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久,陳志凡突然說道:“我明白了!”

鬼撲滿不知道陳志凡明白了什麼,一頭霧水的問道:“老大,你怎麼了?明白什麼了?”

陳志凡回過神,對着鬼撲滿正色道:“小鬼頭,我明白爲什麼陣眼會突然封閉了。”

鬼撲滿顯然沒有陳志凡知道的多,呆呆的等陳志凡解釋。

原來這個五鬼絕陽陣,最關鍵的地方就在“絕陽”這兩個字。

當陳志凡進入陣眼之後,他體內的陽氣催動了陣法,五鬼絕陽陣就這樣被激活了。可五鬼絕陽陣巧的地方就是它竟然和天時連接了起來。

當陣眼封閉之後,陣眼中的信息傳遞到了上面反光的鏡子之上。因爲陣眼中的陽氣依然隔絕,所以陰山神木林中的陰氣極爲濃郁,所以自然引來了烏雲,一時間遮住了陽光。

沒有陽光的照射,陣眼就是大羅金仙過來,也無法打開。

鬼撲滿呆呆的插口道:“照這麼說,如果根本破解不了陣法,老大你又是怎麼出來的呢!”

陳志凡道:“我在底下的時候,怎麼也打不開陣眼,就猜到陣眼既然已經封閉,應該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打破的。所以我只好依着記憶,找尋最薄弱的地面,打破之後,纔上來的!”

“哈哈,我就說我老大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這點小伎倆怎麼能困住你呢!”鬼撲滿得意的說道,好像剛纔從地底下上來的人是他一樣。

陳志凡淡淡的搖搖頭道:“也不盡然。佈陣的人,手段還是很厲害的。”

“既然他這麼厲害,怎麼會算不到你會從別的地方出來呢?老大你這人就是太謙虛!”鬼撲滿不屑的道。

陳志凡正色道:“老實說吧,擺這麼一個陣法,不可能面面俱到!總體來說,就是擺陣的人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這裏的沒一寸土地都弄成陣眼那樣的黑色封印!這不是他想到想不到的事,而是陣眼處的這種黑色封印,只怕也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

鬼撲滿總算是明白了,不過恨屋及烏,輕蔑的道:“反正我就覺得他沒你說的那麼玄乎!”

陳志凡知道鬼撲滿心中的想法,苦笑一聲,便不再說話了。

鬼撲滿看到了陳志凡手中的手錶,道:“老大,你從下面順了個手錶上來啊!看來你做盜墓賊也挺合適的!”

陳志凡沒好氣的道:“你知道什麼,這手錶不是尋常玩意,一般人根本買不起。”

“所以你就順上來,還可以發一筆財!老大你真有做生意的頭腦!”鬼撲滿笑嘻嘻的調侃道。

陳志凡對着鬼撲滿陰陰一笑,道:“對啊!你說我怎麼沒想到呢,如果把你這小鬼頭的修爲廢去,然後賣給專門養鬼的,肯定能賣不少錢!”

鬼撲滿不滿的道:“我是菩薩的弟子,你對我客氣點!”

陳志凡繼續笑着道:“我想菩薩不會爲了你這麼一個調皮搗蛋的小鬼頭,和我翻臉的!這樣吧,要不咱們試試!”說着就向鬼撲滿走去。

鬼撲滿急忙道:“不不不,還是不用試了!有些事,說穿就沒意思了!”鬼撲滿自然知道陳志凡不會廢去他的修爲,把他賣給養鬼的。

只是陳志凡的修爲比他高出不少,就算不廢去他的修爲,也一定會讓他吃一些苦頭。還不如早早的低頭,免得捱打。

鬼撲滿爲了轉移話題,接着道:“老大,我看這手錶也一般啊,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會有什麼線索呢!”

陳志凡果然不在追趕鬼撲滿,正色道:“能戴的起這種手錶的,一定是個非常有錢的人。這個酒店就算失蹤的人數多,像這樣有錢的,前臺的小姑娘一定會有印象。所以,我想查查這個手錶的主人,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

鬼撲滿那股調皮勁又來了,道:“對對對,前臺小姐就算忘了她自己,老大問的事她也肯定記得!”

陳志凡笑着道:“小鬼頭,我發現了個問題!”

“什麼問題?”鬼撲滿開始防禦起來。他知道,每到陳志凡這樣說話的時候,就是他最危險的時候。

“這個問題就是。。。你又欠打了!”話沒說完,陳志凡已經到了鬼撲滿的身後。

好在鬼撲滿早有防備,看到一個黑影飄向自己的時候,已經順着陳志凡的方向奔了過來。他心中也有算計,陳志凡不是要抓自己嗎,現在自己卻奔到陳志凡原來的地方,讓他撲一個空。

陳志凡這麼大本事,一次抓不住,自然不好意思再抓第二次。

可他到底是想錯了,當鬼撲滿奔到陳志凡原來的地方,正暗自慶幸的時候,卻發現一頭撞到了一個物體上面。

鬼撲滿擡頭一看,只見陳志凡已經笑吟吟的看着自己,順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鬼撲滿不可思議的想回頭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卻發現自己的脖子被控制,根本轉不過頭。

好在鬼撲滿的腦子轉的快,急忙豎起大拇指誇讚道:“老大,沒想到你的速度已經快到了這種程度,只怕三界之中已然沒有敵手了,佩服,佩服!”

陳志凡笑罵着道:“別拍老子馬屁,老子不吃這套!”

鬼撲滿急忙道:“這可不是拍馬屁,你想想,三界之中還有誰的速度能達到這種程度!”

陳志凡笑着道:“好吧,就讓你死心!”說完抓着鬼撲滿的脖子,讓鬼撲滿回過了頭。

鬼撲滿一看之後,瞬間呆住了。 因為他們根本沒想到,有寶貝居然還能有他們的份兒?

當即心中大喜,毫不客氣的開始分起了寶貝。

「弟妹,你簡直太善良了,不僅幫我們打怪物,還給我們寶貝。」帝玄御感動的誇讚道。

「沒錯,弟妹,你真的太好了,找女人就要找你這樣的,我簡直愛死你了!」玉寒夕也道。

「可是我已經是有主的人了。」夜冰依對兩人攤了攤手。

「咳咳咳咳……」兩人額頭頓時掉下幾根黑線,他們也只不過是說說而已,她還真當真了呀!

讓他們娶她這個母老虎,他們也得有福消受啊?他們可治不了她,娶了她這種女人以後哪裡還有好日子過呀。

兩人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

「切。」夜冰依朝兩人翻了個白眼,「沒眼光的傢伙。」

隨即一拍他們兩人的肩膀,壞壞的笑了笑道,「肖想我你們是沒機會了,但是你們可以打我徒弟的主意啊。」

「師父!」慕容清清目瞪口呆,氣的跺了跺腳,飛快的瞥了帝玄御一眼,師父真是的,居然把她給賣了。

她咬了咬唇,唇瓣還有之前那種酥麻的感覺。

沒想到她的第一次,居然就這麼沒了,可該死的,帝玄御這個死混蛋他好像還沒有察覺到!

啊啊啊啊啊真是氣死她了!

她一定比師父說的那個誰都冤啊,對了!她比竇娥還冤啊。

幾人打打鬧鬧之後,便開始挑選晶石。

玉寒夕正沾沾自喜,要將珠子收到自己的懷裡的時候,一隻手突然攔住他。

夜冰依道:「我突然想起來,我兒子最喜歡這些小玩意兒了,所以你們都沒份了,我要將這些東西帶回去給我兒子了。」

玉寒夕愣愣的看著這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女人,反應過來,夜冰依已經將他手裡寶貝搶走了。

他徹底風中凌亂了。

接下來,夜冰依背後一陣幽怨的埋汰聲,「哼哼!什麼人呀,太不守信用了吧,不給就不給,給了還騙人,讓我們白高興一場。」

夜冰依沒有搭理幾人的碎碎念,低頭指向旁邊的那一盒靈石道,「你們幾個趕緊把這些都分了給煉化增加實力。

如果等一會兒會遇到什麼危險,也可以多出一份力氣。」

幾人聽到有靈石分,眼睛一亮,可是又聽到夜冰依後面的話,立即哼了哼,給他們靈石也是讓他們掏苦力的,他們一點都不感激她。

但是埋怨歸埋怨,這麼好的寶貝,誰不要誰才傻,幾人立即把這個圓球裡面的靈石給瓜分了,開始坐下來煉化。

玉寒夕剛才沒撈到好處,氣得他用自己修長的手嘩啦啦抓了兩大把靈石。

氣得慕容清清想一拳打爆他的狗頭!這傢伙真是無恥。

帝玄御雖然是最後一個得到靈石的,靈石比較少,但是顧惜惜她們姐妹兩人見此,紛紛把自己的靈石都塞給了他。

靠靠靠!這樣也可以啊?

玉寒夕羨慕嫉妒恨的瞪了他一眼。

好吧,誰讓他沒有妹妹呢。

「好了,大家現在都先回去依雲閣,我要打開最後一個球了。」夜冰依說道。 「好!」幾人向來對她的話言聽計從,轉身就跑了進去。

而且這樣一來,他們就會一直在她的身上了,待會兒不管她跑到哪裡去,他們幾個也都不會和她分開。

夜冰依飛快的打開了手裡的球,然後就有一陣風吹過來。

她整個人被捲入風中,身體一輕,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她們剛剛離開之後,奇異的一幕又出現了。

連空間都慢慢凝聚出一個怪物。

居然跟夜冰依幾人之前殺的那個怪物一模一樣。

而且不僅如此,這裡又變成了跟她們初來乍到的空間一模一樣,完全不差分毫。

空間里寂靜無聲,倏然又多出了一個人。

這人正是打開了一個寶盒過來這裡的帝玄胤。

帝玄胤手裡舉著夜明珠,將這裡照的明亮。

他看到了眼前的東西,胃中一陣翻騰,險些忍不住要吐出來。

但他很快鬆了一口氣,發現夜冰依好像也沒有來到這裡。

太好了。

那他也趕緊找到出口,離開這個地方。

他記得,這裡也就是其中一處危險的地域吧。

這裡沒有依依,如果他再跑到下一個地方還是沒有看到依依的話,那就證明依依沒有事了。

他還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再沒有找到依依的話,他就和朋友們一起把這裡給掀翻了,也要把依依給找出來。

死也要見屍,他就不信找不到他的妻子。

隨即,帝玄胤便看到眼前有一個大怪物朝著她走過來。

他的腦海中突然傳來白澤的聲音。

白澤一眼就看出了這是什麼東西,還給他介紹了這東西的特徵。

它害怕什麼。

隨即帝玄胤眯了眯眼,「煉化它的血肉嗎?」

接著,他便一掌朝魔靈拍了過去,開始煉化它。

而此刻。

夜冰依怎麼也想不到,她們剛剛走,帝玄胤就來了。

她更想不到,眼前這個地方又是什麼鬼地方?

這裡……居然有大大小小上百隻熊!

這些熊看起來一個個傻乎乎的,可是畢竟是熊啊,而且還是一窩!夜冰依可不敢大意。

很快,夜冰依就接受了一個事實,她這是掉進了熊窩裡了。

她還沒有來得及思索,便就有幾個小熊娃子跳到了她的身旁,手牽著手圍著她,好奇的打量著她。

這中間還有一個身體是棕色的毛的小熊,此熊跟個熊孩子似的,還捏她的腳,捏她的腿。

然後幾隻傻乎乎的小熊大眼瞪小眼,震驚的蹦了起來!

「這是人嗎?」

「她是人嗎?」

「這是王口中說的人類嗎?」

「哇咔咔!」

在距離現在傻乎乎的熊娃子們不遠處,還有一群長得個頭大的圓乎乎的一些老熊。

這些老傢伙也帶著幾分好奇看著她,但是卻沒有像這些小熊一樣,對她上下其手,跟個沒見過人類的鄉巴佬似的。

它們的眼神就跟人的眼睛一樣,含著智慧,夜冰依一眼就知道這些熊不簡單,畢竟它們還會說人話。

但接下來聽了這些小熊的話,夜冰依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這些熊娃子對著她指指點點,吐槽道,「這是人類嗎?」

「應該是吧?」

「那這個人怎麼長得這麼丑啊。」 原來在鬼撲滿調戲陳志凡的時候站着的地方,還有一個陳志凡笑吟吟的站在那裏。

鬼撲滿納悶的回頭看看陳志凡道:“老大,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又要捱揍就行了!”陳志凡不以爲意的道。

“別別別,老大,你先說說,你這是什麼法術。告訴我之後,隨便揍我都行!”

陳志凡無奈道:“好吧,告訴你也無妨。這個法術叫做幻身神影,最高境界是七層。”

“那老大你修煉到第幾層了啊?”鬼撲滿饒有興致的問道。

陳志凡淡淡的道:“才第四層而已!”

“哇靠!第四層可以有幾個分身啊?”

“第四層,除了本體,還可以幻化出三個幻影!”

“那爲什麼我只看到了一個幻影呢?”鬼撲滿茫然的問道。

陳志凡看了一眼鬼撲滿,輕蔑的道:“對付你,我還不用放出全部分身!”

鬼撲滿絲毫不介意陳志凡挖苦的說法,接着饒有興趣的道:“老大,那個,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你啊,想都別想了!”

鬼撲滿聽到陳志凡這樣說,瞪大了眼睛問道:“爲什麼啊?”以往的時候,都是陳志凡催着鬼撲滿練功,他還不樂意。

現在自己想學了,陳志凡卻少見的拒絕了,所以鬼撲滿心中非常的疑惑。

陳志凡也不管這小子是真的想學,還是爲了脫身才故意這樣說的。不過陳志凡還是放開了他,正色道:“非是我小氣不教你,只是這幻身神影修煉起來萬分艱難,沒有三千年的修爲,強行修煉的話,一個不小心,定會形神俱滅,魂飛魄散的!我不會冒這樣的風險!”

鬼撲滿恍然大悟道:“我說呢,以前你老是逼我練功,這次卻不教給我,原來是這樣!”鬼撲滿有些失落,不過頃刻間便又開心起來道:“老大,那以後我修爲夠了,你可一定得教教我啊!”

其實鬼撲滿的心裏這樣想的:要是學會了這幻身神影,以後陳志凡要是想抓他,可就不會那麼容易了。所以越想越開心,差點笑出聲來。

陳志凡自然不知道鬼撲滿心中的想法,點點頭道:“只要你修爲夠了,沒什麼不能教的!”

鬼撲滿嬉皮笑臉的道:“謝謝老大!”

“好了,先回酒店吧!”

鬼撲滿應了一聲,跟着陳志凡回到了酒店。

這次來陰山神木林中,發現了五鬼絕陽陣,並且破掉了這個陣法。從今以後,這個陣在也不能害人了。只是陣中積攢的陰氣,卻不知道又去了哪裏。

陳志凡心中默默的道:陣眼中的那些屍體,除了動物之外,其他的人應該都是枉死,還不知道魂魄到了哪裏。如果魂魄在秦廣王的手中,自己恬着臉去要,還有一絲希望。

但如果魂魄因爲是枉死,不在秦廣王那裏的話,可就不知道該從哪裏查起來呢。

不過這些陰氣的去向,雖然也很重要,但在屍方沒拿到復活僵王所用的法寶之前,還不甚緊要。

目前最主要的,是要解決排雲山上的那個妖怪,不要讓他再出來害人,這纔是重中之重。

回到酒店,前臺的妹子甜甜的叫了一聲:“小哥哥,你去哪裏了啊,這麼久纔回來,老闆一直等你呢!”

陳志凡以爲焦文龍找自己又有什麼事,急忙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老闆說要等你回來一起吃飯,所以從中午一直等到了現在!”

陳志凡一想,自己早上出的門,一直到下午這會了纔回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