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僅僅是凌楓,下面那些倖存的圍觀者也一臉震驚,看著空中儘是狂熱之色。

在這麼多人中,只有百里薇恩最為淡定,她就靜靜的看著空中,看著在空中的戰鬥,只是百里薇恩看著火龍的目光有些殺機,那似乎是一種看獵物的神情。

青火傲立空中,看著前方重傷的火龍還有站在火龍身邊的夏禹鼎,眼中沒有一絲感情,儘是淡漠之色。 第五百八十七章:不朽境隕落!

「我要你死!」夏禹鼎一臉猙獰,只見他手中的長槍一下子朝青火刺去,而青火的嘴角卻閃爍出一絲不屑,他的速度一漲,瞬間便躲過了夏禹鼎的進攻。

「吟!」火龍突然大聲吟叫一聲,眼中依舊閃爍出一絲猙獰,只見火龍身形突然變得很快,看著青火的目光卻極為森冷。

「我要死了,你也活不了!」火龍看著青火,沒有眼中沒有一絲感情,淡漠道。

青火沒有理會火龍,只見他氣勢不斷的上漲眼中還閃爍出一絲戰意,看著火龍道:「來吧,我也想看看號稱是神魔唯一對手的龍族有多麼強大。」

火龍看著青火,眼中帶著一絲猙獰的火龍一下子朝青火俯衝而去,目光中還有著一絲殺機。

論肉搏,火龍殺不了青火,但是青火也殺不了火龍,兩人誰也奈何不了誰,只能這麼僵持著。

「青火,你是神魔,我是龍族,我們雖然不是宿敵,但是我們種族之間的較量註定了這場戰鬥的結局。」火龍看著青火,一臉淡漠道。

青火也笑了起來,他看著火龍和夏禹鼎,目光中不帶一絲感情。

「唰!」只見夏禹鼎再次站在火龍的背脊上,而夏禹鼎口中念念有詞,只見火龍原本受傷的龍尾也逐漸的痊癒起來,彷彿沒有受傷般。

看著完好如初的火龍,夏禹鼎的眼中閃爍出了一絲笑意,而青火的神情卻有了一絲凝重,看著夏禹鼎的目光帶著一絲殺機。

龍騎士是龍族最好的夥伴,他也是龍族最好的朋友,在龍族中,龍騎士的地位很特殊,因為只要他沒有死,無論火龍騎士受了多重的傷,龍騎士都可以為和他簽訂的龍分擔一半的傷害,而他簽訂的龍卻會完好如初。

「龍騎士果然是上古時期最強大的一行人,不過現在無論你有多強大,你們都會滅亡,不因為其他,只因為你們是黃泉聖地的人。」青火的雙目變得十分淡漠,只見他一拳轟出,空氣中傳來一道道破空聲,拳頭直襲夏禹鼎。

夏禹鼎看著朝自己揮來的拳頭,他整個人一下子笑了起來,只見他拍了拍火龍的背脊,火龍直接躍起,龍尾輕輕的擺動,空中一道道勁氣傳動,青火一拳揮空,眼中還閃爍出一絲凝重。

人龍合一!

現在夏禹鼎和火龍已經達到了一體,融合在一起了,他們彷彿是一體,不容分割。

看著夏禹鼎,青火沒有說話,只是全身氣勢不斷的上漲。

想要擊殺火龍,在現在看來他已經不可能,只要將夏禹鼎擊殺之後,他才能擊火龍,在人龍合一的火龍眼中,他就是無敵的存在,是不可戰勝的。

「烈焰當空!」青火一聲怒喝,只見他對著虛空一拳,一股股熾熱的氣息一下子瀰漫開來,熾熱的氣息讓青火一臉淡漠。

火龍雖然能免疫火焰傷害,但是夏禹鼎不能,他也沒有這個能力。青火現在開始使用玄奧的力量,既然火龍已經痊癒,他只能正面和夏禹鼎戰鬥。

火龍雖然在牽制他,但是他並不畏懼,在他的眼中,火龍雖然很強悍但是單獨面對火龍,他還是有信心戰勝,甚至還能將火龍擊殺。

「篷!」火龍直接吐出一道龍焰,龍焰朝青火而去,青火看著那衝來的龍焰,他的眼中也閃爍出一絲淡漠,只見青火一腳踢了上去,原本朝他衝來的龍焰一下子被踢飛,而青火的身形也突然消失在空中。

「咻!」夏禹鼎看著青火消失在空中,他手中的長槍一下子朝後面刺去,他的槍法極為凌厲,速度之快,只是他手中的長槍除了刺破空氣,便無其他。

「篷!」在夏禹鼎的左側,一個拳頭出現在他的眼中,一下子揮擊在夏禹鼎的身上,而就在青火揮擊在夏禹鼎身上的時候,他手中的拳頭再次揮向了火龍。

轟隆隆!

一拳揮出,空中似乎還帶著一絲雷霆之聲,然後直接讓火龍從高空中落下,不過就在火龍從高空中落下的時候,青火的臉頰上卻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

原本化作神魔的青火只有十丈之高,不過就在這一刻,青火的身體瞬間達到了三百七十二丈,這是他最強的形狀。

三百多丈,在一個只有百丈之長的火龍眼中,顯然是不可戰勝的龐然大物,青火一把抓住火龍的身軀,然後直接撕扯開來,眼中還閃爍出一絲淡漠。

「吟!」火龍傳來一陣痛苦的吟叫聲,只見火龍的龍爪和背脊都被青火給掰斷,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傳遍了火龍的全身。

「哥不拉多!」看著痛不欲生的哥不拉多,夏禹鼎全身冒出一絲絲火焰,而他手中的長槍也一下子朝青火刺去,這一次夏禹鼎的速度很快,瞬間便到達了青火的身邊。

噗嗤!

長槍刺進拔出,瞬間的時間,青火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青火的胸膛上流出一絲紫金色的血液,在他流出一絲紫金色的血液時,他整個人也變得癲狂了。

他是神魔,神魔雖然也會受傷,但是他們不會輕易流血,因為神魔的血液便是他的能量,便是支撐他那霸道身體的能量,夏禹鼎讓他流血,而他卻會讓夏禹鼎死亡。

「吼!」青火仰天大吼著,在他吼叫的時候,虛空一陣漣漪,可見他有多憤怒,在他吼叫之後他整個人的目光卻閃爍出一絲殺機,偌大的腳掌朝夏禹鼎踩去。

看著朝自己踩來的腳掌,夏禹鼎的眼中閃爍出一絲猙獰,只見他全身赤紅色的火焰包裹,手中的長槍上也布滿了一絲絲火焰,長槍舉過頭顱,看著朝自己踩下的腳掌。

「唰!」在青火的腳掌距離夏禹鼎還有一丈的時候,夏禹鼎直接將長槍矗立在地,整個人一下子閃爍出去,眼中還閃爍出一絲猙獰。

這柄長槍不是一般的長槍,這柄長槍是龍騎槍,是龍騎士特有的長槍,青火的腳掌瞬間被長槍刺穿,他痛苦的吼叫著,依舊不斷的追逐著夏禹鼎。

夏禹鼎看著不遠處的火龍,他的眼中卻閃爍出了一絲笑容。

豪門遊戲:搶來的新郎 那是他跟隨他多年的夥伴,這是他的摯友,他們並肩作戰,不畏強敵,可是現在,似乎已經到了他們的盡頭,到了他們結束的時候了。

「哥不拉多,好好活下去,回到龍族好好的活著。」夏禹鼎眼中流著淚水,看著火龍道。

火龍似乎明白了什麼,不斷的吟叫著,頓時龍吟震天而夏禹鼎整個人的氣勢也不斷的爭強,火龍的傷勢也不斷的痊癒,就算是在遠處的周震和賀英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情景,看著夏禹鼎的目光也有著一些擔憂。

「周震,我不能幫助你了,最後小敏的遺願我也完成了,一萬多年了,我也該去陪她了。」夏禹鼎看著周震,眼中有種說不出的溺愛。

「你不能死,你答應過姐姐,你要保護我,這些年來,你一直都在自責,其實我在就原諒你了,我不怪你,姐姐不是因為你才死的。」周震的淚水一下子流了出來,他看著夏禹鼎的目光還有些哀求:「段鳳走了,姐夫難道你也要走嗎?」

夏禹鼎一怔,臉上露出了一絲狂笑,只見火龍的傷勢已經完好如初,絲毫看不出一絲傷痕,而夏禹鼎的氣勢也不斷的攀升,直到攀升到了不朽境巔峰才停下。

禁術血咒!

在最後的一刻,夏禹鼎已經施展來了禁術,施展了這十死無生的禁術。在這禁術中,沒有一人能活下來,因為這禁術的副作用太痛苦了,就算是不朽境強者也無法抵擋。

「沒想到你最後也施展了禁術,倒是和剛剛那小子一樣抱了必死之心。」青火看著夏禹鼎,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

「殺了你,就算是施展禁術又如何?」夏禹鼎看著青火,眼中閃爍出一絲絲殺機。

為了殺青火,夏禹鼎不惜放棄自己的生命,他不怕死亡,他只想殺死青火,為周震和火龍爭取一絲生機。

「雖然這禁術很不錯,但是這禁術也殺不了我,你也不可能殺我。」青火一臉自信,他全身不斷的冒出一絲絲火焰,看著夏禹鼎的目光沒有一絲感情。

「龍騰在天!」只見夏禹鼎直接用靈力凝聚出一桿長槍,長槍一下子朝青火掃去,而青火看著這一幕,他的眼中卻儘是譏諷之色。

「蠻荒火冕!」青火一拳揮出,看著夏禹鼎的攻擊毫無退後,而在青火全身閃爍著極為強橫的火焰,不斷的朝夏禹鼎逼近。

「轟!」一聲巨響,夏禹鼎用靈力凝聚出的長槍一下子斷裂,緊接著青火一拳轟在了夏禹鼎的頭顱上,速度之快,無人反應過來。

「吟!」火龍猛然仰天大喝,雙目猙獰,龍尾一下朝青火掃去。

唰!

「噗嗤!」青火被擊飛出去,口中噴出一道道鮮血,臉色也有些蒼白。

夏禹鼎被青火一拳轟出之後,緊接夏禹鼎的身軀從空中落下,生機也不斷的消逝著,而青火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顯然是受了重傷。

凌楓看著落下的夏禹鼎,眼中閃爍出一絲震驚。

這是不朽境強者,是站在修士巔峰的存在,可是現在這等巔峰修士卻隕落了,現在卻死了。

下面圍觀的修士們也震驚了,他們看著凌楓的目光也變得十分的尊敬,能擊殺黃泉聖地的巔峰強者,這一切都是看似這年輕的修士所為。 第五百八十八章:聖地覆滅,劍斬火龍!

看著青火的樣子,凌楓急忙上去講青火扶住,然後急忙拿出一顆丹藥給青火服下,之後青火的臉色稍微紅潤,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少主,我沒有讓你失望,最後我沒有失敗。」青火笑著看著凌楓,緩緩道。

「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在剛剛青火和夏禹鼎戰鬥的時候,凌楓也準備讓育英和雪魔幫忙,但是雪魔卻阻止了凌楓,說青火是烈焰一族的王者,是高等的神魔,就算夏禹鼎有火龍助陣,他也不會敗。

看著凌楓的樣子,青火心中一陣感動,他沉默了許久,然後才對著凌楓道:「少主,現在該將黃泉聖地覆滅了,黃泉聖地的時代結束了。」

凌楓笑了起來,只見他大手一揮,然後看著身後的一行人道:「開始吧,黃泉聖地的時代該結束了。」

說完之後,凌楓全身氣勢不斷的上漲,整個人湧出一道道魔元,而不遠處的火龍和周震看著凌楓,眼中有種一種說不出的神情。

他們恨凌楓,正是因為凌楓,黃泉聖地才會覆滅,正因為凌楓,夏禹鼎才會隕落,這一切的事情,都是因為凌楓的原因。

「禁術血咒!」周震毫不猶豫,直接使出了禁術,他手持戰刀,一下子朝凌楓衝去,而凌楓看著衝來的周震,眼中閃爍出一絲狠厲,站在原地不動,就怔怔的看著朝自己衝來的周震。

「哼!」雪魔一聲冷哼,手中的無影劍輕輕的揮出,只見原本衝來的周震一下子被冰封在空中,一動不動。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著雪魔,剛剛雪魔跟周震和賀英的戰鬥雖然處於上風,但想要殺他們其中一人,根本不可能,可是現在雪魔錶現出的實力,足夠擊殺他們了。

「想要殺少主,可不是你這區區的破虛境小輩能做到的。」雪魔極為不屑,他的雙目看著火龍,眼中閃爍出一絲濃濃的戰意。

「哥不拉多,你是不朽境強者,但你也是龍族成員,現在你可以回歸龍族,為何你還要留在這裡?」雪魔看著火龍,一臉淡漠,眼中還閃爍出一絲殺機。

火龍看著雪魔,他的雙目中流轉著一絲憤怒,他看著青火,鼻子中噴出一絲龍息,看著雪魔道:「殺了他,我自然會離開。」

「你不可能殺他,你也殺不了他,所以你離開吧。」雪魔手中的無影劍輕輕的顫抖,緩緩道。

火龍搖了搖頭,平淡的看著雪魔,語氣中帶著一絲傲氣,低喃著:「我是龍族,而你們只是人類,根本不配作為我們龍族的對手。」

雪魔笑而不語,龍族雖強,但是龍族的成員都極為自負,認為天地間只有神魔這種天地寵兒才有資格和他們媲美,其他種族根本不配和龍族比較。

「我很好奇龍族到底有多強,我雪猿部落曾經和冰霜巨龍戰鬥,雙方損失慘重,我的爺爺被冰霜巨龍擊殺,我的父親重傷,我很好奇龍族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雪魔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眼中還有著濃濃的戰意。

他也是神魔,雖然他的血脈沒有青火的高等,但是他身為雪猿部落的少族長,曾經見證過雪猿和巨龍戰鬥的場景,他一直很好奇巨龍的力量,也很好奇巨龍到底有多強大。

他的爺爺,他的父親,他的部落,曾經的一幕幕都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部落的滅亡,正是因為巨龍進攻導致雪猿一族的實力大損,被遭覆滅。

「你也是神魔?」火龍帶著濃重的鼻音,看著雪魔的目光也有些陰狠。

雪魔點了點頭,整個人一下子化作了一丈高的猿猴,他皮毛雪白,整個人的氣勢也猶如是冰塊般,讓人不容小覷。

吟!

火龍一聲龍吟,只見火龍的龍尾直接朝雪魔掃來,而雪魔的雙目不變,眼中卻閃爍出一絲淡漠,手中的無影劍輕輕的顫抖。

「唰!」龍尾劃破虛空,眼中還閃爍著一絲絲殺機,在火龍的眼中,神魔的都要死,神魔都是他的敵人。

夏禹鼎死了,他很憤怒,現在火龍想做的就是殺了青火,殺了這些神魔。

「冰川山河!」就在龍尾即將掃在他的身上時,雪魔手中的無影劍揮出了,只見無影劍輕輕的揮動,虛空中一陣漣漪,猶如是冰塊般的冰川緩緩而出,一下子朝掃來的龍尾撞去。

火龍本就是屬於火焰類型的神獸,而雪魔卻是冰霜類型的神魔,一熱一冷,兩種極度不同的攻擊,直接朝對方涌去。

「咔嚓!」在龍尾掃在冰川上的時候,只見冰川裂開了一道縫隙,彷彿隨時都可能裂開般,不過進攻的火龍也不好過,在他的龍尾掃在冰川上的時候,他感覺刺骨的寒冷傳遍全身,甚至讓他的行動都慢了一些。

「龍息焚城!」火龍吼叫著,只見火龍的雙目中帶著一絲殺機,他張開龍嘴一道道龍息布滿空中,直撲雪魔而去

感受著這熾熱的溫度,雪魔眉頭不由微微一簇,神情也有些凝重,只見雪魔一手握劍,整個人的氣勢也不斷的變化著。

冰封劍法!

此時雪魔正在使用他的絕技冰封劍法,使用著他唯一的劍法!

一劍出,空氣凝固,整個空氣也驟然變冷。在空中,除了熾熱便是冰冷,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能量讓雪魔和火龍都不斷的攀升著氣勢。

龍尾輕輕的擺動,無影劍輕輕的揮舞,兩種不同的能量,兩種說不出的感覺,在空中居然有種唯美的畫面。

「殺!」雪魔突然大喝一聲,手中的無影劍光芒驟然耀起,一下子朝火龍殺去。

而火龍看著雪魔,眼中閃爍出一絲殺機,緊接著火龍的龍尾一下子掃出,只掃雪魔。

「噗嗤!」無影劍一下子和火龍掃來的龍尾斬去,只見無影劍帶著極度的冰寒,一下子斬在了火龍的龍尾上,緊接著一道鮮血噴出,火龍龍尾的鱗片直接被無影劍給削開,頓時鮮血飆風。

「撲哧!」雖然這一劍將火龍的擊傷,但是雪魔也沒有討到好處,只見火龍的龍息一下子噴在了雪魔的衣衫上,瞬間雪魔的衣衫被灼燒,而雪魔神情也極為狼狽。

「好霸道的龍息,龍族不愧是號稱是神獸,不過就算如此,今日我也要劍斬火龍!」雪魔在心中低喃著,只見雪魔整個人猶如是一塊寒冰,手中的無影劍也顯得十分冰冷。

火龍看著雪魔,他的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殺機,雖然雪魔的肉體沒有青火那般強大,但是雪魔卻比青火要靈活,他的攻擊卻十分的凌厲,尤其是雪魔的冰封劍法。

史上第一寵婚,早安機長 「神魔,是你們在逼我,現在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我要殺了你們,無論你們有多強,你們都要死。」火龍看著雪魔,眼中閃爍著無窮無盡的殺機,在火龍的眼中,雪魔他們都是死人,都沒有一絲生機。

看著火龍的眼中,雪魔的神情也十分的凝重,手中的無影劍也不斷的顫抖著。

雪魔看著火龍,眼中迸發出一絲殺機。

「冰封劍法!」

雪魔一聲大喝,緊接著雪魔一個躍動,身體一下子騰空躍起,手中的無影劍一下子朝下斬下,直斬火龍的龍尾。

噗嗤!

無影劍斬下,火龍沒有一絲反抗,直接將龍尾斬下,火龍全身鮮血不斷的流出,而火龍的龍頭卻是十分的猙獰,看著這些人的目光儘是殺機。

「龍神之怒!」火龍全身的龍元逆轉,口中突然吐出一顆圓球,在那圓球出現之後,瞬間被放大了十倍,空氣中布滿了熾熱的氣息。

凌楓看著空中的圓球,眼中閃爍著一絲抉擇。

而下面的修士看著空中的圓球,他們慌了起來,開始極速的朝外撤退。

龍族禁忌秘法,這是龍族成員都會的秘法,從他出生的那一刻,他們都會這個秘法,不過這個秘法的後遺症極大,一旦施展出龍神之怒,施展的巨龍就會陷入成熟,甚至可能死亡。

「雪魔,快退回來!」凌楓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雪魔,眼中還閃爍出一絲猙獰。

他準備帶著他們回到殘界,只要回到殘界,火龍的攻擊也不可能傷害到他們。

「殺!」雪魔整個人一下子化作一道冰光,一下子朝火龍衝去,眼中沒有一絲感情,儘是純粹的戰意。

龍神之怒!

龍族的禁忌秘術。

在火龍使出這一招的時候,他回想到了部落的災難,回想到了部落和冰霜巨龍的戰鬥。

龍神之怒並不是不能破解,只要在龍神之怒還未爆炸的時候將施展的龍族擊殺,龍神之怒自然就被破解。

龍神之怒爆炸很快,而雪魔出劍的速度也很快。

雪魔在賭,他賭自己的劍一定比龍神之怒爆炸的快。

咻!

噗嗤!

無影劍化作一道虹光,一下子刺進火龍的頭顱,緊接著雪魔的身體再次旋轉,火龍發出一聲悲鳴的龍吟聲,生息也慢慢的消逝。

原本空中用龍元形成的圓球也一下子消散,空中的那種壓抑感也消失不見,而雪魔卻站在火龍的軀體旁,不斷的呼吸著。

火龍雖然死了,但是他也耗用了大量的靈力,疲倦不已。

下面的修士們都寂靜的看著空中的戰鬥,夏禹鼎的隕落讓他們還沒有喘息過來,現在火龍又隕落,而且這場戰鬥比起上一場似乎還要強橫許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