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上一世,林夕將他推入神鼎之內煉化九幽神體的血統,沒有一句解釋,整個人陌生得可怕。

程無雙心中增恨!他與林夕相處那麼多年,為什麼她會變成那副樣子?

今日見得的林夕,雖不是本尊,乃一道林夕所留下的神念,但是程無雙明白,神念所留下的氣息,卻是及其相似於本尊。

此刻林夕的表情,冷若寒冰,讓程無雙的心,都覺得一陣冰冷,和當初那將他推入神鼎之內的臉頰,何等相似。

她目光微微挪移,修長靈動的睫毛微微一抖,水眸之中,卻是望去虛空之上的血影人。

「血妖祖帝,你躲藏了萬年之久,現在是時候死去了。」

林夕那銀鈴之音,頓時響徹虛空,那天籟之音,縈繞在所有人的心弦之上,令得眾人都感覺如此妖艷的美人,擁有無法抵抗的蠱惑之力,尤其是這道聲音。

只可惜那虛空之上的血影人,根本不會這道美麗所動容。

血影人掌控大陣,無盡劍意,在此刻綻放而出。

「林夕,別以為你能殺得了我,為了擊碎你這道神念,我可是耗費了無數心血才煉製出這九道神屍。」

轟!

血影人狂笑一聲,旋即一劍斬出!

這一劍,他幾乎動用了一切力量。

血影人明白,萬年前,林夕屠百帝,所擁有的手段與力量,力壓古今,這一道神念,更是將當年逃亡在這片空間之中的所有人物,盡數斬殺。

若不是他擁有逆天之法,逃避林夕神念的斬殺,躲避在地下深處,暗中煉化神屍,否則,也不可能在萬年後,重現天日。

不過令得他吃驚的是,萬年後,林夕的神念依然存在於這道空間之中,為了將他徹底斬殺,居然一萬年不散去。

「這一劍,名為弒神!」

血影人咆哮一聲,那手中的劍器徹底揮斬而下,九道神屍,此刻發瘋一般,爆發出滔天屍氣,與血影人的劍意重合在一起。

巨大的劍陣,便是隨著九道神屍墜落,狠狠向著林夕那道神念轟殺而去!

這等力量,驚動天地,整片虛空,都是被血煞劍意焚盡,所有古族天驕,此刻都紛紛耗損一切力量,來抵禦這道劍氣之力。

在這劍氣之下,平日里這些高高在上的天驕們才明白,在真正的神靈面前,他們是何其渺小,別人僅僅一道劍氣綻放的威壓,都可以盡數泯滅他們的存在。

就連程無雙,也是揮動了體內浩瀚靈力,瞬間凝聚出了一道靈陣,來抵禦這道劍氣產生的衝擊,對於神靈的力量,他太過於熟悉,尤其是主神境的神靈,那幾乎可以說是隻手遮天,彈指之間,便可以泯滅一個位面世界。

砰!

然而,在這一強悍的威壓之下,隨著一聲驚天之音掀起之後,那道墜落而下的劍陣,竟然被林夕一道青光撐起。

這時候的林夕,雙手在那道素琴之上快速挪移,那絕美的指尖,彈奏出令人心醉的琴音。

隨著這道琴音出現,那些青光在剎那之間,化為絕世殺器,如同上萬柄青色神劍,兇狠的一劍劍刺入陣法之中。

轟!轟!轟!

宛若雷音一般的劇烈聲響,在那道鮮血陣法之內炸裂開來,眾人望去,只見那陣法竟然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張裂開來。

砰!

最終,在眾人目視之下,那囂張桀驁的血影人,竟然被上萬柄青光所化的絕世兇器貫穿肉體!

「不可能!你只是一道神念,怎麼會這麼強,萬年間,神念不但不削弱,反而增強……」不甘心的嘶吼響徹天地!

那血影人旋即在大起的青色光芒之下,化為灰燼,那九具神屍,也是在此時消失不見。

這一幕,落在眾多古族天驕的眼中,驚奇了驚濤瀚浪,這位突然出現的神秘女子,竟然擁有如此強大實力,令人望而生畏。

程無雙也是臉色震驚的看著這一切,他想不到林夕的實力,已強大到達這個地步,萬年時間,一道神念,便是可以泯滅主神境神靈的存在。

那她真正的本尊,究竟強大到什麼級別?難道已超越神帝,臨近祖境?

這時候,天地隨著林夕一道青芒,徹底恢復平靜,那絕世麗人的目光,卻是繞過無數殘破建築,最終落在了程無雙的身上。

一雙平靜卻又閃爍著異樣波動的水靈眸子,仔細打量著程無雙那陌生的面孔。

最終,林夕的神念娓娓而道:「好久不見了,無雙……」 這道冰冷的聲音之中,似乎夾雜著一絲柔情,從林夕的紅唇中吐露。

聲音銀鈴似夢,宛若溪流那般帶著清脆與靈動。

程無雙聞言,心神也是出現了短暫的迷失,萬年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再次聽見林夕的聲音。

這聲音就像是一場迷離的夢,讓他塵封已久的記憶,全部被翻新了一般,那一點點美好的回憶,迅速被這一聲帶著幾分柔情的問候,化為一卷絕美的畫,呈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想到開頭說什麼,程無雙發現,話音到達了嘴邊,卻是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因為時間,讓他有了間隔,那種被人背叛的滋味,讓他多了難以發泄的仇恨。

林夕這時候,靜靜的望著程無雙,她的一雙眼眸,靈動至極,不過卻是閃爍出一抹難以泯滅的哀傷。

「雖然你的這張臉,有一種陌生的感覺,但我依然能感知到,你靈魂散發的每一絲氣息,都帶著一股熟悉。」

「我是一道神念,不過卻是擁有完整的意識。」

話音一落,林夕便是忽然來到了程無雙的身前,一隻玉手輕輕伸出,點在了程無雙的眉心之中。

這般舉動,令得程無雙大驚,瞳孔也是陡然一縮。

「你要殺我?」

程無雙嘴角列起一抹冷意,腦海之中那些不斷出現的美好回憶,也是隨著上一世死前那洶洶烈火出現,而殘破不堪。

他很恨林夕。

為什麼到最後,連一句解釋都沒有給他,僅僅是用著一張沒有任何錶情與感情的臉,默默凝視著他。

林夕這時輕輕搖了搖頭,那青絲灑落在香肩,多了一絲妖艷。

「你在恨我吧,當初將你丟入神鼎之中煉化,並非我的本意。」

林夕話音之中,充滿一抹難以抑制的悲傷。

程無雙見此,心中突然一軟,有一種被那悲傷渲染,那抹仇恨,也是在心中消減了一分。

「現在,你該告訴我,為什麼要那樣對我了吧,沒有一個解釋,平白無故就背叛我,這股憎恨之火,幾乎都快成為了我的心魔。」

程無雙語氣生冷,目光閃爍出的怒與恨,令得眼前的林夕嬌身微微一顫。

旋即,林夕嘆息一聲。

她神情一陣失落,多了一絲無助的少女模樣。

「有一天,當你再次修鍊成神,並且走到能與我匹敵的時候,就知道我當時的痛苦了,我也很無奈。」

「為了擺脫那道魔念,做了太多錯事。」

「醒過來時,早已物是人非,我已不再是我。」

流年共度相思遠 林夕眼眸痴痴凝視著程無雙的臉闊,旋即將那點在程無雙眉心的手兒,輕輕順著程無雙的鼻樑,柔柔的向著下滑動。

最終在程無雙的嘴唇上一點,然後那隻巧手撫摸了一下程無雙的臉頰。

這一舉動,令得程無雙那湧現的怒與恨,再次泯滅了不少。

這讓他明白,靜靜回想起當初,在他死前最後林夕說的一句話。

魔劫降臨,丹心受損,煉化九幽,斬斷情根,涅槃成帝。

魔劫!

指的便是成帝前的心魔神劫吧。

對於林夕來說,情才是她的劫嗎?

程無雙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意,那種笑,隨著短短的髮絲在眼前搖曳,多了一絲凄涼。

我與你產生的羈絆,最終,卻成為了你的心魔神劫,這真是有些諷刺。

林夕的目光微微閃動,彷彿看透了程無雙的心思,柔柔道:「我只是一道神念,其實我很想告訴你萬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情,只可惜沒有本尊的同意,無法將他說出口。」

「有些事情,你倒是可以問問憐星,時機若是成熟,她會告訴你的。」

林夕幽幽說完,隨後收回手,道:「這一切,都是一個人的局,就算是我,最終也成為了一個棋子而已。」

「我將你殺死,也是不想你和我一樣,入了這場局,希望能在這一世,得到足以扳倒這場局的力量。」

旋即,林夕一笑,道:「我想你能做到,畢竟,所有都跟我預想的一樣,你和那個女人見面了。」

程無雙聞言,心中微微一驚,他師父林夕都只是一個棋子嗎?

那這布局之人,究竟是誰?

那個女人,指的又是誰?

瞬間,程無雙的腦海之中,便是浮現出了那道奇異的【系統】,還有那作為系統精靈而存在的小夢。

那女人,指的是小夢嗎?

「你說的那女人是誰?」

「難道這一切,都是有人在布局?你的心魔也是那人所布的局?」

程無雙連續問道,心中隱隱之間,感覺到一股十分不好的預感,那神界之內,似乎在醞釀什麼大陰謀。

林夕沒有回到程無雙的話音,只是嬌身忽然退後,然後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道:「我的時間差不多也到了,神界九重天域,我會一直等你的到來。」

「等等,你可什麼都還沒告訴我,林夕!」程無雙心中有太多疑問,太多不明白的地方,他發現自己的死,似乎就像被籠罩了一層迷霧一般,那迷霧背後,卻是一場令得林夕都陷入其中的局。

「下次見面,希望是你和我的本尊,而不是一道神念。」

林夕青絲一動,旋即身影消散在虛空之中后。

程無雙想要握住林夕的手,卻是撲了一個空。

「看來事情比我想象的要複雜許多呀。」

望著林夕神念消失的虛空,程無雙久久吐出一句話,經過和林夕這道神念的接觸,讓他知道了上一世的死,看來並不是自己理解的那般扭曲。

至少,林夕不是背叛他。

林夕心中依然有他的影子,若是不然,那道神念足以泯滅他的一切。

「只有去問問憐星那小丫頭了。」

程無雙皺起眉頭,對於憐星為何出現在那低等的星域世界,還和他巧妙的相遇,一直保持著疑惑,並且憐星對於萬年前的記憶,也是被一道玄妙的力量封鎖起來,莫非,這是林夕的手筆。

林夕故意將憐星也安排在了他這一世的身邊,他所有的歷經,莫非都被林夕一眼預知?

頓時,他覺得這個想法很荒謬,不過卻是極其有可能。

「算了,多想無益,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有一天,會弄清楚這一切的。」

程無雙念頭一動,便是將重重疑惑壓下,而此刻心中那抹憎恨,也是消減到無,因為那殘存的憎恨念頭的消失,令得他的心境,也是在此刻驟然間再次提升。

林夕,原來並沒有背叛他,只是身不由己,或者說別有目的,為他安排了另外一條路。

這一切,似乎都是為了躲避那布局之人。

旋即,程無雙身影一動,徒手撕裂空間,便是消失在眾多天驕的眼中。

對於此刻的古族天驕,他們的表情那是相當的石化。

突然出現的絕世女神,居然和程無雙有些關係,看那親昵的模樣,似乎還不淺,不少天驕嘆息,怎麼是個絕世美女,都會與程無雙有一腿呀…… 隨著神血到手,程無雙踏破虛空,從神藏空間之內出現,目前距離神藏空間的關閉,還有足足半個月,因此他算是最強走出深藏空間的人。

程無雙一現身,便是驚起柳族眾人的注意,他們有些難以置信,短短半月不到的時間,程無雙的氣勢,居然再次提升了一個等級,自身的境界,到達了八劫仙羽境,這份可怕的修鍊速度,當真驚呆了無數古族之人。

身影一落,程無雙便是見到柳清怡邁著蓮步,從不遠處匆忙跑來,俏臉上露出一抹興奮的模樣。

「怎麼樣?拿到神血了嗎?」

柳清怡有些著急的問道,按理來說,大多數人都是在半個月後,神藏空間關閉的那一天離開,可程無雙竟然提前半個月就出現了,讓她錯愕的認為,是不是程無雙遇到了什麼危險的事情,迫不得已離開了那片空間。

「沒關係,就算沒有拿到神血,你平安無事歸來就好。」

柳清怡不知為何,心中充滿一陣失落,一雙眼睛,也是露出一抹哀傷。

旋即,一道指頭便是在她嬌嫩的眉宇之間,輕輕一彈。

「你在胡思亂想什麼?我出馬,怎麼可能空手而歸。」

程無雙淡淡笑聲,便是落入柳清怡的耳邊,令得柳清怡抬頭一看,正巧與程無雙那幽邃的眼眸處於一條線上。

那雙眼睛,充滿自信,讓人見了一眼,就很難忘記眸子中散發的神光。

「你真的得到神血了?那你怎麼會提前半個月離開神藏?」柳清怡覺得神藏之中,好處多多,怎麼說也要多待上一段時間才對。

程無雙頓時笑起來,嘴角列起一個弧度道:「誰告訴你提前出來就得不到神血了,我提前出來,是因為早已完成目標。」

「現在我們先回柳族吧。」

聞言,柳清怡不禁心中驚訝,對於神藏她也是聽說過一些消息,在神藏之中想要得到神血,只能從那些死去的神靈肉體之中煉化才能獲得,光是煉化這一環節,就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而在如此倉促的時間內,程無雙卻是完成了這環節,這等煉化速度,真的驚人。 獨家專寵:撲倒吸血鬼老公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