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等樑哥詢問,秦巖指着小郭,笑眯眯地說:“他前天晚上指使田雞等人打我,剛纔又準備打我。”

秦巖轉過頭,對田雞說:“田雞?你出來說句話!”

所有人都向田雞望去。

田雞在瞬間變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焦點。

“田雞,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小郭旁敲側擊地說。

“田雞,有什麼說什麼!有我在你不要怕!”樑哥當即表態。

樑哥可不是三歲小孩,自然能聽出小郭剛纔說話的意思。

嗎的!樑哥這是真的要針對我了?難道秦巖的靠山厲害到這種程度?

小郭摸了摸額頭上滲出的冷汗,突然發現自己這次有可能真的會栽了。

田雞也是聰明人,一眼就看出了哪邊勢大,當即毫不猶豫地說:“樑哥,沒有錯,小郭前天晚上的確是這麼吩咐我的!其他人也可以作證!”

田雞話音剛落,其他罪犯紛紛站起來表明立場。

樑哥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小郭:“小郭,走吧!咱們去主任那邊聊聊吧!”

“田雞,你也跟着來!”

“秦巖,咱們走,一起去主任那邊喝口茶!”

樑哥一改剛纔面無表情的樣子,轉過頭對秦巖熱情地說,生怕怠慢了秦巖。

一行五人離開牢房,在衆多罪犯的目送下直奔行政主任辦公室。

當秦巖等人剛剛走遠,五零五牢房就炸開了鍋。

“我去!好牛叉啊!想不到秦巖居然這麼厲害!”

“小郭這個王八蛋,早該被收拾了!他經常欺壓我們,不拿我們當人看!”

“真看不出來啊!秦巖老大不但功夫好,而且後臺大!”

“……” 行政主任辦公室內,秦巖和張迪坐在寬大的沙發上喝着茶。

不用秦巖吩咐,樑哥將小郭的惡行全部告訴了行政主任。

行政主任黑着臉,面無表情地對小郭說:“郭麒麟,你以公肥私,我現在正式宣佈你被開除了!”

聽到主任的話,小郭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他原本以爲會受處分或者是降職,但是沒有想到會被解僱。

“主任,這……”

“不要再說了!你收拾一下東西離開吧!”主任打斷郭麒麟的話。

郭麒麟咬了咬嘴脣,狠下心大聲道:“主任,即便開除我那也要監獄長點頭才行,你好像還不夠這個級別吧!”

“不見棺材不掉淚!”主任冷笑起來,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給監獄長打了過去。

不一會兒,監獄長接通了電話。

主任將郭麒麟的事情告訴了監獄長,然後將話筒放在桌子上:“郭麒麟,監獄長讓你接電話!”

郭麒麟伸出顫抖的手拿起電話。

當他聽完監獄長的話後,臉色在瞬間變得煞白無比。

“郭麒麟,你可以走了!”主任收起電話,面無表情地說。

郭麒麟就像失魂了一樣,木訥地轉過身,一步一步地向門口走去。

當他就要走出辦公室的時候,突然轉過身露出猙獰的面容,指着秦巖咬牙切齒地說:“秦巖,你給我等着,你讓我丟了工作,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姓郭!”

秦巖冷笑起來:“好的!我奉陪!”

秦巖本就不準備放過郭麒麟,想不到這個傢伙居然還敢要挾自己,真實不作死就不會死。

郭麒麟走後,秦巖站起來:“主任!我也走了!”

主任微笑着點了點頭:“好好好!有時間再來!”

嗯?有時間再來?這鬼地方打死我也不來了。

秦巖在心中暗想,不過卻不好意思說出來。

主任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跟着樑哥辦完手續,秦巖和張迪走出了看守所。

馬嬌靠在車上笑眯眯地看着秦巖。

秦巖剛準備和馬嬌打招呼,好幾個人從旁邊竄出來攔住了秦巖的去路。

秦巖眯起眼睛向這幾個人看去,其中一個人不是別人,居然是郭麒麟。

在郭麒麟身邊還站着兩個人,其中一個戴着大金鍊子剃着光頭,一看就知道是社會的殘渣。

另一個更誇張,不但胳膊和肩膀上紋滿了紋身,就連脖子和左臉也紋着紋身,看起來怪異無比。

“秦巖,你終於出來了!”郭麒麟冷笑起來,眼中寒芒閃爍。

“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敗類!好了,別廢話了,你如果想找我算賬那就快一點,我可沒有心情等你!”秦巖冷冷地說,臉上滿是不屑。

與此同時,秦巖對慕容雪菡說:“雪菡,上我的身,我要好好的修理修理這個王八蛋!”

“好的!主人!”慕容雪菡“嗖”的一聲,鑽進了秦巖的體內。

“嗎的!敢藐視老子!”不等郭麒麟說話,紋身男破口大罵,掄起拳頭就向秦巖的臉上打去。

秦巖剛纔的話,不但激怒了郭麒麟,更激怒了紋身男和光頭男。

在他們心中,秦巖就是一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如果是平常,都沒有資格和他們說話。

可是現在秦巖卻蔑視他們,他們覺得面子上掛不住。

秦巖一把抓住紋身男的拳頭,用力捏起來。

紋身男只覺得自己的拳頭就像被鋼爪抓住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劇痛頓時傳遍全身。

“噗通”一聲,紋身男受不了劇痛跪在了秦巖面前。

秦巖一腳踹在了紋身男的臉上,紋身男摔倒在地,摸着印有腳印的臉驚恐無比地看着秦巖,眼神中滿是不敢置信。

光頭男同樣驚訝無比,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恐怖。

剛纔他還後悔沒有立即出手,被紋身男搶先,不能在郭麒麟面前裝逼,現在又開始慶幸自己剛纔慢了半拍。

郭麒麟徹底被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他不過才二十歲出頭,怎麼會這麼厲害?

該死的!我怎麼這麼笨,田雞他們既然都不是秦巖的對手,那光頭他們肯定也不是他的對手,我應該多叫幾個人來。

“好小子,算你有種,你給老子等着! 名門婚寵 咱們的事情沒完!”郭麒麟想跑,但是又覺得不說一點場面話有損自己的形象。

“想跑?你給我留下吧!”秦巖一把抓住郭麒麟的腰帶,將郭麒麟提了起來。

看到秦巖這麼兇猛,紋身男和光頭男嚇得轉過頭就跑。

張迪從地上撿起兩塊石頭,向紋身男兩人扔去,破口大罵起來:“有種別跑啊!你們這兩個沒有卵蛋的孬種!”

“砰砰”兩聲,一塊石頭打在地上濺起來又向前跳了幾次才停下來。

另一塊石頭居然打在了光頭男的腳後跟上。

光頭男“嗷”的一聲慘叫起來,一個狗-吃-屎摔在了地上。

“哎呦!想不到你小子還挺有種,居然不跑了!既然這樣,那哥哥我就陪你玩一玩!”張迪走到光頭男的身邊騎到他肚子上,掄起手“噼裏啪啦”地開始抽打光頭男耳光。

光頭男一邊大聲求饒,一邊在心中暗罵,我去你麻痹,老子哪裏有種了,老子如果不是被你用石頭砸中腳後跟早就跑了。

看到張迪收拾光頭男,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

不得不說,張迪已經無恥到了一個境界,總喜歡吃人剩下的。

“巖哥,兄弟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就饒了我吧!”郭麒麟大聲討饒起來。

“饒了你?你覺得可能嗎?”秦岩心中非常清楚,像郭麒麟這樣的人,根本饒不得。

如果慕容雪菡沒有上他的身,此刻恐怕已經被他們打成血人了。

“你還是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秦巖抓住郭麒麟的腰帶,就像甩衣服似得不停地抖起來。

郭麒麟就像坐上了過山車,立即覺得天旋地轉腦袋發脹,眼前的景物不停地開始旋轉、旋轉,再旋轉。

抖了五六十下,郭麒麟的牛皮腰帶斷開了,他從秦巖的手中劃出一個拋物線,“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哇”的一聲,郭麒麟將早飯和隔夜飯全吐了出來。

秦巖捂住鼻子走到郭麒麟身邊,搖了搖頭說:“什麼素質了,居然隨地大小便。趕快給我擦乾淨!”

秦巖一腳踢在郭麒麟的屁股上,郭麒麟被踢的向前滑出三四十釐米,他吐出來的嘔吐物,頓時沾到了他的嘴上和脖子上,並且被他的上衣擦乾淨了。

“這就對了!自己拉的屎自己擦,這纔是愛文明懂禮貌有素質的好青年!”

秦巖轉過頭向馬嬌走去,同時在心裏面暗想,馬亞楠我來了,我早就說過了,我出獄之日就是你受死之時。 “師姐!”

秦巖一邊對馬嬌招手,一邊向馬嬌走去。

馬嬌點了點頭,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秦巖:“看來你在看守所沒有被欺負!”

不等秦巖說話,張迪從旁邊竄出來,挑起眉毛對馬嬌說:“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張迪是誰,有我張迪在,秦巖怎麼可能被欺負!你說是不是秦巖?”

說到最後,張迪向秦巖看去,不但挑了挑眉毛,還給秦巖比了一個手勢。

秦巖記得張迪這個手勢。

當初陪着柳佳允去女生宿舍抓王浩的時候,張迪和秦巖約定過,這個手勢是你施法我裝逼的意思。

秦巖一陣無語:“張迪,你以爲馬嬌是弱智嗎?你以爲她看不出是慕容雪菡在幫忙嗎?走吧!趕快上車吧!”

秦巖拉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

馬嬌笑着搖了搖頭,坐到了駕駛座上。

“你們也太沒有幽默細胞了!難道你們看不出來我這是冷幽默嗎?”張迪坐到後座上,搖頭晃腦地說。

秦巖和馬嬌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說:“我們沒有感到一點冷,反而覺得你有點傻!”

“嗯?你們……唉!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張迪露出一副寂寞如雪的樣子,仰起頭呈四十五度角看着車頂。

不過當張迪擡起頭後,卻看到慕容雪菡的臉鑲嵌在車頂上,正眼神冷漠地看着他。

突然,慕容雪菡大吼起來,掄起粉嫩的拳頭打在張迪的臉上:“我讓你太瘋癲,我讓你看不穿!我讓你給我裝!你的嘴爲什麼不能消停一會兒!”

“喂喂喂!打人不打臉!啊……慕容雪菡,我問候你十八輩祖宗!”

“啪啪啪!”

“啊……雪菡姐,我不敢了!”

“啪啪啪!”

“啊……雪菡奶奶,我是你孫子!親親的親孫子!不要打孫子的臉好不好?”

秦巖無奈地搖了搖頭,想不到張迪爲了不捱揍,連底褲都不要了:“師姐,你開車吧!讓他們鬧騰吧!”

馬嬌一腳油門下去,車向前飛馳出去。

當車開到路口拐彎的時候,馬嬌突然一腳踩在剎車上。秦巖猝不及防之下,“砰”的一聲撞在了擋風玻璃上。

難道有老太太闖紅燈?秦巖揉了揉痠痛的額頭向前面望去。

並沒有老太太闖紅燈過馬路,是馬亞楠那個王八蛋帶了一幫二世祖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秦巖顧不上腦袋上的疼痛,眯起眼睛向馬亞楠望去。

“秦巖,張迪,你們兩個給老子下來!”馬亞楠大聲叫囂起來,樣子張狂無比。

“他就是陷害你的那個傢伙?”馬嬌擰起眉頭向馬亞楠望去。

秦巖應了一聲,打開車門走下去。

馬亞楠啊馬亞楠!你小子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想不到你居然敢來找我,看我怎麼弄死你。

“秦巖,想不到你小子還真有點能耐,居然……咦?這……”話剛說到一半,馬亞楠就睜大了眼睛,將目光從張楠的臉上移到了馬嬌的臉上,不敢置信地看着馬嬌。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這個妞太美了!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女一樣!

那臉蛋,那身材,那皮膚!嘖嘖嘖!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啊!

馬亞楠頓時被馬嬌的美豔驚呆了!忍不住“咕咚”一聲嚥了一口口水。

她如果被我抱上牀,在我的橫衝直撞中,肯定能發出猶如天籟般的“嗯啊”聲。

不行!我一定要搞定她!讓她做我胯下的吹簫仙女,還要她……

一想到這裏,馬亞楠就激動的全身瘙癢。

看到馬亞楠色眯眯地盯着自己,馬嬌不由皺起了眉頭,在心中憤恨地想,這個傢伙怎麼這麼色,一會兒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

“主人,讓我去收拾他好不好?”慕容雪菡傳音給秦巖。

“好的!你去吧!一定要狠狠地給我收拾他!”秦巖想不到馬亞楠居然敢這麼赤條條地打量馬嬌。

搶婚老公別索愛 那可是自己未來的……現在的師姐,是不容許有人褻瀆的。

誰如果敢褻瀆馬嬌,那就等於在扒秦巖的褲衩,這是堅決不容許的。

馬亞楠突然抽了一下,並且打了一個寒顫,眼神在瞬間變得迷離起來。

馬亞楠轉過身,對其中一個二世祖說:“王剛,你想不想看看我的海綿寶寶有多強?”

浴火王妃 不等王剛說話,馬亞楠脫下了褲子,在王剛面前甩了甩。

嗯?什麼情況?

王剛睜大了眼睛。

“李寧,你想不想看看我的海綿寶寶有多長?”

不等李寧說話,馬亞楠又在李寧面前甩了甩。

嗯?馬亞楠瘋了吧?

李寧睜大了眼睛。

緊接着,馬亞楠又在其他人面前接連甩了好幾下。

所有的二世祖都詫異不已地看着馬亞楠,就像在看神經病。

“哈哈哈!”

馬亞楠突然哈哈狂笑起來,滿臉得意地說:“其實你們不知道,你們的馬子全部被我上了!王剛,你老婆秦媛媛的屁股上長着一顆痣對不對?李寧,你老婆邱玉榮的胸口上長着一根毛對不對?祁紅,你老婆是一隻白虎精對不對?田志,你……”

馬亞楠接連將王剛等人女朋友的身體特徵全部描述出來,還津津樂道地說她們在牀上是如何的消魂。

王剛等人越聽臉色越難看。

當馬亞楠將王剛等人的老婆全部描述完之後,立即揚起眉毛說:“是不是很刺激呀?你們是不是想打我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