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用了解方逸天也知道身邊這個風度翩翩、細皮嫩.肉、英俊帥氣的公子哥就是公司里新來的所謂董事長辦公助理王華了,也就是想要打林淺雪主意的人。

對於這種公子哥方逸天採取的措施直接就是無視,說實在的,眼前這個除了帥一點之外看著弱不禁風的公子哥他還真是不放在眼裡,再則林大小姐已經是對他芳心暗許,而他對林大小姐除了最後一關還沒捅破之外,林大小姐對他而言已經是沒什麼秘密。

「如果這廝知道自己曾無數次的給淺雪做過豐.胸按摩,那麼他的臉色會是怎麼樣的呢?還能保持眼前這樣的淡定優雅?嘿嘿,那時候他的臉色表情應該很精彩吧!」

方逸天心中暗暗想著,嘴邊泛起一絲笑意來。

「學姐,這位是?」

這時,王華走上前一步,開口說話了,目光溫和的看向了方逸天,臉上帶著謙和的笑意,看著極為紳士。

說白了,紳士無非就是耐心的狼!

這一套方逸天早已經見慣,事實上,他要是裝起來,他自認比眼前這個公子哥裝得更紳士,更風度翩翩,可那樣子太累,既然裝不裝最後的目的都是為了抱得美人歸,那麼何必如此的虛偽?

不過方逸天倒是對王華稱呼林淺雪的方式感興趣起來——學姐?!

「哦,王華,忘了跟你介紹,這位就是方逸天,一直陪在我身邊的人。」林淺雪說到最後一句時稍稍加重了語氣,而後對著方逸天說道,「逸天,這位是我們公司王副總的兒子王華,剛從海外留學回來,很有才幹。當初我與他一起在劍橋念過書,我比他早一屆。」

「哦,原來如此!這麼說你還是鳳姐心儀的海歸派啊,不錯,不錯,現在的年輕人海外留學之後還能夠回國的很少了。」方逸天語氣頗為讚賞的說了聲,而後掏出包煙,抽出一根遞給王華,說,「小華,要不要來根?」

「不用了,謝謝。」王華溫和的回拒了,心中卻是暗暗震驚不已,目光多看了方逸天兩眼,暗忖著眼前這個男子就是方逸天?就是據說給林淺雪當私人保鏢的方逸天?難怪會跟林淺雪走得如此之近,而剛才淺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抽煙?不抽煙也好,抽煙傷肺!」方逸天淡然一笑,點了火之後自顧自的吸了口煙氣。

「你還說別人,明知道抽煙對肺不好可你還不是抽了?」林淺雪嗔了聲,語氣帶著責備的說道。

「小雪,你不是常說我沒心沒肺嗎?既然都沒心沒肺了,抽根煙算什麼啊。」方逸天一笑,淡淡說道。

「你……」林淺雪語氣一噎,而後沒好氣的笑了笑,秋水流轉的美眸瞪了方逸天一眼,而後便是朝著大廈裡面走去了。

方逸天一笑,慢悠悠的跟了上去,並不去理會身後的王華。

王華那張白皙的臉頓時沉了下來,看向方逸天背影的目光沒有了原先的那股溫和,竟是逐漸的變得犀利陰沉起來,而後他腦海中想了想,便是冷笑了聲,臉色恢復如常之後也朝著大廈裡面走去。 電梯內,方逸天、林淺雪與王華站著朝著樓上升去。

方逸天大馬金刀的站在中間,左邊站著王華,林淺雪走進來之後自然而然的朝著方逸天的右邊走去,站在了他的旁邊。

從這點細節可見,林淺雪潛意識裡還是比較親近與方逸天,一旁的王華看在眼裡,眼角微不可察的跳動了下,可臉上依舊是保持著溫和儒雅的笑意。

「原來方先生就是學姐的私人保鏢,此前早就聽說過,幸會。」王華朝著方逸天一笑,說道。

「幸會不敢,小華你用不著跟我如此客氣,還不如來點實際行動,比如請吃個飯之類的,我絕不會拒絕。」方逸天淡淡說道。

小華?!

王華嘴角微微抽蓄起來,這個稱呼他怎麼聽都怎麼感到刺耳之極,他怎麼說也不是個小孩子了,可卻是被方逸天倚老賣老的一聲聲小華小華的叫著,聽在他耳里自然是極度不爽。

他正想說什麼,林淺雪突然開口了,說道:「王華,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以後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不用叫我學姐。」

「哦,那我就叫你名字淺雪吧。」王華溫文爾雅的一笑,說道。

林淺雪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電梯升上了十九層樓後方逸天他們走出了電梯,林淺雪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時對著方逸天說道:「逸天,你進來一下,我、我有事跟你說。」

旁邊的王華一聽,表面上不動聲色可心中已經是意識到了些不對勁,他開口說道:「對了,淺雪,你看我都來公司四五天了,也沒見你具體給我安排些什麼事情做,我來這裡是真心想幫你做點事情的……」

林淺雪臉色一怔,而後淡然說道:「王華,你剛來公司,需要一個摸索熟悉的階段,你現在雖說清閑了點,但以後總有你忙不完的事。唐秘書那邊手頭有著不少事情,你先過去幫幫她吧。對了。沒什麼事不要來打擾我。」

林淺雪說完后眼眸一轉,看了眼方逸天,暗示他走進來。

方逸天淡然一笑,注意到王華還在旁邊,便故作笑著說道:「喲,董事長要跟我面談該不會是要扣我這些天請假不在的工錢吧?」

方逸天說著已經是走進了林淺雪的辦公室中,隨後林淺雪將辦公室的門口「砰!」的一聲關上。門外站著的王華臉色一陣難堪憋屈,走也不是,站著也不是,心中像是堵著一塊大石頭般,那種感覺極為憋氣!

「方逸天?哼,如果不是為了我爸爸的大局著想,我豈會對你如此客氣?等著吧,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王華心中冷哼了聲,而後緩和了一下臉上的神色,想了想,便朝著唐怡紅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

「逸天,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要到後天呢,還有,你回來了居然一點風聲都不透露給我,我恨死你了……」

董事長辦公室內,林淺雪泛著點點波光的秋水美眸看著方逸天,口中已經是半嗔半喜的說著。

看著眼前站在面前的方逸天,她內心深處湧起了一股由衷的喜悅之情,原本空了一塊的心也得到了填充般,整個人感到踏實很多。

自從跟方逸天坦開心扉后,她心中已經是多了一份牽挂與思念,特別是方逸天不在的時候,那份牽挂與思念會由淡轉濃,佔據了她的身心,這幾天夜裡,她睡著睡著總會幻想著要是此刻能夠抱一抱方逸天那寬大的胸膛該會是多麼的美好啊!

她口中雖說嗔怪著方逸天提前回來卻沒有通知她一聲,但她心中卻是在暗暗欣喜著的,那雙看向方逸天的雙眸撲閃間也禁不住的微微濕潤了起來。

「恨吧,有多恨就有多愛!」方逸天厚著臉皮,笑呵呵的說著,走到了林淺雪的身前,伸手理了理她額前的髮絲,柔聲說道,「我回來了你高不高興?」

林淺雪輕咬著下唇,流轉的美眸看著方逸天,最後她已經是忍不住的撲進了方逸天的懷抱中,緊緊地抱著他,這一刻,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她的行動已經是說明了一切!

軟玉溫香,吹氣若蘭,方逸天也摟著林淺雪那嬌柔妙曼的腰身,那久違了的觸手柔軟,光滑如玉的肌膚也挑起了他的心弦。

聞嗅著林大小姐身上的處子幽香,方逸天心情大好,俯身貼在了林淺雪的耳畔旁,唇間已經是若即若離的觸碰到了林淺雪那柔潤的耳垂,他輕聲問道:「你還沒跟我說說那個王華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耳畔傳來的溫熱之感讓林淺雪嬌軀輕輕一顫,耳垂邊傳來的隱隱酥麻的感覺讓她的嬌軀感到一陣的嬌庸無力起來,她嗔了聲,說道:「你問他幹嘛?他就是王浩的兒子,王浩提議讓他兒子但當我的辦公助理,為了權衡一下,我也不得不答應了。你有意見嗎?」

「哈,我能有什麼意見。不過那傢伙似乎是在打你主意啊,你沒看出來?」方逸天問道。

林淺雪俏臉一紅,看著方逸天,忽而掩嘴輕笑起來,她說道:「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他喜歡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當初在劍橋讀書的時候他也是這般的獻殷勤,不過我從不理會。」

「吃醋?跟我搶女人的小白臉我從不會吃醋,我剛才在考慮的是要不要打斷他的腿或者是擰斷他的手,居然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分明是不想活了。」方逸天冷笑了聲,語氣平緩,但卻是透著一絲的堅決。

林淺雪本是一句玩笑話,卻是換來方逸天這樣認真的臉色,她心中感到詫異之餘也感覺到了一陣溫暖之感,她連忙說道:「逸天,你、你可不要亂來,王華他不敢對我怎麼樣的,再說了,他是王浩的兒子,眼前這種局勢還不能跟王浩翻底牌的時候。」

「放心吧,我不會亂來的,不過這個小子要是亂來我也不介意瘋狂一把。」方逸天一笑,淡淡說著,語氣已經是有股嗜血的味道。

林淺雪聞言后稍稍放下心來,俏皮的噘了噘嘴,看著方逸天,問道:「你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呃……哦,對,真是該死,我居然忘了親你,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實在是不該,我現在十倍補償回來吧!」方逸天說著猥瑣的一笑,正欲對著林淺雪那嬌艷紅唇一親芳澤。

「你去死好了……誰說是這個了?」林淺雪情急之下伸手堵住了方逸天的嘴唇,一雙美眸等著他,說道,「你果真是個大壞人,你肯定是忘了……你當初答應我回來的時候會給我帶一件禮物的!」

林淺雪說著目光幽幽地看著方逸天,眼中滿是幽怨之意。

方逸天聞言后恨不得一巴掌拍自己的大腦,經過林淺雪這麼一說他倒也是想起來了,去江南省之前的確是答應過要給林淺雪買件禮物回來的,可匆忙之間這事竟是忘得一乾二淨!

女孩子在乎一個男人,不僅僅是在乎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好,也在乎這個男人對自己上不上心。如果此刻方逸天傻乎乎的說著忘了之類的話,林大小姐想必要當場發飆了。

「小雪,不是我忘了,而是我、我根本不知道買什麼給你好。給你買金銀珠寶太俗了,再說了,類似鑽戒項鏈這些你也不缺少,想來想去,我把我身邊一直隨身帶著的東西送給你吧。」方逸天看著林淺雪,緩緩說道。

林淺雪聞言后眼眸一亮,嫣然一笑,說道:「是什麼啊?」

這時,只見方逸天從身上拿出了一顆子彈頭,子彈的尖頭已經是有些鈍,銅黃色的彈頭凹凸不平,已經微微扭曲,顯然這是一顆射出去的子彈頭,上面似乎還殘留著些許淡淡的血跡。

「這、這是?」林淺雪看著方逸天手中的子彈頭,禁不住掩嘴了小嘴,詫聲問道。

「這顆子彈頭本來可以要了我的性命,不過卻是被我一個好兄弟擋了下來。本來,我想一直將這顆彈頭留在身邊,但現在我心中已經是釋然了,那份沉重的回憶也可以坦然面對了。這顆彈頭有我兄弟的血,也有我身上的血,永遠不會磨滅,代表的是我以前生活的一部分。」方逸天語氣低沉的說著,而後看向藍雪,問道,「小雪,現在你願意幫我保管嗎?」

林淺雪雙眸明亮而又璀璨的看著方逸天,從方逸天的話中她能夠感覺得出這顆子彈頭對於方逸天來說是多麼的具有象徵意義,代表著的是往昔的血與淚!

對於方逸天的過往,她一點兒都不知曉,但是,方逸天卻是肯將代表著自己過往哪怕是一小部分的子彈頭留給她,是不是也在告訴她他心中已經完全有她了呢?

林淺雪眨了眨眼眸,眼中已經是情不自禁的泛出了點點晶瑩淚花來,她伸出雙手接過了方逸天手中的子彈頭,輕聲而又堅決的說道:「我願意,而且是一輩子,一輩子都保管!」

如果方逸天買昂貴的珠寶飾品來送給她,那麼她會感動欣喜高興,但絕不會如此的感動。

她將那顆子彈頭捧在手心,這份代表了血與淚的禮物對她而言實在是太珍貴了,她欣喜的笑著,心中已經湧起了陣陣感動的暖流來。

「逸天,謝謝你,我很喜歡這份禮物,這將會是我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

林淺雪輕聲說著,妙曼婀娜的身軀靠在了方逸天的懷裡,頭部靠在方逸天的肩頭上,雙眸微閉,長長的睫毛泛著點點淚珠,臉上卻是感動滿足之態。 方逸天走進林淺雪的辦公室,這一談就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方逸天還沒出來,也不知道在裡面幹些什麼。

這倒是害苦了時不時走出來溜達一圈的王華。

在唐怡紅的辦公室內,他倒也是有些事情做著,但一想起那個笑起來人畜無害的方逸天還在林淺雪的辦公室內他怎麼也坐不住,借著上洗手間的借口都忍不住走出去窺視了幾回,但他也不好意思去敲林淺雪辦公室的門口。

如此反覆,他不免被唐怡紅認定是腎虧的那一類男人了,要不然為何如何三番兩次的上洗手間?

其實按照王華挑剔的目光看來,唐怡紅也算得上是不多見的美女了,雖說容貌上唐怡紅還沒有林淺雪那般的精緻到禍害人間的地步,但唐怡紅身上那股與生俱來般的嫵媚成熟是林淺雪所不具備的。

說起來,王華骨子裡還是比較喜歡唐怡紅這一類型的女人,美艷、嫵媚、成熟,特別是某方面的事上更是懂得如何讓一個男人得到至高無上的享受。

只是一開始他外在的形象就是溫文儒雅,謙謙君子,因此跟唐怡紅相處在一間辦公室的時候他倒也是規規矩矩,稱得上是目不斜視了。

再則,他也不會因為唐怡紅這顆芝麻而丟了林淺雪這顆西瓜,林淺雪對他而言不僅僅是一座高峰,一個女神般的存在,還意味著更多,他心中還有著更深遠的打算。

在目的達成之前,他都會一直容忍克制,如果連這點心計與容忍都做不到,那麼他也就辜負了他父親對他寄予的厚望。

王華在辦公室中坐了一會兒,又忍不住的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唐怡紅稍稍抬起頭,透過眼鏡鏡片的目光看著王華的身影,臉上有種如釋重負般的輕鬆感覺。

不知怎麼的,每當王華坐在辦公室里的時候,她總是感覺到有點不對勁,有點不自覺。王華的溫文爾雅,斯文舉動,好像是牽制住了她般,讓她渾身不自在,有種束縛之感。

相比之下,她內心深處覺得還是跟方逸天呆在一起輕鬆許多,方逸天那種弔兒郎當玩世不恭的態度只會讓她忍俊不禁,而不像是王華帶給她的那種近乎於束縛般的感覺。

……

王華走出去之後竟是看到樓層的過道上徑直走過來一個女人,剪裁合體的淺灰色一步裙穿在身下,勾勒出了那完美浮凸的曲線,白色鑲花邊的高領襯衫束縛著她那妙曼輕盈的身姿,精緻美麗的臉帶著一絲的冷傲之色,塗著深藍色的眼影給人一種冷媚之感,美麗而又冷傲!

她很高,腳下還蹬著一雙七八公分的愛馬仕高跟鞋,身上的一步裙短到大腿端出,她那雙修長勻稱近乎完美的雙腿就這麼的呈現出來,光是看著這兩隻交錯走動的修長玉腿,就足以讓人神魂顛倒,無法自持!

踩著高跟鞋,這個美麗而又冷傲的女人就這麼一步步氣勢凌人的走了過來,儼然有了幾分女王的氣場。

王華看著這個女人,臉色一怔,他知道這個女人是誰,正是林淺雪的好朋友,也是金城商廈現任的總經理——甄可人!

「甄經理,你好。」王華儒雅一笑,走上前打了聲招呼。

「你說錯了,我一點也不好!」甄可人冷傲的目光看了王華一眼,走到了林淺雪的辦公室門前,說道,「王助理,你怎麼不在小雪的辦公室裡面?你不是她身邊的助理嗎?」

「哦,淺雪正跟方先生在裡面談話,我也不便打擾。」王華笑了笑,說道。

王華說著又接著說道:「甄經理是要找淺雪嗎?要不我幫你叫一聲吧。」

「不用了,小雪既然跟方逸天在一起那麼就多給他們點時間吧。」甄可人眼眸一轉,說道。

王華聞言后臉色直接怔住,給他們多留點時間?什麼意思?難道方逸天這傢伙在裡面對林淺雪……

想到這,王華的臉色陣青陣白起來,暗中他的拳頭都禁不住的緊握起來,越想越覺得方逸天跟林淺雪孤男寡女的在裡面待這麼久是有點蹊蹺啊……

「聽說王助理跟小雪是校友?在劍橋留過學?」甄可人看向王華,問道。

「是的,淺雪還是我的學姐,比我早一屆。」王華心中雖說狐疑不已,但語氣還是溫和鎮定的說道。

「哦,我記得小雪跟我說過她不喜歡比她還小的男生,呃,我也不喜歡。」甄可人說著聳了聳肩,繼續說道,「女人要的是一種被寵愛呵護的感覺,希望擁有一個結實寬大的胸懷,這點上你似乎是滿足不了條件哦。」

王華臉色微微一變,他自然是聽得出來甄可人這句話是在針對他,也是在暗示著他林淺雪對他沒有絲毫的好感,可他臉不改色,淡淡一笑,說道:「男人的成熟不一定是體現在年齡上,我相信最後淺雪會知道誰才是對她最好的人。」

「挺執著的哦,對了,你有腹肌嗎?」甄可人盈盈一笑,又問道。

「什麼?腹肌?」王華臉色又是一怔。

甄可人一笑,說道:「偷偷地告訴你,小雪喜歡有腹肌的男人,那樣會帶給她許多安全感,所以建議你下班了多去去健身房吧。」

甄可人說著,不理會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王華,走過去敲了敲林淺雪辦公室的房門。

「咣當!」

門口打開了,竟是看到林淺雪臉色微微泛紅的站在門口處,旁邊還站著笑得人畜無害的方逸天。

「小雪?!哦,好啊,你跟這個大壞蛋一直在門後面偷聽對不對?」甄可人嬌呼了聲,而後一雙美眸便是又嗔又喜的盯在了方逸天的臉上。

方逸天一笑,朝著甄可人眨了眨眼,而後對著一旁站著的臉色隱有難堪之態的王華說道:「小華啊,剛才甄可人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這種說話方式一直都是甄可人的特有風格。想當初,我也是被她批得一無是處,體無完膚啊——不過,說句中肯的,小華你身子板是單薄了點,特別是從背面一看,挺中性的,或許可以考慮考慮剛才可人所說的話。」

王華牙關緊咬,陣青陣白的臉已經是有點通紅,可他最後卻是淡然一笑,說道:「以後我會多多鍛煉身體的。對了,淺雪,已經是下午五點鐘了,晚上……」

「哦,你是說吃飯的事嗎?」林淺雪淡然的說了聲。

「吃飯?哎呀,小雪你這麼一說我肚子就開始咕咕叫了!小華剛才說什麼來著?要請我們吃飯?誒,真是太客氣了,這麼熱情我們都不好意思拒絕啊。小雪,你也一起去吃吧,難得小華一番熱情,總不能辜負了吧?」方逸天聞言之後立即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一旁的甄可人聽著,想笑又強忍住了,只覺得這個大壞蛋果真是夠壞的,分明是想宰王華一頓,非要把林淺雪給扯上了。

「好啊,如果王助理請客吃飯也請我在內,那麼我可是欣然接受的哦。」甄可人一笑,說道。

王華一聽,臉色都要變綠了,本來他只打算約林淺雪一個人出來吃飯,製造一個兩人獨處的機會,氣質卻是被方逸天這混蛋給打攪了。

如今方逸天這一說了之後,顯然是把林淺雪與他跟甄可人綁在了一塊,要請就要全部請,要麼就不請。

可這話都說出口了,要是不請豈不是顯得太小氣?他倒也不是在乎那幾個錢,只是對於方逸天也要去吃飯相當的不爽,很不爽!

騎虎難下,王華只好笑了笑,說道:「那麼好吧,今晚我請大家吃飯。」

「我就說嘛,小華是個大方人,對了,那麼我們去哪兒吃呢?按照小華的標準,肯定是不能低於五星級酒店啊。」方逸天煞有介事的說道。

「…………」

王華深吸了口氣,平息了心中泛起的一股莫名火氣,臉色保持著一貫來的溫和風度,笑著說道:「到時候大家想去哪兒吃都行。」

「那麼多謝王助理的慷慨大方啦。」甄可人一笑,說道。

林淺雪也是一笑,其實對於王華邀請她吃飯之事,她原本是要打算拒絕的,可被方逸天這麼一攪合,她也不得不去了。

不過有方逸天與甄可人陪著,她倒也是釋然起來,如果說單獨跟王華一起吃飯那麼她主觀意識里是不會應允的。 王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只好說道:「請吃飯當然沒問題,不過我第一次請淺雪吃飯如果去尋常的飯館或是星級的酒店也不夠輕鬆愜意。我媽認識一個朋友有個私人會所,這個會所只有圈內的熟人才可以去。我今天聯繫一下,然後讓我媽出面預定一下這家會所,裡面的什麼山珍海味都有,你們看如何?」

「有這麼好?這家私人會所叫什麼名啊?」甄可人禁不住好奇的問道。

「聽我媽說好像叫『紅茶私人會所』,地點在郊外,環境極為優雅,地方也很大,到時候還可以多邀幾個人過去聚聚,你們說呢?」王華說道。

「我沒問題啊,就看小雪嘍。」甄可人一笑,說道。

林淺雪臉色稍稍遲疑,除了跟圈內的幾個好友之外,類似於私人會所這樣的聚會她一般都很少去,想了想她美眸看向了方逸天,問道:「逸天,你說呢?」

聽到林淺雪再次徵詢方逸天的意見之後王華心中肺都要氣炸了,忍不住要當場抓狂起來,他暗暗想著林淺雪跟方逸天之間僅僅是僱主保鏢那麼簡單嗎?為何每次林淺雪都要徵詢這個姓方的小子的意見?

剛聽到王華提起紅茶私人會所之際,方逸天腦海中靈光一閃,聽著感覺有點耳熟,努力的想了想之後他猛地想起紅茶私人會所不就是蕭姨曾帶他去過的那家會所嗎?當時天海市來了一個國際大明星顧傾城,這家會所的女主人紅茶是顧傾城的朋友,因此在會所內設宴款待了顧傾城。

也正是那一晚,他與顧傾城原本是兩條平行線的人生發生了交集,才有了往後跟這個容貌身材都無可挑剔的大明星旖旎纏綿的一幕幕!

而這時,方逸天聽到了林淺雪詢問他的話,他笑了笑,說道:「既然小華如此的好客那麼我們豈有不去之理?哦,對了,像這種私人會所的聚會是不是可以隨便吃喝?我知道是你請的客,我的意思是可以隨便吃喝的話我多拉幾個朋友過去助助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