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管是赤龍內部的材料,還是這些特殊人才的了解,誰都沒有聽說過這蠱王的事情。

總的來說,如今的情況就是眾人都不相信雲貢山這番話,甚至都在質疑了。

不過孟星魂卻是一言不發,則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柳豐源湊到孟星魂的身邊,打算探探口風,孟星魂卻也只是搖頭並沒有吭聲。

面對眾人的質疑,雲貢山反而是十分平靜的說道:「有些東西你們沒見過,不代表不存在,那些東西我也知道一些,我給你們說說。你們知道為什麼不多不少剛好有九個村子嗎?」

九個村子,九這個數字在華夏這邊有特殊的意義,九五之尊,一言九鼎。

這九字從古至今,那都是有一些很深的底蘊在其中了。

眾人都很是疑惑,他們哪裡知道這邊有九個村子是什麼情況啊?

柳泉生倒是格外的活躍,聞聽此言很是激動的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啊。」

柳豐源也是在旁邊連連點頭,看這意思似乎他也知道。

眾人都是有些期待的,還以為這父子兩人是得到了什麼消息。

結果柳泉生開口說道:「這九個村子那是相生相息的,這前面幾個村子人口多,他們也稍微靠近繁華的地方,這後面的幾個村子人口很是稀少,而且都是靠山吃山弄一些藥材來買過生活。之所以分成九個村子,那恐怕是因為這地理位置的原因,或許他們要靠近水源還要避開一些不能居住的地方,長期下來那就是分成了九個村子了啊。」

柳豐源頓時連連拍手,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老爹。

王陽扯了扯嘴角,他有種頭疼的感覺了。

其他人都是看白痴一樣看著這父子兩人,佛爺嘶了一聲,他都想抽這老小子一頓了。

這叫什麼事?這不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嗎?

「怎麼樣,我分析的很有道理吧?」柳泉生似乎並沒有察覺到眾人此刻的心情,反倒是一臉嘚瑟的詢問道。

「閉嘴!」

眾人異口同聲,這一次就連孟星魂都開口了。

柳泉生縮了縮脖子,很是不甘心的樣子。

這個時候,王陽倒是發現孟星魂的神情十分驚訝,似乎是知道一些什麼東西。

突然,孟星魂若有所思的驚呼道:「莫非,莫非那個傳說是真的?」

雲貢山點點頭,孟星魂臉色劇變,顯然他已經想到了某些東西。

眾人見狀都提起了興趣,一個個全都看著雲貢山,柳泉生更是一臉崇拜的模樣。

「倒茶。」雲貢山很是裝逼的對柳泉生說道。

柳泉生屁顛屁顛的給雲貢山倒茶,雲貢山卻是看著窗外,目光變得很是深邃起來。

「這九個村子的來歷,那怕是後輩都已經不得而知了。」

雲貢山如數家珍一般娓娓道來,他剛說出九個村子名字的時候,王陽等人的還以為是北斗七星命名的村子,結果卻並不是這樣。 「九村有九蠱,湊成這九蠱可以製成蠱玉。這可不是什麼北斗七星的名字,雖然和北斗七星名字相似,但是這每一種蠱毒都是根據自身的特性來命名的。其中這隱元蠱算是最難被擊殺的了,因為它的能力是隱身。」雲貢山意味深長的說道。

「隱身?這怎麼可能呢?」嚴碧洲聽得一愣一愣的。

要知道隱身這種技術,華夏和幾個國家都是在拚命研究的,然而直到現在為止,雖然開發出來一些可以讓人隱身的東西,不過卻都是半成品,都是根據一些光學原理,或者是利用鏡面效應,才能夠達到隱身的效果。

但是這樣的隱身效果,一旦物體移動,或者是對方靠近隱身人的話,那是很快就會發現的。

整個國家的力量都研究不出來的東西,這個隱元蠱真的可以做到嗎?

柳泉生和柳豐源卻是一臉崇拜的看著雲貢山,彷彿這隱元蠱就是雲貢山弄出來的一般。

雲貢山看得出來王陽眾人的質疑,隨即搖了搖頭苦笑道:「我說了。有些東西你們沒有見過,並不代表是不存在的。」

「十幾年前,正是邪苗最為猖獗的事情,自然和這九個村子裡面的邪苗不同,這九個村子的邪苗存在的意義實際上就是為了守護村子裡面的寶貝,而那些邪苗則是過來搶東西的。」

按照雲貢山的說法,十多年前苗疆這邊的情況非常的混亂,很多邪苗都過來想要搶東西。

只是每個村子的寶貝都是被村子裡面最為強大的人給保護著,那些來犯的人,都被強者利用那些寶貝,全都給清理掉了。

「清理掉是什麼意思?」王陽意識到了什麼,隨即反問道。

「格殺勿論以絕後患,不然你以為這九個村子為何如今能安穩這麼多年?」雲貢山輕描淡寫的說道。

王陽等人都是愣住了,即便他們沒有看到當年的場面,可就在雲貢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每個人都嗅到了濃重的血腥味。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倒是應驗了。

可想而知那個時候這九個村子用了什麼樣的力量,才換來了今天的安穩太平。

「其實元村以前就叫隱元村的,不過這大長老羅密為了息事寧人,所以後來給改了名字。一來是為了低調,二來也是不想暴露一些是了。除此之外,其餘的八個村子這些年都是行事非常低調,除了苗疆一些老輩的人,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九個村子的事情了,怕是村子裡面的後生都不了解啊。」

雲貢山望著祠堂的方向,頓時感嘆道,言語間有些悲涼的味道。

為了保護那些寶貝,每個村子裡面都犧牲了很多東西,比如他們後代的命運。

但凡是村子裡面的人,那都是一輩子要留在村子裡面的,不管是知情的還是不知情的,哪怕是很多年以後,這些人都會被長老們牢牢地控制住,為了避免所有可能泄密的渠道。

「呵呵,千算萬算又如何?林真他們到底還是背叛了啊。」王陽很是無奈的嘀咕道。

確實,千算萬算,大長老羅密卻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栽在自己人的手中。

王陽深吸一口氣,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這邊的情況已經是越來越複雜了。

多少年前林真那三個人就裝死了,然後離開了這個村子,如今再回來卻都是箇中高手。

王陽特地詢問了梅酒周一番,那三個人的實力可能只有大長老羅密能夠抗衡了,而這才不過是短短几年的時間罷了。

可想而知他們身後的後台那是多麼龐大,多麼厲害的了。

這就表示,王陽他們要對付的人很不簡單。

想到這裡王陽長嘆一口氣,苗心花,他只想要找到苗心花。

苗疆這邊的情況十分複雜,能夠避免的事情王陽都想要避免,一來是因為他希望快一點弄到苗心花離開這邊,二來也是王陽知道自己的團隊很可能不是人家的對手。

「老大?別擔心,我們可以辦到的。」佛爺在一旁出言寬慰道。

誰都能看得出來王陽臉上的擔憂,在場的每個人這段日子都是九死一生過來的,柳家父子和寒雪那更是差一點就死了,就連顧天全都是在生死之間徘徊了好幾次。

這個時候,顧天全嘶了一聲,隨即面無表情的說道:「勢,我們需要造勢。」

「哈?」

眾人面面相覷,都沒有明白顧天全這是什麼意思。

王陽卻是瞬間反應過來了,他一臉狂熱的繼續說道:「勢,我們需要更多的勢,只有這樣才能夠將那些擋在面前的傢伙給粉碎掉。苗心花這東西必須弄回去,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柳家父子看著王陽,兩個人都是心驚膽戰的模樣。

從他們跟隨王陽開始,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王陽露出這樣的表情,簡直是太可怕了。

王陽這個表情那就像是一個瘋狂的賭徒,不知道勝負也不知道結果,拼了命的將身家性命砸上去,贏了那自然是不用說了,輸了也就更加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怕是連命都丟在苗疆這邊。

顧天全無意中的一番話,這個時候卻是令王陽茅塞頓開。

是啊,一味的躲避麻煩,反倒是會被卷進更大的麻煩之中。

想要避開那些麻煩,便是要以攻為守了。

全力的去攻擊,直到他們這些人在苗疆這邊佔據一席之地,到時候不管是什麼勢力,起碼不會來輕易的招惹他們了。

就像王陽在東華市那邊的影響力一樣,同樣的震懾力,在苗疆這邊也要儘快達到。

「這是一個瘋狂的計劃,一旦你決定這麼做了,那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苗心花,然後帶著苗心花全身而退,不然將會被苗疆所以勢力群起攻之。」顧天全察覺到了王陽的想法,頓時叮囑道。

王陽還沒有吭聲,一旁佛爺急忙說道:「老大,這個辦法現在怕是不行,我們還不了解對方的底細,不能夠在這個時候暴露我們的底牌。」

王陽陷入了沉思之中,這一步棋該怎麼走,他需要好好考量一番了。 聽完雲貢山說的這些隱秘之後,王陽已經清楚的意識到,這一次的麻煩大了。

要知道那些傢伙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並且每一步都是算計好的,必然就是有備而來的。

就拿這一次來說,若不是王陽他們出現,那估計有很多事情都會很麻煩了。

至於昨晚的事情,那是人家故意讓他們自作聰明的。

對方要的就是將計就計,實際上則是想要將村子裡面的牛人給都調出來。

「他們的目的達到了,哎。」王陽長嘆一聲,心中有些懊惱,但是並沒有後悔的意思。

他不是神,更加不是全知全能的,總歸還是要有失誤出現的,何況還是在這種對方一切都算計好了的情況下。

不過王陽也意識到,他們的出現對於對方來說就是一個變數,而且還是超越這件事本身的,一個巨大的變數。

與此同時,村子裡面的一些人也都在商議著怎麼辦了。

梅酒周帶著一些心腹之人,將今天的事情理順了一遍,很多消息那都是爆炸性的。

林力爭作為林家的老大,自然也是要出席的。

梅酒周將今天他看到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尤其是說到林真還活著的情況。

林力爭頓時瞪圓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梅酒周,好半天他才回過神怒道:「不可能,你一定是看錯了,那屍體都是我親自掩埋的,他早就已經離開人世了。」

「林長老,我不會看錯的,千真萬確就是林真本人。」梅酒周很是堅定的說道。

林力爭自然是不會相信的,他親手掩埋的屍體,怎麼可能死而復生呢?

「你說這樣的話是什麼目的?」林力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起來了。

因為這村子裡面的勢力也是錯綜複雜的,林家在村子裡面的勢力很大,也一直都想要佔據村長的位子。

在林力爭看來,梅酒周就是借著這個事情給他們林家潑髒水了。

這口惡氣,林力爭怎麼可能不動聲色的吞下去呢?

林力爭和梅酒周爭論,他這邊是堅決不相信林真還活著。

林家幾個重要的人也都是這個態度,明明已經死了的人,梅酒周這擺明了就是給林家潑髒水了。

梅酒周見狀頓時很是嚴肅的說道:「我以性命擔保,那就是林真,其餘的兩個人,也都還活著。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死了,哎。」

「你確定?」林力爭陰測測的反問道。

梅酒周這邊幾個心腹都是一個勁的使眼色,示意梅酒周不要繼續下去了。

梅酒周也是動了真怒,這林真等人背叛的事情那就是真的,他有什麼好懼怕的?

想到這裡,梅酒周很是堅定的點了點頭。

林力爭頓時狂笑道:「好,很好,既然村長這麼堅定,那不如就去挖墳,要是驚擾了我林家的祖墳,而裡面還有屍骨的話,你可要給我林家謝罪了。」

周圍人頓時議論紛紛,幾名長老斥責林力爭這是僭越,不過他們也都不敢多說,畢竟林家的勢力擺在那裡。

梅酒周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點頭同意了。

眾人即刻動身,直接前往林家的祖墳。

「村長,你怎麼能答應他呢,萬一他用點什麼手段,到時候你可就不好辦了啊。」梅酒周的一個心腹很是擔憂的說道。

梅酒周卻是搖了搖頭,低聲解釋道:「事關村子的生死存亡,我不能為了自保就權當沒有看到,而且林力爭雖然不是個東西,可他終究還是這村子的長老,真要是涉及到了村子的安全問題,我想他是不會犯糊塗的。」

「哎,但願吧。」這心腹很是苦澀的說道。

這麼多年過來了,誰看不出來林力爭這老小子的狼子野心,他都巴不得梅酒周出點什麼意外,這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接手這村長的位子了。

一旦梅酒周這一次搞砸了,那林力爭這邊一定不會放過他的,動了人家的祖墳,還弄不出來個所以然,這可是犯了忌諱的。

眾人浩浩蕩蕩的朝著祖墳的方向而去,這動靜也是不小的。

隼這邊很快就察覺到了異常,他的那些小眼線可是布滿了整個村子,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就會立刻知道情況。

隼將情況告訴了王陽,王陽遲疑了一下,倒也是明白了大概發生了什麼。

梅酒周他們到了祖墳之前,便是打算下手了。

林真的老婆和兒子拚命阻攔,林真的兒子林寶今年二十六了,那是連孩子都有了,如今自己老爹的墳要給人弄開,他怎麼能看著不管呢?

「爺爺,可使不得啊。」林寶跪在林力爭面前哀求道。

「讓開!今天就讓父老鄉親們看看,我林家到底出沒出叛徒。村長,這醜話我可說在前面了,要是我兒子還在,那該怎麼辦你心裡很清楚的。」林力爭一把推開林寶,同時陰測測的說道。

梅酒周點點頭,該怎麼做他心裡自然有數。

實際上梅酒周也不擔心,因為他是親眼看到了林真的影子,這墳墓裡面那肯定是什麼都沒有的。

最終林力爭咬著牙命林家的人弄開墳墓,看看這棺材裡面到底有沒有屍骨。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靜了下來,一個個都盯著這邊的情況,就等著看棺材裡面是什麼情況了。

現場很多人都是不看好梅酒周的,人家林真很多年前就已經死了,那都是多少人看著下葬的,怎麼可能還活著呢?

「村長,你可別忘了你說過的話。」林力爭冷笑著提醒道。

梅酒周淡淡的說道:「放心,我說話算數。」

這個時候王陽也帶著人趕過來了,就看到棺材已經被弄出來了。

「呵呵,你們來的正好,就當是見識見識了,見識見識我們這位村長,他是不是瘋了?」林力爭很是嘲諷對著王陽等人說道,同時做了一個手勢,命人開館。

棺材一下子就被人弄開了,棺材板弄下來以後,眾人都是湊過去看,這一看那都是心驚肉跳了。

這棺材裡面還真就有一具骸骨,不過這骸骨已經只剩下大量的碎片了,畢竟十幾年的時間了。

梅酒周頓時瞪圓了眼睛:「怎麼會是這樣?」 「爸,兒子對不起你,兒子不孝啊。」林寶頓時撲了過去,哭的那叫一個悲壯,身為兒子看見有人想要挖自己夫妻的棺材,但是卻是無法阻止。

這種事情已經堪比挖祖墳了,若不是逼不得已,梅酒周也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村子裡面的其他人都是冷冷的看著他,畢竟有些事情不能夠亂來。

林力爭冷冷的看著梅酒周,隨即怒道:「你看到了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