顱擊爆似地。

但葉天的雙眼之內卻猛地有兩束驚人流光融合擊出,頓時將那圓錘輕易轟碎,隨即也貫穿了百名邪靈。還有這著一些圓錘擊中葉天神體,星辰戰衣頓時開裂,一片血『花』爆濺,在這個時候葉天感覺氣血翻滾,這群巨錘邪靈個個都有著十三成神極之力以上的實力,又是專為攻擊而生,此時自然不只是皮傷了。

但葉天直接給了更狠的回擊,一片星光閃耀之中浩瀚星空顯化,無數的星光凝聚為了一座龐大宇宙,星辰宇宙轟出!

「轟!」「轟!」另一側,凌滅空絕刀紋舞也再一度與戰車雷索連環相碰撞,兩股驚人的衝擊『波』震動虛空,擊出了一道道時空裂痕,戰車邪靈們如何不說,在葉天的眼前直接有著上千邪靈泯滅,絕不會放過這一大好機會,葉天揮動炎戰刀殺入這群邪靈之內,刀光閃耀之中一個又一個的邪靈倒下,那一柄柄巨錘在葉天的刀下也隨之灰滅,這根本就是一場屠殺!

「殺!」葉天也感覺到了一種快意,刀光不斷閃耀,無數的邪靈為之毀滅,這是彰顯武勇的最佳方式,又是反手一刀橫掃,直接有六十一個邪靈倉促不及抵擋被殺滅了,這一場戰鬥終於讓葉天的血液熱了些,一股力量在醞釀增強,當這一股力量醞釀到極點的時候,葉天不禁長嘯大吼,驚人的衝擊『波』朝著四周擴散出去,震得一個個巨錘邪靈東倒西歪,他們原本都猶如山嶽矗立,此時此刻卻彷彿連手中的巨錘都拿不穩了。

在這個時候,葉天身上當真有股驚人的殺氣涌動出,一道黑紅『色』的法則力量繚繞在葉天手中炎戰刀旁,正在『激』烈爆發,彷彿可以斬斷世間一切,又彷彿是造成了無數苦難與恐怖,這是殺戮的力量,這是殺戮法則!

一尊善戰的世界級天才,領悟殺戮法則本不足為奇,葉天也是早有積蓄,此時此刻在於這些邪靈一戰中猛地頓悟,直接領悟殺戮法則,而且是中階法則層次,雖然依舊無法使葉天提升一成神極之力,至少對葉天是攻擊力還是有略微增幅之效的。

而況,葉天領悟殺戮法則之時眼前這一個個巨錘邪靈也皆是顫抖,那不是恐懼,而是受到強烈殺意壓迫自然的震顫,連這些無情之物都躲不過,可想而知葉天此時壓力多麼強大。葉天在此時不由得想著將殺戮法則融入威嚴法則之內,必然可以使得自身威壓更上一層樓。在許多場合之中,這威壓實在是太有用了。

悟出殺戮法則而產生的念頭自然轉瞬即逝,既然悟出了殺戮法則,那顯然要繼續這殺戮以祭刀,此時這些手持巨錘的邪靈已經被殺得東倒西歪,但依舊有著超過三萬之數,一旦他們回過神來齊齊攻擊的話葉天也很難正面抗衡,只能像之前那樣以刀法玄妙借力打力而已,但後方的戰車群已經再一度與刀紋陣盤互相殺透,雖然刀紋陣盤依舊存在,這戰車邪靈也只剩下了四千之數,但這個時候他們一個個都車鋒所指星炎神,看樣子要不顧後方的凌滅空絕刀紋舞,直接殺向葉天圍魏救趙了。

在這個時候葉天卻索『性』不管不顧,繼續揮動炎戰刀殺向這群巨錘邪靈,然而一個個邪靈此時此刻也竭力囂叫,巨錘彷彿是飛般來襲,哪怕是憑藉瀾塵刀法壓制葉天也震得雙臂發麻,先前與戰車群對沖造成的傷害也在這個時候加深了,雙臂彷彿要由於血沸而廢掉,但在這個時候正由於領悟殺戮法則起了狂『性』的葉天自然不管這麼多,任憑雙臂血流如注,卻將炎戰刀以愈發驚人兇殘的姿態斬出,一片片邪靈在刀下隕落,這殺力實在太強太強了,對於這些邪靈來講近乎是不可力敵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四千戰車也氣勢洶洶浩『盪』來襲,在其後還有著一些殘餘的持槍邪靈,必然也有著那些羸弱的刺客,無比恐怖的一股沖勢浩浩『盪』『盪』的在葉天背後爆發,看樣子是要憑藉氣勢將葉天連同這巨錘邪靈陣勢一齊殺透,對於邪靈們來講這自然不算什麼,莫說是誤殺同伴,即便是把自己也泯滅掉,能殺掉這一個星炎神就是圓滿的。

為此,這一座座戰車上出現了太多血斑,戰車上的邪靈都沒有武器,他們的唯一手段就是這戰車,在這個時候他們雙手環『胸』,彷彿是擠壓自己心臟似地將驚人邪力注入戰車之內,青紅『色』愈發朝著紅『色』轉變了。

「嘶!」在這個時候驚人的殺氣已經到來,葉天背後的星辰戰衣也不禁遭受撕裂,這可是隔著暗金龍炎發揮出的效果,若是這戰車群真是再度轟擊過來直接擊中葉天神體的話,只怕這星炎戰刀法則神體就是不徹底的支離破碎也要缺胳膊斷『腿』,甚至是少顆心了。

「轟!」就在此時,卻有著一股威壓降臨,一片片暗金『色』的光芒頓時閃耀開來,葉天背對著戰車,此時此刻卻有著太多的恐怖阻力產生,阻止著這戰車的繼續前進。駕馭著戰車的凶靈們彷彿是陷入泥澤,在這個時候自身速度竟是不斷銳減,有些犯規的第九光速被削弱到了第八光速,乃至於第七光速,在這個時候對比先前猶如蝸牛寸進了。而此時戰車周圍顯化出的乃是一顆顆星辰,燦爛的星空之內這戰車群雖然氣勢洶洶,但卻顯得如此渺小!

一名名持槍邪靈此時此刻還沒來得及殺入星空領域內,卻有著一道道灰影顯形,來不及反應就直接在極為強烈的光耀之內灰飛煙滅了,正是那些影子刺客。

自創逆天戰技,十萬星天落神塵發動!

再度使出一招自創逆天戰技的葉天也使得前方的巨錘邪靈傷亡慘重,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危機感陡然產生,葉天殺意一轉,朝上爆發!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聖靈出!

「轟!」在此時此刻,有著一股力量宛若雷芒乍現,以霹靂之勢朝著葉天悍然來襲,恐怖的一柄長槍在這個時候從上方凌天顯化,帶著一股強得崩天裂地的威勢在這個時候出現,這殺力竟是強得超過了八千戰車的連鎖衝鋒,驚人的恐怖壓力降臨而下,壓得葉天的雙肩皆是在這個時候生生爆碎,雙臂頓時離體了但直接與軀幹重新接合,渾身沾上了一片暗金『色』血液顯得有些狼狽與兇悍的葉天將驚人的一刀朝著上空劈去,卻未曾阻擋這長槍直接降臨,宛若是審判之槍般生生刺入了葉天的十萬星天之內,一時之間星辰黯然,星河斷裂,一片片星海暴沸碎滅,驚人的長槍呈現出一股金『色』,在這個時候卻終究停止了前進步伐。。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這長槍本身要殺葉天,只是無法穿透十萬星天的防禦,只是這個時候自然展現出了非常驚人的殺力,十萬星天雖然都在,但至少有著一萬座星天受創異常,只怕這樣的攻擊再來一次就足夠使數百座星天爆滅了。

而十萬星天受創造成的影響也是嚴重,在這個時候那本來受阻相當嚴重的戰車群卻是再一度驅動著朝著前方憤怒碾來,一座座戰車之上的青『色』近乎完全消失,造型猙獰的戰車通體要化作純粹的血紅,以達成弒神之效,這速度重新達到了第八光速,接著是第九光速,雖然速度還不及先前的百分之一,但比起先前實在了快了太多,那鋒銳之氣也不斷來襲,使葉天相當清楚的以本體感受到了。

一名名手持圓錘的邪靈也抓住這一機會發動反擊,風穹炎燎急動使得葉天避開了一片圓錘的猛砸,但周圍的星天也是猛烈震『盪』,任由這些邪靈在十萬星天內破壞無疑是很大禍患,必須快些將其全部殺滅才行。

但這個時候葉天最需要關注的無疑是上方,正有著一釋放驚人威勢的身影顯化,看那身影像極了一原始猿人,只不過背後有著一對宛若天鵝的翅翼張開,翅翼足有著百宇之長,看上去正是氣勢驚人無匹,在這身影周圍涌動的不是光芒,而是一層層濃濃的黑暗力量,強烈的黑暗將其面容等遮掩住,只是在葉天的眼內這無疑是相當危險的一個存在,其氣勢之強達到了足足三十成神級之力,乃是葉天進入這魘墜虛空內遭遇一個個強者之最!

這顯然也是這關卡的一員,倒不如說葉天早已經察覺有著這些更強者的存在,之所以一直不以逆天戰技連番轟炸直接解決這些戰車與巨錘邪靈的軍團也正是在等待這群潛伏者的出現。論起隱匿能力,這些潛伏者事實上是不如影子刺客的,只不過他們有著足夠的耐心,到現在才出手。

恐怖的一柄槍被羽翼猿人握在手中,此時此刻卻猶如雲霧般消散,葉天感受到了極限層次的雲之法則,霧之法則,黑暗法則,能量法則,槍之法則等恐怖氣息,這一羽翼猿人站立虛空,正有著一股大威勢醞釀。他的氣勢與葉天周圍的這些邪靈截然不同,因為他根本不是一個邪靈,乃是一個聖靈!

聖靈,邪靈,一字之差,卻自然是截然不同的存在。在那鈺功界天梯上就有著聖靈阻路,只是那些聖靈只有著天神層次的實力,比起這羽翼猿人顯然差了太多。

在這個時候飛猿聖靈正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聖氣,猶如至高神似的睥睨著身份高貴的星炎神,一股極為強烈的力量在此時碾來,在這個時候又有著一柄槍顯化,此時此刻醞釀著一股無窮殺力宛若是螺旋般朝著下方猛然刺來。那一股極強殺力四溢之間猶如聖光普照,粉碎了周遭的時與空,此時此刻澎湃殺力來襲,十萬星天節節崩碎,縱有星炎神威又如何抵擋!

「轟!」而就在此時此刻,下方,也有著一股恐怖力量產生,在這個時候一道桀笑著的幻影自虛空中顯化而出,這正如另一個魔王,只不過與羽翼猿人同樣顯化出一股聖靈氣息,身為聖靈就彷彿是高高在上,比起生靈不知道高等多少,這是猶如骷髏三頭戰熊的存在,其廣足有數千宇,是葉天從未遭遇的龐然大物,在這個時候有著恐怖力量從這一熊怪聖靈上顯出,正有著一重重法則顯化融合,有著金光燦爛化作了金戈鐵馬殺伐而來,也有著蒼古森林蔥蔥鬱郁,纏繞而上,更有著滔天海洋在虛空中顯現,**流過掩蓋一切,還有著那瘋狂烈焰,有著那飛沙邪石,此時此刻化作了一股股浩瀚力量在虛空中凝聚,在這熊怪的三頭六眼其中五眼之內凝聚來襲,化作了一恐怖漩渦,要滅卻一切!

極限層次金之法則,木之法則,水之法則,火之法則,土之法則,金木水火土合一,化五行!

這赫然是最極限的五行法則爆發,五行之威無可敵,此時此刻由這熊怪聖靈爆發而出,論起殺力竟是比起那螺旋長槍更可怕!

前有巨錘後有戰車,上有螺旋飛槍下有五行漩渦,此等殺劫何等恐怖!此時此刻葉天感受得到上下那兩大聖靈的冰冷目光,那皆是比起葉天更強大的殺戮法則意念壓迫,他們顯然與這些邪靈不同,是有著高度自我意識的,這個時候兩方彷彿是一個天一個地,天地碾殺而來,在這個時候葉天唯有一條路——開天闢地!

「嗤!」在這個時候葉天口中不禁吐出一口氣,這一口氣猶如是血『浪』翻滾,卻是非常驚人澎湃,宛若是可以粉碎一座宇宙,在此時此刻葉天的血徹底熱了起來,周身有著邪靈壓迫,上下有著聖靈殺伐,這才真應當是葬沒一尊尊世界級天才的墓冢。然而這種墓冢能埋葬最強世界級天才么?不能!

「無!」一個字從口中吐出,在這個時候葉天神目之內烈光熠熠,天地間彷彿是沒有什麼能夠比這更為耀眼,驚人的殺力在這個時候瘋狂爆發而出,殺戮法則竟在這個時候與威嚴法則結合,化作了一層光『浪』朝著周圍爆發而出,一個個手持巨錘的邪靈再也無法保持山嶽般厚重氣勢,在這個時候踉蹌『欲』倒,自身彷彿是要隕落深淵,有著不可思議的強勢力量爆發而出,以摧枯拉朽之勢將一個個邪靈殺滅,那駕馭戰車而來的邪靈也在泯滅,任由如何桀叫也無濟於事,通天的戰氣在爆發,如此凜然,令得十萬星天熠熠生輝,凌滅空絕刀紋舞悍然襲來,將一個個邪靈強勢滅殺!

「雙!」第二字在這個時候爆發,戰意竟是更上一層樓了,螺旋飛槍與五行漩渦降臨,葉天宛若是並不在意。

「聖!」更可怕的氣勢產生,在這個時候葉天嘴角已經彎起了明顯的幅度,驚人的一斬跨越天穹,一柄聖刀在葉天的手中顯化,有著劈天斬地之能!

「神!」氣勢沖霄通天,一宇長度的聖刀竟是在繼續擴展,化作了百宇之長,千宇之長,萬宇之長,其氣勢更是浩『盪』,其威不可敵!

「斬!」在葉天的背後本命真魂顯化而出,那是手持炎戰刀劈天斬地的星炎神原身,在這個時候葉天怒嘯,一刀豎空,貫穿那上與下,以徹底摧毀這一片虛空的無敵氣勢悍然爆發而出,在這個時候萬物都在灰滅,沒有什麼可以抵擋這股無匹威勢,一柄刀此時此刻既是斬天又是斬地,在這個時候以一敵二,同時斬向了那來襲的飛猿聖靈與熊怪聖靈殺伐,在這個時候驚人的威勢爆發了,生長翅翼的猿猴神『色』微動,卻不禁『露』出興奮之『色』,下方的那三頭巨熊更是人立而起,在這個時候宛若葉天推動凌滅空絕刀紋舞般推動著那五行漩渦而來,龐大身軀帶來的壓迫感太過可怕。

然而,卻有著一股力量在爆發,這是無雙聖神斬的無敵之力,一斬出劈天斬地,來自上下的槍與漩渦猛然間被這一股無匹的力量化開,無雙聖神斬擊出,生生地使得那一柄螺旋的飛槍停止旋轉,自身也猛然間爆碎開來,而向下擊出是才是真正的鋒刃,宛若是要斬裂大地似地葉天的竭力一刀在這個時候斬下,刀尖碰撞那五行漩渦,『激』『射』出無盡光華,這光彩如此耀眼,碰撞『激』烈得不可想象!

五行漩渦瘋狂轉動,這算得上是一種至強法則,金木水火土融合之下威能近乎堪比創造毀滅,五行之力循環爆發,彷彿是纏綿不斷又彷彿是剛猛無敵,在這個時候與葉天的刀鋒相抗衡,在發出憤怒吼叫,要湮滅這一切!

但在這個時候葉天眼內卻有著一股傲意展現,星炎神傲視那三頭巨熊,明明自身基礎戰力落於下風,此時卻有著一股凌駕於一切之上的威壓猛地碾下!

「轟!」在這個時候那五行漩渦塌陷了,三頭熊怪眼中『露』出極度駭然之『色』,一刀斬滅了五行,在這個時候劈下!

「嗤!」一片血在這個時候濺出,無比乾脆利落的一斬落下,這彷彿是由葉天的巍峨本命真魂『操』刀,生生地將數千宇之廣的龐然大物斬下了一顆頭顱!

頭顱飛出,此時此刻發出怒吼,頭顱之內有著金與木的『激』烈光芒猛地擊出,化作了虹光朝著葉天來襲,可以感受得到熊怪的怒意,那飛猿聖靈此時此刻也咆哮著殺來,竟是沒有畏懼,唯有強烈興奮!

「殺!」在這個時候葉天不禁大笑,手中聖刀在大碰撞之中灰飛煙滅,卻又是再度凝聚一柄聖刀,顯化出劈天斬地無敵威勢,在這個時候一個個邪靈皆是在『激』烈碰撞之中灰飛煙滅,十萬星天也開始支離破碎,唯有葉天依仗著手中聖刀上戰下斬,同時『激』戰基礎戰力超過自身的兩大聖靈,飛猿聖靈與熊怪聖靈皆在怒吼,『激』發出了一股股驚人戰威!

一場場大爆炸接連爆發,葉天的神眼猛然被飛猿的利爪貫穿,而飛猿的翅翼也被葉天徹底斬落,三頭熊怪再度折了一頭,咆哮怒吼,此時此刻在星炎神殺力之下節節敗退!

就在此時,又一次的大碰撞產生,然而周圍卻開始扭曲,葉天的心猛一驚,卻有著穿梭時空的力量產生,攜著葉天跨越界限!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平行的界域

時空之力爆發,在這個時候葉天眼前的世界發生了難以想象的變化!

眼前的虛空正在扭曲,那兩大聖靈的虛影看上去顯得模糊了,猶如是水中折出的影子,在這個時候葉天發明感覺到一種猶如失重般無所依託的感覺,但以此時葉天的境界來講單單是失重自然可以輕易克服,但此時葉天的狀態卻是身處於時空的拖拽之中,自身彷彿是要通過時空之力從這虛空之內直接飛出,強烈的未知力量使得葉天有如失重,渾身神力的掌控能力直接下降了近一成,而眼前的景物也在產生變化,在此時此刻葉天難以置信了,那時時刻刻縈繞著的『陰』霾消失了,神念感知範圍之內竟是多出了許多的靈氣,甚至還有著一股股獨屬於生命的氣息。。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這是沒錯的,在葉天感知範圍之內竟是有著密密麻麻的生命印記出現,雖然不算很強大,這一股生氣卻是葉天殺入這魘墜虛空最深處之後就未曾感受過的。

在此時眼前的許多東西都模糊了,葉天感覺到有恐怖的力量轟擊而來,那是五行漩渦的力量,儘管此時很難『操』控己身,葉天還是下意識驅動一股澎湃神力與之碰撞,碰撞產生的衝擊『波』更是推動著葉天己身進入了那另一處時空,在這個時候一種界限被衝破了,葉天周圍頓時多了許多嘈雜之音,葉天在此時分明讀出了惶恐的味道。

此時的葉天反應何等之快?立即渾身光芒大作,將那熊怪的強大力量抵消,自身卻是就這麼穩定下來,審視著眼前的時空,在這個時候葉天發覺周圍是有著一塊塊漂浮巨石的,近在萬里之內竟就有著三個生靈存在,這三個生靈迥異不同,一個宛若是赤紅螃蟹,一個近乎是人形,只不過雙臂皆猶如相當誇張的彎刀,還有一個看上去由方塊組成,渾身充滿不真實感,最終表現出彷彿是積木房屋般的模樣,這三個生靈的實力分別是二流玄神,三流玄神,七流玄神,相對來講太弱了,此時它們分別站在一巨岩之上,也都望著葉天,只是那眼內充滿駭『色』。

「不對,你不該過來!」看上去像是積木房屋的生靈不禁叫道,此時此刻那積木房屋正有一滑稽的大口在張合,看上去純粹是搞笑,但卻流『露』出了強烈的恐懼感。而在這三個生靈之外也正有著無數的生靈遠遠觀望,他們大多數都站立於一塊巨岩之上,而實力則是從天神級到超級玄神層次不等,其中最強大的竟是有超過三十成神級之力,一點也不比外面那兩個聖靈弱。只是哪怕是這些最強大的生靈,此時此刻表現出的也是極致的駭『色』。

說到那兩個聖靈,氣息竟是並未泯滅,葉天分明感覺到這兩個聖靈彷彿是便在身邊似地,神念放開之後葉天便心頭震動,因為這兩大聖靈依舊在自己神念範圍之內,倒不如說還在自己的上下時空,飛猿聖靈齜牙咧嘴,此時此刻手持著一柄槍顯得有些暴躁,而那熊怪聖靈則伏於虛空,兩個頭顱的斷口噴發出大量的五行神霞,看上去頗有著燦爛與慘烈的氣勢。

此時情況詭異,這兩大聖靈正在葉天旁邊,倒不如說位置沒有變化,葉天也感受得到他們的氣息,也看得見,聽得著,但葉天卻感覺無法與這兩大聖靈接觸,要戰鬥自然更不可能,雙方宛若是隔著一面鏡,只不過這鏡子似乎是單向的,因為葉天看得見兩大聖靈,這兩大聖靈卻似是無法看見葉天的模樣。

但若是按照這思路推下去,豈不是說明葉天與邪靈聖靈們的戰鬥正被這些生靈們觀看著,這些都無疑是虛空生物,顯然本應該看著星炎神對決兩大聖靈的『激』戰,或是熱血沸騰,或是評頭論足,但在這個時候表演者的其中一員卻猛地從鏡內衝出了,攜著一股浩『盪』神威來到它們面前,令他們如何不驚!

這最近的三個生靈大約是想要近距離觀摩星炎神神顏的,此時此刻卻被突然衝出的葉天駭得肝膽俱裂,這倒也無怪他們,任誰遇到這種情況也會心驚。看樣子這個時候真的處於驚駭狀態的倒不是葉天,而是這些虛空生物了。

葉天眼內猛地綻出寒芒,在這個時候葉天直接望向了周遭如此之多的虛空生物,他們算是觀眾,葉天再怎麼強大也只能夠算是籠中斗的困獅而已,但在這個時候葉天卻睥睨著這麼多虛空異族,釋放出一股浩『盪』神威令得無數的異族皆是駭然倒退,一塊塊像是觀眾席的巨岩也被震得飛速倒退,在這個時候猶如是岩石暴,即便是那有著三十成神級之力的虛空異族們在這個時候也是心驚了,瞠目結舌地望著葉天,在這個時候竟是無法生出鬥爭之意。這些虛空異族很強,遠超那魘墜虛空內域的,相比之下他們像是貴族,氣息有著超然之處,這是這些虛空生物文明程度高得多導致的。

「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低沉卻帶著莫大威壓的聲音卻是響起,葉天微微眯眼,事實上頭皮都不禁要炸開,在這一片巨岩之間莫名出現了幾道身影,這幾道身影都是模糊的,唯有一道『露』出清晰的模樣——看上去很像是一個皮膚如黑炭的六臂老者,雖然這是老者模樣的存在,那一雙梭子眸子如龍般威嚴,此時此刻折『射』出星空般光彩來,可怕威壓從這存在身上爆發出,這是貨真價實的聖威!而其他幾道影子也是相同,皆是聖者存在,只是此時並未『露』出自己的真容而已。

見到幾尊聖者出現,那本來懼星炎神之威的虛空異族們在這個時候皆是振奮起來,畏懼感自然無法全部消除,但在這個時候他們顯然不再倒退,似乎有著高呼聲響起,只是在這個時候皆被屏蔽了,外界虛空異族的聲音盡皆化作雜音。

「我怎麼不該出現在這裡?」葉天在這個時候流『露』出些感興趣的神『色』來,望向了那唯一顯出真容的貪黑聖者,這幾尊聖者顯然也都是虛空異族,應當是一直暗中監視這區域的,此時葉天這個不穩定因素出現自然得出來,要不然誰知道葉天會怎麼做,直接對著這些虛空異族出手也說不定,哪怕這些虛空異族統統聯手足以制服星炎神,損失也會異常慘重!

「你進入的區域乃是這虛空最深處的『煉界』乃是埋葬一尊尊挑戰者的墓冢,亦或是說當世最驚人的一處試練場。而此處乃是『凈界』,乃是我虛空孩兒們生長之地,你破界而來,自是犯了規矩。」一名身影模糊的聖者此時此刻開口說道,語氣肅然,此時此刻想必心情不怎麼好。

葉天聽了瞭然,事實上他也想到過這種可能『性』。這魘墜虛空外圍,中部區域與內域都有那麼多虛空異族,為何唯獨這最深處反倒沒有了?事實上是葉天只進入了魘墜虛空最深處的試煉地般所在,而這裡的虛空異族棲息在另一處時空,而也唯有這些虛空異族才是最正統,最強大的。

「我破界而來?以神能當真可以打通這兩界?更何況,這是什麼?」葉天此時此刻面對幾尊聖者絲毫沒有弱了氣勢,在這個時候他是有理的,一手指向了那猶如處於鏡中的兩大聖靈,在這一刻葉天竟是看到眼前那炭黑聖者野獸般的臉上竟是『露』出了些許尷尬之『色』,他立即道:「這是一場意外,我們自然會按照規矩,將你送回煉界。至於此地乃是凈界之中的『域界鏡辰』,我界生靈可以從此處窺探異界,這煉界也是我虛空領地,你既然闖入煉界,一路過關,便是讓我界生靈觀摩一番又有何妨?」這話語理直氣壯,只是掩蓋不了那很強烈的尷尬。

葉天似是不以為意,卻盯著這炭黑『色』的聖者,開口:「敢問前輩名諱。」

炭黑聖者此時有些理虧,也微微一嘆,開口道:「我為白儷掌控者,這便送你回煉界,並以聖力佑你,讓你不至於被白白偷襲,這事便小事化無如何?你未曾來到凈界,只是在煉界中與聖靈『激』戰,偶有頓悟而已。」

「那自是很好。」葉天這個時候便點了點頭,渾身光芒便閃耀起來,那炎戰刀微微震顫,看上去要迫不及待的劈出,這個時候葉天的目光直接投向了兩大聖靈,似乎那白儷掌控者及其他虛空異族不值得葉天多看一眼似地,在這個時候白儷掌控者微微心顫了顫,此時此刻卻是直接開口念咒,一股不同於始源語等的語言在這個時候『波』動而出,玄妙時空之力涌動,竟有著陣陣道威,在這個時候跨越界域,要講葉天送回。

嗖的一聲之後葉天已經在凈界之內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身形再一度出現在了那域界鏡辰之內,看上去倒有幾分模糊,像是要重新登場的模樣。

一個個虛空異族此時此刻卻難以平靜,先前那三個離得最近的此時依舊駭然無法動彈,心內卻是想要退得遠遠地,乾脆到數宇之外,甚至是不觀看這場大戰才好。

而幾道聖者之影也是開始模糊,消失,只是幾名聖者對視『交』流,皆是有著心驚。

「界域壁壘非聖力不破,這星炎神竟能夠跨界而來,得窺兩界秘密,這無盡歲月來也是第一次,這天大的偏頗誰人不知?」一名聖者此時此刻開口,言語內竟是有著驚顫,也有著憋屈。

「沒有辦法,我魘墜虛空實力不濟。」白儷掌控者搖頭,在虛空異族們的視野內已經消失。只是他們卻也望向了域界鏡辰,望著那星炎神的身影再一度出現。

嘴角上揚,熱血沸騰,葉天握著炎戰刀,一股滔天戰意再出,這個時候橫掃一切,再戰兩聖靈!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世界級天才們

『激』烈的戰鬥再一度開始,葉天卻只感覺此時此刻炎戰刀之內充滿全新力量,刀芒狂閃之間手持長槍的飛猿聖靈與催動五行的熊怪聖靈兩大極強存在竟是再一度被葉天壓制。。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一道隱隱的聖芒在葉天身上顯出,在生生抵住了飛猿聖靈竭力一槍后消失灰滅,這算是那白儷掌控者的贈品,把意外事故給抵消了。

事實上,跨越界域這件事情應該算是葉天佔了便宜,因為這一切都是秘密的,被此時的葉天所發覺,魘墜虛空最深處真正的生長所在乃是凈界,凈界生靈可以觀看煉界,想必每一尊世界級天才闖入之時皆是他們的盛宴,只是不知他們望著一尊尊來自外界驚才『艷』『艷』世界級天才的滅亡是做何感想?麻木?惋惜?還是悲哀?亦或是幸災樂禍?

葉天對此自然不知道,但此時此刻全力征戰眼前聖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吼!」熊怪再一度暴吼,此時此刻那最後的兩隻眼睛之中一隻閃耀著五『色』彩光,另一隻眼卻是爆發出一股同樣驚人澎湃的異常力量,那一股力量令得葉天都有些心驚震撼,那是光暗之力,與相輔相成的五行之力不同,這光暗之力可是極致的『激』烈碰撞產生,層次與五行之力相當,卻有著更可怕的爆發力,即便是深諳光明黑暗兩**則的強者也很難駕馭,這隻怕也是熊怪到此時此刻才出動這招殺手鐧的原因。

飛猿聖靈也是握著手中的長槍,此時此刻眼內殺光閃耀著與葉天『激』戰,刀槍無眼,生死碰撞,失去了雙翼的聖靈此時此刻速度減慢了,殺『性』卻更加驚人,但這才是葉天所喜歡的,此時此刻依仗著瀾塵刀法葉天卻是與這飛猿聖靈斗個有來有回,而周圍一片無盡黑暗來襲,卻正與光輝燦爛的龍炎相抗爭,雙方的戰鬥相當『激』烈,只是此時此刻戰意『激』昂的葉天無疑是佔上風的,驚人氣勢鎮壓之下強如飛猿也被不斷震退,在這個時候葉天每一刀都剛猛霸道,已經多次將他的長槍震斷了!

「再來!」葉天大笑著,此時此刻彷彿是對熊怪的積蓄力量置若罔聞,自身瘋狂的殺進這一尊飛猿聖靈,刀與槍相比前者一寸短一寸險,後者一寸長一寸強,此時此刻葉天要『逼』近正是在佔據優勢,飛猿聖靈感覺得到葉天的氣勢竟是越戰越盛,此時此刻不禁有些悲憤怒吼,他這一關事實上終究是擋不住戰力無雙星炎神的,先前葉天的跨界傳送只不過將過程緩了一緩。

就在這個時候卻有著一股澎湃力量猛地從下方湧現而來,熊怪聖靈怒吼著,雙眼竟是直接化作了五行漩渦與光暗晶壁,在這個時候以第十光速狂猛襲殺而來,可以感覺得到這熊怪聖靈的決心,此擊不中,他亦將死!

「轟!」在這個時候葉天直接爆發,無雙聖神斬再一度顯化,一柄刀同時直斬兩大聖靈,在這個時候一柄聖刀與漩渦及晶壁同歸於盡,震碎了周圍的時與空,而葉天也徹底殺至這飛猿聖靈身邊,無數刀快得不可思議的斬出,飛猿聖靈卻是雙目睜大,這個時候被生生地切割粉碎,光芒揮霍之間被直接斬殺了!

一尊飛猿聖靈被擊潰,那熊怪聖靈本身就已經重創便更是獨木難支,面對著氣勢洶洶下殺的葉天,自是竭力抵抗,終究被徹底擊潰。

「下一關。」葉天微微念著,此時此刻卻直接化作流光,一面不斷自愈一面朝著不知會是何等危險的另一處境地飛去,在這個時候葉天明顯感覺得到更可怕的危險正在眼前等候,這兩大聖靈雖強,相比之下恐怕根本不夠看。

下一關,究竟會是怎樣?

如此思考著的葉天在虛空中極速飛行著,速度之快達到第十光速,而在這飛行過程中前方卻不斷有著諸多紅『色』『射』線宛若是飛劍般『射』來,這些『射』線自然是被葉天統統避開了,這大約是些小麻煩,但大麻煩接踵而至。

第二關,比起葉天想象之中來得早得多。

「嗖!」同樣快得不可思議的流光朝著葉天來襲,同為第十光速,但卻比起葉天快了百倍以上,葉天望著那來者不善的明黃『色』光芒頓時把自身的力量催動到極致了,暗金『色』與明黃『色』的兩道流光就在這虛空中直接開始了碰撞,一片絢爛的光彩頓時爆發而生,猶如『陰』陽相吸的磁極在虛空中產生了一片漩渦,葉天的刀接觸上了同樣的鋒刃,在這個時候雙方正『激』戰,皆是從對方之處感受到了強烈高昂的戰意。

「退!」在此時葉天一聲暴喝,猛然間將力量法則灌注於刀上爆發而出,那明黃『色』光芒的本體在這個時候遭受重擊,於虛空中如折翼風箏倒飛而出,竟是顯化出了一手持著手斧一手之上天印化出的男子,看那一股磅礴氣勢分明就是一尊妖族存在!

葉天毫不猶豫要趁機殺上,但就在這個時候卻有著一股恐怖壓力從下方『逼』迫而來,明明自身在抵抗著這一股壓力葉天卻情不自禁本能地揮刀抵擋,刀鋒卻正面斬上了紫『色』的神兵,在下方,一名赤發的玄神正面『露』笑容望著葉天,足足十三柄神兵在這個時候陣列,葉天瞳孔一縮,對此有印象,這不正是那隕落於噩夢雷海之中的那位世界級天才么!

十三柄紫『色』神兵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一股極其恐怖的光芒,這可是十三件超級神器的聯合,威能哪怕是不及至尊神器也不差太多了!

一場碰撞在這個時候爆發,來不及發動逆天戰技的葉天直接動用星炎宇宙,宛若沐浴在烈火之中的一顆顆星辰凝聚為宇宙與那十三柄紫『色』神兵『激』烈碰撞,卻被生生地擊穿碎裂,看上去頗有著一種宇宙爆炸的凄慘之感,而同時在側面還有著一道厲芒來襲,如此的乾脆利落殺意驚人,葉天一刀反擊,卻與一麵灰『色』石盾碰撞了,葉天瞪大眼睛,望著那黑瞳黑髮的存在。

澄觴魔!

又有一股股可怕力量襲來,竟是有著觸鬚纏繞虛空,在這個時候顯出無敵之勢要講葉天生生地絞殺其中,極限層次的力量法則與粉碎法則在這個時候展現而出,葉天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純粹以軀體顯化的無儘力量,而這恐怖觸鬚的來源乃是一隻龐大的魷魚,這是圓通並不陌生的種族,超級種族古王酸魷,這個個體也正是曾經在這一魘墜虛空之中隕落的世界級天才!

明黃『色』的光芒再閃,其中的妖族帶著高傲笑意再一度殺來,那一手斧此時此刻光芒顯化,竟是直接一招逆天戰技爆發,這一股純粹的殺伐,純粹的戰爭意念涌動,對此葉天不能更熟悉,這是逆天戰技,金戈戮神魔!

「殺!」此時此刻這一尊曾經的妖族世界級天才只有一言,恐怖的一股殺意澎湃擊出,金戈戮神魔之威在這個時候展現,而葉天的周圍乃是古王酸魷的無數觸鬚纏繞,那可怕力量共同擊來,彷彿是要化出一片小時空專『門』束縛粉碎被抓捕的獵物,此時此刻葉天目眥盡裂,卻是伸手,十萬星天顯化而出,一座座星天在這個時候極限閃耀,將那古王酸魷世界級天才的一根根驚人觸鬚生生地綳斷,但那「澄觴魔」獰笑著來襲,這個時候化作了一顆藍『色』流星沖入十萬星天之內,逆天戰技流岩十二荒滅!

更可怕的是閃耀著紫『色』光芒的十三柄神兵此時此刻宛若唯一般強勢殺來,在這個時候彷彿世間的所有鋒銳都集中於這神兵之上,那赤『色』長發的神宛若高傲無雙,此時此刻遁於神兵之內悍然殺來,生生地將十萬星天撕開裂口,這個時候還在不斷前進,直接殺向葉天,氣勢洶洶不死不休!

「熾龍御鎮時空『亂』!」葉天一聲怒喝,在這個時候有著一條聖龍便在這一片虛空中顯出,爆發出一股鎮壓一切的無敵氣勢,在此時此刻幾尊來襲過去世界級天才的驚人氣勢竟是被葉天憑藉一己之力完全鎮壓了,顯化出的聖龍在這個時候怒喝著,朝著那古王酸魷沖入,古王酸魷屹然不懼,揮舞閃耀起霞光的觸鬚迎戰聖龍,宛若要憑藉這無敵巨力將龍族都碾殺吞噬!

「轟!」在這個時候多方爆炸,戰鬥場面異常『激』烈,一尊尊過去的世界級天才出手與葉天碰撞,一**碰撞過去,在殘破的十萬星天之外竟是足足站著七尊世界級天才,任何一個看上去都是如此的高高在上,有著睥睨世間的氣勢。

「你記得你已經消散了。」葉天冷然,先是望向那澄觴魔,開口說道。

「消散了么?」那澄觴魔此時此刻沒有喝酒,手持著灰『色』石盾『露』出些異『色』:「這我倒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影子而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