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多時,他的身形落在了盆地之上,隨著其目光望去,可見前方不遠處,那是一座小型的祭台,光芒的源頭就在祭台之上。

葉飛沉默片刻,隨即緩步走近,抬頭望向祭台,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盆地中心,這座祭台呈圓形,由黑石堆成,其上的古符文透著歲月的氣息,中心處有著一道殘缺的封印,此刻正泛著淡淡的微光。

「這道封印之力,似乎存在了很長的歲月,力量已經快要消失了。」葉飛眼中精光閃動,沉吟少許之後,他的掌中靈光凝聚。

沒有過多的猶豫,抬手之下一道靈力併發而出,穩穩地落在了祭台上方。

這一擊之力,並不算強,但卻是能夠很輕易地,將封印破開,這座祭台之上,封印之力已經極為微弱,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若是封印著什麼凶物,憑藉此刻祭台上的殘缺之力,根本不可能將其限制,正因如此葉飛索性選擇直接破卡封印。

「轟……咔咔。」

靈光閃過,前方的小型祭台為之一顫,那道殘缺的封印之力,隨之轟然崩潰。

祭台的中心處,視線可見一道青色的光幕閃動,在葉飛的注視之下,凝聚成一道人形虛影,此人他並不陌生。

「嗯?道清前輩。」葉飛面色一怔,隨即抬手抱拳。

隨著封印的碎裂,那道人形虛影,變得越發的清晰起來,此刻正低頭望向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如水,看不出半點表情變化。

祭壇上,道清的目光,一直凝聚在葉飛身上。

準確的說,應該是聚焦在他的手指上的,那枚儲物戒指之上。

「你見過她了。」許久之後,道清這才低聲開口,聲音低沉悠遠,隱約間透著幾分沉重之感。

他的話語剛落,不等葉飛開口回應,只見儲物戒指之上,泛起一道紅芒,紅仙竹笛此刻忽然出現,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葉飛目光一凝,此刻心神不禁一震。

「紅仙竹笛!」

「如此說來,我不單單隻是意識進入了羅盤。」葉飛下意識地抬起手臂,盯著指中的儲物戒指,他的臉上此刻不免露出疑惑之色。

身為元嬰後期的強者,意識體與本體,他不可能分不清的。

這一刻,站在這盆地之上的,絕對是意識體無疑,但卻是不知為何,幾乎與本體無異,連儲物戒指內的物品,他都能隨意取出。

思索了片刻之後,葉飛不禁輕輕搖頭,暫時將此事拋在腦後,隨即抬頭望向前方的半空。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那紅仙竹笛在出現之後,其上的紅芒更盛,隨之一道虛影從竹笛內凝聚成型,矗立在了半空之中。

「花蘭雪。」葉飛低喃一聲,他認識此女。

前方祭壇之上,道清此刻臉上的神情,終於有了變化,他的目光有些微顫,眼中滿是無奈之色,靜靜地盯著前方的虛影。

紅仙竹笛上方,花蘭雪此時也是愣愣地望著道清。

兩道虛影就這樣相視而立,誰有沒有在開口說些什麼,彷彿此刻已然忘記了時間一般,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對方。

「雪……」道清此刻終於忍住,低聲開口。

前方半空之中,花蘭雪身形一顫,眸中有淚水湧出,她緩緩抬起手臂,似乎是想要抓住什麼,卻見手臂逐漸虛化,最終消失不見。

下一刻,花蘭雪的身形虛影也是很快隨之消散。

紅仙竹笛上,閃動的紅芒消散,很快回到了葉飛跟前,如同有靈一般,融入了他的儲物戒指之內。

「前輩,此事。」葉飛此時面露複雜之色,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方才紅仙竹笛,他無法控制,不然那花蘭雪的虛影,應該不會這麼快消散。

前方祭台之上,道清沉默了許久之後,隨即苦笑搖頭。

「此事,與你無關。」

「能夠再次看到她,本君應該謝你。」道清臉上的無奈之色,此時還未消退,看了葉飛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聞言,不禁深吸一口,隨即向其抬手抱拳。

他無法感應到,眼前的這位道清仙君,此刻到底是真身,還是只是一縷意識,二人之間的硬實力差距確實太過巨大。

縱觀整個武道界,怕是沒有一人的實力,能與這道清相提並論。

「前輩,你我之約,可還算數?」葉飛沉默片刻之後,隨即抬頭開口問道。

他進入這寶庫第二層,可以說完全是為了藍菲而來,長生源葉飛志在必得,但想要喚醒菲兒,無疑還需眼前這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出手。

藍菲的神魂盡散,在葉飛的認知中,已經算是神毀道消。

怕是他身懷醫聖的逆天醫術,也不可能將一個死人復活,眼前之人無疑是葉飛全部的希望。

「本君豈欺你,長生源的力量,不是現在的你能夠理解的。」道清此時的神情,已然恢復了之前的平靜,低聲點頭回應道。

「多謝。」葉飛聞言,眼前頓時閃過一道靈光。

如今黃金羅盤的魂力集齊,道清又出現在這裡,尋到仙人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長生源此刻已然是近在咫尺了。

祭台之上,道清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隨即再次開口道:「先別著急著道謝,長生源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還請前輩直言,在下感激不盡。」下方的葉飛,此時目光一凝,連忙開口說道。

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長生源他必須得到,而眼前之人,無疑是對於蓬萊仙島,最為了解之人,他一定知道怎樣會的長生源。

「你走上祭台,一看便知。」道清開口的同時,隨即抬手一揮。

只見前方的祭台之上,一道閃著青光的階梯,向著前方的葉飛伸延而來,很快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腳下。

盆地上,祭台前,葉飛眼中露出堅韌之色,沒有半點遲疑,移步踏上階梯。

此時的葉飛,已然有些分不清,現在的他是一道意識體,還是本體進入了羅盤,他在踏入祭台之後,眼前頓時一片模糊。

四周的天地,彷彿飛速的旋轉起來。

一道道閃動虛影落入葉飛的視線之中,讓他只感覺腦中一陣眩暈,頭痛欲裂。

「靜心,凝神。」他的耳邊忽然傳來一聲低語。

葉飛心神一顫,腦中瞬間清明,他的雙目微閉,體內的靈力有規律的調動旋轉起來,腦中的劇痛之感,很快消失無蹤。

待他再次睜開雙目,已然出現在另一片天地之中。

「這裡是……」葉飛雙目微閃,轉頭望向四周的一切,此刻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動容。

在葉飛的身旁,道清仍舊矗立在那裡,而二人的腳下,那座祭台已經消失,此時他們正立於半空之中。

天空之上,白雲飄動,自從進入寶庫之中,許久未見的朝陽,此刻正懸挂在天邊,柔和的陽光灑向大地,葉飛甚至能夠感受到一絲晨光的溫暖。

四周靈力充沛,空氣很是清新,感受不到半點死氣。

二人前方,一座直衝雲霄的山峰,山峰周圍有仙霧繚繞,雲層中隱約有異獸若言若現,山下之下則是一座座府邸大殿。

地面之上,可以感受到不少武道中人的氣息,這些人的實力都在元嬰之上。

「武道隱門?」葉飛定了定神,觀察著四周的情景,此時下意識地低語道。

這裡很想華夏的隱門,但規模卻是要大上許多,整體實力更絕非是隱門能與之相提並論,似乎實力最低的,也有著元嬰之境。

「那座山峰,名曰北冥山。」

「這裡是數千年前的蓬萊,你所看到的,都是曾經真實存在過的。」道清此時上前一步,那深邃的目光中,閃動著追憶之色。

葉飛聞言,也是瞬間反應過來。

「曾經么……」如此說來,他此刻看到的,應該是道清的回憶幻像,但此刻的葉飛,卻是感受到一股說不出來的真實之感。

彷彿此刻的他,穿越了時間一般,連陽光的溫暖都感受得真切。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前方遠處的北冥山之巔,忽然傳來一聲鳴叫,可謂震耳欲聾,圍繞山峰的仙霧,都為之震顫翻滾。

「我等,恭迎仙君!」下方宗門之內,此時無數的武修從府邸大殿內走出。

這些人,臉上均是露出恭謹之色,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抬手抱拳向著北冥山巔彎身一拜。

直到此刻,葉飛才感受到,當年的蓬萊仙島,整體實力是有多麼的恐怖,下方那些古修,有很多他都無法看穿實力,可見已經踏入了通神境。

僅僅只是這一個北冥山腳下,通神境的強者,至少有著幾十人之多。

幾十位通神強者,這若是出現在了如今的武道界,怕是無論是華夏隱門,還是西方武道界都要為之震懾。 「當年的蓬萊仙島,絕對不止這一處古修聚集地。」葉飛眼中微光閃動,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半空之中,一旁的道清仙君,此時並沒有在說些什麼,他只是緩緩抬起頭來,望向遠處的北冥山巔,臉上的表情很是平靜。

「鳴!」震耳的低鳴聲,再度響起。

北冥山巔,風捲殘雲,天空之中瞬間颳起了一陣罡風,氣勢可謂磅礴,隨之一雙金色的雙翼,首先落入了葉飛的眼中。

在陽光的照耀下,那對金翼此刻格外的顯眼。

只見那是一隻身軀龐大,長著金色雙翼,形似獵鷹的異獸,異獸的後背之上,隱約可見兩道人影乘坐在其上,一男一女,均是氣度不凡。

「此獸名曰金鵬。」道清沉默許久之後,低聲開口說了一句。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哪怕是知曉他此刻所看到的,都只是幻境,但那隻金鵬的氣勢,仍舊讓他有些心驚,絕非尋常異獸所能媲美。

單單是身軀,便是比葉飛的雷龍,要大上數倍不止,雙翼生展開來,可謂是遮天蔽日。

隨著金鵬的臨近,其背上的兩道人影,此時的葉飛已然看清,正是他身旁的道清仙君與那位名叫花蘭雪的女子,好一對神仙眷侶。

「數千年之前,前輩的實力,可達到真仙之境。」葉飛定了定神,此刻忍不住開口問道。

那隻金鵬著實不凡,能夠駕馭這種異獸,同時讓蓬萊古修稱之為仙君之人,本身的實力不言而喻,定然是極為恐怖的。

道清聞言,不禁輕輕搖了搖頭。

「真仙之境,哪有那麼容易,本君全盛時期,僅僅只是渡過了八重天劫。」道清沒有隱瞞,直接開口回應道。

按照葉飛傳承記載,通神境之後,武修體內的力量就會達到一個圓滿的極致,想要繼續提升,唯有渡過九重天劫。

天劫,對於武修來說,那無疑是最為致命的。

每一次渡劫,幾乎都相當於經歷一次生死危機,最為重要的是,修士的壽元有限,九九至極,不過千年,每一個踏入劫境的武修,餘下的時間幾乎都在為渡劫做準備。

「連當年的蓬萊仙島,都沒有真仙存在?」葉飛目光一凝,此時不禁再次開口問道。

武道一途,傳承數千年,沒理由連一位真仙之境的強者都沒有。

「本君不知。」

「不過真仙強者,我確實從沒有見過,或許曾經存在過,也有可能這世間根本就沒有仙。」道清看了葉飛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微微點頭,此事無從推敲,連他的記憶傳承中,都不曾有關於真仙的記載。

當年的雷霆醫聖,應該也是一位渡劫境的強者,最終有沒有渡過九重天劫,已然不是葉飛能夠猜測的了。

「晚輩有一問,不知前輩可否解惑。」葉飛沉默片刻之後,隨即轉頭向著身旁之人一抬手。

「但說無妨。」道清面色如常,點頭回應道。

他能讓葉飛看到,數千年前的蓬萊仙島,顯然不會在對他隱瞞什麼。

葉飛聞言,臉上的神情,此刻變得認真起來,同時緩緩抬起頭來,目光聚焦在了眼前之人身上。

「前輩沒有見過真仙,那八重劫境的實力,應該是蓬萊最強。」

「既然如此,數千年前的蓬萊仙島,究竟是如何覆滅的?」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時他的聲音,不免多了幾分低沉之感。

蓬萊仙島,強者無數,除非有真仙降世,否則葉飛實在是難以想象,有什麼力量,能夠將這個地方徹底毀滅。

此言一出,道清面色微變,眼中不免露出悲哀之色。

他沒有回答葉飛的話語,而是忽然抬起了手臂,指尖有青光閃動,四周的天地忽然崩潰,伴隨著一陣眩暈,二人出現在了另外一處。

「你看前方,那就是仙人橋,蓬萊的覆滅由此橋開始。」道清眼中有青光閃動,開口的同時抬手指像前方不遠處。

葉飛隨即猛然轉頭,凝眼向著遠處望去。

可見前方的半空之中,一座白色的拱橋,矗立在天空,精純的靈氣,凝聚成仙霧,圍繞在仙橋的四周,看似虛幻,卻又是無比的真實。

仙橋的橋頭,矗立著一塊白色的石碑,其上『通天路』三個大字,顯得格外的惹眼。

「能夠讓蓬萊修士為之瘋狂的,唯有長生。」道清看了仙橋一眼,忍不住再次搖了搖頭。

九九至極,彷彿是修士的一個詛咒一般,不到千年的壽元,對於實力達到通神境,甚至劫境的強者,那無疑是遠遠不夠的。

九重天劫完全渡過,至少也要三百年的時間,若沒有仙器護體則還更長。

「你是說長生源?」葉飛心神一顫,也是很快反應過來。

不光是蓬萊古修,哪怕如今這個時代,武道界的強者,對於長生源的渴望,同樣是極為瘋狂的。

越是實力強大的武修,行事就越發的謹慎,換句話說就是越來越怕死,害怕還不容易修來的這一身靈力付之東流,壽元的限制,無疑是他們最為在意的。

「不錯。」

「踏天路,尋長生!」

「仙人橋在出現之後,無數的蓬萊古修開始蜂擁而至,而最終卻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安全地回來,他們彷彿被這座橋吞噬了一般,連氣息都不曾留下半點。」

道清眼中露出追憶之色,望向前方的仙人橋,緩緩開口說道。

「摧毀蓬萊的,不光只是這座神秘的仙人橋吧。」葉飛此時上前一步,掃了前方的仙人橋一眼,下意識地開口說道。

這座神秘的古橋,能夠吞噬修士,想必很快就會被蓬萊古修所知曉,在消失了許多人之後,餘下的人絕不會在冒然踏入其內。

「此橋,只是一個開端。」

「這座仙人橋,來自哪裡直到現在,本君也不清楚,自從此橋出現之後,蓬萊各地陸續出現一群神秘的異人,他們以修士的神魂為食。」道清說罷,抬手一揮,眼前的場景再度轉變。

四周的空氣中,靈力變得狂暴無比,濃郁的血腥味,在大氣之中瀰漫。

大地之上,遍布殘骸,斷肢,死亡的氣息,開始將蓬萊仙島籠罩,濃郁的怨氣衝天而起。

葉飛目光微顫,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前方出現一座古城,此刻城門前,一位周身被幽光籠罩,擁有著一雙血紅色雙眼的奇異之人,此刻正踏空而立。

「這是……毀掉木風部落的那人。」

「不對,不是同一個人,但氣息相差無幾。」葉飛眼中精光一閃,一眼就認出了那位全身被幽光包裹的異人,那雙血紅色的雙眼,讓他記憶優先。

此刻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那奇異之人,身上氣勢暴漲,抬手一揮之下,數千魂奴隨之憑空而現,氣勢可謂驚人。

那是真正的魂奴,其內魂將,魂王,有著不少。

而那位幽光紅眸的異人,僅僅是憑藉異人之力,便是將這些魂奴輕鬆控制,只見他抬手一指之下,魂奴大軍開始瘋狂地湧入城內。

「桀桀……殺光他們,本尊的魂奴大軍內,在添一城之人。」那異人的聲音,都這沙啞之感,臉上露出殘忍之色。

「殺!」

「吼嘶!」

魂奴大軍,顯然是不畏生死,城內的修士,根本無法抵抗,大軍掠過之地,有如蝗蟲侵蝕,已然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機。

而相比之下,魂奴大軍的規模,卻是變得越發的龐大。

「這些人,一人之力,足以毀城,滅宗,蓬萊古修,根本無力抵擋。」道清望著眼前的一切,目光明顯有些微顫。

「連當年的你,也不是他們的對手?」葉飛眉頭微皺,此時不禁開口道。

魂奴隨強,但相比起渡過八重天劫的道清,卻是差了一個檔次,而且蓬萊仙島,渡劫境的強者不少,應該能夠抵擋住這些人的侵蝕。

道清聞言輕輕搖頭道:「這些人異人,有著某種特殊能力,似乎殺之不絕,而且其中強者不少,除非在很短時間內,將他們完全秒殺,才有可能阻止這場浩劫。」

葉飛在聽完之後,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他此時腦海,不禁想起之前在魂帝木風部落內,所遇到的情景,那個奇異之人,卻是曾說過,他是不死不滅的。

對方這些人,除了封印之術,似乎就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