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知何時落在隊伍最後的艾蒙抬頭看了一眼逐漸變暗的天色,大聲向宋傑喊到,聲音中充滿焦急「走左面的那條路,我們要加快速度,不然天黑就不好走了!」

大家便聽從艾蒙的話,快速向左面的小路走去,走了一會兒后,宋傑指著不遠處的湖邊空地「我們今晚就在這個地方紮營吧。」

「好。」大家紛紛點頭。

在建好營地后,宋傑一如既往的取出了燒烤架,亞絲娜等人也取出了其他的東西,準備開始今晚BBQ。艾蒙和兩個貓女女僕看著一通忙活的宋傑和亞絲娜等人,一臉疑惑。

在宋傑等人開始燒烤之後,艾蒙等人這才明白宋傑等人的行為是在做飯。艾蒙問宋傑「宋傑,你們這也是在烤肉嗎,為什麼不是用篝火烤,而且肉為什麼這麼小啊?」

宋傑一邊烤著自己手上的各種串品,一邊一臉神秘的看著艾蒙「你們那種做法就只是烤熟而已,等一下你嘗一嘗就知道區別在哪裡了。」

宋傑隨後就將注意力全部轉移到了自己手中的串品中,沒過一會兒誘人的香氣就從燒烤架上隨著裊裊升起的煙霧鑽進了大家的鼻子中。

「好香啊,宋傑,什麼時候才能吃啊?」艾蒙湊到了宋傑的身邊,眼睛卻直溜溜盯著燒烤架上的美食。其他人也紛紛來到了宋傑的周圍,開始期待著美食。

……

「啊,吃飽了!」大家紛紛滿意的坐在地上,開始聊天。

宋傑看著所剩不多的各種食材,皺眉「我去,這樣下去食材會不夠吃的啊。」

聽到宋傑的話,艾蒙眼珠一轉「那我們就就收集點食材吧。湖裡有魚,這附近還有普通的野豬,野果也有不少,我們能收集到不少呢。」

兩個貓女在亞絲娜的指揮下收拾好東西后同時開口「主人,我們會幫您收集食材的。」隨後就來到了湖邊,開始抓魚。

兩個貓女在湖的淺水區折騰了一會後,便一人拎著兩條不小的魚走了回來,一臉興奮的看向宋傑「主人,你看,我們抓上來大魚了!」說著還展示著手中的魚。

宋傑看著兩個貓女手中4條長得像鯉魚卻又不一樣的魚,摸著跑到自己面前兩個貓女的頭「真厲害。」

被宋傑摸頭的兩個貓女舒服的閉上眼睛,像貓咪一樣得蹭著宋傑。通過被湖水浸濕的女僕服,宋傑隱約可以看到了兩個貓女胸前的春光。

「好了,不要再蹭了,我身上都濕了。」宋傑感覺到了身上的衣服變得潮濕起來,一臉苦笑的看著自己身邊的2個貓女。

亞絲娜將兩個貓女從宋傑的身邊拽開「你們兩個夠了,趕緊給我烤火去。」隨後將兩個貓女按到了篝火附近。 在兩個貓女將自己身上的女僕服烤乾后,宋傑開口「那我們就說一下守夜的人員安排吧,前半夜由兩個貓女守夜,後半夜由我和冴子守夜。」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後半夜,守夜的人也從兩個貓女換成了宋傑和冴子。守夜的兩個人便開始聊天,聊著聊著,兩人就回憶起了在學園默示錄世界時發生的時,從最開始的相遇到成為小隊,又到在浴室中發生的旖旎一幕。

冴子臉色緋紅的看向宋傑「宋君,那個時候真是抱歉了。」

「冴子,不用向我道歉,你別忘了,佔到了便宜的可是我啊。」宋傑將冴子摟緊自己的懷中「冴子,我可是永遠忘不掉那天發生的事情,而且冴子你的手藝很好哦。」

聽著宋傑曖昧的話語,冴子本來稍微減少了一些紅暈的美麗臉龐又變得緋紅起來「宋君,不要再說那天的事情了。」

「好,我不說了。」宋傑在冴子的臉上吻了一下「沒想到一向高冷的冴子臉紅起來這麼可愛。」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宋傑看著在自己懷中睡著的冴子,從空間中取出了一件衣服披到了冴子的身上。

天色漸漸變亮,冴子逐漸醒來「宋君,我睡著了?」

「嗯,冴子睡著后的樣子也很可愛。」宋傑看著冴子滿臉睡意的樣子,理了理冴子頭上散亂的紫色長發。

其他的人也從帳篷中走了出來,宋傑打了個哈欠「既然大家都醒了過來,那我們就出發吧,對了艾蒙,兩個任務的詳細情況說一下吧。」

「好,我們的任務是需要10根黑色陸行鳥的羽毛,還有500克的波羅果。不過其他顏色的陸行鳥羽毛我沒帶回去也能買一個不錯的價錢呢。」 鶯鶯 艾蒙從自己的上衣兜中取出了那兩個任務單,仔細的看了一下。

「好,那我們就開始尋找吧,一是尋找陸行鳥,二是尋找波羅果,三是尋找食物。」在收拾好了營地的東西后,大家便開始尋找計劃好的搜尋項目。

一行人開始在靠近霍爾斯山脈的森林中尋找,在美麗的森林中一群人如同蝗蟲過境般,所到之處所有的可食用植物寸草不生,野豬等被證實可以食用的動物也被宋傑等人捕獵了不少。

在眾人分散尋找不一會兒后,miku就跑到了宋傑的面前「宋君,那邊!」

「不要著急,慢慢說,到底怎麼了?」宋傑安撫著喘的上氣不接下氣的miku。

「呼,宋君,呼,那邊發現了一隻陸行鳥。」自從艾蒙說出了芬博洛鳥的普通名稱后,所有人都只稱呼其為陸行鳥了。

「快帶我去吧。」宋傑立即取出了黑鐵和寒霜。兩個人便前往了發現了陸行鳥的地方。沒過一會,兩人便看到了不遠處的陸行鳥。

「miku,你就在這裡等著吧,我這就去把那隻陸行鳥解決掉。」宋傑做好了戰鬥姿態后沖向了那隻陸行鳥,準備戰鬥,誰知宋傑剛來到陸行鳥的面前,陸行鳥便飛速的逃離了這裡。

看著一溜煙就消失在了自己面前的陸行鳥,宋傑滿頭黑線「我去,這跑的也太快了吧?」

「宋君,發生了什麼?」聽到了響聲的其他人也紛紛聚集了過來。

「沒事,剛剛遇到了一隻陸行鳥,但是它跑的太快了。」宋傑收起了自己武器,愁眉不展。

「追不上的話,我們就只能設陷阱了。」冴子提出了抓捕陸行鳥的建議。

「看來只能這樣了,那我們就弄點陸行鳥喜歡吃的東西作為陷阱吧。」宋傑同意了冴子的想法。

然後就將目光投向了艾蒙,艾蒙看著大家「不要看我啊,我也不知道陸行鳥喜歡吃什麼啊。」

用陷阱的計劃立即落空了,亞絲娜立即提出了另一個想法「那我們把它趕進陷阱中吧。」

「這個想法不現實,它跑的太快了。」宋傑搖頭「對付陸行鳥的辦法回頭再想吧,我們就先收集波羅果吧。」

迫於無奈,大家便只能暫時放棄了陸行鳥的任務,開始全力以赴的尋找波羅果。在幾人的不懈努力下,宋傑等人終於收集齊了所有的波羅果。

「呼,不容易啊,總算是將任務要求的所有的波羅果收集全了。今天就這樣吧,我們回營地好好研究一下到底該怎麼抓到陸行鳥。」宋傑將終於收集齊波羅果裝進袋子中放入空間中。

「真是頭疼啊,到底該怎麼弄到陸行鳥啊?」宋傑坐在篝火邊,開始思考如何捕獲陸行鳥。

其他人也坐在了篝火的附近,開始幫宋傑一起考慮捕獲陸行鳥的方法。

艾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宋傑,要不然,我們明天試一試能不能找到陸行鳥喜歡吃的東西,做一個陷阱吧。」

「這個·方法好,宋君,我們明天就這麼干吧。」艾蒙的辦法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宋傑卻不贊同「不用那麼費勁,就用遠程武器解決這個問題吧,看來明天我們要製造一些遠程武器了。」

「master,不用,這個任務就交給我把,我會完成這個任務的。」看著愁眉不展的宋傑,被宋傑叮囑過不要在這個世界中不要展現實力的伊卡洛斯小聲的在宋傑耳邊說道。

宋傑仔細的思考了一下后,同意了伊卡洛斯的話,於是在伊卡洛斯的耳邊說「好,今晚我們兩個去弄幾隻陸行鳥回來,伊卡洛斯,抓陸行鳥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master,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伊卡洛斯點頭。

一品嫡女 亞絲娜好奇的問向了竊竊私語的宋傑和伊卡洛斯「宋君,你和伊卡洛斯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宋傑對大家說「我們在商量今晚都誰守夜呢,今晚你和冴子還有我和伊卡洛斯一起守夜,大家循環守夜。」

到了晚上,宋傑看著守夜的大家「等一下,我就和伊卡洛斯一起去找陸行鳥,你們就在這裡守夜,我們很快就回來。」隨後全副武裝的宋傑和進入警戒狀態的伊卡洛斯走向了不遠處黑漆漆的森林中。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伊卡洛斯,這麼黑,你能找到陸行鳥嗎?」宋傑看著面前漆黑一片的森林問向伊卡洛斯。

伊卡洛斯看向宋傑「master,我已經將陸行鳥的資料記錄到資料庫中了,您就放心吧。」伊卡洛斯又將目光投向了樹林中「master,我發現陸行鳥了,就在前面不遠處就有一隻。」

「那我們就趕緊抓住它吧。」宋傑的聲音中充滿這興奮。

「好的,master。」伊卡洛斯張開翅膀沖向了不遠處的森林,沒過一會兒,伊卡洛斯就回到了宋傑的面前。手中還拎著一個陸行鳥「master,我抓住它了。」

宋傑摸著伊卡洛斯的腦袋「伊卡洛斯,乾的漂亮,我們回去吧。」

「嗯,master。」被宋傑摸頭的伊卡洛斯很是高興的樣子,伊卡洛斯的臉上還浮現出了美麗的笑容。隨後兩人興高采烈的回到了營地中。

「宋君,你們真是太厲害了,真的抓住了一隻陸行鳥啊。」冴子和亞絲娜看著伊卡洛斯手中的拎著的幾乎和自己一樣高的陸行鳥驚訝道。

腹黑總裁天價萌妻 其他在帳篷中但並沒有休息的人也紛紛走了出來。看著伊卡洛斯手中的陸行鳥,艾蒙驚訝的指著陸行鳥「宋傑,你是怎麼做到的啊?真的抓住了陸行鳥啊!」

看著一臉驚訝的艾蒙,宋傑只是微微一笑,什麼都沒有說。

「既然我們已經抓住了陸行鳥,那我們就來收集一下它的羽毛吧。」miku說出了抓陸行鳥的目的。

「對啊,我們來收集羽毛吧。」看到了陸行鳥的大家開始興緻勃勃的開始收集羽毛。

「大家一定要注意,任務目標是10根黑色羽毛,白色的羽毛也是能夠賣出高價的,其他顏色的羽毛也是能夠賣出一些價格的。」艾蒙一邊收集著羽毛,一邊對大家說。

經過大半夜的羽毛收集,直到太陽升起,一群人才將整隻陸行鳥身上的羽毛全部拔下來。

「總算是完事了。」衣服上沾了不少彩色羽毛的宋傑看著光禿禿的陸行鳥伸了個懶腰「大家都休息一下吧,這一晚上基本上就沒睡覺。」

陸行鳥的屍體自然也沒有浪費,在拔光羽毛后,便在宋傑和其他人的幫助下,變成了食材存放到了空間中。

然後宋傑便開始統計收集到的黑色和白色羽毛的數量「黑色羽毛一共有11根,白色的只有3根。看來我們的任務完成了,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回去了,大家休息一下,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聽到了宋傑的話后,大家紛紛高興起來「終於可以回去了。」然後紛紛走進了帳篷中,宋傑看著和自己一樣待在外面的伊卡洛斯「伊卡洛斯,你為什麼不回去呢?」

伊卡洛斯坐到宋傑的身邊,將宋傑的頭放到了自己的腿上「master,你就休息一下吧。」

「謝謝伊卡洛斯了。」宋傑摸了幾下伊卡洛斯的腦袋后,便閉上了眼睛開始休息。

——————————————————-(分割線喵)————————————————–

休息結束后,一群人便開始向布雷斯的方向走去,大家開始有說有笑的聊天。

艾蒙纏著宋傑「宋傑,你就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為什麼你和伊卡洛斯能夠抓住跑的那麼快的陸行鳥?」

看著艾蒙追問不休的樣子,宋傑又想起了歸程途中,眾人遇上了一隻陸行鳥時發生的事情。

大約10分鐘前,收拾好營地的宋傑等人剛剛開始向布雷斯趕回,沒走一會兒,大家便發現了一隻擋在道路上的陸行鳥,一直不相信宋傑所說的『陸行鳥跑的飛快』的艾蒙決定嘗試一下,看看陸行鳥是不是真的像宋傑說的那樣跑的飛快。

艾蒙蹲下,降低自己的身高,在高草從和灌木的掩護下,躡手躡腳的靠近了依舊待在道路附近不知道在低頭吃著什麼的陸行鳥,沒一會,艾蒙就到了幾乎觸手可及陸行鳥的位置。

看著近在咫尺的陸行鳥,艾蒙在輕輕的做了幾次深呼吸后,將手伸向了看上去一點兒都沒有注意到這邊情況的陸行鳥。就在這時,和艾蒙心中所想的完全截然不同的畫面出現了。

只見那隻陸行鳥在發出了「唔咕」的一聲后,便在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飛奔而去,只留下了一路揚起的沙土灰塵。

「這也太快了點兒吧?!」艾蒙一臉獃滯的看著漸漸遠去的塵土。其他人也是一臉震驚得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驚人一幕。

「現在,你們相信我說的話了吧?我真的沒有騙你們。」宋傑再次將目光投向了其他人,這次大家便紛紛開始詢問宋傑和伊卡洛斯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問宋傑,宋傑的回答就是『這是個秘密,我不會說的。』

問伊卡洛斯,伊卡洛斯的回答就是『沒有master的命令,我不會說的。』

兩個人的行為讓其他人的心底如同被小貓撓了一下一樣,更想知道真象了,於是開始威逼利誘起兩人來。威逼對兩人都沒有起到效果,宋傑卻被接下來的利誘打敗了。

於是在和miku、亞絲娜還有冴子的一番討價還價,說好條件之後,在3人的耳邊小聲給出了提示「伊卡洛斯可是飛的很快的。」3人立即知道了抓住陸行鳥的方法。

早已見識過伊卡洛斯速度的島風卻並沒有疑惑,因為她知道自己就能夠追上那隻陸行鳥,更何況是速度比她快了不少的伊卡洛斯了。

貓女姐妹作為奴隸和女僕,更不會去詢問這個問題。

所以,只剩下了艾蒙一路上不斷的在詢問宋傑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宋傑自然是不會告訴艾蒙真象,所以艾蒙就一直纏著宋傑希望得到答案。 「哼! 爺,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不說拉倒。」經過一段時間的糾纏后,艾蒙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糾纏宋傑,宋傑都是面不改色什麼都不說后,放棄了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想法。

艾蒙便開始和亞絲娜等人聊天「亞絲娜,你們的家鄉是哪裡啊?能給我講講你們家鄉的事情嗎?」

「當然可以了,我們的家鄉在距離這裡很遠的地方,所以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用泛大陸通用語稱呼我們的家鄉,但是我可以講講我們家鄉的事情。」亞絲娜點頭。

「說起來miku在我們原來的世界可是很出名的呢。」這時走在最前面的宋傑回頭看向大家,插了一句話。

「宋君,也沒有那麼出名啦。」miku立即反駁宋傑的話。

艾蒙則是拉住了miku「miku,你為什麼那麼出名啊?」

「並不出名啊,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偶像而已。」miku回答艾蒙的問題。

「偶像是什麼東西啊?一種職業嗎?」

「沒錯,這是一種職業,這個職業更像是吟遊詩人。而且miku在我們那裡可是很有名的呢。」宋傑也開始和大家聊天。

「這麼說,miku的歌聲一定非常好聽了,miku你就唱一首吧。」艾蒙一臉期待的看著miku。

其他人也紛紛起鬨,顯示出了一副很想聽miku唱歌的樣子。

看著大家期待的目光,miku同意了「好吧,那我就唱首千本櫻給大家聽吧。」

—————————————————(分割線喵)——————————————————

一個戒備森嚴的木質城寨中,一群人坐在一起聊天。

「大哥,你就讓兄弟們活動活動吧,兄弟們已經好久都沒有活動了,也沒有什麼有意思的新貨了。」一個臉上有著好幾道刀疤的大漢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人。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個金髮的中年男子,無論是外貌和服飾都和其他人顯得格格不入「我不是和你們說過了嗎,布雷斯來了批生面孔,讓大人都不敢輕舉妄動,還特意囑咐我這段時間內不要惹出亂子,就老實的待在寨子里吧。」

「可是,大哥,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這樣下去兄弟們會憋出毛病的啊!」刀疤臉再度開口。

「你說的也對,這樣吧,派幾個兄弟去探查一下周圍的情況吧,切記不要輕舉妄動。」金髮中年思考了一下,便做出了決定。

聽到金髮男子終於允許他們再度劫掠過往行人了,一群強盜紛紛發出了鬼哭狼嚎,刀疤臉一臉興奮的點了幾個人「你你你,都跟我走,讓我們的久違行動起來吧!」

整個山寨便在中年男子的一句話下,開始紛紛行動了起來。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還是分割線喵)—————————————————–

走在路上的宋傑等人聽著miku的歌聲向布雷斯前進。

「好累,不唱了。」不忍拒絕大家想要聽歌的想法的miku在又唱了幾首歌后,堅決不唱了。

宋傑看著一頭細汗的miku,將其背到了自己的身上「既然很累,那就休息一下吧。」

「謝謝宋君了。」被宋傑背在身後的miku發出了低如蚊吶般的聲音。

宋傑稍微仰了一下腦袋,對趴在自己肩頭的miku說「這點事情還用謝我嗎?別忘了我們什麼關係。」

「說起來,宋傑你和其他人到底是是什麼關係啊?」宋傑和miku的對話正好提醒了艾蒙「我看你們根本就不是少爺和侍女的關係啊。」

宋傑停下腳步,轉頭一臉疑惑的問向艾蒙「為什麼你們都把我們當成是主僕呢?就不能是別的嗎?」

艾蒙一臉的理所應當「一個身份神秘的貴族少爺帶著幾個容貌出眾的美女一起出來,這不就是貴族少爺帶著侍女出來嗎?」

聽到艾蒙的話,宋傑撓了撓頭「一般情況下是沒錯的,可是我這不是一般情況,我們的關係,嗯,除了島風外都是都是戀人吧。」

島風立即跑到了宋傑的面前「那提督哥哥,我和你是什麼關係啊?」

「島風就是我妹妹呀,你不是都喊我哥哥了嘛,真笨。」宋傑寵溺的摸著島風的小腦袋。

艾蒙卻被宋傑的話震驚到了「都是戀人?!不會是亞絲娜她們都是大家族中的小姐,和你墜入愛河之中后紛紛想要嫁給你,卻沒有得到家族的同意,於是紛紛拋下了彼此間的敵視根你私奔……」

宋傑聽著艾蒙越說越亂套的話,趕緊給了艾蒙一個爆栗「你在想什麼啊?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啊!」

「唔!好痛!」艾蒙發出一聲悲鳴「你幹什麼啊!我知道了,一定是被我說中了是不是?我就覺得奇怪嘛,為什麼有著大小姐身份的亞絲娜她們愛上同一個人居然不會互相吃醋。」

「你趕緊停下吧,你就沒一點兒說對的地方。」宋傑捂住了艾蒙的嘴,打斷了艾蒙的話,看著無法發出聲音只能「唔唔」出聲的艾蒙,宋傑開口「你冷靜一下,我把真相告訴你。」

艾蒙逐漸冷靜了下來,眼睛直直的看著宋傑,期待著宋傑接下來要說的真相。

「其實我根本就不是貴族,其他人也不是什麼貴族。我們只是普通人而已。」

「宋君,你說錯了,我們已經是貴族了,只是你自己認為不是而已。」亞絲娜不同意宋傑的話。

不遠的樹林中有個黑影看著幾人「我要趕緊回去,這下可賺大了,好多美人啊!」……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大哥,好消息,離咱們不遠的地方有個小白臉和一群美女啊,看上去像是個貴族少爺帶著侍女出來遊山玩水啊,這次要賺大了啊!」刀疤臉快速的走回了寨子,一臉高興的向金髮中年說道。

金髮中年聽到了刀疤臉的話卻眉頭緊皺起來「最近來到布雷斯的就是一個帶著侍女的貴族少爺,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冒這個風險了。」

「別呀,大哥,那個小白臉帶著的8個少女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啊!」刀疤臉試圖勸阻金髮中年。

「多少?8個人?那加上他自己就是9個咯?」金髮中年站到了刀疤臉的面前。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后,金髮中年便高興起來「我得到的情報是帶了5個侍女的貴族少爺,就算買到了這次西嶺拍賣會上的2個女奴隸也只會有8個人,這一票幹了!」

聽到金髮中年的話,一群強盜便開始你呼我喚的收拾裝備,準備捕獵『大肥羊』。

此時的宋傑等人依舊在聊著有關於自己到底是不是貴族貴族的問題。

「我感覺這樣並不能算得上是一個貴族,最多就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而已。」宋傑並不任務自己是貴族。

「宋君,以你的家世可是真正的貴族呢,你就不要妄自菲薄了。」亞絲娜對宋傑說。

一旁的艾蒙則是滿臉疑惑的看著宋傑和亞絲娜的對話「你們再說什麼啊?貴族不就是貴族嗎?」

宋傑和亞絲娜同時搖頭「沒什麼,你忘了它吧。」然後便停止了討論這個問題。

「什麼跟什麼啊,神秘兮兮的。」艾蒙崛起小嘴。

就在幾人閑聊的時候不遠處的樹林中影影卓卓的開始出現了人影「大哥,你看那幾個少女,真是人間極品啊!」刀疤臉指著不遠處說說笑笑的宋傑的人說。

「真的是挺不錯的啊,看來不僅可以給大人,我們還可以留兩個,讓哥幾個也能享受一下這樣的人間極品了。」金髮中年點頭「兄弟們,上吧!」在金髮中年的命令下,一群強盜便開始包圍宋傑等人。

宋傑等人便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強盜們包圍了。金髮中年站到了宋傑等人的面前「你們好,接下來,我就要借各位的生命一用了。」

金髮中年的話音剛落,一群強盜便圍住了宋傑等人,看著姿色出眾的亞絲娜等人,紛紛吹起了口哨「這群小妞長得真水靈啊!」有的口中還說著污言穢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