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隻枯槁的手抓住了趙日天的領口,卻見鹿一凡竟生生比高自己兩頭的大漢提在了半空中!

卧槽!!!

周圍是一個卧槽接著一個卧槽!

這特么是八十歲的老頭?

你妹的,這趙日天沒二百斤也有一百八十斤了吧?

這老頭居然能生生把他給提起來!

這特么得有多大的力氣啊!

鹿一凡提著趙日天,霸氣的一路任憑乞討人員拿著武器在自己身上敲打,他渾然不理。

走到地鐵的車門前,鹿一凡竟一腳踹開了正在急速行駛著的車門!

往後提溜著趙日天的頭,就往外邊放! 急速飛馳的地鐵有多快?

別人沒什麼概念,但是趙日天此刻卻是感同身受。

這地鐵門剛一被踹開,那因為急速行駛而形成的巨大吸力,就讓趙日天臉上的肉不斷被吹的跟沙皮狗一樣,出現一層層的褶皺。

「艹尼瑪!快放開我!!!會死人的!!」

趙日天被眼前不斷飛逝的景物嚇得褲子都尿濕了。

而鹿一凡則扭了扭脖頸,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狠狠對著他的腰部一踹!

咔嚓!

一陣骨骼折斷的聲音過後,趙日天整個下身竟被鹿一凡生生給踹的突了出去!

「啊!!!!!」

血肉和骨骼與飛速行駛而過的地鐵牆壁進行了劇烈的摩擦!

趙日天疼的哀嚎慘叫,而這個慘叫聲整整持續了十分鐘才結束!

拉回趙日天後,鹿一凡將地鐵門再次給按了上去。

眾人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卻見趙日天的下體已然是血肉模糊一片!

就好像是古代的剛進宮的太監,被暴力閹了一樣!

其實如此疼痛之下,趙日天這種凡人應該撐不過三秒鐘就會昏過去的。

然而鹿一凡始終用靈氣吊著他的神識,讓他的神識比常人感受靈敏十倍,痛苦也會放大十倍,當然,也不會昏倒。

鹿一凡囂張的踩在趙日天的頭上,指著一眾乞討人員罵道:「都特么看到了嗎?猥褻婦女的下場,就是這樣!

老子管你是趙日天還是王日天!

我鹿尼瑪遇到了,見一個閹一個!」

「好!!!」

不知道是誰帶的頭,周圍轟然響起了如潮水般的掌聲來!

尤其是呂美玲這樣的女性,更是拍的手都快腫了!

她們長期以來被這種頂族騷擾,還不敢報警,只能忍氣吞聲,現在終於有人站出來為她們出頭了,她們豈能不感謝,不激動?

趙日天被踩著頭,下身還疼的厲害。

戾氣充滿了他的眼眶,從腰間掏出一把刀,指著鹿一凡,趙日天道:「艹尼瑪的老不死的!

竟然敢閹我!

今天看我不訛死你!

兄弟們,給我上!!!」

「等等!」

未等一眾乞討人員動身,鹿一凡擺擺手,示意暫停。

「要錢是吧?」

說著,鹿一凡從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鈔票。

看著厚度,少說得有個十來萬。

以為鹿一凡要花錢息事寧人了,趙日天忍著痛,得意的冷笑道:「哼!早特么給錢不就完事了嗎?」

啪!

一萬塊錢的鈔票甩在了趙日天的臉上!

「老爺子我有的是錢!今天老子就要用錢甩你一臉!」

啪啪啪啪!!!!

一沓接一沓的鈔票狠狠的甩在趙日天的臉上!

因為鹿一凡乃是實丹期修士,扔鈔票的時候,上面帶著陰狠的勁道,刮在人的身上,就好像被刀子切割一樣,巨疼無比!

在眾人瞠目結舌的目光中,趙日天的臉竟然被鈔票生生給扇滿是血污!而且還腫成了豬頭!

「看……看……特么什麼看……快動手……救我!再不動手老子就要……就要死了!」

趙日天虛弱的朝著那群乞討人員叫道。

這群乞討人員剛一揮舞手中的傢伙,鹿一凡又叫了一聲:「stop!!!」

「你妹的,有完沒完了?你以為打比賽呢?」

倒在地上的趙日天哭了。

鹿一凡又從背包里取出十幾萬的鈔票,舉高到頭頂冷冷的掃視著這些乞討人員。

「怎麼?想用錢賄賂我的小弟?告訴你,他們都對我忠心耿耿,這點錢,他們不會看在眼裡的!」趙日天不禁好笑道。

「老子就是把錢給狗,也不會給你們這些要飯的!」

鹿一凡冷笑著,對著周圍的吃瓜群眾大聲吼道:「各位,這些人騷擾我的女員工,還持械行兇!

誰要是能制服這些人,別的我不說!

制服一個!

我給十萬!

制服兩個二十萬!

要是你能全部制服了,你特么就能在江東五環內買房了!」

鹿一凡言罷,趙日天臉都綠了。

他發現原本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吃瓜群眾,現在看著他和他的手下,就跟大灰狼看小綿羊一樣!

不!

應該說吃瓜群眾現在看他們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錢!在看江東五環內的房子!!!

「去尼瑪的垃圾,老子弄死你!」

「哼,竟敢在地鐵上行兇,看我正義的鍵盤俠不噴死你!」

「呵呵,老娘攢了三十年的三百斤肉,今天終於派上用場了嗎?五環內的房子,我來了!看老娘的泰山壓頂!」

「四兩撥千斤!」

「猴子偷桃!」

「觀音坐……呃不對,是如來神掌!!!」

群眾的力量是偉大的!

二十來號乞討人員哪怕拿著匕首、棍棒,也都弱的跟小雞仔似的。

如饑似渴的幾百號吃瓜群眾一擁而上,他們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全被壓在了地上!

「哎喲我去,壓死我了!」

「你們別動我腿啊!這不是殘疾腿,我是裝的!」

「你妹的,別揪我的蛋啊!!!」

「次奧,我錯了,我再也不敢假裝乞丐了!!!」

充分發揮了群眾的力量,二十來號乞討人員不到五分鐘就全部繳械投降了。

鹿一凡也遵守承諾,付給了眾人二百多萬人民幣。

呂美玲走上前來,面帶崇拜的說道:「製作人,您真厲害!剛剛那人民幣甩臉甩的……我的天哪!簡直帥呆了!

要是您再年輕個幾十歲,我可能就想嫁給你了!」

鹿一凡拍拍呂美玲的肩膀,淡笑道:「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你就拿錢甩這幫孫子的臉!

記住!

你是我鹿尼瑪的員工,甩出去多少錢,找老爺子我!

我雙倍給你報銷!」

卧槽!

還有比這更霸氣的話嗎?

那一瞬間,呂美玲盯著這滿頭華髮的八十歲老頭,心臟竟然有跳動的非常厲害!

呂美玲甩了甩頭,擦著額頭上的冷汗,心中暗道:「我這是怎麼了?我為什麼會對一個比我祖爺爺年齡還大的老爺子動心了?

這也太奇怪了點吧?

可是……」

呂美玲看著鹿一凡那雖然蒼老,卻依舊帥氣俊逸的面龐,竟然痴了……

(我的《王者之無敵逆天外掛》那本書居然被封了!你妹的,打遊戲的也會被封?) 下了地鐵后,.手機最省流量,無廣告的站點。

趙日天本來好僥倖想著耍賴犯渾,訛詐鹿一凡一筆。

但是鹿一凡一個電話過去,那邊江東市公安局局長直接給執行任務的警察下了死命令——眼前這老爺子是天泉集團老總的爺爺,必須保護好!

「老爺子,多謝您幫我們打掉了這個地鐵犯罪集團!我代表市局,代表人民政府謝謝您!」警察義正言辭道。

「嗯,沒事兒,小意思。哦對了,和這歹徒搏鬥的時候,我一個不小心,把他給閹了,我今年八十三了,應該不用去做筆錄了吧?」鹿一凡用一種高高在上的語氣淡淡道。

警察看著地上血肉模糊一片的趙日天,額頭流的全是汗水。

你妹的,這是八十三的老人能幹得出來的事兒?

這五大三粗的趙日天,就是十個大漢一起上都不一定能打得過!

你這老爺子得是多猛啊!

「呃……老爺子,您放心,按照法律規定,您是正當防衛,不用有任何擔心,我們不會責罰您,反而會獎勵您呢!」警察親切的說道。

「嗯,那行,我先走一步了。」

鹿一凡背負雙手,鼻孔朝天,一副裝逼犯的樣子,吊吊的離開了。

呂美玲在身後看到鹿一凡的北影,眼睛里冒著小星星無比崇拜道:「看看!你們幾個大男人都看看!

這才是真正吊炸天的大人物有木有?

一句話,打了人,連筆錄都不用錄,人家警察還得點頭哈腰的說給獎勵!」

一直追求呂美玲的胡飛悶悶道:「那還不是看他是白總爺爺的面子上?而且……我說美玲啊,怎麼感覺你開始胳膊肘往那個瘋老頭子那兒拐了?

不是說好了今天一起懟他的嗎?

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侯耀庭詫異道:「不是吧?美玲,你不一直標榜自己是靠本事吃飯,絕不傍大款的女強人嗎?」

張文斌道:「美玲,咱可不能走歪路!」

這倆人一直和胡飛很要好,自然得幫著他說話了。

呂美玲臉色一紅,本想解釋,但是轉念一想,剛剛自己被欺負的時候,這仨貨居然一直低著頭在玩手機!

全靠著人家鹿尼瑪大爺,自己才得救了。

想到這呂美玲便理直氣壯道:「年齡大又怎樣?傍大款又怎樣?我被趙日天欺負的時候,還不是人家鹿尼瑪老爺子第一個過來救我的?

要是擱在古代,我為了報恩早就以身相許了!」

「我去……你口味真重!你就算以身相許,那老爺子有那能力嗎?」 雲巔牧場 胡飛悶悶的說道。

「你管那麼多幹嘛?要是剛剛是你救的我,說不定現在你已經是我男朋友了!哼!」

呂美玲說完,吧嗒吧嗒的踩著高跟鞋快速跟上鹿一凡的步伐,胳膊往鹿一凡手上一挽,溫柔的笑道:「製作人,我扶著您走好不好?」

身後的胡飛那叫一個氣啊!

你妹的!

自己要泡的妞兒居然被一個八十三歲的老頭給搶走了!

這特么叫什麼事兒啊!

「別生氣,老胡,一會兒飯局上咱哥仨輪流灌那老不死的幾杯,保證今天晚上他出大糗!」

「對啊!這麼大年齡了,說不定喝點就屎尿失禁了。

敢搶老胡你的妞兒,咱哥倆能輕饒過他?」

胡飛本來想著鹿尼瑪歲數這麼大了,嘲諷他幾句就算了,不太敢把事情搞大,怕他身體承受不住出事兒了。

但是現在,看著自己的妞兒居然在前面和那老頭卿卿我我……

這特么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艹!必須得灌死這老傢伙!」胡飛惡狠狠道。

……

……

保利會館,豪華包間內。

鹿一凡讓人上了最頂級的菜肴,看的呂美玲眼珠子都直了。

「老爺子,不用點這麼貴的菜,太破費了!隨便點點家常菜就行了,這裡又沒外人。」呂美玲不太好意思道。

「哎,別介!老爺子我請客,不挑對的,就挑貴的!美玲,來嘗嘗這個海森,大補的,你經常熬夜,吃點這個可以補充膠原蛋白。」鹿一凡說著,夾了一根海森給呂美玲。

這時,胡飛端起一瓶啤酒,砰的一聲打開,放在了鹿一凡的面前,笑著道:「老爺子,咱們這個團隊第一次聚會,來,我敬您一杯!

我幹了,您隨意!」

鹿一凡笑著點點頭,將啤酒倒滿,也幹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