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不不,我說,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你。”

“你說!”

“老爺子派我來這裏,就是想給中隊製造麻煩。達到轉移視線的目的。”

刀疤聽到這話的時候,心臟砰砰砰地亂跳着。他在心底不斷地說:要來的,終於來了!自己的判斷很準確,敵人的主要方向不在這裏。這裏的僱傭兵部隊只是個誘餌,其目的還是掩護瑪麗那邊。

“轉移什麼視線?他們到底想幹什麼?”刀疤逼問道。

黑蜂嘆了一口氣,笑道:“刀疤兄弟,你現在知道這個祕密,已經晚了!瑪麗那邊已經動手了!”

“什麼意思?”

“瑪麗要炸鄔暘的五洲大橋!”

“炸橋?你們是瘋了!”

“鄔暘正在召開一個國際會議,具體什麼會,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世界各國的代表都要來。老爺子的意思,就是想給中隊一個下馬威,向其它的僱傭兵組織表明,只有他,纔是僱傭兵安保領域的王者!”

“除了瑪麗那邊,還有其它的計劃嗎?”

這個假冒的黑蜂突然不說話了,嘴脣抽搐着,兩眼死死地盯住刀疤。

刀疤繼續問:“還有其它的計劃嗎?你這次來,總共帶來一百多人,除去80多人,還有40多人。根據瑪麗的性格,她絕對不會帶這麼多人去!”

黑蜂過了五分鐘纔回答。

“沒用了,已經晚了。 名門第一寵 刀疤,雖然你是中方的人,但已經晚了,就算我告訴你這個祕密,你還是敗得稀裏糊塗。”

“你無恥!”

刀疤跳了起來,一腳踏在黑蜂的大腿上,怒聲吼道。

黑蜂已經奄奄一息了。無論刀疤怎麼虐待他。他都一動不動。

“快告訴我,老爺子最後的計劃是什麼?他們的行動路線在那邊?快說,不然我殺死你!”

刀疤對着血泊中的黑蜂吼了很久。直到發現假黑蜂沒有氣息了,他才驚醒過來。

“完了完了,來不及了!我得粉碎他們的陰謀。他們的計劃是不會得逞的!“

這個時候的刀疤已經失去了理智。他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眼看已經抓住了問題的核心。可到了最關鍵時刻,他還是沒有找到核心的機密。 833 無處不在的小兵

833:無處不在的小兵

敵人的陰謀太可怕了。一環扣一環。使出了那麼多的花招,派遣了80多人的佯攻部隊,最後還是掩護其它的小分隊去完成任務。

等刀疤知道這個祕密,已經遲緩了很久。最後刀疤說,不得不佩服敵人的耐性,爲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這個時候的刀疤是驚慌失措的。

他驚慌失措,並不是自身出現什麼問題。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而是擔憂軍區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

事實上我們的7308突擊隊在天目山枕戈待旦。

我們的隊伍已經出發了!

我們接到重要的情報。有一股敵人悄悄向公主嶺以北移動。

公主嶺曾經是黑蜂的行動路線。有一夥不明身份的敵人在公主嶺一帶移動,這意味着什麼?我們很清楚。

抓住敵人行動軌跡的功臣不是軍區,也不是偵察衛星,而是我們的禿鷲無人機。

禿鷲無人機在阿拉古山一帶巡航。狐狸很快調整高度,提高到2000米的高度,對照衛星傳過來的高清地圖,特種兵大隊電子情報中隊做了機密的計算。通過數據鏈的連接,將計算得來的數據通過網絡傳給禿鷲無人機。輸入具體的座標參數。禿鷲無人機迅速向13號地區飛去,到達目的地後,又向北飛行,往公主嶺飛去。

禿鷲無人機在公主嶺以北的一片山坡上抓到了敵人的行動的軌跡。最後確定爲黑蜂的殘餘部隊。

得到敵人的蹤跡後,我迅速派遣15人的突擊隊一隊埋伏在老鼠窩一帶。準備在天黑之後接敵。

刀疤擔心敵人的陰謀是正常的。

雖然他脫下了身上的軍裝,但骨子裏仍然是一個軍人。

作爲刀疤的程楓,離隊有自己的苦衷。

他是爲了捍衛阿拉古山一連的尊嚴。也是爲了維護整個中**隊的尊嚴。才迫不得已纔打入敵人的隊伍。

由於溝通不暢,缺乏通訊設施,才導致刀疤有現在的樣子。

當發現黑蜂已經死去後,刀疤才醒悟過來。

必須把得到的情報迅速通知給老部隊,這是刀疤的想法。

所以刀疤站在原地,舉起手中的自動步槍,朝天射出一連串子彈。

噠噠噠噠!

激烈的槍聲在空曠的山谷來回飄蕩。

刀疤以爲這樣,可以將邊防部隊吸引過來。只是可惜,他失算了!他打出子彈後,等了十幾分鍾,都沒有發現邊防部隊的影子。

極度失望的刀疤只得朝西返回,朝後面的追兵奔去。

追兵是邊防團。刀疤心裏只有一個想法,儘快跟自己的隊伍聯繫上,把掌握的這個情報迅速通知給軍區。

只要速度快,一切還來得及。

必須做萬無一失的防範。犯罪集團聲東擊西的陰謀使出了好幾回了。如果掌握了這個情報,儘快調整部署,敵人的陰謀註定會失敗。

反之,如果不把這個情報送出去,任憑事情繼續發展下去,還不知道會造成如何可怕的後果?

作爲軍人,作爲抵禦外敵的中**隊,有責任有義務將敵人的陰謀制止在萌芽狀態。

打擊恐怖主義敵對勢力從來就是中**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刀疤還是失算了!

他鳴槍示警的時候,懸崖上的灌木叢中,就有兩個綠色的身影謹慎地盯住他。

也就是說,當他跟假冒的黑蜂進行心理上的較量時,那兩個綠色的影子一直監控着他,甚至把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

刀疤像匹孤獨的野狼,朝西邊的山林奔去之後,山崖上的那兩個綠色的身影才冒了出來。

是兩張塗着僞裝油彩的中國小兵。穿着嶄新的作戰服,拿着烏黑髮亮的95式自動步槍,身上攜帶着鼓邦邦的彈匣,腰間還佩戴着軍用匕首和手槍等等。

除了武器彈藥,這士兵還攜帶着衛星電話。類似於對講機的型號,有一根粗粗的天線。這標誌着兩個小兵是邊防部隊派出來的特種兵。擔負着偵察前沿的特殊任務。

大仙官 最讓人驚訝的是,兩個特種兵發現刀疤奔走之後,沒有一絲反應。兩個人爲此還交談起來。

一個臉形稍圓的小兵自言自語道:“他就是臥底,跟我們接頭的臥底,叫程楓,據說還是邊防連的老連長。”

另一個臉形稍瘦,下巴尖尖的小兵則問:“邊防連?邊防連是哪個單位?”

圓臉的兵白了同伴一眼,說道:“一連就是邊防連!是一個老出名的連隊了!出了很多很多的大英雄!”

“程楓是一連的老連長,我怎麼沒聽說?”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啊!也是,你纔來這裏幾天啊!別說你,就連我都不知道。反正,一連有好多事情,都刻意隱瞞。

我曾經聽人說過,說是一連發生了很多大事,犧牲了不少前輩戰友!”

“既然出了那麼多的大事,還死了人,程楓爲什麼不好好幹連長,跑到外面噹噹什麼敵人了?”

“白癡,他是做臥底,懂嗎?”

“我覺得他不像個臥底,倒像個壞人。”

“爲什麼?”

“因爲他身上有一股邪氣!”

“你懂什麼?當臥底就要這樣。”

“你猜,他往那邊跑幹什麼?”

“笨蛋,他想回去報信啊!”

“報什麼信,他剛纔跟黑蜂之間的爭吵,我都聽見了!”

“那你還不趕快報告,耽誤了大事,吃不了兜着走!這叫延誤戰機!你別忘記了,我們來這裏的任務是幹什麼?”

“哎呀,我的個嗎呀,幸虧你提醒了我!”

那個圓臉的小兵懶洋洋從草叢裏伸出來,拔出插在肩膀上的衛星電話,用一本正經的樣子朝上級喊話。

喊了一通後,上級明白了他的意思。他頓時裂開大嘴笑了。

電話那邊,上級領導肯定了他們的成績,還命令他們:“務必找到程楓,接他回到部隊。”

最後,領導還這樣說他。“這可是軍區首長交給的任務!”

聽到是軍區首長交給的任務,兩個小兵頓時樂壞了。因爲這樣一來,他們又立了一功。

可刀疤跑走了好長一段時間,能追到他嗎?瘦瘦的小兵有些擔憂。他還這樣說戰友:“除非長了飛毛腿,才追得上程楓!” 834 強中更有強中手

834:強中更有強中手

另一個胖墩墩的小兵用鄙夷的語氣答:“在這個阿拉古山,沒有我辦不到的事情!”

話說完,朝空中吹了一聲長哨。

湛藍的天空白光一閃,飛來一隻白色的老鷹。

胖墩墩的兵伸出長臂,朝西邊的天空一指,又發出一陣刺耳的長嘯。

那隻白色的老鷹在空中盤旋了兩圈,便像一把利劍朝西邊的天空刺去。

白色的老鷹飛走之後,兩個小兵才麻利地攀下山崖,兩個兵不再像剛纔笑嘻嘻的了,而是謹慎地觀察四周,然後彼此打了一幾下手語,分頭朝西邊的山谷跑去。他們的動作很快,鑽進樹林閃了幾下,就不見了!

13號地區以西15公里處,那裏有一片竹林。

青翠的竹子像挺拔的美男子在山野裏隨風起舞,搖曳着俊秀的身材。

刀疤怎麼也沒想到,他會栽到士兵的手下。

當時他以極快的速度向前奔跑,在蒼翠的竹林裏,撞得細細的枝條左右搖晃,宛如一頭魯莽的猛獸。

刀疤的渾身掛得遍體鱗傷,膝蓋與手臂還淌着血,但是他已經顧及不了這些了。他心中有一個念頭,必須儘快找到部隊,將假冒的黑蜂提供的情報通知給老部隊的首長。

敵人太狡猾了,太陰險歹毒,如果不加緊時間做好防範,將引發不堪設想的後果。

後果是什麼,他很清楚。

有可能是恐怖襲擊,製造混亂。

有可能是大的傷亡,讓中隊的顏面蕩然無存。

一支軍隊的顏面,就是一個國家的顏面。軍隊信任體系的坍塌,代表着國家信譽的坍塌。敵人太歹毒了。竟想以一己之力,摧毀一個國家的信譽體系。

所以刀疤心急如焚,在竹林裏奔跑的時候,只想儘快找到部隊,根本沒想到竹林外面的松樹林裏埋伏着機關。

刀疤衝出樹林,爬上一座小山。站在小山的頂部,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羣羣中國士兵。

那些中國士兵都是邊防團的戰士。他們成搜索隊形漫山遍野地走過來。每隔15米左右一個人。

每個士兵都荷槍實彈,拿着烏黑髮亮的95式自動步槍。

空中,湛藍的天空有一架直升機在盤旋。

那是多用途直升機,同時具備偵察與打擊任務的軍用飛機。在這種情況下,有地面部隊的配合下,頭頂必須有直升機做掩護。

反過來,如果有直升機在空中執勤,地面最好有陸軍部隊進行配合。因爲地面可能有敵人。敵人會藏在隱蔽的角落,對空中的直升機進行打擊。火箭筒,反坦克導彈,便攜式防空導彈,都是直升機的死敵。如果有地面部隊配合搜索,這種危險將會降低在最低的限度。在某種情況下,能極大的保證空中直升機的安全。

若干年前,敘利亞發生戰爭,北極熊干涉其中。每天都有直升機參加任務,對分裂勢力進行打擊。曾經有數架北極熊的直升機**,飛臨分裂勢力的陣地之上。可付出慘重的代價。

數架北極熊的直升機在敵人的陣地上受到多枚便攜式防空導彈的攻擊。儘管發射了誘餌泊條,做了精美絕倫的規避飛行,可依然有兩架直升機中彈。好算直升機皮厚結實,裝有厚厚的鋼板,否則早被擊落了。

北極熊的直升機在發現地面威脅後,只得降低高度,貼着地面飛行,在離地面不到15米的高度飛行。用高低不平的地平線與樹林掩護自己。也不敢飛離,因爲飛離必須拔高高度。那樣的話,又成爲敵人瞄準的靶子。

北極熊的直升機貼着地面飛了兩個小時。在複雜的地理環境下跟敵人鬥智鬥勇。如果不是地面部隊趕來支援。這些直升機部隊會全軍覆沒。

殘酷的戰例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中隊,平時即戰時,就算流竄在阿拉古山地區的敵人沒有精先進的防空武器,也得以戰爭的形態保護自己。

刀疤看見天上的直升機,還有前面兩公里的邊防營,那種心情是欣喜若狂的。刀疤以最快的速度下山,幾乎是連滾帶爬衝下山坡。一頭扎進茂密的松樹林裏。只要跑出這片松樹林,就離老部隊近了。

當時的刀疤幾乎放下了所有的警惕。

作爲一個戰鬥經驗豐富的老兵。刀疤認爲在這種地理環境下,是不會出現任何敵人。

因爲刀疤清楚敵人的現狀。

目前在13地區附近,幾乎沒有其它的敵人。就算有活着的僱傭兵,也被軍區的合圍部隊給捕獲了。

刀疤根本沒想到,會栽在自己人的手中。

設置陷阱的軍人不是別人,正是雷諾和艾十三。

當刀疤跟假冒的黑蜂糾纏的時候,頭頂的山崖上埋伏着士兵。這士兵就是雷諾和艾十三。

木蘭山一役,雷諾和艾十三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他們有過實戰的經驗,又有白鷹爲耳目。再加上天生是塊打仗的料。一連跟敵人激烈戰鬥的時候,就是他們兩個各自帶領一隊人馬,對衝上來的僱傭兵進行夾擊。如果不是及時回防,早被僱傭兵撕開了一個口子。

僱傭兵被一連吸引住後,艾十三又繞在背後埋下了兩顆手雷。又在側翼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僱傭兵被一連擊潰後,退居到半山坡,那兩顆手雷炸了敵人一個人仰馬翻。

可以這麼說,這兩顆手雷雖然殺傷力有限,可極大的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手雷一響,敵人以爲中了埋伏,便往後面撤,這給缺少彈藥補給的一連一個喘氣的機會。

一連抓緊時間蒐集彈藥,從死去的敵人身上拿槍彈。再一鼓作氣打過去。敵人像潮水般後退。

戰鬥結束後,軍區領導對一連的表現讚不絕口。

師長林達親自下達命令。

“一連好樣的!你們無愧於頭上英雄連的榮譽稱號!我代表師領導集體給予你們口頭表彰一次,具體的立功,還要評估戰場再說。現在我命令你們,立即跟軍區特種兵大隊換防,由特種部隊剿滅殘餘的敵人!你們撤到營地休息。請放心,我們絕不會放走一個敵人!” 835:火眼金睛

聽到命令後,一連迅速撤到後方,雷諾和艾十三留了一個心眼,在半路上假裝撒n,又偷偷跑回來了。跟在特種兵大隊的後面,打的不亦樂乎。

事後,阿拉古山一連指導員衛進前當着特種兵大隊長洋康的面誇獎兩個士兵。稱他們是最優秀的士兵。言外之意,考覈結束。

洋康對兩個小兵的表現非常滿意。命令他們倆個迅速歸隊,在後方擔負警衛任務。

前面打的熱熱鬧鬧,每個特種兵都有任務,而他們倆個卻在後方無所事事。這可把雷諾艾十三憋壞了。

恰好,軍區司令員下達命令,尋找程楓。又把程楓的照片發給每個特種兵看,軍區首長的意思很明顯。如果發現這個“敵人”,不許開槍,不得傷害他一根毫毛,這是自己人。

戰鬥結束後,特種兵大隊在木蘭山苦苦搜索,沒有發現程楓的蹤跡。每一具屍體都對比過了,死去的僱傭兵中,沒有發現程楓。

當時大家都急了,上級首長不是說程楓回來了嗎?怎麼看不見人呢?

如果在混戰中犧牲,那麼應該有遺骸纔是。 傲嬌萌夫惹不起 如果沒有,那麼他的人又在哪裏?

雷諾看到照片,才明白這個神祕的僱傭兵就是程楓,還是阿拉古山一連的老連長。

有關老連長程楓的故事,在連隊流傳了很久。可雷諾就是不知道是誰?

看着程楓的照片,雷諾才明白,自己跟程楓打照面,不止一次了。幾個月前,他在阿拉古山一連服役的時候,偷偷離隊,跑到公主嶺,跟黑蜂那幫人狹路相逢。正是照片上的程楓刺了他一刀。

還有剛纔的一幕,在鬼哭溝,就是程楓遞給的情報。

正是程楓的情報,才讓雷諾迅速把情報傳出去,才讓f軍區的快速反應部隊迅速趕到這裏,打了敵人一個合圍。

可以這麼說,程楓是f軍區的功臣。沒有程楓,就沒有現在勝利的局面。那麼他和艾十三,還有藍雪,恐怕正跟敵人苦苦作戰。後面會發生什麼,難以設想。還有,一連會遇到什麼危險的狀況,還不得而知。

在心底,雷諾是十分佩服程楓的。但雷諾是個倔強的毛頭小夥,思想十分偏激。他到現在還記得那一刀,程楓刺中他的肩膀的時候,可沒有手下留情。那種被刀刺中r體的滋味,他十分清楚。簡直是痛徹心扉。

雷諾覺得,必須報這一刀之仇。程楓在大家的心目中不是英雄嗎?那麼要給點顏色他嚐嚐。

在這種思想的驅動下,雷諾才發生後來的故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