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頓,又道:「入門的基本條件至少是武道進入鋼魄境,丹道進入玄級一品,也就是說,你和雁兒都滿足了這個條件。我相信以默兒的能耐,進入玄門當沒問題。一入玄門,地位便是百倍提升,榮耀家門吶。」

李默靜靜聽著,自有想法。

當年,他即使貴為商天國第一地級煉丹師,也沒有進入玄門的機會,究其原因,便是家族的背後並沒有玄門的存在。第一時間更新

如今,即有這個機會,自不會放棄。

玄門之中,當有著更多的修鍊資源,更有著各種擁有玄妙之能的玄器。

蘇正山在一邊說道:「對了,你若有興趣,可到家裡的藏書庫和藏寶閣去走走,有什麼需要,盡可拿去。」

李默點點頭,略一想,便道:「有件事情,我想告訴岳父。」

「什麼事?」蘇正海一臉慈祥。

李默便道:「岳父可知道在城外有一處廢棄已久的礦洞。」

「好象是有這地方,怎麼了?」蘇正海說道。

「在那礦洞之下,有著一個二等血玉礦藏。」李默說道。

「什麼?有這種事情?」蘇正海意外道。

「莫非是默兒你發現的?」蘇正山問道。

李默點了點頭,蘇正山便說道:「大哥,發現血玉礦這可是大事,對於官方而言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上報給郡守大人,我們蘇家可就長了臉了。」

蘇正海贊同的直點頭,這時,李默卻說道:「我說這件事情,並不是要將血玉礦交給郡守,而是想我們拿來自用。」

「自用?默兒,確實血玉礦藏值些錢,但是私采費時費力,萬一被發現,那更惹來大禍,切不可因蠅頭小利而失了大本。」蘇正海慎重的教導道。

李默深邃的一笑,說道:「岳父和二叔可聽說過,太玄煉礦術。」

「此乃煉礦為丹之神術,失傳幾千年了,你提這事……」蘇正海眉頭一皺,然後陡然間眼睛迸發奇彩,激動得雙拳握緊,「默兒你該不會是說,你竟會此術吧?」

李默含笑道:「正是。」

蘇家兩兄弟頓時渾身一震,差點沒站穩腳。

蘇正山猛吸了幾大口氣,驚呼道:「莫不然,默兒你有如今的成就,竟是因為這太玄煉礦術?」

「這倒不是,此術其實是我和秦姑娘夜闖黃獅寨之後,在那山匪窩裡意外所得,近日才煉成。」李默搖了搖頭,如實相告。

「也就是說,默兒你若將此術傳給雁兒,那以雁兒如今的水準,就可以煉製玄級礦丹,那假以時日,咱們蘇家要名列四大家族之首,也是指日可待啊!」蘇正海興奮老臉通紅。

「豈止是郡城四大家族,即使是成為州城世家,不,皇城世家,也只是時間而已。這失傳千年的太玄煉礦術,據說當年可是引發了國家間的爭端啊。」蘇正山緊握著拳頭,眼中神光流溢。

「默兒,你能將如此秘密告訴我,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感激你!」蘇正海握著李默的手,激動得聲音顫抖。

李默淡淡一笑,說道:「岳父未將我當外人,那我自然也會全力輔助蘇家。但是,此事不足為外人道。」

蘇正海慎重說道:「默兒你放心,這太玄煉礦術絕對是我蘇家的最高機密,傳授我亦會謹慎挑選人手。」

緊接著,蘇正海便叫來了蘇雁。

待蘇雁聽到李默要傳授她太玄煉礦術的時候,直是又驚又喜。

與此同時,蘇正海秘密遣人前往礦洞,運輸血玉礦石到蘇家。

蘇雁冰雪聰明,一點就透,在李默的傳授下,很快就掌握了太玄煉礦術的精髓,開始**煉製血玉丹。

傍晚的時候,李默前往藏書庫。

兩個中年男子守在門前,威武如塔,見到李默來了,立刻躬身讓路。

如今李默的地位,可以說高於一般本家子弟,儼然是家裡的少主人。藏書庫中所藏,盡可拿走。

高大的藏書庫里藏書萬卷,乃蘇家歷代收錄的不傳之學,專為本家所用。

李默搜尋良久,選中了一冊三境高級武學《昊天勁》。

《昊天勁》是比玄霸勁更強的功法,其不僅繼承了玄霸勁的全部優點,更可將戰力,體能和防禦等等悉數提升十倍以上。

最值得稱道的,則是其真元技「火壁」之學,一旦練成,甚至能夠反彈敵人的攻擊!

玄霸勁大成,李默正愁找不到合適的防禦武訣,如今尋到正是稱心如意。 ?接著,李默又去了藏寶閣。

四層閣樓中,靈寶靈藥,兵器護具,皆是應有盡有,足顯蘇家數百年的根基。

最讓李默滿意的,則是這裡儲存著數量不少的玄火,不少在品質上可不比琉璃玄火差。

他取了一枚烏鐵玄火,隨後回到院子。

關上門,李默吸納烏鐵玄火入體,爾後由琉璃玄火吞噬,以此增加玄火之力。

接著,這才開始修鍊昊天勁。

如此又過了兩日,李文鼎夫婦終於抵達了蘇家。

在門外接了父母,李文鼎便激動的問道:「默兒,你要和蘇家小姐訂親的事情可是真事?」

「當然是真的,不是真的,我們能進蘇家的門?」李母倒是看得很透。

這時,蘇正海也帶著蘇雁來到前院,聽到這話,一笑道:「二位親家,剛才有事情忙,所以沒出門來迎接,還望見諒。」

「我等豈敢受家主迎接大禮。」李文鼎夫婦甚為惶恐。

蘇正海扶起李文鼎,笑言道:「咱們日後就是親家了,當以兄弟相稱,若是每次見面都這樣拜來拜去,那豈不惹人笑話。」

李文鼎遲疑了一下,便挺起胸膛道:「既然……正海兄這麼說,那文鼎就放肆了。第一時間更新」

於是,眾人笑談一番。

蘇雁也乖巧的過來拜見二人,見到蘇雁落落大方,容貌絕美,李文鼎夫婦更是笑得合不攏嘴來。

以往兒子被人罵成廢柴,二老也承受了不小的壓力,如今,入郡城大半年,竟然娶到了蘇家小姐,至此再無人敢輕視李家。

當天,李默要和蘇雁訂親的消息從蘇家流傳了出來,剎時間如同野火燎原般席捲郡城,一時震驚全城。

本家和支族聯姻的事情,本就少見,更何況還是四大家族中的本家家主的女兒下嫁給支族。

之前李默因為斗丹大會贏得關注,如今這消息傳來,李默之名更是名動郡城。

於支族而言,那是爭相奔走,皆引以為榮,本家中,羨慕嫉妒者,更不在少數。

復仇總裁小小媽 三日之後,蘇家舉行訂親儀式,全城張燈結綵,共賀喜事。

這日,艷陽高照,大清早的時候,蘇家便已經熱鬧非常。

大廳之中,郡守秦剛正巍然正坐,一旁便是蘇正海。

左右兩邊,坐著許家家主許定國,張家家主張鑄,還有李家家主李厚德。

除此之外,便是郡中官員,諸族長輩,武道院丹道院等要人亦在其中,可謂郡中要人齊聚。

自然,李文鼎夫婦也坐在其中,和家主並列,地位陡升。

秦剛正呵呵笑道:「正海兄眼光獨到,這李默確實人中龍鳳,此次聯姻,亦會為我郡中興盛,錦上添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這也多虧李家培養出如此人才,是嗎,厚德兄?」蘇正海笑言著,朝李厚德說道。

「文鼎兄雖出身青山城,但確實是教子有方。」李厚德一臉尷尬,唯有將苦水往肚子里吞,心裡憋屈,還得稱讚兩句。

「家主過獎。」李文鼎不知內情,回答得有些激動。

未多時,李默來到堂前,一身錦衣,氣宇軒昂,那眼神,那氣質,頓將一眾本家子弟都給比了下去。

李克氣等人本是盛裝而來,但一比之下覺得黯淡無光,直是嫉妒得咬牙。

「果是人靠衣裝,這換身衣服,誰能相信是支族子弟?」秦剛正笑贊道。第一時間更新

諸家主亦是微微頷首,眼中放著異彩。

李默身上,不止有著大家之氣,那淡定的眼神中,更散發著一種泰山崩於前而不倒的堅毅。

於是,李默也來到上座,這一次,終於高高在上,位列諸本家子弟之上。

從入學式第一,到武道大會第一,再到斗丹大會第一,最後到蘇家之婿,李默僅僅花了大半年,如今的名望已踩過四大家族的本家子弟。

這在郡城歷史上,也可謂絕無僅有。

未過多久,蘇雁也在秦可兒陪伴下款款而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小丫頭一襲紅妝,雲屏玉簪,俏麗可人。

眉眼盈盈,款款而來,嬌中帶羞。

猶如畫中美人,山中仙子,迷亂人眼。

秦可兒則顯得樸素許多,一襲青裙,淡無點綴。但縱是刻意未搶蘇雁的風頭,但那國色天香之姿,仍是令少年們眼神都移不開。

訂婚不過是交換聘書,禮儀都簡單許多,很快就完成了。

待到事畢,蘇家又設有宴席,諸人入席,又是一片歡聲笑語。

就在宴席正熱鬧的時候,突然有下人匆匆來報,郡城守將周暮有緊急軍情來報。

很快的,一個身著盔甲的中年漢子匆匆趕到廳內,一躬身便道:「稟大人,溪河縣來報,其轄地銀北山山道發生慘案,有商隊遭劫殺,死亡三十餘人眾。第一時間更新」

頓時廳內諸人震驚,秦剛正一掌拍桌,厲聲問道:「可查明是什麼人所為?」

「據查,乃是虎王寨所為。」周暮沉聲回道。

「虎王寨,好大的膽子!竟然把手伸到銀北山來。」秦剛正臉色一沉。

廳中眾人竊竊私語,蘇正海說道:「虎王寨寨主趙安聽說是黃獅寨寨主王獅虎的結拜大哥,今次這麼做,莫非是為了還黃獅寨被滅之仇?」

秦剛正冷哼一聲道:「只怕是這原因,本來本官也就想著近日討伐此寨,不想這趙安來自尋死路。待本官回去,調集人馬,誓要踏平這虎王寨!」

蘇正山眼珠兒一轉,小聲低語了幾聲。

蘇正海便立刻說道:「大人,草民有一個提議。何不召集武道院的優秀學員們,組成一支討伐隊,配合郡兵出征。一可歷練我郡中年輕子弟,二也可為他們增加軍功。」

秦剛正爽快的答應道:「這提議甚好,那就召集一百位學員來輔助討伐虎王寨好了,諸位以為呢?」

諸家主豈敢忤逆,李厚德幾人便都紛紛附和。

事實上,這確實一個掙取軍功的大好機會,即使是本家子弟,有軍功在身,日後入軍伍陞官就更輕鬆。

待諸人一走,蘇正海便叮囑道:「默兒你這幾日就好好調養身體,以備戰事。」

「爹也真是的,默大哥的傷才剛好一些,你怎麼又給攬了這麻煩事。」蘇雁輕輕跺了下腳,眼中滿是關心。

「你這丫頭,還沒過關,倒是幫起你夫婿責怪爹來了。」蘇正海不由哈哈大笑。

蘇雁小臉一紅,抿著嘴道:「但爹就是不對嘛。」

「剿匪如歷練,雁妹不必怪岳父,更何況,休息這麼久,我也想活動活動筋骨。」李默微微一笑。

爾後拜別幾人,準備回去準備。

一走出小廳,蘇雁便跟了上來,擔心道:「默大哥,虎王寨可比黃獅寨強大多了,你這一行,可得小心。」

李默含笑道:「多謝雁妹擔心,我也想著,在籌備戰事這幾日時間內,將修為再提升一級。」

「再提升一級? 狂妃難降:王爺快到碗裏來 即使現在不缺血玉丹,那也不可能在幾日內提升呀。」蘇雁直搖頭道。

「用普通的方法確實難以達成,不過,若然有象聚靈池一樣的靈池存在,那便成了可能。」李默說道。

「但哪裡會有這樣的寶地呢?」蘇雁犯難道。

李默悠然一笑,說道:「百毒邪窟。」

「郡城八大險地之一的百毒邪窟?」蘇雁俏容色變,「那可是連鋼魄境的大武師都不敢涉足之地呀。」

李默說道:「那地方之所以引人畏懼,主要是因為世人沒有合適的解毒丹。」

蘇雁頷首道:「那百毒邪窟據說內藏百種以上的各種毒物,每一種都需要不同類型的解毒丹,但自此地被發現的數百年間里,少有人活著從哪裡走出來,而且即使走出來了,也都沒有抵達過深處,世人所知的毒物也頂多三四十種,連一半都達不到,不知毒物,如何配製解毒丹?」

李默淡淡一笑,說道:「雁妹可知道『雙生丹』?」

「雙生丹?」蘇雁搖了搖頭。

李默便道:「你不知道倒也正常,此丹乃是一種罕見的玄級丹藥,論丹方都已經失傳了上千年。而這雙生丹可謂玄級解毒丹中的翹楚之物,此丹有一種特殊的功效,可以根據所中的毒性,自動產生出解毒的藥力來。」

「這麼說,即使中了不同的毒,它也可以產生出不同的解毒劑?天下竟有如此靈丹?」蘇雁直是驚噓一聲。

醫妃藥翻天 李默含笑道:「所謂丹道通天,這世上不為所知的靈丹妙藥,太多太多。正因為如此,丹道才值得我們去探索。」

「那,默大哥你莫非會煉製這失傳千年的雙生丹?」蘇雁小心翼翼的問道。

「自然。」李默輕描淡寫的答了句,就好似這靈丹於他而言,也不過是尋常之物。

蘇雁聽得不免抽了口涼氣,眼中滿是神彩與欽佩。

自認得李默以來,所受的震撼更從未降低過,前幾日才通曉了太玄煉礦術,今日又來了雙生丹,少年的知識好似淵博得沒有盡頭,隨便一句話就能震懾心靈。

鎮定下來,蘇雁便說道:「有此丹在,便不怕毒物。要不,我叫上可兒一同去好了?有她在的話,萬一遇到四等蠻獸便也不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