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過最終菲爾普銀還是同意了,眾人先離開這邊,而他的人隨後趕來進行調查,這樣的話兩邊的目的就都達到了。

「伽瑪小姐,我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今天我確實很有必要和你談一談,我們換個安全的地方?」

菲爾普銀開口說道,此時此刻,他的眼中滿是真誠,就連說話的語氣也是弱了幾分。

誰知,卡修很是固執的阻攔道:「先生,現在已經出事了,最好的選擇還是回去,我們的人太少了,實在是不能保護你的安全。」

菲爾普銀看了一眼卡修,深吸一口氣皺著眉頭說道:「卡修,我真的希望你不是叛徒,當然我也希望我身邊沒有叛徒。不過我和伽瑪的事情,你不要在阻攔了。如果只是這麼一兩次的刺殺就讓我退縮的話,那我在父親那裡,就更加沒有資格接手家族了。」

最終,伽瑪同意了和菲爾普銀繼續談判。

只是,伽瑪他們要先離開這邊,等確定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再讓菲爾普銀過去。

「謝謝,伽瑪小姐,我為我之前的無禮道歉。這一次我是希望我們可以合作,哪怕不聯姻,也沒有關係。」

這菲爾普銀的態度突然來了一個山路十八彎,在場的人都很是吃驚。

就這個傢伙對愛莉姿的那些表現來看,他可絕對不是什麼紳士。

伽瑪也不清楚這傢伙是什麼情況,不過她決定,立刻帶著人先離開這家茶館,畢竟這裡太危險了。

臨行前,雲貢山詢問王陽,要不要盤查一下這家茶館的人,說不定會有他們需要的消息。

王陽卻是附在雲貢山耳邊,低聲苦笑道:「如果這事情是莫無敵做的,你覺得我們能夠找到痕迹嗎?起碼,在茶館這邊是沒有什麼痕迹的,茶館的老闆難道會願意讓人死在這裡嗎?」

雲貢山拍了拍額頭,無奈的嘟囔道:「哎,我真是急糊塗了。」

眾人依次離開了包廂,菲爾普銀和兩個心腹也是如此。

當他們走到外面走廊的時候,卡修再次開口阻止菲爾普銀:「先生,你真的沒有必要冒險,你身上的傷……」

「我的事情什麼時候需要你做主了?」菲爾普銀扭過頭,陰測測的質問道。

卡修楞了一下,隨即舉起雙手,攤開雙手聳聳肩很是無辜的說道:「抱歉,我明白了,我會盡全力保護您的。」

菲爾普銀一翻白眼,很是不耐煩的扭頭繼續走路。

一群人剛剛走到茶館大廳門口,眼看著就要走出茶館了。

正在這個時候,王陽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這茶館外面就是一條馬路。

馬路上有一些車輛,兩邊則是一些行走的行人。

王陽注意到,這些車輛的速度都不快,而那些行人的行走速度也很是緩慢。

不對勁,這些傢伙有問題!

「趴下!」

王陽大吼一聲,一把拉過伽瑪,這茶館的大廳有一個很是巨大的雕像,他拖著伽瑪,瞬間藏身到了這雕像這後面。

雲貢山拖著佛爺,也是尋找掩體,伊卡則是順勢也跟著躲到了雕像的後面。

菲爾普銀和自己的兩個手下,似乎還沒有明白這是什麼情況。

不過當他聽到王陽的喊聲之後,這傢伙也是立馬想要找地方藏起來。

誰知,他正要朝著一個大花盆衝過去的時候,突然被人從後面狠狠推了一把。

菲爾普銀瞪圓了眼睛,身體都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直接朝著茶館門口的方向沖了過去。

有人,真的有人背叛了他,但是這個時候菲爾普銀已經絕望了。

甚至,他都看到外面一輛車,一個男人拿著一把手槍,對準了他的腦袋。 菲爾普銀的前方就是茶館的大門,這家茶館的大門直接就是打開的,菲爾普銀順勢往前沖,很快,他就會直接衝出這家茶館。

千鈞一髮之際,王陽掏出手機,狠狠的砸到了菲爾普銀的腿上。

「啊!」

菲爾普銀慘叫一聲,一條腿被砸的失去了知覺,整個人也因為慣性作用,直接五體投地的摔在了地上。

一枚子彈貼著菲爾普銀的臉頰擦過去,鮮血瞬間流淌開來。

菲爾普銀的心腹急忙將人給拖回來,與此同時,伽瑪直接掏出手槍對準了卡修。

菲爾普銀根本就沒有看到剛才發生了什麼,可是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剛才就是卡修一把將他給推出去的,誰是叛徒,這個真相瞬間水落石出了。

卡修反應很快,倉促間躲開了要害,不過伽瑪這一槍還是打在了他的腿上。

卡修咬著牙,衝到一側,拖著一個大花盆當做掩體。

他一邊朝著門口的方向沖,一邊吼道:「伽瑪,你就是白痴。你竟然救了你的仇人!你以為之前那些襲擊是誰做的,我告訴你,就是你救了的這個傢伙!他就是幕後的人!」

伽瑪楞了一下,獃獃的扭過頭,看了一眼菲爾普銀的方向。

她的家人在戰鬥之中死傷了很多,整個希爾費家族都在瞬間陷入了絕境,這一切竟然都是菲爾普銀做的?

而她,竟然救了自己的仇人?

伽瑪一把推開王陽,瘋狂的舉起手槍:「該死的雜碎,你去死吧!」

「不要!」

王陽眼疾手快,一把將伽瑪給抱起來,子彈直接打在了天花板上,菲爾普銀算是逃過一劫。

伽瑪紅著眼睛,就像是一隻受傷的野獸,她瘋了一般的想要掙脫王陽的懷抱,更是直接一口咬在了王陽的胳膊上。

「啊!你屬狗的啊!不要被卡修的話迷惑,就算是要算賬,那也先安全了再說啊!」

伽瑪楞了一下,慢慢放棄了掙扎。

王陽將這小丫頭交給伊卡,伊卡則是不斷地安慰了伽瑪。

王陽想要將卡修給留下來,既然這傢伙背叛了菲爾普銀,就代表他背後還有一股勢力,王陽根本就不關心菲爾普銀的死活,他在意的是,躲在這背後的人到底是誰呢?

然而,一切為時已晚,王陽沖著卡修的方向開了一槍。

這傢伙卻是提前一步衝進了一輛車裡,那車門關上的瞬間,子彈打到了卡修的腿上。

卡修坐在車裡,十分兇狠的看著茶館門口的方向,車輛很快就開走了。

眾人也都不敢追出去,畢竟這麼直接追出去,那就是對方的活靶子啊。

現場一片狼藉,好在沒有人被幹掉。

茶館的老闆從二樓跑下來,一看到這個場面,那是瞬間就癱軟在地了。

「哦,天啊,我的天啊,你們這些傢伙,我的茶館啊。」老闆很是絕望的抱著腦袋,頓時哀嚎起來。

伊卡抽出一些美元,直接扔在了地上。

眾人則是快速的離開了這邊,畢竟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警察很快就會過來,即便他們不會威脅到什麼,可是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想和墨國的警察打交道,尤其是王陽幾個人。

菲爾普銀讓所有人都離開,身邊只帶了一個,剛才救了他的那個保鏢。

他坐在車內,臉上都是血跡,看起來格外的猙獰。

「我沒有想到,卡修竟然真的是叛徒,瘋了,這個世界簡直是瘋了。」

菲爾普銀喃喃自語著,人還是十分慌亂的,甚至連他的雙手都在顫抖。

要知道,剛才他距離死亡只有幾毫米的距離,要不是王陽用手機砸了他的腿,那這個時候,他的腦袋已經開花了。

想到這裡,菲爾普銀急忙對王陽表示感謝。

王陽擺擺手,冷冷說道:「我救你不是為了讓你感謝我,只是不希望伽瑪給你背黑鍋罷了。」

菲爾普銀很是尷尬的扯了扯嘴角,自嘲的說道:「我明白……」

與此同時,卡修坐在車內,他的身上都是鮮血,王陽那一槍雖然沒有擊中他的要害,卻是打在了他的大腿上,流血就足夠要了他的性命了。

卡修坐在車的後面,死死的抓著前座的靠椅,很是虛弱的說道:「嗨,夥計,我想你應該帶我去醫院了。」

誰知,司機很是冷漠的開口說道:「老大要見你,他就在附近。」

卡修張了張嘴巴,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最終他還是閉上了嘴巴。

因為他知道,背後的那個人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既然說了要見他,那就算是他死在半路上,這個司機都不會改變路線的。

然而,令卡修沒有想到的是,司機只是穿過了兩條街,拐到了一條巷子裡面。

在這箱子裡面停著一輛車。

卡修掙扎著坐直了身體,透過車窗的門看到了那輛車,菲爾普色坐在車內,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這邊。

卡修咬著牙,強撐著自己才沒有失去意識。

「老大,我失敗了,我沒有想到伽瑪身邊的傢伙那麼厲害。救我,我撐不住了。」

他捂著傷口,拚命的想要給自己止血,然而這卻是沒有什麼效果。

菲爾普色看著卡修,突然笑道:「不管成功還是失敗,你是一定要死的,我從來不喜歡有你這種定時炸彈。」

「不,你不能這樣,我做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啊,我是忠心於你的啊!」

卡修咆哮著,沖著那邊的方向伸出手,他想要弄開車門,然而這車門已經是鎖死的了。

緊接著,這輛車就開走了,卡修坐在原來的車內,一臉絕望的望著菲爾普色車子越來越遠。

「人渣,該死的雜碎!我不甘心啊!」

那司機掏出手槍,對準了卡修的腦袋。

開槍之前,這傢伙悶聲悶氣的說道:「死,對你來說只是解脫,沒有人會喜歡叛徒。」

卡修惡狠狠的看向這個傢伙,然而他已經看不清楚眼前的東西了,只有一個很是模糊的人影。

他想要反抗,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卻是連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沒有了。

「我,不甘心啊!」

一聲悶響,在消聲器的作用下,甚至就連附近的人都沒有聽到什麼響動。

卡修瞪圓了眼睛,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後車座上。

這司機走下車,他的手中拿著一個類似於遙控器一樣的東西,當他走遠以後,小巷子裡面頓時傳來了爆炸聲。

那輛車連帶著卡修的屍體,一起被炸上了天。 菲爾普銀是大難不死,不過他現在只能跟著王陽這些人了。

卡修的背叛讓這傢伙十分的不安,要知道,卡修可是菲爾普銀十分信任的傢伙,結果這樣的傢伙都背叛了,他還可以說什麼呢?

現在菲爾普銀已經不敢回到家族那邊,生怕還有什麼人被背叛。

實際上,就算是這傢伙想走,那也走不掉的。

伽瑪將菲爾普銀和他的心腹給弄到了家族據點,據點內,這兩個人都是被帶上了手銬,就連雙腳也用繩索捆的結結實實。

「伽瑪,你沒有必要這樣做,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菲爾普銀一臉無辜的看著伽瑪,他很清楚,為什麼伽瑪一臉要吃了他的樣子。

卡修那個混蛋,在逃走之前,竟然還坑了他一下。

正在這個時候,王陽和雲貢山從外面走進來,雲貢山一路走到菲爾普銀的身邊。

他看著菲爾普銀,隨即很是惱怒的一把揪起這傢伙,質問道:「說,摩卡聽家族和希爾費家族被襲擊,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菲爾普銀被雲貢山的舉動給嚇到了,立馬驚慌失措的哀嚎道:「不不,真的不是我做的。你們想一想,卡修那個混蛋巴不得我死,他逃走之前說的話,怎麼能信啊?」

菲爾普銀說完話,一臉期待的看著伽瑪和伊卡,因為他知道,在這裡說了算的,那還是這兩個人。

只要伽瑪不開口,雲貢山也不會將他給怎麼樣的。

伊卡聞言,沉思道:「這倒是很有可能,卡修想要藉助我們的手幹掉他?」

「我不在意他的死活,我在意的是,到底誰才是幕後黑手。」伽瑪面無表情的淡淡說道。

這個時候,王陽看了一眼雲貢山,突然問道:「情況如何?」

雲貢山就像是丟垃圾一樣,順手將菲爾普銀給扔到地上,這才開口說道:「這傢伙在說謊。」

菲爾普銀立馬怒吼道:「你不要亂說,你憑什麼說我在說謊?」

王陽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瞪了這傢伙一眼,又是轉向伽馬和伊卡,他繼續解釋道:「剛才我讓他放了東西在這混蛋身上,只要他說話,我們就會知道。」

兩人點點頭,甚至都沒有多問那是什麼東西,因為他們已經見識過雲貢山的本事了。

菲爾普銀還不明白什麼情況,就見伽瑪已經抄起了手槍。

這傢伙頓時嚇得屁滾尿流,就像是蜈蚣一樣,在地上拚命的後退,似乎只要他距離伽瑪遠一些,那就不會被弄死了。

「偷襲我們兩家,害死了那麼多人,還想要趁機和我們合作幹掉愛莉姿,你的主意打的真好啊。」

這時候,王陽突然一把攔住了伽瑪。

「等一等,他還不能死。」

「為什麼?」

「這傢伙雖然不是個什麼好東西,不過今天刺殺他的人更加有有趣,茶館是你定下來的,那傢伙能快速的安排好一些,你不覺得這樣的敵人更加可怕嗎?」

王陽的話提醒了伽瑪,最終伽瑪還是放下了槍。

王陽掃了一眼嚇破膽的菲爾普銀,反問道:「今天對你下手的人,你覺得是誰?」

菲爾普銀咬著牙,一時之間卻是不吭聲了。

王陽又是看向了雲貢山,雲貢山點頭表示這個傢伙應該是知道的,因為雲貢山放在他身上的蠱蟲,已經感覺到那麼一瞬間,這傢伙的情緒很是激動。

「你不會死,我會讓你活著回去,而我只是要一筆錢而已。」王陽眯著眼睛,很是開心的說道。

他知道,這個傢伙就是怕死,怕一旦說出來,那就被人給幹掉了。

伽瑪不解的看著王陽,她想不通,王陽為什麼要幹掉這傢伙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