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眼底的自卑。

「前世的事情,我知道了很多……」

男人心底一震。

握著她的手緊了幾分,紫眸緊張的盯著她,啞著聲音問:「知道什麼了?」

她沒有抬頭,只是輕聲說道:「我知道我說過我恨你,我還知道,你的心臟是我弄的,」她聲音在劇烈顫抖著,「我挖出過你的心臟,墨!」

說到後邊,葉妖染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胸口上下起伏,不停的顫抖。

「小傢伙,不要想這個,」他伸手將她抱在懷裡,制止她繼續說,「是瀲芷瑤告訴你的對嗎?不要相信她的鬼話,你沒有錯,是本帝自己的問題。」

當年的事情,他從來沒有怪過她。

那是一個極大的陷阱,一個為他設下的驚天的局。

就連他也是在過了這麼久才查出些眉目來。

當時的她那麼單純,怎麼看得透那些陰謀詭計。

是他先把她牽連進來的,怎麼能怪她。

「你讓我說,」葉妖染推開他,臉龐已經濕透了,目光空洞而黑暗的看著他,哽咽說道,「雖然我很討厭瀲芷瑤,甚至恨她,但是……她為你付出了那麼多,她可以拿內丹幫你療傷,在我傷害你后一直照顧著你,她是瀲月的聖女,她還可以輔佐你統領魔界,甚至她的修為也很高,可以陪你好多好多萬年……」

她承認。

她自卑了。

可以不在乎一切,但是她傷害過他。

這點她絕對不能原諒。

瀲芷瑤說的其實一點都沒錯,她是配不上他的。在做過那些事情后,更加配不上。

墨蒼穹靜默了。

須臾,輕輕抬手抹去她臉頰的淚。

「但本帝要你。」他重新將她抱在懷中,親吻著她的髮絲,補充了一句,「只要你。」

聽完葉妖染的眼淚更加阻擋不住了。

她在他懷裡泣不成聲。

緩了緩,她才抽著氣解釋道:「墨,我一定一定不會恨你的,如果我前世說過這樣的話,那肯定只是氣話,你不要當真。」

「我知道。」墨蒼穹大手輕輕拍著她光滑的背。

他只是怕懷裡這個小女人要逃走,他只怕這一點。

葉妖染忘了自己剛醒來什麼都沒穿,身上還是那件肚兜。

直到察覺微涼的風,才驟然清醒。

整個人僵住,尤帶眼淚的鳳眸眨了眨,愣愣瞧著他。

她不知這樣夾帶無辜,含羞帶怯的嫵媚眼神,對一個男人而言簡直是毒藥。

更不知配合自己身上這副穿了比沒穿更誘人的模樣,足以將他全身細胞里的火焰點燃。

墨蒼穹眼眸瞬息便暗了下去。

「墨……」 見身下的小女人眯著眼睛,像只貓兒,享受著他的按摩。

墨蒼穹心中軟軟的,像是有羽毛劃過。

「還疼不疼?」

「好多了。」不過她渾身都提不起勁兒,看來昨晚的後遺症不是一般的嚴重啊。

越想越覺得自己簡直吃大虧了。

她嘟起唇,朝他撒嬌:「墨,我餓了。」

「想吃什麼?」他問得很溫柔,眼神很邪魅,「吃本帝好不好?」

「滾!」

醒來後葉妖染已經不止一次說這個字了。

「我真餓了。」

昨天傍晚開始他就一直折騰她,直到天都快亮了才意猶未盡的放開。

她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都還感覺到他在自己腿間動作,細密火熱的吻落在她脊背後。

他整夜都極為亢奮,動作和眼神都極為溫柔而熱情,全然顛覆了以往的形象,邪魅得讓她心顫,只是她實在沒力氣回應他。

論這方面的體力,她絕對是被秒成渣的節奏啊。

體諒她的辛苦,墨蒼穹柔聲道:「本帝叫人送吃的進來。」

很快,有兩抹幽靈飄了進來。

身後還跟著幾個臉色死白死白的魔族。

第一次看見這裡的人露出臉,葉妖染被嚇了一跳。

然後眼角抽動,看著空蕩的宮殿,要不是墨蒼穹在旁邊,她準會覺得自己穿越到了恐怖片裡頭。

死神,就是這節奏嗎?

住著鬼屋,享受鬼的服侍。

她已經被某個佔有慾變態的男人裹得嚴嚴實實的,還放下了帘子。

他出去跟他們說了不知什麼,聲音是很冷清霸道的,跟方才的輕容形成極為鮮明的對比。

等他回來的時候,又把她重新抱在懷裡。

「等下就可以了。」

「嗯。」她懶洋洋的應了一聲。

所謂的等下,真的就是一下下,一分鐘不到,外頭的門再次被打開。

飄進來一群的幽靈,手裡端著精美的食物,逐一放在桌面上。

恭敬的朝床榻行禮,然後默默無聲的離去。

輕的來,再輕輕的走,不發出一絲動靜。

墨蒼穹掀開帘子,一手摟著她,一手拿起食物,小心喂她吃。

他身上只鬆鬆垮垮的披了一件袍子,露出精瘦的胸膛,完美的腹肌線。

模樣極為性感。

胸膛上粉色的吻痕,讓葉妖染臉頰又是一陣發燙。

「給我穿上衣服先。」

自己身上的被單因為他的動作滑落,整個背部都露了出來。

他的目光更讓她彆扭。

「本帝哪裡沒看過?」男人劍眉揚起,大手在她光滑的背後輕撫,感受著她的細膩。

上頭自己留下的痕迹,讓他眼神微暗,喉結動了動。

片刻后,他很認真的抱過她,喂她吃東西。

他不再動手動腳,葉妖染很放心的吃著入口的美食。

「夠了。」

「飽了?」男人揚起眉,把碗筷放回桌上。

她打了個飽嗝:「你這裡的東西真好吃。」

「喜歡的話以後在這裡住下。」他的手已經悄然鑽進了她身上的薄被裡,聲音低啞,「現在該你喂本帝了。」

葉妖染目光一頓,不知是想到了什麼。

把他作怪的手抓了出來,認真看著他:「墨蒼穹,我問你一件事!」

「嗯?」一心想著辦正事的男人根本沒注意她的認真,手又滑了進去。

「為什麼,我好像沒有晉級?」

葉妖染狠狠的蹙起黛眉,困惑地看著他。

聞言,墨蒼穹的動作終於頓住了,劍眉擰起。

對了,為何,她沒有晉級?

他四十幾萬年的精氣在她體內,她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伸手將她的手握住,兩指搭在跳動的脈搏上。

凝神探查。

卻見裡頭絲毫沒有異樣,修為經脈,每個角落都跟之前一模一樣。

「會不會是你給我下封印的緣故?」她能想到的只有這個原因。

「不會。」男人沉著眼眸,搖了搖頭。

在救她回來的當天,他就立馬把她的封印解了。

「那是怎麼回事?」

墨蒼穹沉吟片刻,道:「本帝叫夙夜過來看看。」

他正要起身,葉妖染卻突然翻過身子,揚起妖艷的鳳目,瞧著他的眼,黛眉微挑:「難道……你還和誰**過?」

只有這個解釋,能夠完整的說得通這件事了!

男人微愣,沒反應過來這事兒怎麼會扯到這上邊。

見他遲疑,葉妖染心底怒火越積越多,一腳就踹上去:「媽的!墨蒼穹,你給老娘滾下去!」

他避開一腳,再次把她摟在懷裡,蹙著眉,不解她的突然生氣:「小傢伙,怎麼了?」

她怒目而視:「滾!」

倒不是她有什麼處男情結,只是在她心底,一直有著男女平等的觀念。

她昨夜將兩輩子的第一次給了他。

而他以前還睡過別的女人?

一想到她就想殺了那些女人!

她的佔有慾從來不比他弱。

情緣 見她眼中熊熊燃燒的怒火和醋意,他腦中靈光一動。

連忙說道:「我沒有。」

「沒有?那我怎麼不會晉級?還有,你怎麼知道自己的精子可以讓人漲修為?」她越說越懷疑。

主要是,他太完美了,完美得讓她從頭到腳都不放心。

「自己的身體,自己當然清楚。」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

「萬一是被睡了你自己不知道呢?」

「誰有那個膽子!」除了她還有誰敢把他睡了?

她慢悠悠地順口接過話:「瀲芷瑤啊。」據她所知,那女人絕壁有這個膽子。

墨蒼穹默了,瀲芷瑤的確做過類似的事情,在她剛離開他的時候,瀲芷瑤曾經到他宮殿里脫光引誘過他。

「我沒有碰她。」

不僅連個手指頭都沒碰,她還被他一怒之下丟出了宮殿。

「你發誓?」

墨蒼穹蹙眉,別說天地條約奈何不了他,他也做不來那樣的舉動。

他向來不喜歡發誓或者承諾,那些都太假。他會用行動證明。

見他不說話,葉妖染徹底怒了:「從今往後別想碰老娘一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