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說剛才的時候,這個傢伙不知天高地厚,侮辱得罪他的事情,亦不為張伯濤這個兄弟了仇,他也必須要出手了。眼下象棋界,徒有其名的庸才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再製造出多一個來了,像他這樣。深得各位前輩讚賞喜愛的精英,更是一個就夠了!

「這個該死的老頭子!」

張伯濤並不笨,在王一一點撥之後,立時便清醒了過來,其實,就算沒有他的點潑,若不是之前他的思維已經先入為主,進入了死角的話,以他對於胡大師的了解。也是應該可以看清真相的。

挽明 他的拳頭,狠狠的向著旁邊的敲,錘了一下。

「一哥,下午的時候,可一定不能手軟,絕不能給他半點機會,讓他丟人獻眼,出盡洋相,看看那些老頭子。還會不會喜歡這個土鱉。」

最先說話的年輕人眼裡露出了一絲嫉妒的神色,狠狠地道。

王一一併沒有說話,只是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這個。自然不需要他人來說。

就在他的嘴角冷笑,心中暗暗的思索著,下午怎麼收拾蕭易的時候。他的目光,忽然瞥到前面的一個角落的位置。他們聊天的主角蕭易,正在和前面的服務員。商量什麼的情形,他的眼晴,一下子亮了起來,他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絲燦爛的微笑,轉過了頭,望向了說話的年輕人,「對了,剛子,我記得那個土鱉,早上的時候,好像是通過棋迷通道進來的,還向你叔父請示過是吧?」

「是的,怎麼了?」

年輕人一時之間,不明白王一一怎麼突然講到這個,眼裡露出了一絲不解的神色。

其餘的年輕人,也同樣的不解的望向王一一。

「你們剛才不是說,對這個小子很不爽嗎?想不想要噁心一下這個小子?現在機會來了。」

王一一的目光,望著不遠處的蕭易,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嘴角,浮起一絲微笑。

…………………………………………

在上午進場的時候,那個女孩在帶蕭易進場的時候,除了把他帶到位置坐下之外,也和他講了一些本次比賽的情況,當然,主要是主辦方對於選手的安排方面的。

除了免費的保證營養豐富的一天三餐之外,還給每人安排了一間高檔的商務客房,即便是本市的選手,不需要在這住宿,也一樣有安排,可以用以在中午的時候稍微休息一下。

但是限於當時時間緊迫,女孩並沒有直接帶蕭易去把手續辦齊,只是告訴了他流程,讓他在開幕式完了之後去辦理。

對於免費的午餐,蕭易自然不會拒絕。

在離開之後,他便徑直的按那女孩的說明,過來找工作人員安排了。

工作人員應該在之前已經得到了通知了,知道了有蕭易這麼一個特別的選手的存在,在驗證了他的身份之後,倒是並沒有什麼叼難,非常的配合,在簽了字之後,便給他安排了一間客房,以及餐券。

辦好手續,猶豫了一下,蕭易還是決定先去客房稍稍的休息一下,再去吃飯,一來,熟悉一下房間,二來,可以避開現在這個高峰期,不用去拋頭露面。

「呼……」

一進入客房,蕭易習慣性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之後,便隨手關上房門,轉身走到前面的床上,躺了下來,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那些該死的傢伙,究竟是藏在哪裡呢?

這一段時間,不論是趙家,還是韓家,還是曾家,都幾乎可以說是出動了全部最大的力量,居然都沒有能夠把他們從人海之中,挖出來,這讓他的耐性,開始慢慢的一點一滴消失。

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把他們找出來。

甩了甩頭,把心中的那一抹負面的情緒,甩出去,蕭易握了握拳,開始漸漸的逼著自己恢復冷靜,重新思考起來。

這是不對勁的,上一次咖啡軍團的人,在省人民醫院,明顯算是吃了一次鱉,那兩個人,雖然不知道具體在他們的組織之中,屬於什麼身份,但是以兩人的那種身手來看,應該不會是很低層次,損了這麼兩個人,他們沒有理由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動靜的。

他這些天曾經特意的去查看過咖啡軍團的一些資料,咖啡軍團以兇狠以及難纏著稱,在恐怖組織之中。都有野狼的稱號,意思是。他們一旦確立了目標之後,就會像那些野狼一樣。兇狠的牢牢的盯著對方,不把對方咬死,誓不罷休。

而且,這個組織,還是一個報復性極強的組織,曾經有一次,一個小國逮捕了他們的一個人,並把他們引渡到最討厭怨恨他們的m國,讓那個人受了宣判。在緊接下來的一年之內,他們便對那個國家連續實施了四起恐怖事件,給那個並不算大的國家,留下了一段殘酷的噩夢般的的生活,最後,還是他的靠山m國親自派出相關的反恐專家,派出一整個反恐部隊,進駐那個國家,這才稍稍的遏制住了咖啡軍團的動作。

這一次的事情。不論是他們損失的人,還是從他們的目標的角度來看,他們都並不應該這麼輕易的放棄。

而且,他經過這些日子。他相信,他們肯定已經知道了他蕭易還活著的消息。

那麼,他們為什麼還沒有行動?

是在蘊釀什麼巨大的陰謀。還是因為感覺到最近的氛圍不對,所以並不敢輕舉妄動?又或者。是在等待著援手到來?

一想到對方可能會在蘊釀驚天陰謀,蕭易的心中。便沒有來由的感覺到一陣的煩燥。

他這一次的對手,可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個和以往任何的對手,都不一樣的恐怖集團,以往的對手,再怎麼恨他也好,頂多可能也就是拿他的朋友,來要脅一下他,但是這些極惡的恐怖份子,可是完全不把人命放在眼裡的,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能會隨時引爆一個炸彈,讓那些人無辜犧牲。

「叮咚!」

就在蕭易的腦海里,思索著可能的情況,一陣的心煩意亂的時候,房間的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嗯?」

聽著門鈴的響聲,蕭易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他才剛剛進來一會,有什麼人會在這個時候來找他?

不過,他的心念動間,他的身形,已經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走向了門口。

「哪位?」

蕭易並沒有直接開門,而是先問了一句。

「你好,我是酒店的服務人員。」

一個清朗的男聲,從門口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蕭易這才緩緩的伸手,擰開了房門,只是,在開門的一刻,他的眉頭,還是微微皺了一下,在剛才的一刻,他明顯的感覺到,門口站著的,並不止一個人,最少也是三個人的呼吸聲,不過,他也感覺到,這些人,都是普通人,所以他才會去開門。

難道會有幾個服務員同時過來打掃什麼的?

而就在他的腦海里閃過一絲疑惑的一刻,房門,已經打了開來,他的目光,也看清了站在門口的幾人。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的?各位是有象棋方面的要向我請教嗎?不好意思,我這裡不歡迎各位。」

看著門口站在服務員旁邊的臉上帶著一絲冷笑的叫王一一的那位大師,以及他的身邊幾位同樣臉上帶著一絲嘲諷譏誚之色的年輕人,蕭易的眼裡,立時閃過了一絲厭惡的神色,同時,嘴裡淡淡地道。

「你……」

站在王一一旁邊的年輕人聽到蕭易的話語,登時便只覺得,一股熱血直衝腦門,一張臉漲得通紅,指著前面的蕭易,只覺得,一口血,便要噴出來。

他見過臉皮厚的,但還真從來沒有見過像蕭易這麼不要臉,這麼狂妄的。

向他請教?

他以為他是誰?他以為他是胡大師嗎!

居然敢和他們這麼說,他們是什麼人?王一一就不用說了,就算是胡大師他們這些成名已久的頂尖的大師巨匠,也不敢在他面前太過託大,還得客客氣氣的,就算是他和他身邊的幾人,哪一個不是自幼師從名師巨匠的象棋高手?就算是最差的,也已經是象棋大師的級別了。

而眼前這個傢伙,只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走了狗屎運,僥倖贏了張伯濤一局棋的傢伙而已,要不是因為胡大師胸懷大量的話,他甚至連這次比賽的參賽資格都沒有。

現在也敢在他們面前大言不慚? 「剛子,冷靜一點,何必和這種人一般見識。」

就在他氣得要吐血,狠狠的瞪著蕭易,恨不得把他吃了的時候,旁邊的王一一說話了,他的臉上,倒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憤怒的樣子,臉上的神色,只是不冷不淡的望了一眼蕭易,然後輕輕的拍了一下那個年輕人的肩膀,「別忘了我們這次過來的正事。」

「小子,這個房間我要了,你去換個房間吧。」

聽到王一一的話語,那個叫剛子年輕人頓時回過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硬生生的剛才憋在心中的火氣,壓了下去,然後狠狠的瞪了一眼蕭易,一臉囂張狂妄地道。

「你要了?憑什麼?」

蕭易的呶了呶嘴,不屑的道。

「憑什麼?」

年輕人的嘴角,浮起一絲冷笑,身形驟然之間,挺直了起來,「就憑我說的話。」

「就憑你?不好意思,你還不夠資格。」

蕭易不屑的瞪了他一眼,懶洋洋的說了一句,看也不再看他,直接轉過頭,望向之前敲門的那位身穿著酒店工作人員制服的男子,「剛才是你叫門的吧,有什麼事嗎?沒什麼事的話,我要休息了。」

「這位先生,這位是我們的少董事長。」

服務員的目光,望了一眼旁邊的年輕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要不,我們就再給你換一間房吧。」

服務員的話語一出,他的身後,王一一等人的臉上,頓時全都露出了一絲譏誚戲謔的神色,而年輕人的臉上,更是冷笑連連。挺起胸脯,一副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看你這次怎麼出醜的態勢。

「不好意思,我不管他是什麼人,今天我就要住這間房,不想換其他房間。」

蕭易的眉頭一挑,眼神冷冷的掃了一下年輕人,以及王一一,還有身後的張伯濤。然後回到服務員的身上,冷冷地道。

「這位先生……」

「這件事情,沒有得商量,沒什麼事,我就先休息了。」

那位服務員怎麼也沒有想到。蕭易竟然這麼倔,自己都說得這麼明白了,把年輕人的身份都擺出來了,還不願退讓了一下,下意識的,他便想要曉之情,誘之以利的單再勸說一下。他做酒店工作,每天就是接待客人,多少還是有點眼色的,從一開始。他便看出來了,他們少董事長明顯和這個年輕人並不對路,這次提出這個換房,也擺明就是故意找茬。找這個年輕人麻煩的,從他的工作的角度。以及從心底里,他是不希望這個年輕人和他們少董事長起尖銳的矛盾衝突,把事情鬧大的。

但是還不待他開口,蕭易已經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語。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你說不換就不換?」

旁邊的那些人也全都愣住了,誰也沒有想到,蕭易的姿態,竟然這麼強硬,那個年輕人,更是氣得臉色通紅,站出來,指著蕭易怒聲道。

「你又以為你是誰?你說換就換?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滾,再不滾開不要怪我不客氣!」

蕭易眼神一冷,目光之中,透著一絲冷厲的瞪向年輕人。

若是平時的話,他還不會這麼大的脾氣。

就算是今天這樣,若真的只是服務員為了工作的需求,和聲細氣的和他商量,要換個房間的話,他也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同意的,畢竟,對他來說,住哪個房間,根本就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眼下,這些傢伙,明顯,就是來意不善,擺明了就是來噁心他的,想拿當軟柿子的捏一下的,他又豈會如他們的意?

「你……」

被蕭易的目光一瞪,感覺到他的眼神之中的冷厲的神色,年輕人下意識的生出了一絲畏懼,腳步向後退了一步,退完之後,他才意識到不對,自己為什麼要怕這個小子?

想到自己居然被人眼睛瞪得退了一步,而且,還是在幾位好友的眼皮底下,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彷彿豬肝色一般了起來,手指指向蕭易,「臭小子,我告訴你,今天我成少剛把話放在這裡,今天這個房間,你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

看著眼前那顫顫抖抖的指著自己的手指,蕭易的眉頭,微微一皺,他這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指著了,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厲色,蕭易下意識的,便要出手,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

然而,就在他還沒有來得及出手的時候,一個聲音,卻先從旁邊響了起來。

「哼,好大的口氣!」

伴著一聲冷哼,李文華的身形,快步的向著眾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象棋是g市的傳統體育強項,為了表示市裡對這次比賽的關注和重視,這次開幕式,除了體育局的相關領導之外,還特意派了一位副市長,以及他這個宣傳部的重要人物,一起過來參加。

那位副市長在開幕式致辭之後,便直接離去了,但是他卻是要留下來負責本次比賽的一些的相關的宣傳工作指導。

本來,他現在是正坐在酒店安排的vip宴席上,和那些象棋界的大師們在共同聚餐的,但是他突然想起來,落了一個東西,便想要回來房間取一下,沒有想到,遠遠的便看到這邊熱鬧非凡。

一般情況,看到這種熱鬧情況,他是絕對不會過來湊熱鬧的,特別是,他認了出來,其中一個年輕人,還是一個來頭不凡的人物,他的父親是這間酒店的董事長,在g市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名流。

但是當他的眼角,瞥到中間的蕭易之後,立時便改變了主意,大步的邁了過來。

上一次的事情,以他的級別,雖然有很多核心的細節,都並不了解,並不知道最後是怎麼解決的。但是事情的結果,他卻是看得實實在在的。

鍾浩天堂堂一個副省長,還是來頭不凡的副省長,最後卻硬生生的吃了一個大憋,連他的兒子都保不了,在經委調查之後,很多的違法亂紀的事情,都被證實,最最後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立即熱行!

很多和鍾浩天的兒子有牽連的那幫太子黨們,也全部都落網,有很多還是連著他們的父輩一起落網,就連鍾浩天這個副省長,也多少受了一些連累。據說最近已經打算完全退出g省,在準備回調燕京了。

而原本在他看來,被鍾俊宇帶走之後,可能再也出不來的蕭易,卻在不久之後,便完好無損的被送了出來。

當然,他自然不會認為。這些情況,可能和蕭易這個普通的學生有關,和很多人看法一樣,他也覺得。 我的不二先生 這是何紹雲的功勞,這說明,何紹雲在燕京的後台,相當的硬。所以才敢於和鍾浩天這個副省長叫板。

但是,有一點。他是當時便看得很清楚的,那就是,蕭易和何紹雲的兒子何少輝的關係,非同小可,而且,經過了上一次的事情,何公子肯定和他的關係就更好了。

這就已經足夠讓他站出來管這件事情了。

「你是……李處長?」

看著突然出現的李文華,包括王一一在內,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如變了一下,年輕人的臉上,神色也變得有些慌亂了起來。

基金會大游戲 「蕭易同學,你沒什麼事吧?」

李文華沒有理會他們,只是神情關切的望著蕭易。

看著李文華的神情,旁邊的幾人,頓時面面相覷,有些傻眼了起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無根無底,看衣著打扮,也極為普通,像個鄉巴佬的傢伙,居然和李文華會認識,就連年輕人,也有些慌亂了。

「我沒什麼事,謝謝李處長。」

蕭易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愕然的神色,他也沒有想到,李文華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更沒有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替他出頭,這個人他在當初的時候見過一面,對他的印象,談不上好,當時他的心裡對他的評價是,一個典型的華夏官場人物。

當時的時候,他在知道鍾俊宇的身份之後,一直便勸小朱師兄放棄他,企圖用他來熄滅鍾俊宇他們的怒火,息事寧人。

對於當時的情況,蕭易並不怪他,他很理解他的苦衷。

但是,這卻已經說明了他是什麼人,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頭來幫他呢?

不過,這些念頭,他只是在腦海里轉一下而已,他的嘴裡,還是客氣地道。

「沒事就好。」

李文華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旋即,面色一沉,冷冷的轉過頭,望向旁邊的眾人,最後,把目光落在成少剛的臉上,「哼,剛才就是你在叫嚷的吧,是誰給了你的特權,可以隨意換他人的房間的?」

「李處長……我……」

李文華的官職,在蕭易的眼裡,在何少輝,鍾俊宇他們這個檔次的紈絝子弟的眼裡,自然不算什麼檔次,但是成少剛什麼檔次?又怎麼能和他們比?他父親只不過是一個生意人,一個小名流而已。

而且,雖然李文華在何少輝他們這些正宗太子黨的面前,完全提不起一丁點的架子,完全沒有什麼當官的樣子,但是他畢竟,是一個正兒八經的處級官員,而且,還是從基層一點一滴的爬上去的,此刻,面對著成少剛他們這些人,眼睛一瞪,身上頓時透出了一股不怒而威的上位者的絕對的威儀。

感受到李文華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壓力,幾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畏懼的神色,特別是成少剛,更是兩條腿都開始打起顫來,一臉慌亂的想要辯解一些什麼,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各位親們,只要三票就加一更,六票就兩更,這樣的機會,上哪去找呀,三票啊,親們,趕緊查一下你的月票,有就投出來吧!)

————————————

人群之中,倒是有一個人對於李文華並不怎麼在意的,那個人便是張伯濤,可是張伯濤的目光,看到蕭易那張淡然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情不自禁的便想起了那次蕭易狠狠的扇他耳光的時候,那副暴力冷厲的樣子,一句話也不敢說出來。

「李處長,我有個建議。」

蕭易的目光,望著一臉驚慌,連話都說不出來,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的成少剛,淡淡地道。

「蕭易同學,你說。」

聽到蕭易說話,李文華連忙回過頭,換上春風般溫暖的笑容道。

「雖然這次比賽,是象棋比賽,主要考較的是棋藝,但是我覺得,一個人的人品棋品,也是同樣重要的,為了不影響我們比賽的檔次和聲譽,不降低我們的人格,我建議應該把一些人品不好的,沒有資格作我們對手的人,清理出去。」

蕭易淡淡地道。

蕭易的話語一出,王一一等人的臉色,頓時變了,每個人的眼裡,都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蕭易的這個提議,太狠毒了,對他們來說,要是在這個時候,被取消比賽,而且是因為人品問題被取消……那麼……他們可以想象,他們以後……在同行眼中,會成為什麼樣的笑話……甚至。這個圈子,還能不能混下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