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想再與她多費口舌,風玫拉著琉光仙尊就走。

雲皎似乎被她這句話嚇到了,臉紅了個透徹,眼見兩人要走遠了,急忙追上去解釋道:「姐姐,你聽我說,我雖然喜歡玉師兄,但是知道你們是兩情相悅,從來沒有非分之想……」



雲皎喜歡玉寒景,隱藏的極深,表面上就是一個小丫頭對自己的師兄,對未來姐夫單純的崇拜而已。

整個留仙島沒有任何人懷疑她對玉寒景的感情,風玫若不是看了劇情也不會知道,畢竟雲姬到死都不知道。

但風玫對於他們的感情並不感興趣。

她來看玉寒景,是來算賬的——

她要為雲姬討回公道。

這次雲姬的兩個心愿,她來的時間上已經晚了,明顯無法完成,她也不在意。本想這個世界就帶著琉光仙尊到處玩的,可是雲皎自己找上門來,然後勾起了她腦海中雲姬死前的那些不痛快的記憶。懶人聽書

她不痛快了,自然想找人不痛快了……

玉寒景明顯被琉光仙尊上次傷的不輕,正坐在院子中的藤椅上休息,臉色白的無一絲血色。

看到風玫,他眸子頓時一亮,猛地起身,可能動作太急拉扯了傷口臉色又白了一個度,可他卻是滿臉喜色:「兮兒,你回來了。」

晚風玫一步進入院子的琉光仙尊立即沉了眸子,但是在路上風玫已經警告過他不許亂來,所以他忍了,卻再次環住風玫的腰宣誓主權。

風玫無語了一瞬,下一瞬就順應本能,直接沒有骨頭般往後靠在他的胸膛上。

風玫:「……」這體質的鍋。

「兮兒……」兩人這般姿態,玉寒景倍受打擊地後退幾步,眼裡的光迅速黯淡下去。

琉光仙尊垂眸看著懷中的人,只覺得一顆心被填的滿滿的,但是——

「兮兒?」

這是她的小名嗎?從別的男人口中叫出來……不爽。

「回頭再與你解釋。」風玫看著被他們甩在身後,此刻終於追來的雲皎,唇角挑起好看的笑,「人齊了,我們來談談——雲兮之死。」

雲兮之死。聽到這四個字,玉寒景與雲皎都錯愕地看著她。

風玫不看兩人的反應,姿態妖嬈地靠在琉光仙尊的懷中,手中把玩著垂落在胸前的一縷秀髮,漫不經心地說出讓玉寒景與雲皎同時變了臉色的話—— 合川大學的操場上。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趙楚然,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解。

陳天前世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微信這種聊天軟體,重生之後他也一直都把自己的精力放在了修鍊之上,更沒有時間去研究這些東西,所以當趙楚然說想要加陳天微信的時候,陳天並不是裝傻,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微信是個什麼東西。

「你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如果要是沒有什麼別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陳天此時著急找到學校校董會開會的地方,根本沒有心情留在這裡跟趙楚然廢話。

「你這麼著急幹什麼去啊?」

趙楚然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然後繼續說道:「你的微信到底是多少?快點告訴我,只要你告訴我你的微信號,我馬上就讓你走……」

「我不知道你說的微信是什麼,我現在真的沒有事情在這裡跟你說這些東西!」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轉身想要離開。

但是趙楚然卻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直接伸手攔在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沖著陳天喊道:「在合川大學這個地方還沒有男生敢拒絕我趙楚然呢,你是第一個,我不相信你連微信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陳天語氣略顯煩躁的說道。

「那行,既然你在這裡跟本小姐我裝糊塗,你把你的手機給我拿出來讓我看看!」

趙楚然一邊說話一邊沖著陳天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陳天看著自己身前的趙楚然,他能夠感覺得到趙楚然這個女人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且跟自己說話的時候也沒有任何殺氣,說明這個女生接近自己應該也沒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為了能夠讓這個女生不在繼續纏著自己,陳天伸手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遞到了趙楚然的面前。

當趙楚然看見陳天手中那款老式諾基亞手機以後,整個人都傻掉了,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道:「我的天啊,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現在這都已經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認用這樣的手機?」

「我平時不怎麼喜歡玩手機,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只不過就是個通訊工具而已,能夠接打電話就已經很好了!」

雖然陳天現在已經是江南省首富了,坐擁千億身價,但是被一個同齡人如此嫌棄,難免還是會覺得有些尷尬。

「本來看你長得挺不錯的,穿的也挺好,還以為你是個富二代呢,沒想到竟然是個窮小子!」

趙楚然一邊說話一邊在陳天的手機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然後淡淡說道:「我剛才已經把我的手機號存在你的手機裡面了,等姐姐我什麼時候有時間了送給你一部新手機,省的你還用這麼老掉牙的手機,這麼大了還不知道微信是什麼,也真的是夠可悲的……」

說完這句話以後,趙楚然直接把手機還給了陳天,然後轉身離開了。

陳天站在原地一臉的無奈,因為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來合川大學的第一天竟然被人給鄙視了。

「對了,我想去咱們學校董事會開會的地方,你知道不知道在哪裡啊?」

陳天愣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趙楚然問道。

「你是去董事會打掃衛生吧?董事會就在你前面的那棟樓!」

趙楚然的媽媽也是合川大學董事會董事,自然清楚董事會在哪所大樓裡面辦公,直接伸手指了指陳天正前方的大樓。

「多謝!」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邁著步子奔著大樓裡面走去。

「土包子……」

趙楚然看著陳天的背影淡淡一笑,然後跑到了自己閨蜜的身邊。

「楚然,你跟這小子聊什麼呢聊了這麼半天?」

「是啊,楚然你要沒要到這個小子的微信啊?」

幾個閨蜜看見趙楚然回來以後直接把趙楚然給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問道。

「別提了,這小子就是個土包子,他現在用的手機還是最老款的諾基亞手機呢,除了接打電話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功能,他甚至連微信是什麼都不知道……」趙楚然語氣無奈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但是我把這小子的手機號給要來了,幽幽,你要是想聯繫這小子我可以把他的手機號給你……」

「還是算了吧,我對於這樣從鄉下來的土老帽可沒有什麼好感!」

之前看上陳天的那個女生在知道陳天很窮以後,瞬間就對陳天失去了想法,連忙擺手回了一句。

「這小子窮是窮了點,但是我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

趙楚然一邊說話一邊把自己的手機收了起來。

而趙楚然身邊的那幾個女生聽到這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表情異常震驚的看著趙楚然。

「你……你們都這麼看我幹什麼啊?」

趙楚然愣了一下,表情不解的問道。

「楚然,你是不是看上剛才那個窮小子了?」

一個閨蜜神神秘秘的問道。

「是啊,楚然,這可是我第一次聽說你覺得哪個男生挺有意思的,這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另外一個女生跟著說道。

「哎呀,你們都在這裡胡說什麼呢啊?我跟這個人就見過一面,我就是覺得他竟然連微信是什麼都不知道挺有意思的,我怎麼可能會看上他呢,能不能別開玩笑了……」趙楚然看著自己身邊的閨蜜表情異常無奈的解釋道。

「那倒也是……」

閨蜜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楚然,你要是沒看上這小子那是最好的,但是我還是要勸你一句,你跟那種人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你們兩個真的在一起了,生活起來也會非常累的,你們兩個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共同話題……」

「對啊,你們兩個面對事情的處理方式也是不同的,楚然,你的條件這麼好,可千萬不能犯傻跟這種人在一起!」另外一個閨蜜也連忙跟著勸了一句。

「哎呀,我知道啦,我剛才只不過就是隨便那麼一說,看把你們給緊張的!」

趙楚然撇著小嘴十分不耐煩的喊了一聲,然後邁著步子奔著前方走去。 「我聽說,父親曾經立下過一個詔令。關於島主的位置由何人繼承的。」

風玫此話一出,玉寒景瞳孔猛地一縮,那毫無血色的臉上竟詭異地染上幾分緋色。而雲皎卻是臉色一白,眸中染上幾分慌亂。

風玫沒看他們,但是兩人瞬息的變化卻被琉光仙尊盡收眼底,他眸底染上一縷思慮,卻並未說話。

「何人在姐姐面前亂嚼耳根?」雲皎小臉上染上憤怒之色,「父親年華正好,怎會就定下傳位詔令?」

琉光仙尊從空間中拿出一個躺椅,抱著風玫坐上去,給風玫在自己懷中調整了一個更加舒服的位置。

玉寒景覺得這一幕分外刺眼,但是現在他的主要注意力還在另一件事上。

「兮兒切莫再說這樣莫須有的話,師父聽了會不開心的。」

風玫因琉光仙尊的體貼慵懶地眯起了眼睛,挑唇:「兩位竟是不知嗎?據說是在雲皎出生時,父親怕某些人會動些不該有的心思,便當天召集島上長老,立下了詔令,下一任島主只會是我雲兮!」

留仙島現任島主與其妻子是師兄妹,自小青梅竹馬的情誼,很是恩愛。可是島主夫人在生雲兮的時候難產而死,島主便將對妻子的愛都轉移到了女兒身上。

不久后,他卻被一個女人設計睡了,他勃然大怒那女人卻早已逃之夭夭。

而幾個月後,那個女人挺著一個大肚子來找他了,對方身份地位不低,在外界施壓下,他娶了那女人,也就是雲皎的母親。

雲皎出生當日,可能是出於對前妻以及雲兮的愧疚,他就在諸位長老見證下立下了一道留仙島只會是雲兮的詔令,這道詔令除非所有長老一致同意廢除,或者雲兮本人死亡,不然就連島主本人也沒權利廢除。乾坤聽書網

後來雲兮在島主以及諸位長老的培養下很是出色,長老們自然不會廢除詔令,她成為下任島主已經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可是,總有人不願意啊。

長老們不反對,只有讓雲兮去死了。

想到這裡,她看向那兩個表情一臉震驚與茫然的兩人,唇角的笑容多了一絲冷意。

「看兩位這模樣,竟然是真的不知道嗎?那除了這個,我還真的想不到其他能讓兩位處心積慮地殺我的理由了。」

玉寒景臉上的茫然更甚了,還帶著一絲受傷:「兮兒,你說什麼?殺了,我怎麼會想要殺你呢?兮兒,你……你竟是如此想我的嗎?」

風玫點頭,讚許:「演技不錯。」

玉寒景:「……」演的不錯你怎麼不捧場?

「姐姐,你……你為何會如此想我與玉師兄,是誰與你說什麼嗎?你不要相信有心人的挑撥離間啊。」雲皎泫然欲泣,滿臉傷心卻又滿懷希望地看著風玫,「我們姐妹兩人自小感情要好,我怎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呢?而且,就算沒詔令,島主之位不本就該是姐姐的嗎?我怎會因此就對姐姐不利呢?姐姐是我最喜歡的人啊……」

「你最喜歡的不是你的玉師兄嗎?」

雲皎:「……」知不知道打斷人說話是很不禮貌的啊!醞釀出來的感情就被她一句話給氣沒了! 合川大學。

董事會辦公大樓內。

一位身穿花格子針織毛衣漂亮女生急急忙忙的跑進了辦公室當中,看著自己辦公桌上那厚厚一摞的資料,臉上的表情異常崩潰。

女生長相還是非常漂亮的,精緻的臉蛋搭配著一頭烏黑的秀髮,胸前呼之欲出的高聳襯托而出,下身則是一條黑色的牛仔短褲,白皙的大長腿筆直圓潤,腳上則踩著一雙精緻的高跟鞋,整個人看上去清純之中有帶著一絲絲小性感。

只不過此時女生臉上的表情似乎並不是那麼開心。

這個漂亮女生原名叫黃淇,黃淇一年前在合川大學讀完了研究生,並且因為優異的成績獲得了留校的資格。

黃淇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經濟學教授,所以面對合川大學給的這次機會,自然也是格外的珍惜。

但是讓黃淇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在留在合川大學的第一年竟然並沒有資格當講師,而是被董事會看上,成為了負責協調管理董事會的幹事。

這個職務跟黃淇想要成為教授的夢想簡直就是大相徑庭,即便是都是在合川大學裡面上班,董事會幹事的工資也要比講師高,但是黃淇依舊非常的不滿意。

原本黃淇是打算跟學校申請調換崗位的,但是沒想到這個時候一個更加讓她感到絕望的消息傳來了。

因為黃淇去年的優秀表現,學校的校董會決定將黃淇破格晉陞為校董會會長的私人助理。

如果是普通人聽到了這個消息,那肯定會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但是黃淇確實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能夠成為會長的私人助理也許是所有老師的夢想,因為助理這個職位非常的清閑,而且工資能夠跟學校裡面最頂級的教授相媲美,這樣錢多活少的工作誰不樂意去做啊!

可惜,唯獨黃淇對這份工作不感興趣,因為她留在合川大學的目的就是想成為一名教授,但是現在她距離這個夢想已經越走越遠了。

黃淇趴在辦公桌上面,看著那厚厚的資料,臉上的表情異常崩潰。

也許是因為角度的問題,黃淇胸前因為擠壓而微微變形,勾勒出了一道異常迷人的溝壑,引來辦公室裡面好幾個男老師的注意。

「小淇,你打算什麼時候請大夥吃飯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三十多歲打扮的非常妖艷的美少婦走到了黃淇的身邊,笑盈盈的沖著黃淇問道。

「吃飯?吃什麼飯啊?」

黃淇有力無氣的回了一句。

「行啦,你就別在這裡裝了,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你現在可是校董會會長的私人助理了,這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職位,你才來咱們學校不到兩年便走到了這個位置,肯定要請大傢伙吃個飯慶祝一下啊!」

「是啊,小淇,你在咱們學校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啊?你升的怎麼這麼快呢?」

一個帶著眼鏡的男老師也跟著問道。

「我有什麼關係啊我有,我要是真的有關係我就讓校長給我調成講師了,我對這個什麼私人助理可不感興趣,你們就別在這裡拿我開玩笑了……」

黃淇撇著小嘴十分無奈的喊道。

「你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張姐淡淡感嘆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小淇,你可能還不知道呢吧,咱們學校的董事會今天要過來開會,我聽說好像是新的會長要上任了,而舊的會長已經把自己所有的股份都賣出去了!」

「張會長竟然把股份都賣出去了?」

黃淇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是啊,而且我還聽說新來的這個會長好像是江南省的人,不是咱們這邊的人,說不定新會長就是看上你這張小臉蛋了,所以才會讓你當會長秘書的!」

張姐笑盈盈的開著玩笑。

「我這張臉蛋有什麼好看的啊,人家如果真的有本事當會長的話,那身邊肯定也不缺女人,肯定不會看上我的!」

黃淇淡淡說道。

「那可不一定哦,我跟你說,咱們學校前面好幾任會長秘書最後都被會長給包養了,這都快成咱們學校的傳統了,你到時候可千萬要小心一點!」張姐十分八卦的說道。

而黃淇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說道:「張姐,你的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我,你說到時候萬一那個新來的會長不是什麼正經人怎麼辦啊?他要是對我動手動腳的怎麼辦啊?」

「那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但是我聽說咱們學校新來的這個會長好像是挺年輕的……」

「年輕又能怎麼樣啊?一個能成為咱們學校董事會會長的人就算是再怎麼年輕估計也得在四十歲以上吧,我對這個年紀的男人可沒有什麼興趣!」黃淇輕輕的嘆了口氣,心裏面忍不住開始有些擔心萬一張姐說的那些都是真的,新來的這個會長對自己動手動腳的,自己應該怎麼辦。

「行了小淇,我不跟你聊了,我要去上課了!」

張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教材,然後扭著小屁股奔著辦公室外面走去,留下黃淇一個人坐在原地發愁。

原本沒有機會成為講師黃淇的心情就已經非常的不好了,現在有有些開始擔心新來的會長對自己動手動腳的,所以心情也就更加的糟糕了。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黃淇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黃淇愣了一下以後連忙拿起手機,發現是校長親自給他打的電話,語氣異常恭敬的說道:「李校長,您好!」

「小淇啊,距離咱們學校的校董會開始還剩下不到半個小時,你現在去會議室那邊看看還缺什麼東西不?衛生打掃的怎麼樣了,畢竟今天是新會長來咱們學校的第一天,不能給人家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明白了嗎?」

電話對面的校長老氣橫秋的說道。

「好的,校長,我現在就過去!」

黃淇連忙答應了一聲。

「恩!」

校長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完了,會議室的衛生我竟然忘記收拾了!」

看見電話被掛斷了以後,黃淇忍不住驚呼了一聲,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辦公室外面跑去。 黃淇本身就是校董事會的幹事,所以收拾會議室衛生這種事情也在她的職責範圍之內,但是剛才黃淇一直都在傷心自己沒辦法成為講師的事情,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

如果要是讓學校裡面的那些董事看見會議室的衛生還沒有打掃,那黃淇別說是成為講師了,估計就連留在合川大學裡面的資格都沒有了。

衝出辦公室以後,黃淇因為有些著急,根本就沒有看見一個人從拐角處走了過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