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說林峰,甚至連之前在皇甫薰面前瑟瑟發抖的辛無痕,也像換了個人似的,這讓皇甫薰心中很是有幾分驚奇。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友情!

「反了反了,我看你們真是反了!林老,這件事怎麼辦,你來給個章程吧!」

「執法長老何在!?」事情鬧到這種地步,林鷹揚就算有心袒護萬東和林峰,也不得不給皇甫薰一個交代了。

林家執法長老林煒,神道境初階的強者,此時應聲而出,無形的威壓,立時便將萬東三人給罩了住。

林鷹揚白眉緊皺的道「辛無痕不是我林家弟子,我無權處置,林峰,徐耀庭,膽大妄為,衝撞薰少爺,押下去禁閉半年!」

對林鷹揚的這個處罰決定,皇甫薰還是滿意的,當下微微頷首,不再說話。

皇甫晴卻是急了,半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皇甫晴是等不了。

正當皇甫晴要開口說話之時,萬東突然振聲喊了一句「我不服!」

林鷹揚一陣頭暈,真是打心眼兒里服了萬東,這膽量,放眼天下,怕是無人能及。多少人,只是在私下裡說了幾句三大一品家族的壞話,便死無葬身之地,而萬東當面屢屢頂撞皇甫薰,卻不過是得了個禁閉半年的處罰,竟然還有臉喊不服?不說皇甫薰,林鷹揚的心中都不禁生起了幾分怒意。 流轉經年 怎麼,你萬東難道真的要將我林家攪的天翻地覆,與皇甫家勢不兩立,才甘心?

「徐耀庭,你還有什麼不服的?」林鷹揚厲聲問道。

萬東冷哼了一聲,一指皇甫薰,毫不客氣的道「我不服他仗勢欺人!」

「仗勢欺人,我!?」萬東此話一出,皇甫薰差點兒沒被活活氣炸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否認他自身的本事,而將他的成就盡數歸於皇甫家族。萬東這話,簡直就是拿刀尖兒戳進了他的心窩窩裡。

「難道不是嗎?如果你不是皇甫家的少爺,你能如此威風?我們家主可是神道境巔峰的強者,伸伸手指頭,便能戳死你!」

「你你你……」

「別說我家家主,就連我要想擊敗你,也是輕而易舉!」

萬東這幾句話,可說是字字如刀,直將皇甫薰刺的是體無完膚,甚至就連皇甫晴在一旁聽的也是愣了。以她對皇甫薰的了解,立時便意識到,他與萬東之間的這一仗,是不打不行了。

「哼哼……好啊!既然你有這麼大的本事,那我可得好好的領教領教。」

皇甫薰的鼻中連發出幾聲冷哼,望向萬東的眼神,一片惱怒,只恨不得這就將萬東摁倒在地,一頓狂削!

「耀庭,你……」沒料到萬東竟然有挑戰皇甫薰的膽子,林峰和辛無痕也是大為緊張。

人的名兒,樹的影兒,皇甫薰的大名,在道門大世界流傳了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萬東向兩人輕輕一笑,示意他們安心,腳下一晃,便站在了皇甫薰的對面,臉上不光全無畏懼,更還充滿了不屑。

皇甫晴雖然有心想要為二人調和,可事到如此,她也已是無計可施,只能心中暗暗祈禱,希望兩人都不要出事。

然而就在氣氛愈加緊張,幾乎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時候,半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透著幾分森冷的笑聲「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家,我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敢在林家的地盤兒上口出狂言?眾人的目光,立即循聲望了過去。

只見三道身影,兩紫一紅,如同三道彩色閃電,破空急掠而來。

這三人的修為都十分不俗,兩道紫影,更是已經達到了神道境中階的程度,就連林鷹揚此時都不禁感受到一陣陣的壓力…… 除了執法長老林煒,又有幾位林家長老感應到對方氣息,急急飛掠而來。現場的氣氛,陡然凝固緊張到了極致。

與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兩位紫衣神道境強者的身上不同,萬東的目光卻是在那紅衣人的不停流轉。這紅衣人的年紀並不大,與皇甫薰相仿,可是他的修為,竟然隱隱的還在皇甫薰之上。而且此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委實不是一般的詭異,分明透著幾分邪氣,如果不是萬東接連領悟了風雲劍三門真諦,感應力強的駭人,恐怕也難能發現。

「血骷髏血童子駕到!」

兩個身著紫衣的神道境中階強者,似乎還是這紅衣年輕人的跟班,來到近前,兩人一同高聲喊了起來。灌注了神道境強者氣勢的喊聲,如同滾雷一般掃蕩開來,個別修為淺薄一些的,根本抵擋不住,現場噴血的林家弟子,不在少數。

「哼!」林鷹揚見此情形,心頭大怒,鼻中發出一聲悶哼,愣是將兩個紫衣強者的喊聲給壓了下去。

「林鷹揚!」那血童子高呼一聲,身形凌空一折,直接便落在了林鷹揚的面前。

血骷髏的血童子,就等於是三大一品家族的一線弟子,同樣是血骷髏未來的掌舵人,單論身份,血童子絲毫也不遜色於皇甫薰。

「衛少卿!你來這裡做什麼?」皇甫薰與這血童子似乎認識,面色瞬間便冷了下來,眼神中流露出的不光是厭惡,更還有深深的憤恨。

整個道門大世界,三大一品家族三足鼎立,也只有血骷髏有能力與他們相抗衡。而這些年來,三大一品家族中死在血骷髏殺手手中的強者,也不在少數。只是三大一品家族彼此之間本身就是相互掣肘,因此誰也不敢單獨向血骷髏發難,這才使得血骷髏越來越壯大,直到今日已是尾大不掉,不可收拾。

「你管的著嗎?總之,本公子今天來,不是找你。」衛少卿拔出插在腰間的鋼骨鐵扇,很是輕蔑的瞥了皇甫薰一眼道。

「那就是來找老夫嘍?」林鷹揚面色一片冰冷。

衛少卿一收鐵扇,指著林鷹揚的鼻尖兒,陰笑著道「林鷹揚,本公子也不找你,不過你也不用難過,總有一天,會有人找你的。」

「哼!那老夫就等著!」

林鷹揚雖然看不慣衛少卿的做派,卻也不得不選擇忍耐。就憑林家,是無論如何也鬥不過血骷髏的,而且林家一旦與血骷髏開戰,那必將會牽一髮而動全身,林鷹揚絕對擔不起這個責任。

「晴妹妹,我們又見面啦!嘿嘿……」衛少卿臉上浮現出一抹淫邪笑意,竟將目光投向了皇甫晴。

皇甫薰的心中頓時往下一沉,他竟忘了,衛少卿糾纏皇甫晴,已不是一天兩天了。有幾次,衛少卿甚至鬧到了他皇甫家族的門上,雖然被族中長輩給趕了出去,可衛少卿卻是賊心不死。沒少在江湖道上敗壞皇甫晴的名聲,這次他追皇甫晴追到了林家,事情恐怕有些麻煩。

皇甫晴自打衛少卿出現的那一刻起,一張俏面便凝起了寒霜,待衛少卿將目光向她投來時,臉上更是布滿了說不出的厭惡。

如果不是打不過衛少卿,如果不是衛少卿的身份特殊,哪怕是拼著一死,皇甫晴也要宰了他。

林鷹揚緣何不知道這些,身形立即向前跨出了一步,擋在了皇甫晴的身前,冷冷的望著衛少卿,道「衛少卿,你最好自重些,這裡是我林家,不是你血骷髏!」

林鷹揚到底是神道境巔峰的強者,這一發威,讓衛少卿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可很快衛少卿便回過了神兒來,面色陡然一厲,陰沉沉的道「林鷹揚,你最好放明白些,如果我想要讓你這林府變成我血骷髏的地盤兒,也就只需要張張嘴而已。」

「哈哈哈……你這是威脅老夫嗎?」林鷹揚仰天發出一陣狂笑,神情中滿是懊惱。

血骷髏這些年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區區一個血童子,就敢如此囂張,那若是血骷髏之主來了,他林鷹揚還不得伏地跪迎?雖然不能與血骷髏徹底翻臉,可這樣的憋屈,林鷹揚也不願意受。

見林鷹揚動了真怒,衛少卿嘿嘿的笑道「林鷹揚,本公子知道,你這是在向主子表忠心呢,所以我不會與你一般見識。不過我們血骷髏與皇甫家的事情,我勸你最好還是少摻和,免得白白賠上你林家上下數萬口的性命。」

言罷,衛少卿驀然一指皇甫薰,大聲道「皇甫薰,今天我是一定要帶晴妹妹走的,如果你想要阻止我的話,那就與我一戰,將我打敗!可如果你想要仰仗林家的庇護,哼哼……我向你保證,一日之內,我便要整個林家灰飛煙滅,甚至連這座林陽城,也將片瓦不存!」

「你好大的口氣!」林鷹揚忍不住發出一聲爆喝,面色直被氣的鐵青一片。

金枝夙孽 皇甫薰是何等驕傲之人?當然咽不下這口氣,將手一擺,對林鷹揚道「林老,你替我掠陣,今日本少爺便要廢了這不知死後的狗東西!」

「薰少爺……」林鷹揚有些擔心,想要勸阻。

可皇甫薰此時卻是在氣頭兒上,哪裡肯聽,直指衛少卿喝道「你我公平一戰,任何人不準插手!」

「好!我若是輸了,我便當眾立誓,從此以後絕不再糾纏晴妹妹。可如果你要是輸了……」

「我要是輸了,我便當場自盡!」

不等衛少卿將話說完,皇甫薰便一聲厲吼道。

衛少卿大為滿意,仰天發出一陣狂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別不認賬!」

眼見事已至此,林鷹揚也無力在阻攔,只得任憑兩人一戰,自己則將所有的精神,全都放在了那兩個紫衣強者的身上,以防他們暗中作祟,謀害皇甫薰。

皇甫晴雖然極度厭惡衛少卿,卻也知道衛少卿的修為在同齡人中,乃是頂尖之流,心中滿是濃濃的擔憂。

萬東見狀,舉步來到她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低聲道「你放心吧,有我在,你哥哥不會有事的。」

「可是……」皇甫晴心中的擔憂並沒有因為萬東的安慰而緩解,可當她轉頭看到萬東臉上的鎮定笑容時,一顆極度忐忑不安的心,卻是出奇的平靜了下來。那種有所依靠的感覺,直讓皇甫晴無比的踏實。

到了嘴邊兒的話,立即被其給咽了回去,再不多說,只是緊緊的注視著皇甫薰。

「嘿嘿……皇甫薰,你的寶貝妹妹,我是要定了!」衛少卿一聲邪笑,驀然展開了鋼骨鐵扇,護在了自己的胸口。

「做你的春秋美夢,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皇甫薰面色一派鐵青,手腕一抖,一柄足有鵝蛋粗細的銀色大槍,直從儲物戒指中飛出,彷彿一道閃電般的落入到皇甫薰的手裡。

皇甫薰的身形本就魁梧,此時再提著這一柄丈八大槍,整個人看上去,更是頂天立地,一派偉岸!

「聽說這柄銀星槍是你的摯愛,我要是將它給毀了,你應該不會太心痛吧?」

「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吃我一槍!」衛少卿言語惡毒,皇甫薰是又氣又恨,張口發出一聲雷霆怒喝,手中銀星槍驀然筆直刺出。

沒有任何花哨,一柄巨槍,在皇甫薰的手中化作了一道銀色的閃電,直奔衛少卿的心口刺去。

「嘿嘿……還是老一套,你煩不煩啊?」

皇甫薰與衛少卿交手已不是一次兩次了,對他的招式,衛少卿已然十分熟悉,見狀發出一聲邪笑,身形驀然盪起,手中鋼骨鐵扇,好像耍雜技似的在他的雙手間飛來騰去,一道道青光,好似流彩,唰唰唰的落在了銀星槍所化的銀電之上。

只聽一陣陣噹噹當好似打鐵般的脆響密集響起,皇甫薰動若九天之火的槍勢,硬是被那漫天灑落的青光,給逼的偏移了三寸,就這三寸,便讓皇甫薰的槍勢徹底落空,衛少卿就如同一道魅影般,幾乎是貼著皇甫薰的槍柄滑了過去。

所為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兩人只這一個回合,便讓萬東心中跌發讚歎。

到底是道門大世界頂尖兒的勢力培養出來的,比起同齡人,高出的絕不止一星半點兒。

「哥哥的凌雲槍法,施展的越來越精熟了,不過那衛少卿的扇子也明顯比之前多了不少鬼門道,真是可惡!」

皇甫晴不停的喃喃自語,顯示出她內心的焦急和憂慮。

面對衛少卿的譏諷,皇甫薰卻是一言不發,雙手握住巨槍,破空連點,立時間,一片片銀亮與雪花拋灑般的槍芒,直從四面八方盪起,隨後向著衛少卿,氣勢如虹的合圍而去。

「八方風雨嗎?早就對你說過這招對我沒用!」

衛少卿冷笑一聲,身形急速拔起,手中一把鋼骨鐵扇,展開急揮,一道道青芒,直在半空中交織成一道颶風,咆哮中,將皇甫薰的槍芒悉數破滅。八方風雨,瞬間被破!

這一幕看樣子,並不是第一次在兩人中間上演了,皇甫薰的身形甚至都沒有絲毫的停頓,長槍猛然一震,帶起嗆的一聲脆響,銳利的彷彿能將天地也一起刺破的槍尖兒,陡然迸發出一道刺目冷光,直奔衛少卿咽喉而去…… 「嘿嘿……就知道你要使這招『穿雲一擊』,早就在等著你了!」在皇甫薰的槍下,衛少卿顯得是遊刃有餘,邪笑聲中,手腕一甩,那鋼骨鐵扇竟是自動飛起,擋住了銀星槍的槍尖兒。

只聽一陣滋滋的讓人頭皮發麻的響聲傳來,那鋼骨鐵扇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鑄成,竟是堅不可摧,皇甫薰這一刺縱然是用出了全力,也沒能將其洞穿。反倒是在鋼骨鐵扇的急速旋轉之下,硬是將皇甫熏的銀星槍給頂了回去。

「嘿嘿……你的凌雲槍法我已經看夠了,你還有什麼新鮮點兒的招數嗎?」

「你太羅嗦了!」

皇甫薰終於有些不耐,手腕一抖,手中銀星大槍的槍尖兒,驀然劇烈震顫起來。一波波勁氣,直從槍尖兒處噴薄而出,在空中化作一條條好似巨龍般的恐怕勁氣,呼嘯奔騰。

「這還勉強有點兒意思,不過還不夠看!」

衛少卿的面色終於凝重了一些,口中發出一聲低喝,手中鋼骨鐵扇,直好像活了似的,在其身前自動飛舞翻騰,將天地間遊離著的天地精氣都攪動了起來,掀起一陣陣駭人的狂風,

一道道震破天的巨響,接踵而起,兩人的勁氣一度外延,逼的在場眾人,不得不向後連退。

兩個年輕後生,竟能斗到這般田地,也足可以用驚天地泣鬼神來形容了。林家的幾個長老,急忙聯手在空中結下了一道道氣屏障,將兩人的勁氣強行壓制在一定範圍,使其不至於傷到旁人。

當!砰!

銀星槍與鋼骨鐵扇在空中再次撞在一起,皇甫薰和衛少卿的身形齊齊一震,隨後各自向後退了三步。看上去好像是鬥了個平分秋色的局面,可萬東的眉頭卻不由得皺緊了起來,兩者相比,衛少卿明顯要顯得更加輕鬆。

「皇甫薰,你玩兒的也差不多了,現在該換我了吧!」方才衛少卿一直只是在防守,此時他卻是一聲冷笑,放手發動了攻勢。

比起皇甫薰的大開大合,剛猛硬朗,衛少卿的攻勢,明顯更趨於陰柔刁鑽,一柄鋼骨鐵扇,簡直就是那毒蛇的信子,飄忽不定,難以預料。皇甫薰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直將銀星槍舞的水泄不透,看上去好像甚是勇猛,將衛少卿拒於千里之外,可實際上他這樣的打法,最是耗費心神道氣,絕不是久戰良策。

「折騰了這麼半天,也差不多了,皇甫薰,你就覺悟吧!」

正當皇甫薰全力抵禦衛少卿的攻勢時,衛少卿的攻勢突然一變,一道道呈現出血色的勁氣,突然從鐵扇上迸發開來,層層疊疊,直將皇甫薰給困了住。而這血色勁氣一出,衛少卿整個人的氣勢也頓時發生了變化,如果之前他給人的感覺只是邪惡,那此時則讓人覺得暴戾兇殘。

理所當然的,衛少卿給人帶來的威脅感,也是如坐了火箭般躥升。

皇甫晴直忍不住張嘴發出了一聲驚呼,嗓音發顫的喊道「這……這是什麼招式?」

萬東心中發出一聲冷笑,他早就料到衛少卿有所保留,果不其然,他終於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只是這股暴戾兇殘的氣息,充滿血腥的氣息,倒是與那些個血衣人,很有幾分相像。萬東本就懷疑血骷髏與這次滅世劫數之間有什麼關聯,現在看來,是不會錯了。

被那一道道血色勁氣所圍住,皇甫薰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陷入了千萬敵陣中一般。威脅從四面八方的向他襲來,幾乎沒有任何死角兒。為了抵擋這無處不在的危險,皇甫薰不得不將體內的每一絲道氣都調動了起來,全力運轉。實際上,他此時就像是一頭陷入牢籠中的困獸,敗局已定!

林鷹揚見此情形,頓時緊張了起來,皇甫家的大少爺要是在他的府上有個什麼閃失,他根本就無法交代。雖然是有心插手干預,可那兩個紫衣強者卻是讓他甚為忌憚。雖然兩人的修為要比他遜色一籌,但分開一人,將他纏住,卻並不困難。而只要一個呼吸的工夫,另外一個紫衣人就可以將皇甫薰徹底置於死地。而偏偏這又是因為他不遵規矩在先,到時候只怕是連公道都找不回來。

「怎麼樣皇甫薰,我這『鬼扇血獄』的滋味如何?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大餐』,你可別浪費!哈哈哈……」

將皇甫薰困在『血獄』之中,衛少卿不光嘴上不饒人,手上更是沒有絲毫的顧忌。鐵扇一舞,數道如毒刺一般的氣勁,頓時便向著皇甫薰的周身要害激射而去,簡直比那天底下最惡毒的暗器還要陰損。

皇甫薰左支右絀,險象環生不說,更是感到極度窩囊。他和衛少卿一直都是半斤八兩,冷不丁的敗給衛少卿的手裡,他當然接受不了。

「老子跟你拼了!」一聲爆吼間,皇甫薰手中的銀星槍驀然一橫,體內勁氣幾乎一瞬間便全都灌注在了槍身之中。一柄銀槍,竟在一瞬間,化作了赤金之色,華光萬丈,灼人雙目。

皇甫薰天格中階的修為,再加上一品武技的『凌雲槍法』,這一槍的威力,著實不是一般的驚人。

金光爆現,那充斥在皇甫薰周圍的血色勁氣,就如同烈日下的浮雪,頃刻間便被蒸發一空。皇甫薰整個人就如同脫困的巨龍,一發不可收拾,槍身猛振,化作一道金光,攜帶著讓人窒息的威勢,以驚人的速度,直衝衛少卿的心臟。

「哥哥好樣兒的!」見皇甫熏突破桎梏,並對衛少卿展開了絕地大反擊,皇甫晴直激動的高聲喊了起來。

然而萬東的心情卻在此時陡然變得無比沉重,不知不覺間,皇甫薰似乎又陷入了衛少卿的彀中。

果然,就在皇甫薰的金槍,即將刺中衛少卿的一瞬間,衛少卿陰沉沉的嗓音再次響了起來,「皇甫薰,你知道一個人最脆弱的時候,是在什麼時候嗎?」

「誰跟你廢話,去死吧!」皇甫薰理也不理,怒斥間,銀星槍所凝成的金光,直接洞穿了衛少卿的身體。

「好……什麼!?」皇甫晴的歡呼聲,還沒完全發出來,便化作了深深的震驚。

衛少卿被皇甫薰的銀星槍刺穿的身形,竟突然化作了一層薄霧,並且很快在天地間消散。

「殘影!?」皇甫薰此時也意識到了不對,口中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

「嘿嘿……讓我來告訴你,一個人最弱的時候,就是他以為自己最強的時候,就如同現在的你!」

衛少卿的邪笑聲再起,這次竟然是出現在皇甫薰的頭頂。皇甫薰心中爆震,衛少卿竟然瞞過了他的眼睛,出現在他的頭頂,這對他而言,簡直有些不敢想象。

可事實就是事實,皇甫薰心中巨震之時,衛少卿卻是一點兒也沒閑著,早就蓄積起來的攻勢,一瞬間爆發開來,血紅色的光芒,包裹著鋼骨鐵扇,以居高臨下之姿,直向著皇甫薰落了下來。

皇甫薰渾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倒豎了起來,忙不迭的將手中銀星槍橫起,想要架住衛少卿的鋼骨鐵扇。

不料就在銀星槍和鋼骨鐵扇即將相交的一瞬間,衛少卿的鋼骨鐵扇上,突然閃爍起一道七彩色的華光,甚是瑰美。

「斷天鋼!?你這把扇子……」

這一抹七彩華光亮起,直將皇甫薰驚的高聲喊了起來,臉上滿是一片駭然之色。甚至就連林鷹揚,也是明顯大吃了一驚。

「嘿嘿……皇甫薰,我就說你是個蠢貨!竟然直到現在方才發現我這把鋼骨鐵扇重鑄過。你不敗,天理何在!?」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帶著一連串陰邪的笑聲,衛少卿的鋼骨鐵扇,狠狠的劈在了皇甫薰的銀星槍上。

皇甫薰的銀星槍,一看就是用極為難得金屬鍛造而成,堅實無比,可是誰也沒有想到,皇甫薰的這一柄銀星槍,竟然在衛少卿的鐵扇之下,咔嚓的一聲,被斷成了兩截兒。

皇甫薰整個人都呆了,直勾勾的望著斷成兩截兒的銀星槍,半天都緩不過神兒來,衛少卿卻是抓住機會,飛起一腳,正中在皇甫薰的胸口。

衛少卿這一腳,勢大力沉,直將皇甫薰踹的橫飛出了七八丈,口中一股血箭噴出,面色瞬間便已是一片暗淡。

「這……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皇甫晴完全無法接受皇甫薰的戰敗,更無法接受,從今以後就要成為衛少卿的女人,整個人就好像魔怔了似的,立在那裡,不停的低喃。

「沒想到血骷髏連傳說中的斷天鋼都能找到,並且完美的熔鑄在了衛少卿的鋼骨鐵扇之中。斷天鋼,連天都可斷,又何況是銀星槍呢?」林鷹揚連連搖頭感嘆。衛少卿分明是早有準備,而皇甫薰卻是被一步步誘入彀中,焉有不敗的道理?

「哈哈哈……皇甫薰,你輸了!」衛少卿飄然落地,鐵扇一合,指著皇甫薰,滿面輕蔑與鄙夷。

「我……」皇甫薰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可話到了嘴邊兒,又被他給咽了回去,神情一派沮喪。

「怎麼,你還想抵賴?連你的銀星槍都已斷成了兩截兒,如果你的臉皮真的如此之厚,那我准你抵賴!嘿嘿……不過從今以後,你皇甫家的顏面,可就徹底掃地了!」衛少卿笑的越發張狂。 皇甫薰滿面憤恨的瞪向衛少卿,咬牙切齒的道「衛少卿,你可真是處心積慮!」

如果到了此時,皇甫薰還不能明白,這一切都是衛少卿所設的陷阱,那他簡直就是個棒槌,更不配成為皇甫家族的未來之主。

此時此刻,木已成舟,衛少卿也不再掩飾,仰天發出陣陣狂笑,道「皇甫薰,話都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有逼你!」

「你用不著拿話來激我,我皇甫薰說的話從來就沒有不算數的。也罷,看來今天,是天要亡我!」皇甫薰神情一悲,緩緩的舉起了手掌。

「大哥不要!」見皇甫薰竟然真的要自殺,皇甫晴心中大驚,忙不迭的高聲喊道。

皇甫薰轉頭看向皇甫晴,心中悲意更濃。對自己的生死,皇甫薰固然在乎,卻也能夠直面,可是一想到自己死後,皇甫晴就將落入衛少卿的魔爪,一生受苦,這對皇甫薰來說,卻是比死還更要痛苦難過。

「衛少卿,你若敢害我妹妹,我皇甫薰就算是化作厲鬼,也要將你千刀萬剮!」皇甫薰心中暴起一股悲憤,直斥衛少卿道。

衛少卿卻是絲毫不受威脅,冷冷一笑,滿面譏諷的道「你活著我都不怕,難道還怕你變成鬼?手下敗將!」

皇甫薰一聲悲嘆,舉起的手掌驀然向下劈落,這便要終結自己的生命。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身影,直比那閃電還快,嗖的一聲,便已經站在了皇甫薰的身前,揮掌將皇甫薰的掌鋒給擋了下來。

「是……是你?」皇甫薰一抬頭,見是萬東,明顯吃了一驚。

「小子找死!」萬東笑了笑,正要說話,一聲爆喝,陡然響起。

兩名紫衣強者中的一個,騰起身形,宛如凶神惡煞般的直向萬東掠去,大有將萬東碎屍萬段的架勢。

一旁的林鷹揚,冷哼一聲,緊跟而動,身形如一座堅不可摧的雄峰,毫不客氣的擋在了那紫衣強者的身前,將萬東給護了住。

林鷹揚乃是神道巔峰境的強者,那紫衣強者也不敢放肆,半路中,生生的將掌勢收了住,厲聲喝道「林鷹揚,規矩之前早就定下了,任何人不準插手,難道你要反悔不成?」

皇甫薰轉眼落敗,林鷹揚連想辦法救助的時間都沒有,眼看皇甫薰因為戰敗,而欲自裁,他更是心急如焚。可無奈腦子十分不給力,任憑他絞盡了腦汁,也想不出個妥善法子。見萬東突然掠到了台上,這倒是讓他心中一喜。雖然與萬東接觸不多,可萬東出人意料,天馬行空般的處事方式,總是給他帶來『驚喜』,此時不由自主的他便將所有的希望都傾注在了萬東的身上。

「誰反悔了?衛少卿與薰少爺的比斗,老夫並未插手,已然依足了規矩!否則的話,絕不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兩個紫衣強者對視一眼,不得不承認林鷹揚說的很有道理。這裡終究是林家的地盤兒,林鷹揚又是神道巔峰境的強者,就算不能殺了衛少卿,可強行終止比武,還是能夠做到的。

「林鷹揚,皇甫薰戰敗自裁,這也是正常比武的一個部分,你同樣不能阻攔!」另外一個紫衣強者又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