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等蔣素反駁,洛天繼續說道:「多行不義必自斃,人心不良,天理難容!!!」

「曹!」蔣素忍不住爆了粗口,雙手一開,紫色毒氣迅速集中在他手掌之中,竟然凝結成兩把紫色的刀刃!

「讓你裝,讓你再裝,勞資劈死你!」蔣素大吼一聲,雙足一蹬,肥胖的身軀像一顆肉彈一般,直挺挺的沖向洛天。

洛天也沒有慌張,嘴角勾起一絲,右手伸入懷中,迅速的從儲物指環里拿出降魔杵。

這個動作很明顯,洛天懷裏有着儲物指環,蔣素也看得出來。

對於普通人或者一些天榜高手來說,儲物指環和召喚指環很稀有。但是對於天榜里高排名的強者來說,這兩種指環基本是標配,每一位強者都有!

所以在蔣素麵前暴露自己有指環也毫不擔心,因為蔣素根本不缺這種東西,只因蔣素不是普通的強者,他是真的強者,很強的那種。

「哼!」移動中的蔣素居然還有時間說話:「諒你隱藏的實力有多少,但天榜就是實力的標準,讓你看看天榜前50和后50的鴻溝吧!」

蔣素一語驚人,這話的信息量就是,蔣素居然是天榜前50的強者!

蔣素的話也是有依有據的,因為天榜的強者都知道一件事,天榜前50和后50的差距,那就是一道鴻溝。

因為事實證明,天榜前50的強者,比起后50的強者,多了一個質的飛越……

而洛天也沒有慌張,因為他本來就知道蔣素的天榜排名。

因為天榜之上的排名一直是眾所周知的,基本上每一位天榜強者的資料都有。

當然還是有幾位的強者,資料是沒有多少的。比如說洛天,世人只知他是龍威,但有多少人知道他是人皇呢?而且知道洛天就算軍神的人,估計更是少得可憐。

這就是洛天為何保密自己身份的原因,要是讓世人知道自己這三個身份,整個華洛王國可能都會為之震驚吧……

原因就是,一個人在天榜之上佔據了三個名額,天榜的制定人居然還不知道。而且洛天這三個稱號的排名實在相差很多,這會讓世人更加覺得洛天扮豬吃老虎了!

蔣素的攻擊逐漸迫近,那碩大的身軀,力量肯定不弱。

強大的力量,與身材不相符的速度,加上範圍性極廣的毒氣攻擊,蔣素當之無愧的天榜前50強者。

只是蔣素沒有想到的是,洛天居然可以免疫毒氣的攻擊,這讓蔣素的能力大打折扣。

而比起速度和力量,洛天絲毫不虛。速度方面比之蔣素,蔣素只能稱作弟弟而已,洛天的速度可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而攻擊力方面,別看洛天很清秀,與蔣素對比簡直是個小不點,但是力量方面,洛天絲毫不落下風。

「碰」的一聲,蔣素紫色環繞的毒劍和洛天的降魔杵相碰,兩人周圍頓時捲起一股烈風,吹得地面煙塵四起。

而力量相交的洛天和蔣素,都沒有挪動一絲腳步,這次攻擊兩人勢均力敵,半斤八兩……。 「宏偉的心意,我們吃。」楚洛對筱筱當家做主的派頭感慨了:老公,我要是能這樣就好了,可惜我是神仙,你是凡人!

朱宏偉立即給大家盛麵條。

一眾人呼呼的吃了起來。聲響瀰漫開來,眾人對望相視而笑。

「這面真好吃!」筱筱覺得是莫曉輝搓的,所以愛屋及烏的特別喜歡。

「當然好吃,是宏偉做的嘛?」楚洛再次的取笑。

朱宏偉見楚洛不停的取笑,打抱不平道:「嫂子,面好吃你就多吃點?」

「哦,有人不高興了?」楚洛笑道。

山野女人,吃這麼多面都塞不住你的嘴巴,真是可惡,我一定要把曉輝拿下,讓你哭都哭不出來!

對楚洛的恨+1。

「嫂子,你老取笑朱宏偉,人家剛才可是帶傷做的麵條?」筱筱的意思是說:你們這樣過分了吧?

「哦,心痛了!」楚洛的理解,又把想脫干係的筱筱拉到了就範之處。

筱筱真是越想掙脫越陷的深:「誰心痛他?」

言簡意賅,實話實說。

但誰都聽出來了嗔怪。

司馬昭之心啊!

朱宏偉被筱筱的嗔怪搞得雲里霧裏的飄飄然:筱筱,當年我把你的話反著聽,我們現在……

朱宏偉悔不當初,對自己的恨+1。

「嫂子,能不能別針對筱筱,面好不好吃,你們也點評一下啊?」朱宏偉覺得此刻是該體現自己男子漢敢於擔當的氣概的時候了。

這一唱一和,簡直就跟多年的夫妻被人欺負了一般。

鄭明明也忍不住取笑道:「夫唱婦隨啊?」

朱宏偉和筱筱成了眾人的取笑對象。

「什麼夫唱婦隨,看你們這些人的嘴巴?」筱筱惱道。

「好啦,不取笑他們了,他們好好的發展,比什麼都重要?」楚洛真心希望他們好。

筱筱本來想好好品嘗莫曉輝搓的麵條,此刻已經完全沒有了胃口:「飽了,時間不早了,也該回去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喲,害羞了?」鄭明明跟着取笑。

「什麼害羞啊,不走難道住在這裏?」筱筱反駁道。

「住在這裏有何不可?」楚洛真是神仙,這真要住在這裏不是不可以,但有背常理。

這是氣我嗎?山野女人,我倒是想啊,你真願意嗎?

「曉輝,時間不早了,我明天公司還有事,我們改天再約?」筱筱一刻都不想留了。

她不是不想留下來陪莫曉輝,而是這種情況下,她陪着,有什麼意義?

莫曉輝見留不住,只好順水推舟:「那好。我們的合同?」

「你明天有空就來公司簽吧?」筱筱說完,向各位打了聲招呼就走了。

「筱筱,你路上小心點?」朱宏偉在臨出門補了一句。

筱筱走後,莫曉輝嚴肅的對朱宏偉道:「紅太狼,你真要追筱筱?」

朱宏偉被問,也不否認:「你們覺得怎樣?」

「當然可以,嫂子支持你!」楚洛忙給朱宏偉打call。

「既然決定了,就要好好待人家?」莫曉輝害怕朱宏偉又沒有長性。

雖然筱筱跟他沒什麼關係,但他覺得筱筱還是一個好女人,好女人就該被呵護和愛惜。

「我當然會對筱筱好,當年錯過了,現在不會了!」朱宏偉越來越有信心了,從今天筱筱的態度看得出來,筱筱是在乎他的。

不過,這都是自作多情的人的想法。

「什麼當年錯過了?!你們當年不是……難怪當年……」莫曉輝沒想到當年朱宏偉和筱筱還有故事。

。 十分鐘都沒有,秦建民端著一土大碗的飯菜快步走進堂屋,喜出望外:「鋥哥你找我啊?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嘿嘿嘿…..」

鋥哥是大忙人,無事不登八寶殿,找他肯定是有事。

會是什麼事呢?

甭管是什麼事,這次鋥哥帶着兄弟們回來,個個戴上海牌手錶,人手一張二八杠單車,滿個馬關村都沸騰了。

他是多想重回鋥哥的麾下啊,付出什麼代價都行,真的再不想聽老娘聒噪了。

「沒什麼急事。」秦鋥不動聲色,「先把飯吃了。」

這東西他多少還是了解的,絕對順着杆子就爬,可不能讓他看出是急事。

「好好好。」秦建民揮舞起筷子朝嘴裏猛扒飯,吧嗒吧嗒的,蘇瀅倒沒說什麼,秦鋥嫌棄道,「回去吃好再來。」

小叔這跟豬吃食一樣的聲音,沒得讓瀅瀅聽着噁心的。

「是是是!」鋥哥的話必須奉為聖旨,秦建民跑去廚房吃,兩分鐘沒有就抹著嘴巴來了,「吃好了鋥哥,你說吧。」

秦鋥淡淡道:「我要在鎮上開一家錄相廳,你想不想去守?」

秦建民瞪大眼睛,心想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又聽秦鋥道:「設備我會給你置辦好,磁帶都是香城那邊的帶子,按時供應給你,你好好管,營業款都是你的。」

「鋥哥啊?」秦建民叫了一聲,比叫親爹還虔誠,「你說的是真的啊?」

秦鋥不說話,只淡淡看着他。

秦建民也瞪着眼睛看秦鋥,半晌才試探著問:「鋥哥,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這事才會輪到我頭上?鋥哥你只管說,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給你做好。」

這東西倒也識趣,秦鋥便把去董家村向珍珍姐姐提親的事說了,也強調了,

「…..不是真要你和她結婚,就是為了把她平平安安接回瀅瀅家。當然你想真結婚,珍珍姐姐也看上你,結了也沒什麼。」

「就這事啊?」秦建民差點笑歪嘴,「就算鋥哥你不給我開錄相廳,咱一家人也應該幫這個忙。沒問題,待會我就跟你爺爺奶奶說,明天就去提親。」

真是找對人了,秦鋥和蘇瀅相視一笑,交待了一下細節,就從老屋出來了。

秦鋥送蘇瀅回小屋,隱去幫開錄相廳的事不說,只對林瑾蘭說了去董家村的經過,秦建民願意幫忙的事。

能平安順利接回另一個好孩子,一直在憂慮中的林瑾蘭這才高興起來,珍珍也歡喜得直跳。

秦鋥剛要從小屋出來,「咚咚」小屋門被人敲響,珍珍跑上前開門,後面跟着「汪汪」叫的大虎。

蘇瀅一聽狗叫聲就知是熟人來。

這個時候是哪個熟人來呢?

「林老師好,嘿嘿,我找秦鋥。」

是秦建民,一笑一笑的招手,「秦鋥你出來一下。」

怎麼感覺沒好事?秦鋥微皺起眉走了出去,蘇瀅忙跟着,她也感覺小叔來的蹊蹺。

出了院子秦建民剛想說,秦鋥一擺手:「下去說。」他輕輕拍拍女孩的背,神態聲音變溫柔,「瀅瀅回去休息了。」

「不嘛。」蘇瀅拉着秦鋥的袖子撒嬌,用眼神告訴秦鋥,她也想聽聽小叔說什麼。 幾萬人在山上倒下,都是癱軟無力,大雪飄揚,雪花覆蓋在他們的身上。

女天王和黑無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個長相醜陋而奇怪的女人,打死了葉飛,無數個西方人都是奮力掙扎著,但是卻無濟於事,他們不得反抗。

車楓用雪把自己掩埋,她不想被這個邪門的女人看到,她現在只想回家,內心的悔意已經悔青了腸子,好幾個武盟的盟主,只有她活了下來,但是現在車楓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真的活下來。

超級陰陽師看着葉飛的屍體在地上癱軟著,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笑容,那一雙陰陽眼好像能夠看破世間上的一切。

陰陽師緩緩的收起了天使之神的舍利子,然後便是朝着黃振龍走去,她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葉飛竟然拿出了一個成色上好的舍利子,龍千歲的舍利子沒有這麼好的質量。

現在,葉飛交出的舍利子她要,龍千歲的舍利子她也要。

女人朝着黃振龍走去,臉上帶着邪異的笑容,鄭可兒,陳語彤兩個女人已經嚇得魂不守舍,人怎麼會長出這樣的臉,恐怖異常。

「龍千歲的舍利子呢?」

陰陽師冷冷的問著黃振龍,而黃振龍則是在地上躺着,一臉的絕望,葉飛都死了,他們還有什麼希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