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用了,哥哥,你先去救你的室友吧,或許還有救!”

我看着朵朵那一臉煎熬的樣子,心中極爲的難受,當即想到了之前朵朵喝了我的血便很快就恢復的例子,頓時一咬牙猛地咬在自己的手腕上,頓時咬破了靜脈血管,痛,這一刻我算是豁出去了,整個人瘋狂的嘶吼一聲,然後將血滴入了朵朵的嘴裏,朵朵連忙伸出舌頭直接捲住了我的手臂,猛吸幾口!

“朵朵,你先撐着,哥哥去去就回!”

說完,我一把按住手腕,便衝了出去。

我這會兒真恨自己出門的時候沒有帶上一點法器,哪怕是黑狗血,桃木劍也好,可是這會兒可好,什麼都沒有,完全是空手,這樣獨自對付一個厲鬼的經驗我是沒有的。

一想到兒子還在爲我苦撐,我的心頭就是猛地一暖,鼻子一酸猛地衝出了閣樓!

因爲這是幻陣之中,所以我知道不管我怎麼跑我都在原地沒有動,但是有一點要是我在這個陣法之中死去了的話,那麼現實之中的我也就真正的死亡了。

我衝出閣樓便看到了已經被那女鬼直接抓住脖子的張亮,這會兒的張亮大吼着救命!

“亮,昨晚你可不是這樣說的,我之前可是問過你,要是有一天我死了,變成了厲鬼你還喜歡我不?你當時可是深情款款的回答我,我的寶貝就算你化作灰都喜歡我,怎麼才過了一天你就變了,你就變得不認識我了,變得要聯合一個三流陰陽先生來對付我了!”

越說到最後女鬼麗麗的表情越發的衝動了,那捏着張亮的手越發的用力了。

我衝出閣樓便聽到說我說三流陰陽先生的話,頓時火帽三丈,加之之前的種種憋屈這會兒一併的釋放了出來。

“放開我兄弟!”

我大吼一聲,趁着中指的傷口還沒有癒合,在牙齒之間又是猛地一咬,頓時鮮血長流。

“散鬼符,鬼氣散盡!”

這會兒我已經根本就管不了那麼多了,在不斷往前衝的瞬間頓時畫出了一道血符,更是爲了能夠將眼前的這個女鬼的鬼氣散去,我更是接連畫了三道。

我只感覺頭暈眼花,整個人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但是我不能倒下,我緊咬着牙,將舌頭死死的咬在牙齒中間,那種痛讓我眩暈的腦袋能夠短暫的清醒。

嗤嗤嗤嗤!

血符在我不斷前衝的身前凝結成了三道巨大的血網,猛地朝着女鬼籠罩而去,女鬼渾身一顫,隨手便將張亮朝着我和我的血符扔來,然後身子猛地朝着黑暗的地方竄去。

“想逃,沒門!”

我怒喝一聲,也不管此刻被嚇着了的張亮,一腳便飛開張亮,帶着那血氣所凝的三張散鬼符朝着女鬼麗麗如子彈一般的射去。

“屏!”

女鬼麗麗身子不斷的後退,她那原本就沒有皮的身體上一個個蠕動的蛆蟲這會兒不斷的掉落朝着我飛來,我雖然噁心,但是心中卻更加的氣憤,滿腔的怒火幾乎就要炸開了一般。

“破!”

我學着兒子的樣子,對着那屏風猛地一指,這一指下去,那鬼氣所凝結的屏障竟然被我直接的轟破了,此刻的我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成就感,穿破了鬼牆,讓我更加的自信,更是瘋狂的朝着女鬼麗麗追去。

“啊!”

我右手攜帶者三章散鬼的血符,瘋狂的蓋在了女鬼麗麗的身上。

啊啊啊!

女鬼麗麗嘶吼着,但是他整個人依舊是在不斷的朝着黑暗的地方跑去。

鬼入暗地,如泥龍入海。

我心中猛地一顫,灌了一口鬼奶便瘋狂的朝着女

鬼麗麗追去。

但是隨着我不斷的追趕,我突然覺得有些不妙,因爲我感覺自己眼前的環境,竟然有一次的開始改變起來。

“糟了!”

我心中猛地一顫,連忙後退,但是就在我轉身的瞬間,那被剝了皮的麗麗就站在我的面前,她的臉上依舊是半邊被兒子的唾沫給融化了,而身上則是留着道道黑血,整個胸膛也是炸開了的,內臟早已經在之前的奔跑之中完全的散落到了地上,如今的她只是一個空殼。

“這都是你逼的,我要你死,要你死的很慘很慘!”

她的聲音此刻變了,徹底的變了,沒有之前的輕柔,完全是沙啞的鬼音。

“你想要我死!”

“那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

我大吼一聲,渾身怒氣上涌,這會兒我是故意讓自己發怒,因爲在八兩書給我的筆記之中就說到了有一種氣,能夠在危機的情況之下極其人的潛能,這樣氣叫做怒氣,就是人在極其憤怒之下能夠施展出更大的力量,而對於鬼怒氣則是一種十分鋒利的利器。

砰!

我沒有給女鬼麗麗機會,因爲我沒有時間,我相信兒子說十分鐘就一定能夠爲我撐十分鐘,十分鐘我也一定要拿下這個女鬼!

殺!

這一刻我的心中涌起的不光是怒氣,還有一種殺氣。

林沖風雪山神廟,武松血濺鴛鴦樓……

一種鋒芒,這一刻在面對女鬼麗麗的時候我竟然醞釀出來了。

殺!

我身子猛地朝着女鬼麗麗再一次衝過去,帶血的中指凌空畫出了散鬼符,一畫又是三章,這一次我將三張疊加在了一起,八兩書的筆記告訴我,再厲害的鬼也怕散鬼符。

鬼憑一口怨氣,而散鬼符則是散去胸中怨氣,散去鬼氣。

此刻的女鬼麗麗明顯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樣的厲害,那撞在我身上的力道也是不斷的減小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

女鬼麗麗似乎意識到了此刻我已經佔據了絕對的氣勢,她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一邊後退,一邊驚慌的問道。

我怒喝一聲,先是一拳落在他那滿是腐肉的臉上,接着身子猛地躍起,進而將三張疊加在一起的散鬼符瘋狂的打在了她的臉上,按入了她的鬼門!

啊啊啊!

“我給你拼了!”

就在我按下三張散鬼符的瞬間,整個空間猛地一顫,但是與此同時我感覺一股致命的危險襲來,轉身一隻充滿着兇怨之氣的血紅大手瘋狂的朝着我抓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口袋裏飛出了一道銀白色的光芒。

“感傷害楊大師,受死!”

李大的聲音,我聽得出來,瞬間那原本化作一股龐大血紅的兇怨大手此刻被道道銀白色的光芒纏繞,剎那之間便煙消雲散。

而那李大也是消失不見。

此刻我身下的女鬼麗麗已經化作了一地散亂的鬼氣,我連忙站起身,瘋狂的往回跑,等我再一次上了閣樓的時候,眼前的一切才讓我懸着的心稍稍的平靜了一點。

站在門口,身體和精神的疲憊瞬間涌來,我只感覺眼前一花,便倒在了地上!

(本章完)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的三點過。

這會兒我就躺在那張人皮繃成的大牀上,朵朵停在我的胸口四處警惕着,張亮則是蜷縮一團蹲在地上。

一想到凡兒我豁然驚醒。

“凡兒呢?”

朵朵看到我醒了,連忙驚喜道:“哥哥,你醒了,別擔心,凡兒不是在這兒嗎?”

我已經看到了凡兒安靜的躺在我的手腕處,嘟囔着小嘴安靜的睡着了,我撫摸着凡兒那粉嘟嘟的面容,將他抱在懷裏,凡兒睡得很香,勻淨的呼吸讓我知道他的身體沒有受傷,抱着凡兒我從那人皮牀上坐起來,這會兒的朵朵也是飛了起來停在了我的肩頭。

“張亮,我們回去吧!”

張亮額了一聲,站起身,臉色依舊沒有緩過來。

我四周看了一眼,不得不說這個屋子詭異得很,我一眼便看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頭顱,那被剝了皮血淋淋的屍體更是塞滿了一個個的衣櫃。

我隨便走到一個衣櫃前,拉開衣櫃,便能看到一排排各式各樣的衣服,不過這些衣服卻都是用人皮縫製的。

當看到了昨晚那件如嬰兒一般肌膚的衣服之時,我的心猛地一顫,伸手觸摸的剎那之間我似乎聽到了無數嬰兒的慘叫聲。

難道這件衣服,是這個女鬼麗麗剝了嬰兒小孩子的皮膚一點點的縫製而成的?

一想到這裏我頭皮發麻。

這會兒兒子悠悠轉醒,揉揉惺忪睡眼,然後便扯着我抱着他的指頭便開始猛地一吸,我差點一個踉蹌,連忙穩住。

看着兒子的身子一點點的暖和了,我的心也是慢慢的放了下來。

“粑粑,這個女鬼最該死,但是她卻只是一個小羅羅,昨天晚上我聽那些小孩子說每天凌晨四五點的時候都會有一個黑衣男人來找她。而且那些小孩子還說了每一次這個黑衣男子來了之後這裏的鬼便會被他挑選一批然後用陰車帶走!”

我臉色微變,陰車帶走,其實鬼和人一樣,也是隨時都在攀比,而像麗麗這樣的爲了保證自己的利益而不斷趨炎附勢,成爲了鬼之後這個缺點只會不斷的放大,兒子一說我突然意識到了可能這次的事情還不算完。

當即我抱着兒子,對張亮道:“張亮,我們快走!”

張亮連忙點點頭,因爲我看張亮似乎早已被嚇得渾身哆嗦了,其實張亮已經做得很好了,只是不知道這次事件之後,他會變成什麼樣子,還敢不敢在遊戲裏釣妹子了。

我們一路下來,那四周的鬼都是把我們看着,我看着這一羣鬼當即笑了一聲道:“大家都知道陰間公寓吧,要是大家不嫌棄的話,可以趁着天還沒有亮趕往那裏,要是大家有什麼爲了的心願,可以在那裏提出來,會有人專門收集你們的冤屈怨念!”

這些鬼一個個都是一臉的喜悅,不過都沒有笑。

鬼對人笑,必沾因果。

隨後我便將這個街上的幾個大陣都完全的破了,這些鬼瞬間都自由了,我讓朵朵帶着大家去了陰間公寓,做完這一切的我則是抱着兒

子和張亮準備離開這裏。

就在我們離開這裏的時候,一股狂暴的陰風瞬間席捲了整個巷子。

下一刻我便看到了不遠處一片陰風掃過之後,想起了一陣歌謠,聲聲歌謠讓我聽着感覺到了目眩神怡,似乎就想要沉浸在當中一般。

隨着歌謠的臨近,在一片忙忙地陰霧之下,我看到了一行十幾個人,擡着兩口轎子,這轎子極爲的古樸,看上去有點像新娘的花轎,但同時又有些不同,這些轎子的上面都漂浮着一個巨大的臉譜,看上去像京劇裏的人物。

“老楊,這些,這些都是……”

鬼字張亮沒有說出來,但是聲音之中明顯充斥着驚恐,可以說此刻的張亮神經都已經被這接二連三的靈異事件給折磨得有了抵抗力,但依舊充滿着對死亡的畏懼。

我也有,眼前出現的這些存在,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

鬼擡轎倒是在八兩叔的筆記之中看到。

鬼擡轎厲鬼叫,一出轎就亂套。

這是八兩叔編的口頭禪,在這口頭禪的下面還有詳細的解釋,就說這鬼擡轎,轎子之中做得一定是個厲鬼,不單單如此,要是轎子之中的厲鬼出現的話,那將又是一場大變故。

而現在在我們面前的還不只是一臺轎子,而是兩臺。

也就是說有兩個厲鬼即將出世?

一想到這裏,我的便懸了起來,當即,抓着張亮的手退後幾步。

兒子爬上我的肩頭,習慣性的抓住了我的耳朵。

這一行人在距離我們還有十米的樣子便停了下來,四周的環境並沒有改變,依舊是那坍圮的樓層路面,滿地昏黃的鬼火,讓我的心越發的不安穩起來了,我緊緊抓着兒子的小手。

兒子將他的小腦袋放在我的頭頂,似乎是想讓我不要擔心,但是眼前的這詭異的一幕,不得不讓我心中不安到了極點。

就在這一行人停下來之後,突然不遠處的幽暗空間之中飄來了一個帶着面紗的女子,額,不應該說是一個女子而是一個女鬼,她一身青衫,而且是隻有古代才能看到的那種青衫。

她幾乎是飄過來的,在層層陰氣之中,完全看不見她的面容。

等她站在了那一行人的最前面我纔看清楚她的樣子,不得不說我在電視之上看過了很多的女明星穿古裝,還沒有一個人能夠穿出眼前這個女子這樣的韻味,可是眼前的這個女子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女鬼,她帶着半邊的面具,這個面具有些古樸,有點像青花瓷上的素描。

女子款款而來,要是此刻沒有這樣詭異的場景的話,我真的會覺得自己來到了古代,來到一個江南小古鎮,可是此刻四周都是閃爍的鬼火,更有着那一行類似僕人一般的鬼端端的站在哪裏,我看着更是覺得心中瘮得慌。

“老楊,這個女,鬼是什麼人?她會不會……”

我心中自然震驚不已,因爲按照道理說我開了陰陽眼,不可能看不清眼前這個女子的樣子,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眼前的這個女子從出現到現在我看着她的樣子一直都是

這樣的淡雅,寫意。可以說眼前的這個女子的出現,讓我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小蝶,小蝶那張精緻的面孔我也曾經懷疑過無數次,但是最終我還是不能發現什麼,我甚至懷疑小蝶當初給我說的她是在河裏被水鬼纏死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就在女子不斷靠近的時候,兒子出聲了。

“不要在靠近粑粑,你這樣粑粑會不舒服的!”

的確,眼前的這個女子越是靠近我便感到了自己的後背越發的涼,甚至已經開始痛,但是此刻我卻是能夠完全的承受。

古裝女子聽到兒子的話,竟然真的就停下了腳步,然後輕聲道:“就是你將小麗殺死的?”

我承認古裝女子的聲音很好聽,但是她問的話,卻是讓我不禁後退一步。

身後的張亮早已渾身顫抖得厲害。

“你過來!”

我並沒有回答,而那古裝女子此刻指着張亮,伸手做了一個過去的姿勢。

我身後的張亮突然身子一個哆嗦,緊緊的抓着我的衣服。

“老楊,快想想辦法,我還不想死呀!”

我也是緊緊的抓着張亮的手臂,自然這會兒我絕不能讓張亮離開我,因爲這個時候天還沒有亮,正是無數鬼出沒的日子,人一旦走上了鬼路大多都是凶多吉少,此刻要是張亮離開了我的話,那必然是大凶之兆。

“我知道,老張,不要動!”

我緊緊的抓着他。

兒子卻是抓着我的頭髮,然後道:“讓張亮過去吧,我覺得這個女人似乎沒什麼惡意!”

我相信兒子的話,但是也不敢拿張亮來打賭,畢竟這些都是鬼,而且看這出場的陣勢絕對不一般。

“過來吧,有些事我只想和他說,你暫時沒有資格聽到!”

古裝女子再一次指着張亮道,這一次張亮的身子竟然開始自己不斷的移動,朝着眼前的這個女子飛去,這一刻我感覺自己渾身都不能動彈。

張亮在經過我的身邊的時候,我看到了他滿臉的驚恐,漲紅着臉,一雙眼睛不斷的轉動着。我知道他此刻應該是和我一樣都已經不能動了,我看着眼前的這個古裝女子,看到她此刻似乎也在打量着我。

她究竟想要幹什麼?

我殺了女鬼麗麗,她要爲她的手下報仇,將我的皮剝了?可要是這樣她根本就不用這麼的大費周章,還有那兩面轎子裏到底坐的是什麼人。

等到張亮一點點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那古裝女子微微一招手,頓時身後最前方的兩個滿臉陰煞之氣的男鬼連忙上前,一把便將張亮抓住。

“老楊!救我……”

張亮這一刻是大哭起來,但是他的手被兩個男鬼抓住,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我看到他們走到那面轎子面前,然後站在轎子面前的一個男鬼慢慢的將轎子的簾子揭開。

這一刻我的心猛地一顫,會不會那轎子一打開,便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將張亮抓住,一把便捏成肉泥。難道她說張亮沒有資格,就要將張亮……

(本章完) 我的身體剛剛可以動,我便要衝出去,可就在我剛要動的瞬間,便看到了那被打開的古樸轎子之中竟然沒有人。

空的!

而此刻的張亮卻是被駕着塞進了轎子裏。

“張亮!”

我大吼一聲,古裝女子微微對着我笑了一聲。

我臉色大變,鬼對人笑,必沾因果。

這一刻我的臉色卻是陰沉至極。

“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知道在眼前這些人的面前,我的力量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此刻就連是兒子都是用小手緊緊的抓着我的頭髮,我知道兒子心中一定也是緊張。

“我是什麼人,你馬上就會知道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女子的聲音不大,也很好聽,可是傳到我的耳裏卻是有各位的冰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