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三人很快就找到了一戶肯借給他們車子的人家,當然,不是白借的,他們花了不少錢——錢都是嚴淼出的。他現在的這個身份似乎家境很不錯,錢包裏有不少大鈔,當然,經過多次消耗,裏面也已經快空了。

不是自己的錢也不心疼,談蘇三人拿了車主給的鑰匙,帶上同樣向車主借的鐵鍬等工具,驅車往差木地而去。因爲已經來回走過一趟,三人也不怕找不到路。

誰知道車子剛開出不遠,前面的林子裏忽然有個影子閃了出來,司機嚴淼猛地踩下剎車,那人整個身體便趴在了車前蓋上。

談蘇腦中第一個冒出來的詞是“碰瓷”,不過下一秒,她就看到了那個人左手腕上的手錶。

他……不,“她”是玩家!

趴在車前蓋上的女生,大概二十歲出頭,瓜子臉,小巧秀氣。她的那一雙眼睛在夜色中彷彿狼似的發着光,死死地望着談蘇,片刻後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她突然飛快地起身,跑入了一旁的林子裏。

三人立刻跟着下了車。

唐傑道:“剛、剛剛那是玩家吧?”

談蘇表情凝重地點頭道:“應該就是之前傷了我的那個。”

玩家,女性,對談蘇很敵視,又跟着他們,這世上沒有那麼多巧合,所以剛剛那個人,一定是之前在船上襲擊了談蘇的人。

只不過談蘇搞不懂的是,她突然出現,又突然跑掉,到底想幹什麼?

“那……我們要不要去追?”唐傑看着黑漆漆的林子,露出了膽怯的神情。

談蘇看看嚴淼:“你認爲呢?”

嚴淼思考了幾秒道:“只要她不妨礙我們的任務,不用理會她。”

這話差不多就是談蘇心裏想的,不然還能怎樣呢?要在漆黑的林子裏找到一個躲起來的人,太困難了,而且,難保那不是什麼陷阱。

“啊——”

林子裏突然傳來了淒厲的叫喊聲。

唐傑抖了抖:“那、那是什麼聲音?”

“好像是那個女玩家的聲音。”三人中,只有談蘇聽過那個女玩家的聲音,尖叫聲有些失真,但勉強能聽出跟那個女玩家的相似度。

三人還未決定要不要去查看一下那女玩家發生了什麼事,唐傑突然指着三人身後的車子,滿臉驚恐,說話聲音都在顫抖:“鬼、鬼啊!”

談蘇猛地回頭看去,只見他們的車子之中,駕駛座後面的位子上坐着個長髮女子,她垂着頭,安靜地坐在那兒。 嫁給薄先生 突然,她猛地轉頭看向三人,對着他們露出個陰森的表情,眼眶的位置一片雪白,沒有眼珠子。

“啊!”唐傑嚇得尖叫一聲,轉身就跑了。

“唐傑!”談蘇想拉他,沒拉住,眼看着唐傑越跑越遠,談蘇又看了車子裏一眼。

怨靈貞子依然坐在車子裏對着她陰森地微笑,甚至做出了向她伸手的動作。

“我們去追唐傑?”談蘇飛快地看向嚴淼。

嚴淼同樣臉色凝重:“好!”

談蘇和嚴淼一起向唐傑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跑出幾米遠後,談蘇再次回頭,赫然發現原本在車上的貞子已經下了車,正趴在車旁的地上,擡着頭只用眼白望着她,伸着手慢慢向她的方向跑過來。

談蘇不敢再看,緊緊跟着嚴淼,一道向唐傑追去。

唐傑跑得跌跌撞撞,很快就被談蘇和嚴淼跟上。兩人抓住唐傑,不讓他繼續再跑。

唐傑好一會兒才冷靜下來,依然連聲問道:“那個女鬼沒追過來嗎?”

直到談蘇肯定地告訴他沒有,他才放鬆下來。

“那個女玩家……不會已經被鬼給殺掉了吧?”唐傑心有餘悸地問道。

“不知道。”談蘇搖搖頭。想想那個女玩家尖叫的時間,再想想怨靈貞子出現的時間,確實有這個可能。如果真是這樣,是不是就說明,怨靈貞子不一定會在他們看完錄像帶的七天後纔來殺他們,而是有可能把殺人時間提前?

想到這種可能,談蘇心裏立刻升起了一種危機感。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們就要加快速度了,不然或許還沒等他們趕到井那邊,就在路上被怨靈貞子殺掉了。

“我們快走吧!”談蘇催促道。

那個女玩家尖叫一聲後就沒了聲息,他們也沒辦法定位到她的位置,而且她已經死亡的可能性也挺大,所以他們只好不再管她了。

見談蘇轉頭向林子外走去,唐傑急道:“你要回去車子那邊?”

談蘇回頭道:“那是我們唯一的交通工具。”

“但那女鬼可能還在那裏啊!”唐傑一臉驚恐。

談蘇指出了一個殘酷的事實:“如果她想殺我們,我們在哪裏都逃不過。”

也就是說,剛纔怨靈貞子只是來嚇嚇他們的,就像是昨天晚上一樣,不過程度明顯有所加深。昨晚怨靈貞子還只是出現一個一閃而過的身影,而今天,她就明明白白地出現了,讓他們看清楚了她的嚇人模樣。

唐傑被談蘇說得一驚,下意識地四下張望,見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在近旁,這才稍稍放心,不甘不願地說:“好吧,那我們就回去吧。”

三人快步往回走。

嚴淼看了眼談蘇的手,突然開口道:“你手上的傷沒事吧?”

談蘇一怔,隨即點頭笑道:“沒事。”剛剛的這一場疾奔,她那剛剛縫合過的手臂,自然被牽扯了,傷口一直在痛,不過在這個遊戲裏,她沒有可以撒嬌的人,更何況從前她也不是個愛撒嬌的人,所以就算痛,也自己默默地忍着。

沒想到,嚴淼居然看了出來。

她頓了幾秒,又道:“謝謝。”

三人很快就回到了車旁。

三人下車時,車鑰匙還插在車上,大晚上的,除了他們三人,很少有人會在外面閒逛,車子還在它原來在的地方,而怨靈貞子,也不見了。

“還好還好,那女鬼真的不見了……”唐傑一臉劫後餘生的喜悅,飛快地上了車,催促道,“我們快走吧!”他是真不敢再在這個可怕的地方待下去了。

嚴淼和談蘇也相繼上車。談蘇習慣性地繫上安全帶,不過單手操作畢竟有點不方便,還不小心扯到了傷口。嚴淼及時伸出了援手,替她將安全帶繫上。

談蘇稍稍往後退了退,不自在地道謝:“謝謝。”

“應該的。”嚴淼回到駕駛座上坐好,啓動了車子。

接下來的一路上,並沒有再出什麼意外,或許怨靈貞子每晚只出現一次就不會再出現了吧——談蘇這樣期望着。

快到差木地時,嚴淼將車停下,沒有再開過去。車子開動時的聲音太吵鬧了,只要他們開過去,恐怕就會把整個村子的人都吸引過來,那樣的話,他們大概可能就會被亂棍打死了吧……

將車靠邊停好後,三人帶上工具,悄悄在夜色中向差木地潛去。大概五分鐘之後,談蘇遠遠地看到了那家在黑夜中還依然亮着燈的旅館。

旅館周圍都沒有什麼人聲,三人悄悄地靠近後,繞着旅館行走,很快就來到了那口井附近。

怕光源會引起村人的注意,三人也不敢拿手機照明,悄悄地摸了過去。

在離井口兩米遠處,三人停下了腳步。

唐傑小聲道:“我們是不是……要把整口井旁邊的土地都翻個遍啊。”

“或許。”談蘇道。這一整塊地方相當大,要將整塊地都翻一遍實在是耗時又耗力。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將範圍再縮小呢?

“誰?”

就在談蘇拿着鐵鍬犯難的時候,嚴淼突然壓低了聲音喝了一聲。而與此同時,離三人不遠處,一個漆黑的嬌小身影慌慌張張地向外逃去。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木槿無雙童鞋的三個地雷,親親你! 三人在那個身影跑出旅館地基的範圍之前抓到了她。當他們在月光下看清楚她模樣的時候,露出了程度不同的吃驚之色。

她竟然是之前那個女玩家!怎麼回事?她不是應該死在怨靈貞子手裏了嗎?即便沒有,她也不該出現在這裏的吧?難道說,她之前將車子停在了林子裏,後來跟上了他們?

談蘇三人腦中有衆多疑問,而被他們抓住的女玩家,此刻卻是一臉的怨憤。

這個女玩家名叫林琳,今年二十二歲,在電影院小賣部賣爆米,沒有什麼上進心,年紀輕輕就過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她學習成績不好,高中畢業就沒再念書,因爲她爸是電影院經理,她就被照顧了現在的工作,整天就心不在焉地賣賣爆米,經常藉着職務之便蹭看新上映的電影。

這次《明日邊緣》首映,她跟小賣部的同事說了一聲,之後開心地捧着爆米進了放映廳。沒想到,這就是噩夢的開始。

林琳不愛讀書,學習成績很不好,因此也就特別討厭動腦子,那些所謂的主線任務在她看來跟天書沒兩樣,她完全沒辦法完成。做即時任務時她也是磕磕絆絆,每一個次世界都在恐慌中度過,害怕自己被扣成負分,被所謂的系統處理了。長久的恐懼壓抑讓她整個人都處於心神不寧的氛圍中,她隨時都感受着死亡的威脅。而當第四個次世界開始的時候,這種死亡的威脅到達了頂點——因爲前面三個次世界的扣分,她剛進入次世界時積分只有100點,只要一個即時任務沒完成,就會死了啊!

林琳還不想死,她不能死,她還沒碰到她命定中的男神啊!小說裏不都是這麼說的嗎?女主窮困潦倒時就會遇上白馬王子來替他解圍,一句“放着我來”,多霸氣多令人心生嚮往啊!當她看到嚴淼的時候,她覺得她的男神出現了,嚴淼不管是從外形還是氣質上來說,都是小說中的絕對男主啊!可讓她失望的是,爲什麼本該屬於她的男神身邊,卻多了另外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是比她漂亮,也比她淡定,可那明明是炮灰女配的標配吧?所以……所以,最後男主一定會一腳踹開炮灰女配,回到她的身邊的,對吧?

林琳一直抱着這樣的希望,悄悄地跟着三人。她默默地期待着她心目中劇情的上演,然而她千盼萬盼卻沒等到她期望的一切!爲什麼嚴淼對那個叫談蘇的女人越來越好了?爲什麼他不一腳踹了她,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啊!

嫉妒、怨恨和恐慌在林琳心中無限蔓延,她覺得她要是再不做點什麼,就會被那個女人女配上位,搶走屬於她的女主地位了!不!她絕不能容忍這種事的發生!

因着心中的執念,林琳襲擊了談蘇,想要殺了對方一了百了,然而她的刺殺行動卻失敗了。刺殺的失敗讓她對談蘇更爲怨恨,她覺得在那個位置的人本該是她,談蘇是搶了她原本該有的女主地位,她不甘,她不服氣,女主地位是她的,必須是她的,誰也不能跟她搶!

躲在船長室避開搜查後,林琳繼續跟蹤三人,並且在林子裏玩了一場調虎離山的戲碼。她在林子中假裝發生意外尖叫,成功將三人引開後,她就躲在了他們車子的後備箱裏。那時候她肯定了,那個女人根本就不值一提,她不就仗着一張漂亮的臉蛋才能迷得旁人七葷八素嗎?還不是被她這簡單的調虎離山之計給引開了?還蠢得連車鑰匙都沒管!

之後,車子到了差木地,她在他們都下車後也悄悄跟了過去,她知道她一定能再找到機會的,她一定能殺了那個女人,讓一切迴歸正途的!她纔是女主,那個炮灰女配,就應該好好當個女配,別想玩什麼女配逆襲的把戲!

“放開我!”林琳扭動着身體,神色有些扭曲地叫道。

嚴淼和唐傑都不想跟女人動手,談蘇也一向比較愛動口不動手,所以本來三人也只是稍稍攔了林琳一下,見她反抗劇烈,三人都不約而同地退後了一些。

沒人再束縛她的自由,林琳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放鬆了一些。

她猶如冷箭般的目光從談蘇身上掃過,跳過唐傑,最後落在嚴淼身上時多了絲恨鐵不成鋼的意味,甚至還有種淡淡的優越感——等他以後明白過來愛錯了人,再來跪舔她的時候,她一定會好好地虐虐他的!

就像林琳不知道如果不是怨靈貞子,她的調虎離山之計根本不可能成功一樣,談蘇三人也不知道林琳到底是用什麼手段追上來的。怨靈貞子這個第三方的出現,讓原本簡單的事情,變得相當複雜而充滿變數。

“你別以爲你能笑到最後,是女配的命就別肖想女主的地位!”林琳冷冷地望着談蘇。

……啊?

談蘇:“……”

這個玩家是說自己是女主,而她是女配?這到底是怎麼得出的結論啊,小說看多了,太過入戲了嗎?

談蘇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麼纔好,感覺上這個女玩家是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或許不管她說什麼,在那女玩家眼裏,都是女配的“作死的囂張”“醜陋的掙扎”“無力的辯解”?

談蘇和嚴淼都沒說話,唐傑卻一臉吃驚地開了口:“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瑪麗蘇中毒的患者!還好我及時制止了漪漪,沒讓她繼續沉迷在那些小說裏,不然她一定就跟你一個德行了!”說着他還一臉慶幸地撫了撫胸口。

林琳冷冷地瞪了唐傑一眼,嗤笑道:“看你這模樣,不過就是個炮灰,狗嘴裏能吐出什麼象牙!”

“炮灰?狗嘴?”唐傑臉上的表情很難看,他憤憤道,“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想打女人,我能揍她嗎?”他說着側頭看了眼談蘇。

談蘇嘴角微抽,爲什麼要問她啊,她什麼時候成爲他們三人中的老大了嗎?雖說對於這個女玩家之前動手傷她的行爲,她確實挺介懷的,但如果說讓她開口說打對方一頓……她更喜歡選擇文明一點的方法,但這個遊戲裏,又沒有警察來維持該有的秩序,她只好算了,就讓這個遊戲本身來解決對方吧。

只是短短的接觸,談蘇就覺得以這個玩家目前的狀況來說,她在這個遊戲裏撐不了多久。應該說,這個玩家能撐到第四個次世界,已經是個奇蹟了。她的精神狀態似乎是有些問題,可能是前幾個次世界給她造成了一定的刺激,也可能是她在現實中本就如此,而在次世界中的經歷加重了她的症狀——談蘇實在有些難以想象,現實中居然真的有人能病態到陷入“我是女主別人都是女配”的幻想中麼?而無論是哪種情況,談蘇都確信這個玩家走不了多遠了。

見談蘇表情古怪沒有回答,唐傑收回了拳頭:“算了算了,我不跟一個女瘋子計較!”

“你說誰女瘋子?你這個炮灰路人甲,遲早會死得很難看!”林琳憤怒地大聲道。

“我能收回我的話嗎?”唐傑一臉憤怒地再度亮出了自己的拳頭。

然而還沒等他再改主意,系統的提示聲就響了起來。

【主線任務之三:神像之爭。本任務獎勵爲門之碎片。

本次任務中,四位玩家將按照主線任務要求隨機分爲兩組,兩組玩家按照任務要求進行對決,勝者可獲得主線任務要求的相應役小角神像信息。

在本次任務中,兩組玩家中一人將爲a玩家,另一人將爲b玩家。a玩家在場外,而b玩家在場內。a玩家和b玩家之間可以直接進行通話,在a玩家的指導之下,b玩家在一處密閉空間中尋找神像並躲過衆多怨靈貞子的追殺。

某組玩家中的b玩家沒有被怨靈貞子殺掉並且順利找到了神像,則此組玩家勝利。一旦玩家被怨靈貞子殺死,則另一組玩家自動獲勝。

分組是:玩家談蘇和玩家嚴淼一組,玩家唐傑和玩家林琳一組,ab玩家的分配,請各組玩家自行在30秒內決定,否則將由系統隨機抽取。】

系統聲音落下後,已經來到了那個白色房間中的幾人表情各異。

唐傑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大喊了出來:“爲什麼我非要跟那個瘋女人一組啊!”

談蘇對他報以了略顯同情的表情,對於系統的安排,就她本人來說,還是挺高興的。這次任務關乎合作,而嚴淼正是她之前自己選擇的合作者。系統選擇的分組標準,應該是兩個擁有不同主線任務的玩家組合在一起,就比如她和嚴淼,她需要的是役小角神像(左半),而嚴淼需要的是右半,這樣他們這一組如果勝了,就能各取所需。那麼唐傑和那個叫林琳的女玩家,應該也跟她和嚴淼類似。

“我還不爽呢,居然要跟你這個炮灰一組!”林琳咬牙切齒地說着,又死死地瞪了談蘇一眼,爲什麼跟嚴淼一組的人不是她而是那個炮灰女配?爲什麼!

“說得好像誰想跟你一組似的!”唐傑不甘示弱地回道。

在唐傑和林琳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談蘇跟嚴淼商量:“你當b玩家?”

並非是談蘇想將重活累活都推給嚴淼,而是分析了主線任務之後,她覺得這樣分配比較合理。論起行動力,她肯定沒嚴淼強,而對於指路這種事,她覺得她還是能勝任的。

“好。”嚴淼點頭應道,顯然他也正是這麼想的。

兩人旁邊有一塊漂浮着的全息屏幕,上面寫着兩人的名字,而兩人名字旁邊還有個方格。談蘇點了下她名字旁邊的方格,方格上跳出a和b兩個字母,她選擇了a。嚴淼替他自己選了b。

30秒時間很快就到了,那邊唐傑和林琳光顧着吵了,還沒決定到底誰當b玩家——系統就幫他們決定了。只見兩人旁邊的屏幕上,方格中的a和b交替滾動着,很快就停下了,最終的結果是唐傑是b,林琳是a。

兩組的ab玩家都確定下來後,唐傑和嚴淼突然消失了,而談蘇和林琳兩人面前,各自多了塊大屏幕。上面是一個類似迷宮的房間的俯瞰圖,不過牆體都只是一些直線而已。而在圖上,還有一些鮮明的小亮點。屏幕旁邊有說明,綠色的亮點是兩個玩家,紅色的亮點是怨靈貞子,而唯一的紫色亮點是神像的位置。

感覺到自己的耳朵裏多了個耳麥,談蘇忙道:“嚴淼,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談蘇話音剛落,耳朵裏就傳來了嚴淼好聽的聲音:“可以。”

“你向你的左邊走幾步。”談蘇緊盯着屏幕,緊接着,她看到屏幕上其中一個小綠點動了動。因爲兩個小綠點並沒有標示出誰是誰,談蘇只能用這個方法進行確認。

“你小心點,怨靈貞子的數量很多,有將近二十個。”談蘇粗略地數了數圖中紅色亮點的數量,眉頭皺了起來。此刻,那些小紅點都開始動了起來,不過好在可以看出來她們是在漫無目的地瞎逛,並沒有特意向那兩個小綠點行去。

“我會的。我要向哪個方向走?”嚴淼道。

談蘇的目光從圖上飛快閃過,發現情勢對他們這邊有些不利。按照系統要求,他們的目的是要到達紫色亮點位置處,並躲過紅色亮點的追殺。兩個綠色亮點距離紫色亮點的距離差不多,紫色亮點倒是一直保持着不動,但紅色亮點多數分佈在嚴淼所在的這一半邊,通往紫色亮點的道路上基本都有着紅色亮點的分佈,要越過重圍很不容易。

就在這時,有一個紅色亮點移動到了嚴淼所在的過道上,突然加快了移動速度。

男神的金牌製作人 談蘇臉色一變:“有一個怨靈貞子正向你移動,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嚴淼的聲音傳入談蘇耳中,帶着些許不穩,顯然他正在跑步,“她的速度不算很快,幫我指一下方向。”

談蘇也從圖上看到了嚴淼和那紅色兩點的移動速度對比,稍稍放心。兩方的速度,其實還是嚴淼更快一點。顯然,在那個房間中,怨靈貞子的能力被減弱了。只要她指點正確的話,不愁甩不掉怨靈貞子。

飛快地思考過後,談蘇已經大致估算了嚴淼逃跑方向前方的那些小紅點距離他的位置,以及假如他遠遠經過她們所在的通道時,她們從看到他到追過來所需要的大致時間,想好了嚴淼接下來的運動路線。

“第一個路口左拐,向前跑,右手邊的第一個路口右拐,中間你會經過一個靠左的路口,裏面有個怨靈貞子,不過不用擔心,她追不上你。”談蘇飛快地說着話,替嚴淼指路。

“好。”耳麥中,嚴淼的聲音依然鎮定。

另一邊,林琳也從與唐傑的謾罵中冷靜了下來,她前兩個主線任務沒完成,而這個主線任務跟役小角神像有關,她一定要完成!她不想死,她還年輕,她一定要活着!

“炮灰,有一個怨靈向你走過去了,別傻愣着了,快跑啊!”林琳緊盯着畫面上的圖像,沒好氣地對唐傑道。

“誰傻愣着了?換你來試試!”唐傑怒聲而斥,然而爲了主線任務,他並沒有爲跟林琳賭氣而消極應對,飛快地跑動起來。

“向左邊走……不對,往右!”林琳皺眉盯着那幅圖,眉頭越來越緊鎖。

唐傑急道:“到底往哪邊啊,你倒是說清楚點啊!”

“少廢話!”林琳冷聲道,“向右!快點,你要被追上了!”

相對於唐傑和林琳這邊的不順利,談蘇和嚴淼這邊雖然相對驚險,卻順利多了。

談蘇指路之前早就想好了接下來的路線,所以雖說被怨靈貞子圍追堵截中,但嚴淼還有餘力,帶着她們繞圈子的同時,正漸漸向紫色亮點靠近中。

談蘇和林琳兩邊的屏幕是一模一樣的,因此談蘇也能看到唐傑他們的進程。因爲他們那邊的怨靈貞子數量較少,所以雖然林琳的指路有些混亂,唐傑卻沒什麼危險,艱難卻也正慢慢地向那個紫色亮點靠近中。

談蘇並未太過擔心,按照目前的進度,嚴淼應該會比唐傑先到。

談蘇能看到唐傑那邊的進度,林琳自然也能看到嚴淼的,她不自覺地看了談蘇一眼,見她一臉鎮定地站在那兒給嚴淼指着路,一點都不像自己一樣手足無措,心裏便涌上了深深的妒意。明明她才該是女主的,爲什麼談蘇會比她優秀?就因爲她是優質女配嗎?還是說,其實自己是女配逆襲文中的可憐女主?

不!不!她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絕對絕對不能發生那種事!

“接下來往哪裏走?喂!……瘋女人?”唐傑在耳麥中催促着走神的林琳,林琳卻彷彿什麼都沒聽到,那一雙死死瞪着談蘇的眼睛,漸漸地變得赤紅。

突然,她像是見到了獵物的野獸,向談蘇撲了過去。

談蘇正專注地替嚴淼指路,她壓根沒想過,林琳會不給唐傑指路而來對付她。

貌似天師 在被林琳推倒在地的時候,談蘇是愕然的——林琳怎麼能突破系統的限制傷到她?兩秒後,談蘇纔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嚴淼和唐傑去了不知名的時空,而談蘇和林琳還留在原地,也就是那個發佈任務的白色房間中。談蘇還記得上回馬志澤和蕭睿被帶到這個白色房間中時,馬志澤再也沒辦法傷害蕭睿,那是來自系統的限制。正因爲此刻她還留在這個白色房間中,她潛意識裏覺得林琳傷不了自己。 絕色王妃她胖過 可她忘記了,那時候是系統在佈置任務內容,當主線任務真正進行的時候,玩家間是能互相傷害的。

所以說,因爲是在主線任務進行中,即便兩人是在那白色房間中,林琳也能傷到她。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你就絕對不可能跟我搶女主的地位了!我就不會死了!我就可以活下去了!”林琳將談蘇撲倒在地後,就伸手去掐談蘇的脖子,惡狠狠地大喊道。

此刻瘋子似的林琳力氣出奇的大,談蘇竭盡全力才勉強能抓住她的手,不讓她掐到自己。

婚色傾城 “談蘇,你那邊出什麼事了?”耳麥中傳來嚴淼關切的聲音。

談蘇用力抓住林琳的手往旁邊一甩,忙對着耳麥道:“林琳想要殺我。有一個怨靈貞子正朝你即將路過的通道走去,你在第二個路口右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