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過凌辰卻是在這個時候眉頭微微的皺了下。因為他發現,似乎是由於吞服了太多強骨丹的原因,讓他的身體產生了抗藥性的原因。

又或者是因為他的肉體力量現在已經是比一開始要強出了不少,所以這強骨丹對於他肉體力量的提升,似乎是越來越小了。

在這三顆強骨丹的藥力完全的在自己的體內轉化了之後。凌辰再一次的從納寶囊之中,拿出了三枚強骨丹了。

這一下子,凌辰一共是消耗了十一枚強骨丹了。

等到這三顆強骨丹在他的體內爆發起來之後,凌辰再一次感受到了那一種力量的瘋狂增長了。

不過,這可是他消耗了六枚強骨丹的原因啊。

站起了身來,凌辰開啟了三十倍重力。

在這重力出現之後,凌辰的身子微微的彎了下去,不過最終還是緩慢的站起了起來,然後慢慢的適應起了這訓練室之中的重力了。

寧負深情不負婚 凌辰在這訓練室之中沒日沒夜的訓練著。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便是過去了三天的時間。

而在這十天的時間裡邊,凌辰則是將其煉製出來的那三十六枚強骨丹全部吞服了下去。到了最後,那強骨丹幾乎是對他的肉身沒有絲毫的幫助了。

不過好在,現在他已經是完全的適應那訓練室之中的六十倍的重力了。

坐在這地面之上。凌辰緊閉著眼睛,在他身上的氣息則是忽高忽低,彷彿是有著什麼要爆發出來一樣。

在之前修鍊的時候,凌辰便是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變化。似乎是到了突破的契機了。

想想這也正常。畢竟他得到星紋境八重天巔峰的時間也不短了。而且這短時間在蕭家不斷的煉藥,也是一遍又一遍的壓榨著他的體力。這幾天的訓練,同樣是如此,終於是將這突破的契機給等了來。

轟!

從凌辰的身上,陡然的爆發出了一股氣勢,這一股氣勢則是要比其之前的氣勢要大出不少。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凌辰的眼睛緩緩了睜開了來。

「星紋境九重天!」

緊緊的一捏拳頭之後,一股勁爆的力量陡然的在自己的手間爆發了開來。

轟!

他站了起來,神采奕奕,滿頭黑髮在這一瞬間狂舞了起來,一雙眼睛之中,則是有著一道精光一閃而逝。

「不知道在那皇都比試開啟之前,我能不能夠達到元魄境了!」凌辰雙目一閃,便是在心中想到。

「元魂丹,我一定要將它煉製出來!」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凌辰低沉著聲音說道。

「不過,那玩意可是三品丹藥啊。」想到這裡,在他的臉上又是浮現出了一抹苦笑之色了。

三品丹藥。

現在的他,連一品煉丹師都還不是。

好在的是,距離那皇都比試還有著不少的時間。 整理了下衣衫,凌辰便是走出了這訓練館。

由於在這訓練館之中來的修士,也是有著一些人如同凌辰的打扮,全身都籠罩在一片黑袍之中,所以當凌辰出現在這訓練館的大廳的時候,便不顯得突兀了。

「嘿嘿,你們聽說了嗎,昨天蕭家和那陳家開啟了一場衝突,雙方都有死傷呢。」

「這蕭家還真敢和那陳家死拼啊?和陳家這樣的煉丹世家為敵,就算蕭家是這太倉郡的第一世家,恐怕也是吃不消吧。這段時間陳家對蕭家的丹藥制裁,恐怕是讓他們有些難辦了吧。」

「哈哈,這你可就說錯了。我的一個表兄在蕭家當值,聽說蕭家請來了一位煉丹大師,這段時間他們蕭家之中的凝血粉,幾乎都是出自這位煉丹大師之手了。而且聽說這位煉丹大師還在幫助醫治那蕭家蕭寧的傷勢。據說其煉丹等級非常之高,恐怕是要陳家的陳立榮還要高出一些。」

「這不可能吧,陳立榮可是二品煉丹師了啊,這位煉丹大師的丹師等級,莫非已經是達到了三品之列?」

在這名武者的臉上,露出了一副明顯是不相信的神色來。

「嘿嘿,你還別不相信,我也是聽說此事了。而且的話,這一件事還給那陳家帶來了很大的困擾。畢竟,他們原本是想著用丹藥制裁來讓那蕭家低頭的的,但是現在的話,別人蕭家已經是找到了一位煉丹大師,再也不用依靠那陳家了。現在的陳家可是愁成了一鍋粥了。」

聽到這裡,凌辰的眉頭則是微微的皺了下,這個陳家的處境,有著這麼危難了。但是卻從來沒有聽到陳魚給他說過啊。

想了想,他便是走出了房門,然後朝著那陳家的方向走了過去。

在走到了陳家的府邸跟前的時候,此刻朝著那陳家的守衛看去的時候,凌辰都是覺得,在他們的臉上都是一臉頹敗之色了。

在他的心中,則是湧出了一抹歉意來。畢竟自己的煉丹之術可是陳魚交給自己的,但是現在,卻是用它來對付陳家了。雖然這並非是出自自己的本願。但仍舊是讓他感到無比的歉意。

不過在進入到了陳家之後,凌辰卻是沒有發現有著什麼異樣的感覺。

「咦,凌辰哥,你是來找我姐姐的嗎?」

在院子之中轉悠著的時候,從他的旁邊忽然的有著一個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是有著一個少年朝著他跑了過來了。正是那陳長安。

看著這一個比自己小上一兩歲的少年,凌辰便是一笑,說道:「長安,怎麼今天沒有練功?」

這小子生於煉丹世家,原本他的父親陳立榮也是想著讓他繼承自己的衣缽,不過他確實沉迷於武道之中。

對此,陳立榮也只得是深感無奈了。愛子心切的他,也只是由得他去了。

不過這陳長安的武道天賦卻並非是太出色,只不過在這陳家之中倒還算是不錯的了。

這陳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武道世家的原因,所以很多人的武道天賦,都不是特別好。

到了現在,這陳長安的修為,仍舊是在星紋境五重天的層次上。

「咦,凌辰哥,你突破到了星紋境九重天了?」陳長安在這個時候立刻是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凌辰。

凌辰則是略微的一愣了。這陳長安不過是星紋境五重天的實力而已,怎麼是看穿自己的實力的?

「凌辰個不用驚訝,因為父親為我煉製了一枚望氣丹,只要是在元魄境之下我都能夠看穿他的實力的。」

尼瑪,有個好爹真牛逼。

凌辰也是知道那陳立榮到底是為何要給他兒子煉製這樣的一枚丹藥了。能夠看穿元魄境以下所有武者的實力。

也就是說,在這太倉郡之中,幾乎是所有的武者都是逃不開這陳長安的窺探的。

這樣一來的話,也可以避免讓這陳長安得罪到得罪不起的人。

這種級別的丹藥,想必應該等級不會低吧。

「長安,最近你們陳家怎麼回事?」凌辰想到了在那門口看到那守衛一臉頹然的樣子,想了下,便是朝著這陳長安問了起來。

畢竟這陳長安作為陳立榮的兒子,起碼對於這些大事應該也是有所了解的。

「沒什麼事啊。」

可讓凌辰有些驚訝的是,在他問出了那樣的一個問題之後,這陳長安竟然是睜大著雙眼看著他,眼中則是滿是疑惑之色了。

「我可是在街上聽說你們陳家現在的日子不怎麼好過?」凌辰將自己聽到的那些消息全部都說了起來。心想莫非這陳長安真的是不知道這些事情?還是他一心只是想著練功的原因,所以並非察覺到自己家族之中的變故了。

「額……」陳長安在聽到了凌辰的話,立刻是朝著他眨了站眼睛,緊接著便是湊到了他的耳邊說道:「凌辰哥也是聽到了那些消息啊。哈哈,實際上,這些都是我們陳家散播出去的消息而已。雖然沒有了那蕭家那一個主顧,但實際上,我們陳家丹藥的販賣則是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問題。畢竟在這太倉郡之中,可是不止他們蕭家一個家族。」

「之所以如此,便是讓那蕭家對我們陳家放鬆警惕了。這樣一來的話,便是可以防備那蕭家做出一些更加激烈的反應。現在父親正在突破二品煉丹師,家族之中的所有資源都是堆砌到了他的身上,卻是容不得這個時候蕭家的搗亂的。」

「只不過……」在這陳長安的臉上,微微的皺了下眉頭,緊接著又是說道:「那蕭家彷彿也是察覺到了什麼,這幾天不斷的和我們陳家起著衝突。」

聽到了這陳長安的話之後,凌辰的心頭頓時好受多了。看起來自己在那蕭家為他們煉製凝血粉,倒是沒有給這陳家帶來什麼麻煩了。

「哦,對了,凌辰哥,你聽說了嗎?那蕭家據說請來了一個狗屁的煉丹大師,在幫助他們煉製凝血粉,而且聽說此人的煉丹實力還不低,現在還在為那蕭寧醫治他身上的傷勢。」

「聽父親說,如果那人真的是能夠醫治那蕭寧身上的傷勢的話,而且還能夠將之醫好,絕對是三品煉丹師的水準。所以父親才會在這段時間急著突破了。」

在這陳長安的臉上,還有著一抹擔憂之色。

凌辰頓時大汗了下。那個狗屁煉丹師,說的不就是自己嗎?

只不過,自己可不是什麼三品煉丹師啊。

「哈哈,這個消息在我看來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了。如果那人真的是什麼三品煉丹師的話,怎麼會受那蕭家的約束的。這種人物,估計早就應該加入了那皇都的煉丹師公會了吧。」

一般強大一些的煉丹師,都會到那煉丹師公會之中,去註冊一個丹師憑證。更有一些煉丹師,選擇加入煉丹師公會。

而在註冊了煉丹師憑證以後。不僅行為上不會受到約束。而且如果以後是在大陸之上惹上了麻煩,煉丹師公會也會介入的。

同時,如果是煉丹師想要購買什麼比較貴重的藥材,也是可以從這煉丹師公會裡邊購買的。 海賊OL 當然,這其中的好處,自然是那些選擇加入了公會的煉丹師要好上一些了。

在這煉丹師公會裡邊的藥材,則是要比其他地方的要多得多,而且的話,質量上也是好上不少了。

凌辰也是打算在進入到皇都之中過後,便是去註冊一個煉丹師憑證。

不過的話,像是普通的一品煉丹師之列,去註冊了煉丹師憑證也是得不到什麼好處,如果是二品煉丹師的話,才能夠享受一些藥材上的優惠。如果是三品煉丹師的話,優惠也就更多了。

就算是煉丹師公會,都會對你禮遇有加的。

如果是選擇加入煉丹師公會之中的話,如果真的是一名三品煉丹師,待遇絕對會比加入蕭家這樣的家族要好上許多了。

在這蕭家之中,無論是從後期發展和當前的待遇來講,都是不能夠和呆在煉丹師公會裡邊能夠相提並論的。

「說不定,那只是蕭家放出來的煙霧彈而已。」

凌辰在這個時候搖了搖頭。

他自己就是那一個煉丹師,自然是敢說出這樣的話了。而且他的話,他也是沒有打算幫助那蕭家做些什麼事情,只是想著等到自己狠狠的敲上一筆之後就離開。

對於那蕭家,他可是沒有絲毫的好感的。

聽到這凌辰的分析之後,那陳長安的眼睛頓時一亮。

「哈哈,凌辰哥說的對,在這太倉郡之中,怎麼可能出現三品煉丹師嗎?就算是真的是有著自由三品煉丹師存在,也早就應該去了那皇都才對。」

這陳長安頓時又變得高興了起來。

這孩子……還真的很好哄啊。

看著這陳長安一臉開心的樣子,凌辰則是在心頭想到。看陳立榮的樣子還打算讓他做接班人,不過現在看起來,這陳長安只不過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小男孩啊。

或許則是因為他從小便是在他父親和姐姐的羽翼之下長大的原因吧。

不知道等他再長大一些的時候,性格會不會發生一些變化? 凌辰看著面前的陳長安,忽然是覺得,如果他能夠一直保持這一種性格也算是不錯了。至少的話,不會是像其他人那般的陰險狡詐。

「好了,長安,我有點事情先走了,以後還是記得多花點時間在煉丹上。」

據說,這陳長安這小子的煉丹天賦比他姐姐還要高出一些,但是的話,就是不願意花費時間在這上邊。所以到了現在,也只是會煉製一些普通的不入品階的丹藥了。

「凌辰哥,你不找我姐嗎?」陳長安疑惑的朝著凌辰問道。事實上,他也是聽說了一些消息。知道家族之中準備用聯姻將凌辰捆綁在他們陳家了。

冷先生,請戒色 而正好陳魚也是不拒絕,所以陳家也準備加大力度促進此事了。

而陳長安也是聽說了一些消息,所以在他看來,凌辰估計是想找陳魚的,此刻連他姐姐的面都沒有見著,便是想著離開,則是讓他感到疑惑起來。

凌辰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尷尬的神色來了。

他的確是來找陳魚的,不過他的目的卻只是為了找那陳魚問問如今陳家面臨的狀況而已,現在答案都已經得知了,也就沒有必要再去尋找那陳魚了。

他也是略微的知道了這陳家的一些想法,只不過雖然他也是覺得陳魚很好,但是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是有著一個葉曉月存在,而且的話,在那驍龍城之中,尹程程對他的情愫,他又不是不知道。

現在的話,他都已經是欠下了一屁股的情債了。不想再背上什麼情債了。

「算了,等再過一段時間再來找她。」

凌辰隨口說道。那陳長安也是沒有懷疑,只是點了點頭。

這孩子,還真單純啊。

和這陳長安在談論了一會兒之後,凌辰便是離開了陳家,然後朝著蕭家而去了。

消失了十天的時間,想必那蕭家也是有些著急了起來。畢竟他留下的凝血粉可是沒有多少的。

果不其然,等到他剛剛踏入蕭家的大門之後,那蕭玄便是急急忙忙的走了上來。

「龐大師,你可算是回來了啊。」

蕭玄一臉苦笑著朝著凌辰走了過來。

凌辰在這個時候則是眉頭皺了皺。自己當初可是說好的和這蕭家只是合作關係啊,也就是說,自己煉不煉製凝血粉那是自己的事情了。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但是這蕭家貌似忘了這一層關係了,把自己當做是了他們蕭家的傭人了。似乎自己就應該幫助他們蕭家煉製那凝血粉一樣。

想到這裡,在他的嘴角之上,則是掀起了一股冷笑來了。不過嘴上卻是客氣的說道:「哈哈,這段時間有點事情,看起來,蕭家主是有些著急了。」

「不瞞龐大師,現在的蕭家可算是離不開你了。沒有足夠的凝血粉供應,蕭家的傭兵團根本就不敢進入到山林之中了。」

凌辰當然是知道這蕭玄的話是在吹牛逼,如果真的是不敢進入那山林之中了,那麼在他沒有來到這蕭家的時候他們蕭家又是怎麼過來的?

「哈哈,蕭家主放心,這段時間我會加緊煉製凝血粉了,必定不會讓蕭家缺貨。」

凌辰的話給了那蕭玄一顆定心丸,聽到了他的話之後,站在凌辰對面的蕭玄則是鬆了一口氣,緊接著便是問道:「龐大師,不知道吾兒的傷勢怎麼樣了,這十天的時間,他雖然堅持用那種藥液泡澡,但是效果似乎是沒有以前那麼明顯了。」

凌辰則是冷笑了起來。不是沒有以前明顯了,而是根本就沒有絲毫效果吧。

那只是強骨丹的藥液而已,還真的是以為什麼曠世名葯啊。

「哦?」凌辰輕咦了一聲,不過口中卻是說道:「這樣的話,對於寧兒來講,則是一件好事了。」

凌辰高深不測的樣子,讓那蕭玄則是疑惑不已了。

特么什麼效果都看不到了,還是好事?

「在這藥液之中,我加了一些強身健骨的藥液進去,原本還以為寧兒的身體不會吸收進去,沒有想到,看起來他已經將那些藥力全部的接受了。所以說,現在寧兒的身軀,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強勁。」

「那種藥液的藥力,則是相對弱了一些,根不上他的需求了。」

聽到這凌辰的解釋,在那邊的蕭玄則是點了點頭,難怪會在那藥液之中會有著強骨丹的成分了,原來是如此了。

「好了,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先去看看寧兒的傷勢如何了吧。」凌辰道。

「蕭某也是正有此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