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管怎麼樣,她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她剛走到樓梯的平台,迎面就走上來了一個人,她頓住腳步,這才發現這上樓來的中年女人究竟是誰。

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容貌,她不可能會忘記,她突然又想起之前的那些報道,看來,面前的人就是真正的柳湘華了。

雖然那樣貌是一模一樣的,可是很明顯的,面前的這個女人看上去是更顯得蒼老許多,只是那眉眼帶著柔和慈祥,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就算柳湘華和柳湘蘭長得沒有絲毫的區別,但是感覺,是重點。

她沒有見過她,因此這一次,算是她們之間的第一次見面吧?

本於禮貌,秦桑對著她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正想要跟她擦肩而過,沒想,她卻在這個時候喊住了她。

「你就是秦桑吧?」

她雖然覺得疑惑,但還是應了聲。

「是的。」

「向南跟我提起過你。」

柳湘華的聲音很輕,聽上去煞是好聽,讓人沒有半分不願意跟她相處。

「我一直都很想見見你,跟你聊聊天,你會介意嗎?」

她都這樣說出口了,秦桑自然不好拒絕,兩人便走到了小院外頭的涼亭里坐下,傭人送上茶水,很快就離開了,剩下她們兩人坐在那。

由於已經過了傍晚,黑夜籠罩著大地,那獨有的冷風迎面吹來,因為是夏天,倒是不至於冷得讓人受不了。

柳湘華捧起了一杯熱茶,茶水裊裊升起的白煙氤氳住了她眼前的視線,她把杯子湊到嘴邊淺酌了一口,隨後才慢吞吞的說話。

「我不在的時候,向南給你添了不少麻煩,真是辛苦你了。」

秦桑一愣,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說,還是如實的開口了。

「伯母,我跟他……已經離婚了。」

「我知道。」

她把杯子放下,長嘆了一口氣。

「我找你聊天,不是為了其他,是為了跟你道歉的。」

她頓了頓,才繼續往下說。

「過去,他為了把我從那個地方帶出來,用了不少的辦法,甚至不惜傷害所有的人,這一些,即使他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過,但是,我通通都知道。」

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那個時候,她為了活命,只能被迫裝作自己已經瘋了,唯有這樣,霍建國才覺得自己對他構不成威脅。她是活下來了,可從來都沒有想過,她的孩子,代替她承受了那些苦楚。

他每一次得以過去看望她,都是因為他為霍建國做了些什麼,讓霍建國開心了,每當那個時候,看著兒子明明撐得很累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她就特別心疼。

好幾次,她都想告訴他,讓他放棄她。

可是,她對這個兒子的脾氣還是有幾分了解的,就算她說出口了,他仍然會繼續下去。

直到,把她從那個地方給救出來。

如今,她是出來了,也知道過去的這些年,他到底經歷了多少的苦,她更知道,在兒子的心裡,他到底想要什麼。

以前的時候,他為了她,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藏在心底誰都不說,如今,她回來了,她想要幫兒子做一些事,一些他一直想做,卻不敢去做的事情。

「秦桑,舊時他是為了我才傷害到了你,你要怪就怪我,莫要怪他,都是我的責任,我的錯。」

秦桑好半晌都沒能回過神來,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她會突然跟她道歉,她連忙擺了擺手,有些手忙腳亂。

「伯母,你不用這樣,那都是跟你沒有關係的。」

「怎麼可能會沒有關係?」她苦笑,「有些事,我還是清楚的,秦桑,你跟他曾經在一起那麼多年,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你應該清楚,我還在他身邊的時候,就體弱多病,他那時候特別心疼我,總說長大以後要讓我享福……」

柳湘華又嘆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著她。

「秦桑,如果可以,你希望你能回來他的身邊,這些年,沒有你在身邊,他過得很苦,他已經習慣了什麼都不說,什麼都自己扛著,可我都知道,這幾年,每天晚上他都要依靠安眠藥才能入睡,夜裡經常驚醒,嘴裡還會喊著你的名字……他過去對你做的那些事,都是因為我,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他,都是我的錯……」 李韻希也看到了記者會,蘇元軒這就是你的回答嗎,你不願意傷害林詩思,難道就這麼狠心的傷害我嗎,「韻希,你沒事吧」張芊芊緊張的看著李韻希,她也沒想過蘇元軒會這樣做,「芊芊,你說那個林詩思有什麼好的,為什麼每個男人都喜歡他,元軒喜歡她,李子熙也喜歡她」「我也不知道」「難道你就甘心嗎」「什麼意思啊」張芊芊不解的問,「你不是喜歡李子熙嗎,你看到沒有,那個林詩思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把所有的男人都迷住了,應該是說把所有的男人都控制住了,你就甘心你喜歡的人也被她控制嗎」「可是詩思也沒做什麼,都是元軒他」「什麼叫沒做什麼,如果不是林詩思,元軒他肯定不會這麼做的,他肯定不會傷害我的,他以前是多麼的愛我,就是因為林詩思,元軒才會變成這樣的」李韻希看著電視說著,「芊芊,你難道忘了她是怎麼搶走你的工作,怎麼搶走你最喜歡的人嗎,還要在所有人面前裝可憐,裝柔弱」李韻希繼續說道,「我沒有忘,你想怎麼做」「不急,我收到的傷一定要讓她加倍奉還的,等著來吧林詩思」張芊芊看著眼前的李韻希,感覺她現在變得越來越陌生了,還是李韻希本來就是這樣,只是在別人面前是另外一個樣子而已,張芊芊你在想什麼,韻希她一直都這麼幫我,怎麼可以懷疑她的呢,沒錯,都是林詩思的錯,誰叫她這麼貪心,要搶走一切,她得到報應也是應該的,現在我們共同的敵人就是林詩思。

每個人看到記者會都驚訝了很久,每份雜誌封面和報紙頭條都是蘇元軒的新聞,標題都是蘇元軒和李韻希以分手,現在的原配是林詩思這樣的,雖然蘇元軒在記者會上並不是這麼說的,只是也可以幫林詩思洗清了小三的污名也是好的,陳鋒因為這件事也跟蘇元軒他們召開的會議,林詩思也有到現場,今天看到林詩思好像已經沒什麼事了,陳鋒問起蘇元軒照片的事,蘇元軒也全部說出來了,陳鋒要知道事情全部,好好想想對策,不過蘇元軒昨天的記者會基本都已經解決了很多事情,也不在有記者追問了,現在的記者應該都去追問李韻希了吧,所以現在陳鋒召開這個會議是如果有記者還是窮追不捨的應該要怎麼回答,才不會損害到自己的名聲和公司的名聲,所有人都聽著陳鋒的講話,他也已經找了一些媒體公司的高管去幫忙了,其實也已經沒有太的問題,只是可能還會有些力求真相的記者想了解事情的全部而已,不過既然都沒什麼的話,所有的事情按照真實的來說就可以了,也不需要有什麼樣的隱瞞,事情能圓滿的結束,大部分的功勞都是歸蘇元軒,現在換成林詩思是受害人,張芊芊是揭人私事的罪人,所以李韻希也是有得忙了,說完這件事,就是之後比賽的事情了,蘇元軒他們繼續去做好自己的設計,林詩思就要開始訓練了,沒有工作的都要去訓練,有工作的就先忙工作,這就是他們接下來的任務,陳鋒確定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任務之後,才離開的,林詩思走到蘇元軒的面前,「元軒,你這樣跟記者說,韻希她怎麼辦,她也會傷心吧」「本來以為是和平分手的,沒想到她還搞出這麼多的事情,那就讓她自己去收拾收尾吧」「這樣對韻希也是很大的傷害啊」「我已經跟她說過的,可是她還是執迷不悟啊,放心吧,之後的事情都不會牽扯到你,我會跟她處理的」蘇元軒站起來看著林詩思,「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現在我可能還被一幫記者圍繞著追問吧」「整件事你都是無關的,偏偏要被扯進來,我肯定要幫你啊」林詩思點點頭,鍾詩敏催促她要去訓練了,她才跟著鍾詩敏出去了,蘇元軒看著林詩思離開,他一定會好好保護林詩思的,之前已經傷害得她很深了,不可以再讓她受到傷害。

事情恢復了平淡,林詩思也在努力的訓練中,她的訓練都是一些體型訓練和如何走出最好看的秀,之前張蓉也曾經教過,所以她也很快就掌握,現在應該算是鞏固吧,所以林詩思訓練起來都非常的容易上手,訓練她的老師都說她真的很有潛力呢,今天林詩思很早就訓練完,因為她接下來還有工作要去做,鍾詩敏也早早的等著她了,見到林詩思走出來就送她去到了工作的現場,去到現場,看到工作人員已經在布置了,現在林詩思的工作都是比較輕鬆,都是拍拍雜誌的照片,或者服裝品牌的照片而已,沒有什麼太大型的活動,到達現場工作人員跟她打過招呼之後,就帶她去換衣服了,換好衣服開始拍照,林詩思的鏡頭感非常的好,每次拍照都是相當的順利,很快就可以完成工作了,今天她的工作也是格外的順利就完成了,完成工作的林詩思也非常的輕鬆了,就想著跟鍾詩敏一起出去吃飯,剛走到門口就看她們並不想看到的人,因為來的人是李韻希,「hi,詩思,這麼巧你也在啊」「對啊,你也是來工作的嗎」「呵呵,我現在很少出境了,給多點機會新人嘛,我是來商量合作的」「哦,那不打擾了」林詩思帶著鍾詩敏想要離開了,「等一下嘛,詩思,等一下一起吃個飯」「不了,我有約了」「其實合作可以不用現在談也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我說了不用了,我約人了」林詩思一字一句的說出來,「那就談一下吧」李韻希看著林詩思說著,她的眼神透露著不容拒絕的氣息,林詩思嘆了口氣,叫鍾詩敏在車上等著,自己就跟李韻希走到一邊去了。

「你想說什麼就快點說吧,我還有事情呢」林詩思看著遠方說著,完全沒有看李韻希一眼,「詩思,你變了」「我變了嗎,是你變了吧,韻希」林詩思終於轉過頭看李韻希了,看她的眼神也不在是以前那種柔弱的眼神,而是充滿堅定的眼神,李韻希看了林詩思幾秒鐘,才慢慢的開口「是嗎,可能真的是我變了吧,都是因為你啊林詩思」「關我什麼事嗎,我好像什麼都沒有做過吧」「如果你什麼都沒做過,元軒會變成這樣嗎」林詩思沒有接話,而是想了一下再說,「韻希,你有想過是什麼問題嗎」「還不是因為你林詩思」李韻希是一直看著林詩思說的,「為什麼是我,我並沒有插足到你們之間」「你確定你沒有插足到嗎」「那你說我怎麼插進去了」「你行動是沒有,可能感情呢,你說你真的不在乎元軒了嗎,真的不喜歡他了嗎,就算你不喜歡他,那他呢,如果他不喜歡你的話,他會處處為你著想嗎,你出事他第一時間就去幫你,甚至要犧牲我」「韻希,你為什麼還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說出這些話,明明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搞出來的,芊芊也是被你利用的,現在你是要怪誰呢」林詩思看著李韻希,「怪誰,當然是怪你啊,如果你沒有出現,我現在和元軒會好好的,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你說我應該怪誰」「你喜歡怎樣想就怎樣想吧,我已經不想再理了,我跟你也沒什麼話可說了」林詩思說完就起身準備離開了,「林詩思不要以為你贏了,不要以為元軒跟我分手,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要以為我這麼輕易就會認輸,不可能的,我李韻希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包括你林詩思,我會搶回來的,你搶走的一切我都會搶回來的」「輸贏真的這麼重要嗎」「當然重要,這個世界上只有輸和贏,不然張芊芊也不會被我利用了」林詩思聽到這句話,轉過頭看著李韻希,眼中帶著憤怒,「怎麼了,生氣了,因為張芊芊,她就是一個小女孩,我說什麼她都相信,還傻傻的以為我是在幫她,一直都這麼的信任我,為我做任何的事,我跟她說你是我們的敵人,她也信了,還說要幫我一起對付你呢,這就是你口中的好朋友啊」「我會把張芊芊帶回來的,她終有一天會清醒的,不會一直被你利用的」「好啊,那就試試能不能帶她回來咯」李韻希笑了笑,就走了,只留下林詩思,林詩思看著李韻希消失的方向,她一定會把張芊芊帶回正道的,不會這麼輕易讓李韻希得逞的,林詩思回到了車上,鍾詩敏問她李韻希說了什麼,林詩思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鍾詩敏有點擔心的看著林詩思,林詩思說真的沒事,走了,我們去吃飯吧,好餓喔,鍾詩敏只好放棄繼續的追問,開車離開了,李韻希這次算是跟林詩思攤牌嗎,林詩思也知道李韻希並不好對付,因為她在模特界做了這麼久,肯定是用了不少手段才上位的,自己根本就對付不了她,可是為了張芊芊,她也要嘗試,無論李韻希有什麼手段,她都要想辦法去解決,她不可以再依靠別人,她一定要自己親自的把張芊芊從李韻希的手中解救回來。 雲英花嫁 她說了很多,說起話來神情還是急迫的,似是深怕她不相信,還說她可以去問一問管家,過去那麼多年,管家是唯一留在霍向南身邊不曾離開過的人,對於霍向南的情況,是再了解不過了。

秦桑沒有回答。

因為已經夜深了,柳湘華也沒有久留她,只是在臨走前,讓她好好考慮一下。

而在柳湘華的話中,最讓她詫異的,是她說,霍向南還愛著她。

那個男人怎麼可能會還愛著她?亦或者說,那個男人怎麼可能會愛她?

如果他真的愛她,那麼秦振時被陸心瑤撞死的時候,他就不會站在陸心瑤的那邊幫她辯護,甚至,還有沈翎的事。

他不會知道,是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把她對他的愛全部磨滅掉。

對於柳湘華的話,她是壓根沒放在心裡,反正,對她來說,她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那個男人的身邊去了,如今,他和她都各自有了新的生活,理所當然也不該有任何的交集了。

她是真的這麼想的。

回到奧園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十點了,她推開門走進來,偌大的客廳內只有簡珩一個人坐在那,見到他,她不由得有些詫異。

簡珩聽到聲音抬起頭,看著她的目光帶著幾分複雜。

「我給你打了很多電話。」

聽他這麼一說,秦桑連忙從包里拿出手機,因為方才到東湖御景去,她就順勢把手機鈴聲給調成了靜音,出來以後也忘記調回去了,這一看,才發現確實就如同他所說的那般,他給她打了好幾通電話她都沒有接。

她自是不可能說自己到東湖御景去找霍向南的,所以,她選擇了撒謊。

「我……我在醫院,有一台手術,忘了看手機了。」

簡珩沒有說話,其實在下班的時候,他就已經回來了,甚至是到同銳那邊想要去接她,可是,他卻看到她去了東湖御景。

本來以為她會坦白,怎麼都沒想到,她竟然選擇了隱瞞。

簡珩也沒再多說些什麼,站起身來以後便徑自上樓去了,秦桑本來想跟過去,可一整晚她是沒吃過半點東西,這會兒肚子也餓了,便打算到廚房去看看還有什麼吃的。

簡單吃過了飯以後,她才上樓去,豆豆一直都是由月嫂帶著,她當然是放心得很,她在路過簡珩的房間時稍微猶豫了下,到底,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男人正站在露台外面,聽到聲音轉過頭來,微微蹙起了眉頭。

「怎麼了?」

他的態度有些冷淡,秦桑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只是如今,她有一件事迫切的想要讓他幫忙。

「我今天,好像看到我爸了。」

她的手放在身前,不住的搓著,當霍向南對她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她曾經有過想法,但是,他提出來的要求她是絕對不可能會答應的,所以,她唯有向他求救了。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錯覺,可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甚至,不止我一個人看到,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她的話還沒說完,他就已經懂了她的意思。

「你想要讓我幫你查一下,那究竟是不是你爸?」

他抬眸望向了她,那眉頭是蹙得更緊了些。

「桑桑,你忘記了你爸當時是在你面前斷了氣的么?你甚至還對他進行了搶救,雖然結果是讓人失望的。」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秦桑的聲音有些低,那個時候,可以說是她最黑暗的一段時期,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就那樣在她面前永遠閉上了雙眼,那種感覺是說不清的,更別說,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對當時的畫面更是記憶猶新,想忘都忘不掉。

可是,她看到了啊!她親眼看到了她的父親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她管不得究竟是幻覺還是其他,她此時迫切的想要知道一切。

但對簡珩來說,她的這一切,都是虛假的,都是自欺欺人的。

「你是最近太累了,才會產生那樣的幻覺來,你還是抽個時間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說完這句話以後,就越過她到書房去,徒留下她一個人杵在那,垂放在身體兩側的手一直都緊攥著沒有鬆開過。

對秦桑來說,讓她放棄,那是不可能的事。

拒嫁豪門:首席總裁請滾開 所以,即便簡珩不願意幫忙,她還是給許雷打了個電話。

許雷聽說了以後,立即就應允了下來,不過,調查這種事還是得需要時間的,關於這一點,她還是了解的。

……

另一邊。

陸心瑤打開車門下車,她的神色難免有些忐忑不安,秋子陪在她的身邊,這才讓她稍微覺得安心了不少。

在她面前的不遠處,就是東湖御景,陸心瑤說不清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來過這裡了,她看著身旁的秋子,眉宇間的擔憂是那樣的明顯。

「秋子,如果……如果他趕我走,那該怎麼辦?」

秋子將投駐在那建築物的目光收了回來,對於她的問題,她選擇笑了笑。

「沒事的,小姐,有我在,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更何況,霍少也沒有理由趕你走啊!你是來見孩子的,這是每個母親都該有的權利,他不能剝奪你的權利。」

這是她給陸心瑤找的最好的一個借口,唯有這樣,她才能跟著陸心瑤一起走進東湖御景,甚至是靠近那個孩子。

聽見她的話,陸心瑤點了點頭,在心裡告訴自己,是啊,她是來見她自己的孩子的,那畢竟是她的孩子,霍向南沒有理由不讓她見見自己的孩子。

縱使那個孩子是她不想要的,甚至是一個屬於她過去的污點,但不可否認的是,那個孩子是她懷胎幾月好不容易才生下來的,更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孩子,就算這些年,這孩子一直都是在霍向南身邊長大,卻不得不承認她是孩子的親生母親的這個事實。

這也是她唯一能夠進入東湖御景的借口了。

陸心瑤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在秋子的陪伴下緩步走近。

當管家開門看到站在門外的陸心瑤時,是顯然沒能反應過來,誰都沒有想到,在經過了那麼多年以後,陸心瑤竟然還會到這裡來。

陸心瑤往他身後張望了一下,相比幾年前,她的戾氣是收斂了不少。

「向南……他在嗎?」 陳鋒看到了張芊芊的照片,也看到了她質問林詩思的話,也知道了這次的危害性,他現在一定要想到對策,不然這對林詩思很不利呢,做小三這個話題,不止讓林詩思的人氣下滑,可能還會毀了林詩思做模特的路,他想了想打了個電話給鍾詩敏,跟他說怎樣把林詩思帶走之後,就掛了電話,然後開始找他認識的人去平息這件事,鍾詩敏接完電話,就叫林詩思快點去換衣服,見林詩思還是無動於衷的,她只能幫林詩思換了,換好了衣服,本來是要坐鐘詩敏的車走的,可是她們並沒有,而是問了工作人員借了車,因為記者只記得鍾詩敏的車,所以當林詩思的車出來的時候,並沒有記者去圍她們,加上鍾詩敏幫林詩思偽裝了一下,所以記者也不知道林詩思已經離開電視台了,還在傻傻守著,鍾詩敏把林詩思送回家,她一直都沒有說話,回到家林健傑看到林詩思,就問她節目上的事都是真的嗎,林詩思還是沒有說話,林健傑不死心繼續的問,最後還是鍾詩敏阻止了他,他才冷靜下來看著林詩思,「小思,那天約你出去的就是蘇元軒吧」看到林詩思一直沒說話,林健傑繼續說道「小思,你說話啊,你不是說已經放下他了嗎,怎麼他約你,你還要出去,還拍了這樣的照片,你是不是還喜歡那個蘇元軒啊,他有什麼好的,他這樣傷害你,你為什麼還要繼續喜歡他啊,你忘了嗎,他是有女朋友的人,你這樣是做小三,你知道嗎,你的一生都會毀掉的」鍾詩敏阻止了林健傑說下去,現在林詩思需要的是安慰,並不是指責,「我沒有,我不是小三,我沒有跟他在一起,我沒有喜歡他,我沒有」林詩思哭著跑進了房間,林健傑看到她這樣,既心痛又生氣,又是那個蘇元軒嗎,為什麼他就是這樣陰魂不散的纏著小思呢,「詩敏,你看著小思,我出去一下」「你要去哪裡啊」鍾詩敏追到門口問到,林健傑沒有回答,直接開車走了,鍾詩敏一時也不知道要怎麼做,只能在家裡守著林詩思呢,希望陳鋒可以想到對策。

蘇元軒敲了敲門,開門的是李韻希,「是你啊,元軒,快進來坐」蘇元軒走進房子里,李韻希就開始去沖茶了,沖完茶出來遞給了蘇元軒,蘇元軒接過來說了聲謝謝,「元軒,有什麼事嗎」蘇元軒看著李韻希,她的表情還是那麼的純真,可是為什麼做出來的事卻是這麼的恐怖呢,他越來越搞不懂眼前的女人了,李韻希見蘇元軒一直看著自己,笑得更開心,「究竟怎麼了,元軒,你一直看著我做什麼」「韻希,你跟我說實話,小思節目的事是不是你安排的,照片是不是也是你拍的」李韻希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你說什麼啊,元軒,我沒有這麼做,是芊芊接出來的,你沒看到嗎,為什麼要說我呢」「芊芊是你的人,都是你教她的吧,她也是比你利用的吧」蘇元軒面無表情的說著,李韻希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他還是以前最愛自己的男人嗎,他現在為了別的女人來質問自己,是什麼讓這個男人改變的,林詩思那個賤人嗎,「我說我沒有做過,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李韻希繼續說著,「最好你真的沒有做過,不然你就真的太恐怖了韻希」「我恐怖,我那裡恐怖了,我做了什麼壞事嗎,蘇元軒,你就為了一個林詩思來這樣質問我嗎,你當初說分手也是因為林詩思嗎,因為你還喜歡她是嗎,難道你和我在一起不是因為喜歡我,愛我才一起的嗎,你現在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來質疑我」李韻希說著說忍不住哭了,蘇元軒看著眼前的李韻希,有點不忍心再說出傷害她的話,以前的她溫柔賢淑,究竟是什麼讓她改變的,變得這麼不擇手段,是因為自己嗎,他已經傷害過林詩思一次了,不想再因為自己傷害到其他人,更不想再傷害林詩思多一次,「你好好保重吧,韻希」說完蘇元軒就準備開門離開了,「你真的從來沒有愛過我嗎」李韻希在他身後問道,可是蘇元軒並沒有回答她就直接離開了,林詩思我一定要然永不翻身,李韻希已經沒有了昔日的光彩,有的只是仇恨。

剛走出李韻希的家,就接到了林健傑的電話,林健傑的聲音毫無溫度,問蘇元軒在哪裡,他說在外面,然後林健傑就跟他說了一個地址,叫他現在過來,然後就掛了電話了,蘇元軒知道林健傑是要問林詩思的事情,就直接開車過去了,去到約好的地方,就看到林健傑凶神惡煞的在等著他,他走了過去,林健傑也看到他了,「有什麼事嗎」蘇元軒先開口問道,其實不用問,他都知道發生什麼的,「你現在是不是還跟李韻希在一起」沒想到林健傑會問這個問題,蘇元軒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你為什麼問這個,你不是應該問今天的事嗎」「你回答我就可以了」「我的私人問題應該不需要向你彙報吧」蘇元軒說著,「哼,那我問會小思的事,那天是你約她出去的嗎」「對啊」「為什麼你有一個李韻希放著不約,一定要約小思呢,這是不是你和李韻希的陰謀,為了讓小思陷入這種地步」「你是在懷疑我嗎,我可以坦白的告訴你,我什麼都沒做,對,當時是我先約小思的,其實就是朋友之間想聚聚而已,我也不知道會被拍到照片」「朋友之間聚聚,為什麼只約她一個,為什麼不把其他人都一起約出去,你還敢說不關你的事,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你引起的,為什麼你一出現就沒有什麼好事發生呢,每次都要來傷害小思呢」蘇元軒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對啊,所有的事都是他引起的,如果他沒有約小思出來,如果他可以叫上其他人,如果他們沒有去遊樂場,如果他沒有喜歡上小思,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呢,可是發生就發生了,沒有這麼多如果的;林健傑見蘇元軒沒有說話,更加的生氣,「你倒是說話啊」「總之這件事情我會解決的」「你解決,那請問你怎麼解決呢」「我有辦法的」蘇元軒不想再說下去,就準備離開了,「蘇元軒,我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不可以再傷害小思的,這是最後一次了,真的是我容忍你的最後一次了,如果還有下次,我會讓你知道後果的」蘇元軒雖然聽到這話,可是他也沒有反駁,也沒有回頭,直接走了,林健傑看著蘇元軒的背影,這次就看你怎麼解決,如果他解決不了,就只能直接帶小思離開了,他是不會再允許小思受傷害的,一定要把小思帶到蘇元軒永遠找不到的地方。

經過昨天訪問的事情之後,林詩思起床恢復了平時的樣子,看見她在擦桌子,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這樣讓鍾詩敏更加的擔心,她寧願林詩思可以抱著她大哭一場也好,她這樣感覺事情更嚴重,鍾詩敏拍了拍林健傑,林健傑看著她,她指了指林詩思,林健傑看了林詩思一眼,沒什麼啊,用眼神問她怎麼了,鍾詩敏見林詩思進了洗手間,才開口問「你不覺得她很不妥嗎」「沒有啊,很正常啊」「怎麼可能正常,拿張桌子她都擦了五遍了,還正常嗎」「正常啊,她心情不好就會擦桌子啊,在我們家是見怪不怪了,不要理她就好了,她累了就不會擦了」鍾詩敏聽完這句話,林詩思從洗手間出來了,還是拿著拿張抹布,繼續的擦著桌子,鍾詩敏心想這張桌子好久沒有人這麼認真的擦過了吧,它應該開心嗎,不過既然擦桌子可以讓林詩思心情變好,那就讓她擦吧,反正受罪的是桌子,又不是他們,這時鐘詩敏的手機響了,是陳鋒的電話,陳鋒叫她現在打開電視,鍾詩敏不解,掛了電話之後就打開了電視,電視上是蘇元軒的開的記者會,林健傑聽到聲音也看著電視,林詩思也停下來了,轉頭看著電視,記者會的內容是這樣的(下面會有第一人稱寫):大家好,我是蘇元軒,以下開場白就省略10000字,我今天開這個記者會要說的是昨天公布的那張照片,因為很多人都說林詩思是小三,這樣對她的名聲不好,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召開這個記者會澄清一下,怎麼說呢,我跟小思一直都是好朋友,那天只是朋友之間很久沒見,所以才約出來的,本來只是吃飯而已,可是經過遊樂場門口,突然想進去玩,所以就出現了這張照片,很多人說我們是在牽手,可是這只是角度問題,我跟小思完全沒有做什麼出軌的事,我們一起玩也是朋友之間的關係而已,然後還有人說她是小三,插足了我和韻希之間,其實我和韻希半年前就分手了(以下是記者的驚呼聲),只是一直沒有公開出來而已,所以就算我跟小思在一起,她也不是大家口中的第三者,因為這個時候我跟韻希已經不再是情侶關係了,請各位不要在去攻擊小思了,小思她是一個為了夢想很努力的女孩,她很單純,不願意傷害任何人,所以也請大家不要去傷害她,謝謝各位;蘇元軒說完了,在工作人員的保護下離開了,記者一直在追問,可是蘇元軒也沒有回應,只是公司的人記者會後會詳細發布聲明的,然後就走了,鍾詩敏看著電視裡面的蘇元軒,突然覺得他真的好帥,為了保護自己喜歡的女孩,勇敢的站出來,林健傑心想這就是你說的解決方法嗎蘇元軒,鍾詩敏他們看向了林詩思,林詩思沒有說話,也沒有繼續擦桌子了,她放下抹布回了房間,鍾詩敏想跟過去,可是被林健傑阻止了,房間了,林詩思終於留下了眼淚,謝謝你,元軒。 管家楞了楞,好半晌才能回過神來。

「少爺……少爺他不在,還沒回來。」

「那……」她帶著幾分期盼,「我可以進去等嗎?我保證,絕對不會做些什麼。」

管家顯然遲疑了一下,他不是顧慮其他,對於這陸心瑤,他也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她的性子,他也是有幾分了解的。

當年陸心瑤到底做過什麼,他是怎麼都忘不了,但另一方面,霍向南也沒說不能讓她進屋。

在管家正猶豫不決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聲音。

「讓她進來吧!」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柳湘華就站在了他的身後,自然而然,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她都這麼說出口了,管家當然不好再說些什麼,連忙側過身讓她們進屋。

得到批准,陸心瑤是特別高興,領著秋子就進了玄關。

偌大的客廳內,一個人都沒有。

細看之下,這個地方似乎與記憶中沒有絲毫的區別,四年了,竟然一點改變都沒。

陸心瑤的心情難免有些複雜,或許,是因為重新跨進了這裡吧? 重生學霸女神 她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起一些屬於過去的事,甚至是,不由自主的。

柳湘華在第一眼就把她給認出來了。

雖然記憶有點模糊,但她也從管家的口中得知關於陸家的一切,她看著面前的人,眉頭微微蹙了起來,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你到這裡來,是要找向南么?」

她首先就開腔了,陸心瑤正想要說些什麼,餘光不經意的一瞥,就瞥見了那從二樓下來的人。

保姆抱著昊昊緩步的走下樓梯,昊昊乖巧的圈著她的脖子,眼睛還有些紅,看上去似是剛剛睡醒一般。

陸心瑤的神情變得有些激動,禁不住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了孩子的身上。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孩子。

想當初,孩子出生以後,她就連一眼都沒有看到過就被人抱走了,雖然那時候她也沒有多少想要見他,可畢竟是自己的孩子,說一點想念都沒有,那是假的。

更別說經過了那麼多年以後,她的很多想法都已經有了改變。

陸心瑤張了張嘴,想要呼喊孩子的名字,但是一些話到了嘴邊,卻怎麼都說不出來。

她不知道這個孩子究竟叫什麼名字,一丁一點都不知道。

她只能無助的杵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柳湘華自然而然發現了她的異樣,她微微蹙起了眉頭,向著孩子招了招手。

「昊昊,過來。」

昊昊也是第一次見陸心瑤,可很快的,他便轉移了目光,從保姆的懷裡掙脫下來,朝著柳湘華的方向狂奔而去。

「奶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