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過哪怕陳明持續幹了兩個多小時,但也沒有整理好多大的地方。

之後,陳明也感覺到有點勞累,然後進入了神農殿空間中,開始修鍊。

神農氏的傳承記憶裏面有很多修鍊功法,有古武,有修真,有修仙,有修神。

每個級別的法訣都有。

陳明仔細選擇了一篇創造型的法訣,名叫鴻蒙神訣。

鴻蒙神訣,只有前邊的修真部分,但卻是創造型的,後邊可以自己創造。

陳明感覺這篇鴻蒙神訣有巨大潛力,所以才選擇修鍊它,不然他就選擇神農炎帝所修鍊的那種法訣了。

鴻蒙神訣,哪怕只是修真篇,但也分為兩個部分,可以煉體,可以練氣。

氣體*,那是神農氏傳承記憶裏邊,唯一一篇法訣有着如此強大的功能,能夠氣體*。

不然單單練氣,到強大地步,自然也可以御劍飛行,傲遊星空。

但那卻不是陳明想要的,肉體他自然也想要強,不然以後到達渡劫的時候,一旦渡劫失敗,那麼肉體就會灰飛煙滅。

運氣好還可以留下一個元神,轉修散仙,要是運氣不好,估計只能夠灰飛煙滅了。

但修鍊鴻蒙神訣,那就不一樣了,那是氣體*,到時候肉體會有絕對的抗擊能力。

雖然鴻蒙神訣,只有修真部分,但目前來說已經完全可以用了。

至於修鍊到後邊怎麼辦,那隻能夠自己創造了。

在神農氏的傳承記憶裏面,這篇鴻蒙神訣,也是神農炎帝,從一個異度空間裏面撿到的,他並沒有修鍊過,甚至記載的是一個散修創造的,那個散修死後,也從來都沒有人修鍊過這篇法訣了。

陳明開始盤坐在地修鍊,他根據鴻蒙神訣口訣運轉。

很快,他體內就產生了一絲鴻蒙真氣。

那些鴻蒙真氣,雖然細如頭髮絲,但漂浮在陳明的丹田中,卻顯得極為亮眼。

陳明內視了一下,看到那幾絲鴻蒙真氣,心中很是歡喜。

只要修鍊出鴻蒙真氣,那就證明這篇鴻蒙神訣,絕對適合他修鍊。

陳明繼續修鍊鴻蒙神訣,體內氣息越來越厲害。

沒過多久,陳明就達到了練氣一層。

鍊氣境總共九層,達到九成之後,就能夠築基,進入築基境。

陳明最後修鍊到鍊氣五層,才停了下來。

之後,陳明又開始,修鍊煉體篇。

煉體篇,其實就是不斷跑步,用極大力量不斷撞擊自己的肉體,使得自已肉體不斷強化。

陳明一時間沒有想到什麼好地方,正想要放棄的時候,他想到之前他在那條靈河中,抓那條大魚時,裏邊水流流得可急切了。

當時他差點都被那河裏邊的水柱,直接圈入河底。

但他憑着自己的強大毅力,生生把那條大魚給拖上來了。

現在陳明,又想到了那條河。

之前他不敢進入其中,但現在他踏入了鍊氣五層境,感覺已經沒有什麼顧慮了。

那倒是一個好地方,陳明立即跑了過去,然後直接跳入河中,開始修鍊。

一進入河中,立即發現那些河水非常端急,不斷沖刷他的肉身,直接把他整個人都卷到了河底中。

陳明一點都不慌,他體內鴻蒙真氣,不斷散發出來,形成一個個防禦罩,保護他自己不受河水侵害。

隨後,陳明運轉鴻蒙神訣的時候,竟然發現有一股股能量,進入體內,那是這些河水裏邊的能量。

這些河水,有着催生的功能,自然蘊含着極大的能量。

之前陳明也喝過,但卻沒有什麼感覺。

但現在配合鴻蒙神訣修鍊,竟然使得他吸收了這些河水的能量,使得他體內鴻蒙真氣,越來越多。

最後,陳明的修真境界竟然再次提升,直接達到了鍊氣七層境。

之後,陳明發覺沒什麼可提升了,他就開始練體,直接撤去鴻蒙真氣的防護,任由端急的河水,不斷沖刷自己的肉身。

同時陳明開始運轉鴻蒙神訣煉體篇,然後使得自己的肉身不斷增強。

練體,先要練皮,再練筋骨,肌肉,然後才會使得自己的肉身越來越強大。

陳明也不知道被河水沖刷了多少次,反正他在水裏邊,也沒有什麼感覺。

「我去,大魚?」

突然,陳明睜開了眼睛,他的神識竟然看到了一條大魚,那條大魚比他之前抓回的那條大魚還要大得多。

而且這條大魚,跟他之前抓回來的那條大魚,也差不多一個種類。

「難道這條大魚就是那天我放的幾條魚仔之中的其中一條?變得這麼大了?」

陳明神識直接鎖定那條大魚,然後快速跟了上去。

那條大魚似乎也感覺到有人在追它,頓時它加快了速度逃走。

但陳明的神識已經牢牢的鎖定了它,沒過多久就追上了它。

那條大魚好像已經有了一絲靈智,看到陳明出現在它的面前,它身子都在瑟瑟發抖。

「你逃不了了,你始終是我的盤中餐。」

看着那條大魚,陳明說道。

這條大魚果然是他之前放到這裏邊的其中一條小魚變成的,因為品種都一樣。

而且陳明在河底中修鍊了那麼久,他也沒有發現這條河中有什麼魚

所以現在看到這條大魚,絕對是他那天放下來的幾條小魚中的其中一條。

現在見到,陳明自然不客氣,直接就要把它抓到岸上去,然後拖回家。

這次,這條大魚陳明是絕對不會賣出去了,因為這條大魚太驚駭世俗,只怕有足足百斤重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天清晨,沒有鬧鐘的日子裏,趙小池仍舊在呼呼大睡。

可惜一陣手機鈴聲,還是打破了這片難得的寧靜。

電話里,傳來了六龍山旅遊公司總經理,小橙子同學激動的聲音。

「老闆、老闆你快來看啊,回日峰的日出奇景再次出現了!」

嘟、嘟、嘟、嘟……

掛斷電話,趙小池悶頭接着睡覺!

不一會兒,電話再次響起。

接通,「老闆、老闆……」

嘟……

再次掛斷!

這一次趙小池沒有抱着僥倖心理,乾脆把手機關機了!

日上三竿,萬惡的資本家趙小池,終於從被窩中鑽了出來。

嗯……他餓了!

溜達到公司,剛好趕上工作餐,飽飽的享用了一頓家鄉美食之後,趙小池將田雨橙叫到了辦公室。

本來是打算和田雨橙說道說道,不要翹班的問題,結果女孩竟然首先提出了辭職!

趙小池嚇懵逼了,還以為是自己早上不接電話的原因,這下子也沒什麼氣了,趕緊留住人才是啊!

「這麼優秀的勞動力,不能輕易放走啊……」

這就是趙小池的心聲,田雨橙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

有她坐鎮旅遊公司,自己什麼事情都不用管,而且出去一浪一個月,公司依舊蒸蒸日上,趙小池當然捨不得她走。

無奈的是,經過一番了解之後,趙小池才知道,田雨橙已經做好了出國留學的打算。

之所以會接任六龍山旅遊公司總經理的職務,只是因為最後半年不知道幹什麼,想着鍛煉一下自己,眼下即將面臨開學,這位總經理就要奔赴大洋彼岸了!

俗話說,毀人前程,猶如殺人父母。

這等腦子被驢踢了的事情,趙小池自然不會做,更何況,田雨橙還提出了一個建議,幫着趙小池找到了總經理的接班人。

小橙子同學承若,在她離職之前,會培養出李思甜接任她的位置。

對此,趙小池只有一個疑問。

「如果李思甜做了總經理,我能夠出去浪一個月,什麼事情都不管嗎?」

田雨橙猛地翻了翻白眼,咬着牙說道:「能!」

「那就沒問題了!」

時光荏苒,春去夏來。

人生就是一場漫長的旅行,在這一路上,我們都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人。

有的人會一直陪伴在身邊,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會走散……

無論如何,在趙小池的人生信條中,他始終堅信,該留的都會留下來,該走的,也攔不住!

六龍山旅遊公司的總經理……最終還是換人了。

那個懵懵懂懂的畢業大學生李思甜,在上一任總經理田雨橙的教導與磨練下,已經褪去了一身的稚嫩,頗有幾分女強人的姿態了。

從始至終,趙小池一直在冷眼旁觀,事實也證明,李思甜已經有了獨自坐鎮六龍山旅遊公司的能力。

田雨橙卸任的那一天,剛好是立夏。

眾人很有默契的,為田雨橙舉行了一場歡送會。

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一起奮鬥了小半年的同事,況且,六龍山也正是在他們的努力之下,方才有了今日的輝煌。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要離開六龍山旅遊公司、離開李思甜等人、離開熟悉的一草一木……田雨橙也不禁紅了眼眶。

嗯……看到趙小池身影的時候,她倒是不自覺的閃過了眼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