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三人立即動身,方野這次開的是自己那輛吉普車,二十分鐘后,他們來到這家名字奇葩的小飯店外面,遠遠看見二人正一邊擦嘴一邊往外走。

店裡的夥計追出來說:「喂,你們等下,後面那人說和你們不是一起的。」

牛解放在車上大笑,「那你看誰有錢,就叫誰付吧!」

劉岳一腳油門,車便開走了,甩了夥計一臉尾氣,夥計氣得拿塊磚頭朝那輛車扔去,不過磚頭哪裡追得上揚長而去的汽車。

陶月月說:「真惡劣,居然吃霸王餐!」

方野說:「亡命之徒什麼也不在乎。」

說罷,發動汽車追上,王冰提醒他不要跟太緊,容易被發現,反正有監控可以捕獲他們的動向。

方野保持著距離吊著劉岳,那輛車來到一條比較冷清的街道,在一條小巷門口停下來,二人下車之後東張西望,劉岳狐疑瞅了一眼停在兩百米外的方野的車,跟牛解放交談了一句,牛解放朝這邊看看,二人立即鑽進小巷裡面。

陶月月說:「好像醒了!」

方野說:「那就上吧!」

他把車開到小巷附近,三人下車,筆直的小巷直通一個老舊的四合院,進去之後看見一位大媽在掃地,方野問:「您好,看見兩個男人走進來了嗎?」

大媽搖頭。

方野意識到不對勁,立即往回跑,快到巷口的時候看見那二人居然從牆頂跳到自己的車上,麻溜地上車,發動汽車。

鄉村有座仙山 原來他們玩了一個障眼法,兩人撐著狹窄的巷子溜到屋頂上,等方野他們走進巷子,再跳下來。

方野立即掏出手槍,對準油箱開了兩槍,汽油汩汩地淌了出來,剩下的子彈把輪胎打爆了。

「臭條子,不要逼人太甚!」

劉岳憤怒地踹開車門,手裡提著一把砍刀,牛解放拍著車門嚷嚷:「喂,別衝動啊!」

劉岳揮刀就朝方野砍來,凶歸凶,但是毫無章法,方野巴不得他們和自己肉搏,轉身一記鞭腿掃在劉岳握刀的手腕上,劉岳被踢得刀差點掉地,重整旗鼓又一次揮刀來砍。

方野拉住他的手腕,同時一拳擊向他的咽喉,方野心中縈繞著一團惡念,想借著正當防衛的機會,乾脆打死這傢伙算了。

劉岳的咽喉受到痛擊,撒了刀雙手捂著喉嚨後退,喘了半天才喘上氣來,然後他跪下來說:「我投降!我投降!」

切,慫貨!

方野失望地暗想,還指望這傢伙更兇悍一點呢,到底只是一個殺女人的懦夫。

見同夥被逮捕,牛解放大罵一聲,踹開車門拔腿就逃,這時陶月月和王冰沖了出來,陶月月舉著槍喝道:「再跑一步就開槍!」

牛解放嚇得雙手高舉,慢慢轉過身。

王冰上前給二人戴上手銬,說:「押到市局去吧,我們也沒法同時關兩個人。」

劉岳站起來的時候,突然醞釀一口痰吐到方野臉上,方野瞬間震怒,雙目氣到充血,奪下陶月月手中的槍就指著劉岳,王冰說:「方哥,別啊!」

方野還是扣下了扳機,劉岳嚇得閉上眼睛,但是那把槍並沒有射齣子彈。

方野詫異地看看槍,陶月月拿回來,說:「你瘋了嗎?幸好這把不是真的!」

二人都隱隱感覺到,在逮捕三人的階段,方野好像格外衝動…… 在鐵塔的帶領下,兩人一路橫掃,購買了大批用來煉器,煉丹,制符的原材料,投入雖大,等成品出來,收穫也只會更大。

北運城不愧是府城,在這裡匯聚了無數修士的同時,也吸納了整個北雲府的大部分資源。

類似葉擎這樣大批量的採購,在北雲府極為常見,加上葉擎和鐵塔真神的身份,倒也沒有引起什麼意外的麻煩。

只是,此時,在北雲商盟內,那啟光管事帶著葉擎賣出的神器戰刀進入了北雲商盟的地下三層……

「韓老可在?」

啟光管事朝著守門侍衛問道。

「在,我這就為啟管事通報!」守門衛士見到啟光到來不由得恭敬道。

這守門衛士乃是一名聖級修士,但是在北雲商盟,就只配用來守門,唯有成為神靈,哪怕是類似啟光管事這種初入神靈境界的半神,也能一躍跨入管理層,否則就永遠都只能是下層階級……

「不用了,我直接進去找他!」啟光管事擺手道。

北雲商盟的地下三層是一個巨大的煉器工坊,足足有上千人在這裡工作,一堆堆地火被陣法從地下牽引上來,成為煉製法寶的動力。

如果葉擎見到這座煉器工坊一定會感覺到莫名熟悉,這分明就是流水線作業模式,每個人只負責一道工序,然後交給下一個人處理,一件件幾乎完全相同的法寶靈寶,被煉製了出來。

「啟光管事,你怎麼來了?」

大廳之中,一名老者單獨守著火爐,火爐下方冒出的黑色火焰中,還夾雜著絲絲金色,似乎不像是尋常地火。

「韓老,我過來是想讓您幫忙看看這柄剛收上來的神器!」啟光管事說著,將手中的神器戰刀遞了過去……

「黑光神刀?這件神器怎麼會在你的手裡?」韓老見狀不由得眉頭一皺道。

「韓老,您確定,這是黑光神刀嗎?」啟光管事問道。

「廢話,這戰刀就是我煉製的,連我留下的獨門印記都還在,自然是不會有錯!」韓老斬精截鐵道。

「那就對了,黑心老魔那一隊人馬,肯定是被此人給殺了,怪不得他出手的東西,有一部分我看著這麼眼熟,肯定是來自黑心老魔他們的隨身物品!」啟光管事嘆息道。

「你知道是誰殺了?」韓老詫異道。

「當然,就在剛才,兩名真神路前來交易,這柄黑光神刀,就是我剛剛那人手中收上來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火屬性神料,不出意外,應該是來自岩火真神的收藏!」

「真是該死,我們耗費了那麼多精力,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岩火真神的藏身地點,結果竟然為他人做了嫁衣!」啟光管事鬱悶道。

「既然發現了,那就上報吧,即便對方是兩名真神,也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北雲商盟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拿的!」韓老銳利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寒意……

黑心老魔等弒神者的背後之人,其實就是他們,每次弒神成功,收穫都不會小,他們身為幕後之人,負責銷贓,也會有不小的利潤分成。

葉擎斬殺了黑心老魔,黑吃黑拿了岩火真神的遺留的一切,就等於是在他們的身上割肉,找不到仇人也就罷了,找到了,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此時,葉擎和鐵塔兩人已經來到了北雲閣,巴布已經先一步來到這裡,租賃了一套院子。

「主人,我已經打聽過了,北雲府城到雲州城的破空舟一個月一趟,下次出發時間是在二十三天之後,我們這套院子,租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就要一萬塊極品靈石,真是夠黑的,而且他們租賃院子,最低都是一個月起步……」巴布鬱悶道,即便是他住二十三天,也得交一個月的費用……

一萬塊極品靈石,普通的聖器,也不過就這個價格而已,就算是大聖強者,怕是都捨不得在這裡住上一個月,唯有神靈,才是這裡的主要客戶源。

「一萬塊極品靈石,才住一個月?是挺黑的……不過,這環境,也確實不錯,最重要的安全!」葉擎讚歎道。

巴布租賃的這個院子,佔地足有上百畝,小喬,流水,假山,寒潭,花園……等等樣樣不缺,每走一步,都是另外一番景色,顯然是經過大師的設計才能達到的效果,而且周圍的神陣布置的也十分恰到好處,將每一個小院子都獨立了起來。

貴,那也是有貴的理由!

「主人,這是控制院落的陣法令牌,你收好,可以通過這個,隨時操控院子內的神陣,也可以隨意出入北雲閣內的其他地方!」巴布說著,遞了一枚令牌過去。

這東西,在葉擎看來,大約類似於地球上住酒店時候的房卡,有了這個,才能自由出入酒店房門,沒有這個,你進都進不來……

葉擎的行蹤,自然是瞞不過北雲商盟的,只是北雲閣是北雲府城的一塊金字招牌,也是北雲城主的產業,只要不是腦子有問題的人,自然是不敢去北雲閣鬧事的,他們也只能先派人盯著這裡的情況,然後去回去彙報。

剛剛入住北雲閣,倒是不著急去賭天石,而是進入房間內打坐休息。

進入真神境界,除了要收集信仰之力,積累財富,為擴張和加固神國做準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領悟那冥冥之中的法則之力。

只有領悟了法則之力,才有可能晉級為天神!

為什麼擁有天生神骨的人被稱之為天才,初代,甚至是妖孽?

一旦他們晉陞為真神,即可成為同級中的佼佼者,有的甚至可以逆伐天神?

就是因為,他們天生的那塊神骨之內,自然蘊含法則之力,比如石浩的天生神骨,能夠發出光陰之矛,控制時間,其實就是蘊含有一絲時間法則!

所謂空間為王,時間為尊,這兩句話雖然不算完全正確,但是空間和時間這兩樣法則的威力,在眾多法則之中,的確是是屬於名列前茅的存在。

葉擎對於時間法則也有不少的了解,在他的神國內,就有一件可以時間加速的神器沙漏,源自於渾源空間,也不知道是誰丟在那裡的,結果被葉擎撿到了。

從渾源空間中的收穫,除了時間沙漏,以及渾源沙之外,還有一樣東西——渾源木!

這是最頂級的木屬性材料,甚至可以用來煉製至高神器,但是它最大的作用,並不是用來煉器,而是用來種植在神國之中!

前面說過,神國本身不產生靈氣,所有的靈氣,都需要神主從外界攝取投入,這是一筆持續不斷的消耗,神國越大,消耗的也就越多。

而渾源木十分神奇,它的根須可以突破世界束縛,紮根到渾源空間,吸收渾源空間中的神秘渾源氣息,非但可以成長自身,更可以將渾源之氣轉化成靈氣,反哺給神國。

如果只是這一點的話,還不算什麼,渾源木紮根神國,還有諸多好處!

渾源木成長到一定地步之後,根須遍會遍布神國周身,到那個時候,神國本身可稱得上是堅不可摧!

可以代替轉生池的作用,為轉生而來的靈魂重塑最好的身軀。

生命之水也是有質量上下之分,質量差的生命之水重塑出來的身體資質較差,而且壽命端在,而高質量的生命之水重塑出來的身體則會得到相應的加強。

毫無疑問,從渾源木之上重新塑體的信徒資質,比起生命之水自然要強的多,生命力也要旺盛的多!

甚至,渾源木還有一個十分強大的作用,就是利用本源,重塑聖靈!

信徒之中誕生聖靈極為不易,但是聖靈倘若不能領悟信仰之謎,在靈魂精華耗盡之後,也一樣要化作神國的一部分,但是渾源木卻可以利用它的本源,重塑聖靈,這就等於只要葉擎的渾源木還在,他的聖靈就不會有死亡的危險……

聖靈對於一個神明最大的作用,除了貢獻信仰之力之外,就是自主領悟信仰成為主神最忠誠的屬神!

屬神對於強大的神明來說,極為重要,非但可以幫助主神戰鬥,更可以在關鍵時刻抽調屬神的神力來進行戰鬥。

當然,屬神如果遇到危險,也可以通過祈禱,獲得主神的同意,從而借取主神的神力!

強大的屬神,可以極大增強主神的戰鬥能力! 葉擎手中的渾源木就是帶有一些根須,根據老祖宗留下的光球中描述,需要使用渾源沙的力量,才能將渾源木給種植出來,初期的時候,葉擎對渾源沙的消耗很大,連自己都不夠用,後來還要煉製神器什麼的,自然不可能用來去種植渾源木,而且那個時候,他還沒有建立神國,成為真神。

而在下界之戰結束之後,他突破偽神之時,又去了一趟渾源空間,這一次,渾源空間之旅十分順利,沒有遇到什麼意外狀況,當然也沒有遇到類似時間沙漏和渾源木一樣的好東西,就是搜集了大量的渾源沙回去……

在他成為真神之後,就將渾源木給栽種在了神國之內,根部堆滿了大量的渾源沙。

為了怕被人破壞,葉擎還特地在那裡布置了一座神陣。

一開始,葉擎還以為它會很快生根發芽,經常去看,結果那渾源木就是沒有絲毫動靜,後來葉擎為了讓渾源木順利成活,甚至還凝聚了不少液態的信仰之力進行澆灌,結果信仰之力是被吸收了進去,可渾源木還是沒有什麼顯著的變化。

不過,既然渾源木吸收了液態信仰之力,就說明,它還是有生機的,只是想讓它生根發芽,可能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和大量的能量。

再後來,葉擎除了固定時間丟一些渾源沙進去,就不再頻繁去看,時至今日,那渾源木的表面雖然發生了一些變化,可仍舊沒有生根發芽……

葉擎對它一直比較期待的,因為,渾源木還有另外兩個名字,一個是建木,一個是世界樹……

不管哪一個,在各種神話傳說中,都是了不得的存在!

當然,除了對於神國的好處,葉擎對於渾源木還有另外一種期待,既然渾源木如此強大,它自身必然帶有強大的法則之力,若是能夠從中領悟到屬於渾源木的法則之力,對自身戰力的提升將會非常之大……

渾源木至今還沒有發芽,現在是指望不上了,不過那時間神器葉擎倒是隨身帶著。

領悟法則如果沒有指引,就彷彿是無頭的蒼蠅到處亂撞,能領悟的可能性極小極小,而有指引,就會有一個方向。

這個指引可以是已經領悟了法則的強者指點,也可以是某種蘊含有法則之力的物品,比如神器,或是其他自帶法則之力的珍奇異寶,或者是直指大道的功法作為指引。

對於法則,葉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是領悟了出來,在他看來,渾源其實也是一種法則,而且是無比強大法則,突破樊籠,成就渾源,乃是老祖宗的畢生追求。

由此可見,如果渾源也是一種法則的話,它必然是凌駕於神界內所有已知的法則之上!

葉擎數次來回渾源空間,而且身上還有大量的渾源沙作為參考,自身修鍊的秘典也是以以渾源之力作為終極目標,他感覺自己是領悟了一些的,但是因為沒有對比,他並不能確定。

所以,為了能夠順利晉級天神,最好還是要領悟出另外一種法則之力!

然而,法則之力,確實不是那麼好領悟的,即便是葉擎手中有時間神器作為指引,至今也只是勉強觸碰到了法則的皮毛,只有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才算是真正領悟到了那一絲時間法則之力。

手中的時間神器,葉擎已經不知道研究過多少次了,但是每一次拿在手中,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砰……」

就在這時,戴在葉擎小拇指上的玄冥戒指與時間沙漏砰了個響聲,而那時間沙漏陡然震動了一下,竟然莫名其妙被彈出了一條金色的絲線……

那金色絲線彷彿有靈性一樣,扭曲著想要逃走,而玄冥戒指瞬間散發出一股吞噬之力,直接將那一絲金仙吞噬了進去……

與此同時,葉擎的腦海里突然多了某種明悟,彷彿是打破了某種限制一樣,識海之中,多出了一小段金色的絲線,他突然睜開眼睛,沖著一旁的靈草看了一眼……

只見那靈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生長起來,最後竟然結出了一枚淡金色的果實……

「這,時間加速?」

看到那枚淡金色的果實,葉擎瞬間反應過來探查自身,卻發現渾身酸軟無力,非但體內儲存的神力消耗殆盡,就連真元力都被消耗的一絲不剩,腦海中的那一絲金色細線也變得透明起來,若有若無的樣子,顯然不能發動第二次時間加速了……

「這就是時間之力嗎?果然非同凡響,不過瞬間,竟然讓眼前的這株靈草度過了百年,連果實都結了出來,不過消耗也是極大,怪不得每次石浩釋放完光陰之矛之後,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樣……」

葉擎喃喃自語,隨後手中同時出現了一塊極品靈石和一塊信仰結晶。

靈石的靈氣和信仰之力流入葉擎的身體,為他酸軟的身軀帶來一絲活力,隨後葉擎將那枚金色的果實摘了下來,隨口丟入了口中,而後連盆帶靈草,全部丟進儲物戒指之中。

他領悟出了一絲時間法則的事情,自然是需要保密的,這盆靈草留在這裡,就是一個極大的破綻!

重生八零管家媳 做完這一切,葉擎再次看向小拇指上帶著的玄冥戒指。

這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戒指,極為神秘,就連老祖宗都沒完全弄明白,具體它有什麼功能,老祖宗並未詳細告訴自己,但是他曾經說過,自己能夠屹立在神界的巔峰,這枚戒指功不可沒!

難道,就是這個意思?

它可以輔助自己,領悟法則?

當然,這似乎還是有前提條件的,那一絲時間法則,似乎是這玄冥戒指從時間沙漏上打劫回來的……

如果自己要領悟別的法則之力,是不是也得提前準備一件蘊含有法則之力的神器,好讓玄冥戒指去打劫呢?

那為什麼以前沒有這個動作?

還是說有什麼必須的,自己還沒弄清楚的前置條件?

玄冥戒指的神秘,看來還有待自己去探索,不過今日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真的領悟了一絲時間法則之力,倒是一件喜事,這意味著,自己晉級天神的基礎已經有了!

強大的神國,法則之力……

當然,真想要晉級天神的話,光憑眼下這一絲時間法則之力是肯定不夠的,但這畢竟是一個希望,萬事開頭難,入門才是最難的!

只要入了門,有了方向,後續反而會變得簡單一些……

而且,自己手中的這個時間沙漏可是極為強大的,能在渾源空間中出現,定然極為不凡,其中蘊含的時間法則定然不少,如果玄冥戒指可以一直打劫的話,自己的時間法則之力很快就能成長起來!

至於會不會對時間沙漏造成不良影響,則不在葉擎的考慮範圍之內。

神器畢竟只是神器,只有自身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老師幾天後告知了夏凡卿結果,說事情在本周班會解決,夏凡卿聽完露出了意料之中的模樣,就請辭離開辦公室。

因為就這前幾天夏凡卿無意間看到崔珍珍神情有些陰沉的握著一張發皺的白紙從辦公室衝出,隨後就一直趴在桌子上直到上課,神似像哭過,就對崔珍珍的下場猜個八九不離十。

崔珍珍知道這件事在當天被很多人目睹,這個事情瞞是瞞不住了。從做了那事後,一些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對了,這個怎麼會察覺不到呢。她知道因為這個事她早晚有一天會得到懲罰,事情早晚要做一個了斷。

崔珍珍從班主任口中自己聽出了要給夏凡卿寫一張檢討書,並且當著全班的面道歉,這樣就算事情過去了。儘管崔珍珍心裡告訴自己自己做錯了,應該得到懲罰,可就是有一股惡氣始終縈繞在崔珍珍心頭,難以抑制。

臨近班會的前幾天崔珍珍的臉越黑越臭,渾身散發著一股生人莫近的高冷氣息,不愛說話,只專心學習。疏遠了一些人,總是孤身一人做事,很顯然的流露出自己對夏凡卿的敵視。

但到了班會那天,整個人都變了。開始笑嘻嘻的跟以前關係好的同學聊天,像是不在意接下來的結局。偶然兩人相遇崔珍珍笑著面對夏凡卿,看一會她的臉龐,眼神中不明神色。

「枝喲?你說她是不是想毀我容,或者幹掉我???崔珍珍她是不是黑化了?」夏凡卿一連聯想到好幾個崔珍珍可能對付自己的場面,那眼神不幹出什麼大事才怪!

「你現在無權查看崔珍珍的黑化值哦~謝謝合作,歡迎下次光臨~」

「啊嘞???」

崔珍珍今天素人面孔,遠離了那些胭脂水粉,倒是顯露出幾分清純可愛,畢竟崔珍珍看起來也是個美女,按夏凡卿心中所想的劇本來說,崔珍珍就是一個小BOSS,專門針對自己,讓自己漲經驗,升級的台階。

下午的大課間一開始,夏凡卿跟著隊伍圍著操場跑步,邊跑邊思考著一些事。上周月考,這周就應該要調座位,臨到頭出了個崔珍珍這個意外。也不知道這周是只讓崔珍珍道歉,先不換位。還是兩個都進行。

那依照現在的成績來說,班裡的黃金位置,中間的前三排是妄想了,古來必爭之地,常常被一群學霸霸佔。中間后三排的位置對眼睛近視、學習一般的人來說不是什麼好選擇,但前三排左右兩側的位置反光到懷疑人生。

現在在看這排名靠後的成績,那究竟什麼位置可以呢?

恍惚間三圈已跑完,各個班入潮湧一般擠著出了操場,回到各自的班級。隨著上課鈴響起,班主任遲遲不來,班裡邊就亂了套,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

或是閑聊或是問題或是聊明星八卦遊戲,總之是熱鬧的不行。班主任磨蹭了五分鐘左右才姍姍來遲。在班門口輕咳了幾聲,班裡才以一種緩慢的速度降溫。

見氣氛差不多了,這才以一種官方口吻敘述事情:「近日我班發起了一場惡劣的在校事件,極其破壞了同學們之間的深厚友誼和班裡的團結,朝夕相處快三年。我對這起事件的發生感到很惋惜。」班主任在講台上招招手,便退到了一旁。一時間班裡鴉雀無聲,不知情的人搖頭晃腦的來回看,而知情的人就注視著崔珍珍觀察她的態度。

班主任見這幅靜匿的場景,皺皺眉,輕咳了一聲。崔珍珍笑著猛然站起,腳往後退的時候不小心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眾人緊鎖眉頭、神情痛苦的捂著雙耳。

不少人在噪音發出的一瞬間表情立馬變得生無可戀、扭曲。尤其是在前幾排的同學身上更有體現,因為老師總喜歡帶麥在前三排轉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