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七玄閣他怎麼會沒聽說過?他哥哥經常把那個天之驕子焰姬掛在嘴邊,說是年輕一輩唯一可以跟他競爭的人。

而七玄閣作為五星勢力那可是直接超越華山劍派、青城派、流雲閣這些勢力的,十大家族中有一大半都招惹不起。

從蔡光榮提到焰姬這個名字,他便心沉到了谷底。

「蔡光榮,你亂來我大哥絕對不會放過你!」林子文紅著眼睛說道。

「呵呵,你讓你大哥去跟七玄閣講道理吧。」蔡光榮油鹽不進,今天連帶這個林子文他都要給玩死,反正有七玄閣撐腰,他無所畏懼。

林子文咽了口唾沫,他看到一道風華絕代的女子從迎面幾十米外的豪華包間中走了出去,她身邊還跟著兩名老者。

這女人一出現,幾乎全場所有目光都集中了過去,額頭一點火焰印記著實性感,穿著的衣服大概現代社會上根本買不到,實打實的定做。

那股氣質,在場沒有女人可以媲美,任何人都要自慚形穢。

李雯等等皆是低眉,不敢與之對視。

實際上……焰姬目光也沒有放在這些女人身上過。

她徑直朝著這邊走來,忽然目光直了,直直的盯著一道身影。

林子文渾身發抖,不是因為焰姬的美,而是想到即將面對的事情。

王馨蕊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躲在秦毅後面不遠處,小心翼翼的放出目光,落在那氣質風華的女子身上。

「焰姬小姐,你終於來了,還請幫我拿下這個小子,他身上有重寶,屆時我可與焰姬小姐五五分。」蔡光榮諂媚笑著,神色中頗有一股討好的味道。

秦毅平靜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你這條後路選的著實好,我都不忍心殺你了。」 名門第一寵 秦毅淡淡說道。

蔡光榮噗嗤一笑。

「我沒聽錯吧?你還想殺我?」

滿堂鬨笑,這人大概連蔡光榮的身份都沒搞清楚,連自己現在的處境都沒搞清楚,還揚言殺他?想再次激怒蔡光榮?

就連林子文、胡昊、王馨蕊都不可置信的盯著秦毅,那道背影,讓人看不明白。

秦毅嘴角一勾,「焰姬,閣主被挑釁冒犯,你應該怎麼做。」

「殺!」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焰姬口中傳了出來。

「什?什麼?」

滿場寂然。

蔡光榮忽然臉上表情僵硬了下來,有些機械的轉身,他看到一張跟之前完全不同的臉。

之前焰姬對他雖然也就是平平淡淡,但卻並沒有如此強烈的殺意、如此冰冷到讓人靈魂凍結的眼神。

林子文眼中浮現一絲茫然,這是怎麼回事?

胡昊盯著林子文,看到他臉上的茫然,顯然也是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到底是怎麼了。

陳祥瑞腫著一張臉,站在一邊,張了張手,十分滑稽。

「焰姬小姐?你……你開玩笑吧?我哪裡挑釁冒犯你們閣主了?」蔡光榮眼皮抽了抽,就是再給他幾個膽子,也不可能挑釁七玄閣閣主啊,不要命了這是?

「哦?怎麼會呢?我親眼看到你挑釁我們七玄閣閣主,你還在狡辯什麼?」

焰姬施施然走到秦毅旁邊,她額頭一點火焰印記當即是亮了起來,周圍溫度升高,一團濃濃的火焰將蔡光榮包在一起。

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威脅的蔡光榮拼了命的掙扎,然而在修法者面前,他的生命如同螻蟻般脆弱。

滿場俱寂。

沒有一個人敢說話,眼睜睜看著蔡光榮在慘叫聲中被燒焦,「哐當」一聲倒在地上。

可以看到,他臨死前臉上還掛著不甘、不解、不可置信的恐懼。

這種表情,也是現在無數在場之人的真實寫照,其中包括林子文胡昊他們。 這……

林子文目瞪口呆,這就死了?

打死他都不會想到,蔡光榮這種在天都市叱吒風雲的角色居然會如此狼狽如此突兀的死在這種地方。

不光是他,在座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不會想到這一幕。

「哎~」

胡昊嘆了口氣,他剛剛也經歷了跟林子文一模一樣的悲劇。

只不過他跟莉莉都是非常直接的人,老死不相往來便好,沒必要鬧成這樣非常難看。

認清楚一個人,如此便足夠了。

而他,大概也終於知道了,秦毅為什麼這麼準確的知道所有的事情。

他本身就不是一個正常的普通人啊……

還有這個名叫焰姬的女人,一念之間就讓蔡光榮自焚而死,簡直無法想象,這就是之前蔡光榮口口聲聲說的什麼五星勢力中人的力量?怪不得他這麼依仗,簡直是超越現實。

可惜可嘆……諷刺的事情就在這裡,他蔡光榮依仗的東西,卻是他們宿舍老四的,獨屬於他的。

他能夠看出來,這個叫著焰姬的女人,站在老四身邊的時候,是那樣的柔軟、聽話、乖巧,簡直是人們心中完美的對象。

胡昊如此,林子文也是如此,甚至說要驚訝更甚,因為他更加了解焰姬是什麼人,知道七玄閣是什麼存在。

種種玄奇到不可思議的事情,衝擊著大腦,今天一天,透支了他們好幾年的驚訝。

「焰姬,你怎麼會在這?」秦毅有些好奇。

「本來是準備跟蔡家談一筆關於藥材進口的生意,現在看來是沒有必要跟蔡家合作了。」焰姬笑著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目光在失魂落魄的李雯身上掃過。

「回去了之後,跟莉莉你們自己主動退出武術社,武術社我未來要建成一個大勢力,容不得沙子在裡面。」秦毅淡淡說道。

李雯哪裡還能聽到這種話?她魂兒都快沒了。

莉莉就站在後面,她沒有上前,獃獃的站在那裡。

說實話,這件事是她慫恿的,傍上一大款是她以前一直想做的事情,胡昊不能給她想要的所有東西,即便是給一個頂級大老闆做小三也無所謂。

本來胡昊不知道,她也不準備告訴她,雙重身份生活沒什麼不好,然而現在一切曝光了出來,也只能做出個選擇了

在胡昊跟天都市頂級大老闆之間,她很容易就能做出選擇。

空中花園,巨蛋,這種地方簡直是她這樣女人的夢中花園,只要能夠進入這裡面的女人,隨隨便便就能進入上層社會的圈子,如果是江瑩瑩來了這裡,必然也會如同她們二人一樣。

一念之間身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哪個女人能受得了這種誘惑?

本來對於跟胡昊一刀兩斷十分無所謂的莉莉出來后看到的便是眼前這一幕……秦毅身邊的女人,一念之間燒死了蔡光榮,這個娛樂圈半壁江山大佬的二兒子。

這一刻,對於秦毅,才是真正陌生起來。

這是她們的社長。

王馨蕊捂著嘴巴。

想要叫卻叫不出來。

「老四,這不是真的吧?你?七玄閣?閣主?」林子文渾身都在顫抖。

「怎麼了?七玄閣現在確實是我的。」秦毅淡淡說道。

李子文咽了口唾沫,大腦反應不過來。

誰敢相信,一個上大學,還是大一的學生,是整個華國都屈指可數的五星勢力的主人?要不是林子文心理素質還算好,現在怕是都昏死過去了。

其他人並不知道七玄閣意味著什麼,感觸不是特別深,只是震撼於蔡光榮身死此處,這事會怎麼發展下去?傳出去會鬧出怎樣的風暴?

「他們居然殺了蔡光榮?他們不知道蔡家在天都市是什麼存在?」

「真是可怕……這群人都瘋了!」

「蔡家若是發起瘋來,怕是整個天都市都要捲起一層風暴!」

周圍無數人,傳出嘰嘰喳喳的聲音。

陳祥瑞紅腫的嘴巴張了張,不知道說了句什麼威脅的話,讓秦毅眉頭猛地一皺。

「我對陳家沒有好感,你不應該撞在我的槍口上。」

秦毅雙手插在口袋,朝著外面走去,而陳祥瑞則是渾身忽然僵硬冰冷,雙眼發直,瞳孔渙散。

「陳先生?陳先生?」反應過來的李雯挽著陳祥瑞的手臂晃了晃,然而他的身體卻是不住的朝著一邊倒去,「哐當」一聲砸在地上,就像一根木頭,沒有任何反應。

李雯面色蒼白,佇立原地一句話說不出來。

林子文眼中湧現一抹快意。

「李雯,你知道什麼叫後悔?什麼叫報應嗎?很快你應該就能感受到了。」林子文說道,隨即轉身離開,沒有任何人敢攔著他。

異界大領主 風還在吹,巨蛋之中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驚變,不少人都是偷偷把這件事傳了出去,天都市立刻就炸了天,天恆娛樂集團總董事當即暴怒,據傳把整個辦公室的東西都砸了,助理不敢吭聲。

「立刻給我聯繫總警部,我要殺人者連同他所有親屬一輩子活在牢獄之中,不得超生!」

蔡光榮的父親,蔡家家主暴跳如雷。

蔡家下面他只有兩個兒子,雖然在外面有很多情人,有很多子嗣,但終歸只有這兩個夠資格繼承他蔡家家業,是被認同的真正的蔡家人。

總裁boss,放過我 蔡光榮死了他怎麼能不暴怒?

「董事長,我們要不要先了解一下殺人者是誰?」他的助理小心翼翼的說道。

「啪~」一巴掌掃到那助理臉上,「了解殺人者是誰?即便是陳家,我也要找他討要一個說法,還有沒有天理了?連我蔡家人都敢動?這天都市我蔡家只有忌憚誰,還未曾有怕過誰!」

新郎舊夫 蔡家家主蔡從國,面色慍怒到了極致,牙齒都要蹦碎。

「我現在就去辦……」即便被打,那名助理也不敢捂著臉,慌忙退了下去。

很快蔡光輝也聽說了這件事,說是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早上他才跟蔡光榮見過面,這才多長時間?不是說他今天要去見一個大客戶嗎?這就死了?

明天初六乃是他跟藍家大婚的日子,他弟弟死了這是什麼事?喜事喪事一起辦?怕是他們蔡家都會成為天都市的笑柄。

「是誰幹的?」蔡光輝陰沉著臉。

「據說是在空中花園,是七玄閣的人……」一名黑衣人站在蔡光輝面前。

「七玄閣?他們為什麼會對我蔡家人動手?」蔡光輝有些不解。

「貌似並不是因為七玄閣的矛盾,聽人說是另外一個人,跟二少爺有矛盾,然而引得七玄閣的人動手,具體情況我們還在搜集。」

「嗯,儘快,要讓那人付出慘重的代價,我們蔡家不容受辱。」

「而且明天是我大婚的日子,不容有什麼閃失。」

藍家跟蔡家都準備齊全,明天是一場聯姻盛事,剛好選在初六這個好日子,圖個吉利。

等到黑衣人離開之後,蔡光輝滿臉陰沉,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好弟弟啊,這蔡家全部家業,我可就笑納了,你死的倒是有些可惜了……」

此刻的秦毅並不知道,天都市風起雲湧起來,即便是知道了也不會在意。

站在天空花園的邊緣,焰姬跟秦思竹都站在他旁邊。

「你這離開一會不會又惹麻煩了吧?還有這位小姐姐你還沒跟我介紹呢?」秦思竹望著秦毅。

她也是第一次上這種地方來,不僅有些好奇,在這外面多玩了一會,一轉身就不見了秦毅他們。

而現在半個小時過去,秦毅又出現在這裡,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周兵書、林子文、胡昊、姜小雲、王馨蕊從遠處緩緩走了過來。

「老四……」 「怎麼了?因為這種事就不認識我了?」秦毅咧嘴笑道。

秦思竹眉頭一皺,聽秦毅這口氣,剛剛在裡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可惜她當時被這上面的風光吸引住了,並沒有跟他們一起進去,現在心裡急的不行,可就是沒有任何告訴她。

「老四……不……不是不認識你了,而是不知道怎麼認識你了……」

林子文十分忌憚的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焰姬,縮了縮脖子,悻悻笑著說道。

他現在或許有些明白……秦毅是怎麼從天下苑平安無事出來的了。

媽耶?七玄閣的閣主? 傀儡妻:總裁老公別太毒 那是什麼存在,比華山劍派、流雲閣、青城派他們的門主地位還要略高一籌吧?就他們那些長老過來,見到秦毅還不恭恭敬敬的?

只是……秦毅作為七玄閣閣主?他自己到底是什麼實力呢?難不成是繼承人?上任閣主的兒子?

這一點林子文無法猜測到,之能憑藉心中去想,也不可能直接的去問秦毅這種事情。

「怎麼認識?我還是我,一直都是我,秦毅,你們想怎麼認識?」秦毅有些好笑的說道。

「之所以之前沒有跟你們解釋太多,有一部原因也是怕你們接受不了。」

秦毅搖頭。

「喂,你們在說什麼啊?」秦思竹都快要被搞蒙了。

什麼解釋太多?還什麼接受不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她到底是錯過了什麼?

「你個小丫頭就不要知道的太多了。」秦毅白了她一眼。

「喂,你說誰小丫頭呢?信不信我揍你?」秦思竹眉頭一皺。

她這句話出來,焰姬、林子文、胡昊他們皆是眼神怪異的盯著她。

揍一頓?咳咳……知道了秦毅的身份,怕是你現在站不站得穩還是兩回事吧……

「行啦,好奇心收斂一些是好事,有些事以後會慢慢知道的。」秦毅擺了擺手。

「切!裝神弄鬼!」秦思竹輕哼一聲,雙手抱在胸前。

「好了,你們如果還有事的話就先下去吧,這裡不宜久留,至於你們想知道的,以後都會有機會知道。」

秦毅臉上的笑容稍微收斂起來了一些,望著遠處,有些地方已經鳴起警笛,四面八方……目標很明顯,天空花園。

「可是老四你……」

林子文有些擔心。

「社長……你不會被抓起來吧……」王馨蕊跟姜小雲都是緊張的盯著秦毅。

「放心吧,沒事的,你們先離開,這裡的事情交給我。」秦毅擺了擺手,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

這讓焰姬有些忍俊不禁……堂堂尊者巔峰,可戰人仙的絕世高手,華國除了出動滅神武器,還有什麼能夠威脅他?就憑那些警署的人嗎?

「可……」

「別可可可的了,本來就沒你們什麼事。」秦毅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老四你放心,我回家就告訴大哥,讓他想辦法,我們林家在天都市很是很有力量的!」林子文說道。

秦毅笑罵,最後幾個人才上了觀光電梯,下了天空花園,臨走前,還在朝著這邊觀望,但是這麼高早就看不到秦毅的身影。

「你也回去吧,待在這裡幹嘛?」秦毅望著秦思竹,這女人,就賴在他身邊了。

「我想看看你到底惹了什麼麻煩,把他們都給弄走不想讓他們看你笑話?」秦思竹環著胸望著秦毅。

看到後者沉默不語,秦思竹輕哼一聲,「被我給猜中了吧?」

秦毅無奈笑笑,「你怎麼這麼聰明?什麼都讓你猜中了。」

「切,言不由衷!」秦思竹翻了個白眼,「話說你不會真的惹了什麼大麻煩吧?天都市這個地方可不比你金衡,有些事情秦家保不住你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