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我問你我可不可能被山鬼大人留下,你說你不想要金銀珠寶!這是什麼鬼?答非所問啊!

而且是個正常人這時候聽到我的話都會考慮這是不是山鬼大人讓我們迷路的吧!

你真的不用擔心自己什麼時候能走出這林子嗎?

我感覺自己和這隻妖怪說不清楚,便道:「我們按直線走試試。」

鬼打牆科學的說法是:人的兩條腿的長短和力量也有差別,這樣邁出的步的距離會有差別,比如左腿邁的步子距離長,右腿邁的距離短,積累走下來,肯定是一個大大的圓圈。

所以遇到鬼打牆不用驚慌,只要走直線就可以了。

我們要用科學的眼光看問題。

……

我們走了幾個小時,我看著熟悉的那棵樹,再次呆了。

好吧,有些事情是科學解釋不了的。

開心問:「我們好像又回來了,怎麼辦啊?」

我也不知道啊!

我尋思道:「今晚大概走不出去了,不如坐下等天亮,天亮了應該會好一點。你覺得呢?」

開心:「嗯嗯。」

我真是個律師 好吧,等天亮。

餓死勞資了!

晚飯也沒吃,還走了那麼遠的路!

既然決定今晚露宿,我們便商量著生火,點燃篝火的話,山上的野獸也不敢靠近。

我和開心到附近拾點柴火。

這個山裡枯枝敗葉很多,草草拾掇拾掇就能收拾一大堆的枯枝。

只不過我在拾枯枝的時候,拾到了一塊東西。

借著月光我看清那東西是一個胸牌,是顧傑的別在胸口的胸牌,上面寫著顧傑,高三。

……顧傑到過這兒?

我心中一動,難道真的是山鬼大人把他們拐來的?

篝火升起,暖烘烘的火光照著我們。

我悄悄的把胸牌塞進口袋裡,沒告訴開心。第二天一大早,蔣亦夢敲開我的房間門:「老王,趕緊起床了。 數據廢土 人家嚮導都已經到了哦!就等你準備出發了。」

我穿上衣服來到院里,一個濃眉大眼的中年人騎在一輛摩托車,老秦正在和他聊著天。

老秦一看我過來了,急忙介紹說道:「這就是我們的嚮導了。我們趕緊準備一下就出發吧!」

因為都是崎嶇坎坷的山路,我們一行四個都是選擇步行進山。

一路上,各種各樣的鳥兒站在樹枝上興奮的叫著。

蔣亦夢……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七十九章·進山屠蟒 開心問我:「顏漠,你餓不餓?」

我微笑著:「不餓。」

餓餓餓!!

勞資快要餓死了!

但是這裡沒有什麼吃的啊!!

我說個餓管個毛用啊!

只是話一說完,我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開心說:「前面不遠處似乎有條河,河裡面應該會有魚。你等著,我去抓魚,魚抓到我們是烤著吃還是煮著吃呢?」

我去!!

你是怎麼知道前面不遠處有條河的?

我們來來回回在這個地方走了那麼久,好像沒看到河流吧?

還是說你丫的根本就沒迷路?你丫的根本就不想帶我去找山鬼大人?!

另外,魚也沒抓到,你就跟我討論魚烤著吃還是煮著吃?這樣真的好嗎?你真的能抓到魚嗎?

我暗自尋思一會兒,道:「確實有點餓了,你先去抓魚吧,抓到魚之後我們再討論煮著吃還是烤著吃。」

開心高興的點頭,看著我道:「那我去了,你不要走,這裡很危險。待在原地等我回來。」

我淡笑著:「嗯嗯。」

哈哈哈哈哈哈!

你覺得我真的會待在原地嗎?

等你走了我肯定就走了!

不是兄弟我不相信你,而是兄弟你真的很值得懷疑啊!

最後一個殺手 如果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你是怎麼知道前面有條河的,還有我們遇到鬼打牆走了那麼久,我都沒看到河,你這次是怎麼確定你能去河邊的?

扯謊做小動作也要做的像一點啊!兄弟你太不敬業了,太不知道我們人類都是狡猾的了!難道人蛇混血的小孩子智商都加在顏值上了嗎?

開心站起來,走出去,臨走前還回頭叮囑我,道:「我去了,很快就回來,你不要亂走,不然我會找不到你的。」

我微笑臉,「嗯嗯。」

開心高興的去抓魚了。

我的微笑臉在他背影消失的一瞬間徹底收回。

呵呵!

兄弟,跟我玩手段,你還嫩了點!!

如果沒猜錯,跟著你走明天白天還是會遇到鬼打牆,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走!

我掏出顧傑的胸牌,朝發現那個胸牌的方向走過去。

開心總算有一句話沒有騙我,那就是山鬼大人真的喜歡待在最美的那棵桃花樹下。

月光下,絢爛的桃花樹開著粉色的花朵,月光透過密密麻麻的花枝投在地上形成斑駁的光影,山風吹來,簌簌花瓣紛紛下落,像是靈巧的小精靈一般,飄飄蕩蕩,安靜紛飛。

桃花樹下是一把骷髏寶座,寶座扶手是兩個骷髏頭,那張碩大的寶座是用骨頭做成的,在花樹下顯得格外陰森。

寶座上坐的人是一個穿著黑色古衣的男子,這個男子一身暗色服飾,腰間的腰帶還鑲著一顆夜明珠,寬袍窄袖,足蹬一雙墨黑皮靴,看起來像是古代殺人無數的殺手刺客一般。

借著月光,我勉強看清這個人的長相,一頭長發隨著山風和著花瓣緩緩飛舞,額間勒著綉著暗色花紋的額帶,兩縷頭髮垂下來,像是長長的龍蝦須一般,格外俊美的臉有一股肅殺的感覺,令人輕視不得。

握了個大草。

這年頭,連鬼怪都長得這麼帥?!

這要是擱演藝圈,顏值絕對是天王級別的啊!

不對,不能胡思亂想,我這次來是有任務的!!

我問道:「請問您是山鬼大人嗎?」

山鬼大人不耐煩的從骷髏寶座前面的桌子上拿出一面銅鏡,照照自己,不耐煩道:「你們這些凡人就是可笑。」

笑你妹啊!!

你照個毛線的鏡子啊!

你照鏡子就照鏡子,幹嘛要說我可笑啊啊啊!!

傻逼不?

山鬼大人幽幽嘆了口氣,擱下鏡子,道:「皮相不過是外表,每一具皮囊下面都是白骨,真膚淺。」

握了個大草!!!

你說的沒錯,皮相只是外表,那麼你照個毛線的鏡子啊!!

還有,不要我一來你就自說自話啊!!

你好歹告訴我你是不是山鬼啊!!

我問你話呢,你幹嘛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啊啊!!

我打斷悲春傷秋的他,問:「請問你是不是山鬼大人?」

山鬼大人道:「算是吧,村子里的人都是那樣稱呼我的。如果你以他們說的為標準,我應該就是山鬼大人。不過你死了那條心吧。」

我……

我還沒說什麼呢!!

你幹嘛叫我死那條心啊?!

話說到底是那條心啊?你不說我也不知道啊!

山鬼大人:「我已經受夠了那些膚淺的人,她們在看到我的時候就不惜一切要待在我身邊,說什麼做侍女也好,我受夠了,我不過是長著一張好皮囊而已,我本以為能過幾十年安穩的日子呢,沒想到你又找來,你走吧。死了那條心。」

我:「嗯嗯,你不過是長了一張好皮囊而已。」

還有,兄弟你到底是有多自戀啊!你為毛看到我就覺得我肯定是來纏著你的啊!!

什麼叫死了那條心啊,我根本就沒起那條心好不好!!

山鬼大人接著幽幽嘆了口氣,道:「能找到這裡,看來你也對我算得上是痴心一片,不過,很對不起。」

摔!!

去你妹的!

勞資忍不了你的自戀了!

一直以來都是你自說自話啊喂!!

還有什麼叫對你痴心一片啊!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想當然啊!還有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啊,這很奇怪的說!!

最後,山鬼大人你到底是有多自戀啊,有多自我感覺良好啊!你怎麼會有這種錯覺啊!

山鬼大人扶額,道:「這些年來,一直都有像你那麼大的小姑娘來找我,硬是想要留在我身邊,我很煩。我不會收的,你走吧。」

摔!

總裁大人,別太壞 勞資還不想留下呢!

我嘴角抽抽,問道:「請問,村子里有個傳說,很久很久以前,一對小情侶結伴去大山裡砍柴,到了大山之後,不知怎地,他們居然迷路了。最後只有男的出來了,他出來的時候拿著好多金銀珠寶。有人問他和他一起去的姑娘呢?他說山鬼大人留下她了。您真的有留下那個姑娘嗎?」

山鬼大人:「我一時閑得慌,就和他們開了點小玩笑,沒想到那個姑娘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說要陪著我。哎,好煩,她不肯走我也沒辦法啊,只能送點錢財給那男的,彌補他被甩的受傷心靈。」也許對於毒岩蟒來說,它高高的抬起頭顱是在向我們宣戰,已經證明它的厲害。

但作為一個擅長利用天地萬物相生相剋的走山客來說,毒岩蟒已經把它身上最致命的弱點展現出來了。

毒岩蟒始終沒有發起進攻,而是高高的抬起那顆巨大的腦袋死死的盯著我和老秦。

「它應該知道我們兩人不好對付,所以才沒有發起攻擊。但是我們一定要提防它噴射毒液。」老秦冷冷的盯著毒岩蟒對我說道。

「看來,它已經通了靈,已……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八十章·剮龍竹刀陣 我……!!

原來真相是這樣啊!

山鬼大人您倒是很貼心,還會用金銀珠寶彌補男孩子們被甩的小心臟……

我道:「我弄清楚一件事情就走。請問您見過這個人嗎?」我拿出顧傑的胸牌,胸牌上有他的照片,如果他們是被山鬼大人拐走的,山鬼應該見過顧傑。

山鬼:「哦,是這群傢伙啊,我很不爽,就是這群傢伙差點燒了我的廟,害得我這幾天沒有香火吃。」

您又不是正統的山神,您吃個毛線的香火啊!

我心中一動,問:「他們現在在哪裡?能告訴我嗎?我知道是他們毀了你的廟,你放他們回去,他們一定會修好你的廟的,到時候我保證你的香火會翻倍的,你就看在他們年幼無知的份上原諒他們吧!我代表他們給你道歉行不行?」

山鬼大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我又不是正統的山鬼,要香火有什麼用?」

我擦嘞!!

山鬼大人您是不是會讀心術啊!您怎麼知道我心裡是這麼想的,還是這只是巧合?

我勉強笑笑,道:「那個,可不可以請您放過他們?」

山鬼大人:「你求錯人了,他們又不是我拐走的。」

我的心涼了半截,就像是兜頭被人澆了一盆冷水。

不是山鬼的話,會是誰呢?

難道說顧傑他們想要燒死開心,開心於是就報復他們?!

不會的,開心……

應該不會吧……

山鬼大人悠悠道:「給你一個忠告,蛇的報復心很強的。蛇本來就是一種記仇的生物。蛇記恩,但也記仇。」

「不會的,開心不是那種人。」我淡淡道。

山鬼大人:「嗯嗯,那條蛇本來就不是人,他不是叫厭父嗎?怎麼改名叫開心了?好吧,就算他叫開心,開心確實不是那種人,開心是那種蛇。」

滾滾滾!!

重點不是開心屬於哪種物種啊,而是開心是不是那樣的!

開心肯定不是那樣的……大概不是吧……

山鬼接著道:「你順著這條路走,你就能找到那群小鬼,到時候你問問他們就知道那條蛇乾的好事了。」

「謝謝。」

我扶額,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真的是開心嗎?

我為什麼有一點小難過……

媽噠!!

就算是開心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哈哈哈哈!這麼一想心情陡然好了!

開心做的也沒錯啊,那群小孩想要燒死他,他捉弄他們一下也無可厚非啊!難道我要叫他一直當聖父嗎?被人欺負了也不還手嗎?

再說了他與這群孩子的愛恨情仇跟我有個毛線關係,過幾天我就走了。

山高任鳥飛,哈哈哈哈,這一地雞毛我管個毛線啊!!

遠遠地,我看到那十幾個小孩三三兩兩的睡著,我趕緊衝過去,探了探鼻息,鬆了口氣,還好只是睡過去了。

我把他們搖醒,大聲道:「都給我起來,不要睡了!」

幾個人三三兩兩的醒過來,一看是我,就紛紛道:「她是,她是那個法師?」

「是啊,居然是她,她是和那個妖怪一夥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