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過最近越來越冷,綠蘿是不打算出門的。

還是等明年開春再說吧,到時候確實可以進山一趟,她想找點草藥。

雖然有白大夫那裡有不少草藥,但是為了避免解釋用途的麻煩,還是自己去採集一些的好,有備無患啊。 解決了楊鐵鍬的事情,綠蘿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雖然手段溫和,結果不盡如人意,但是也算是不錯的了。

里正和村長借著過來看小牛犢的機會,也好好安撫了楊鐵柱一通,這也讓最近情緒一直很低落的楊父開心了起來,不管怎麼說,族裡還是自已他們這一支的。

楊鐵鍬的日子就沒這麼好過了,之前沒好好保養,如今一條腿算是徹底殘廢了。

原本很害怕他的媳婦,也有了翻天的苗頭。

一開始還照樣打,但是慢慢學會還手了。

這下好了,沒想到媳婦竟然敢反抗自己的楊鐵鍬也急眼了,兩個人扭打在一起。

最後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誰都看不慣誰,吵吵鬧鬧的混日子罷了。

大家剛開始還看稀奇,久了之後就不再關注了。

綠蘿家的兩隻小牛犢看起來養的很好,壯實的很。

楊父每天精心伺候著,冬天,田地里也沒什麼活計,索性就出去割點草喂喂牛什麼的。

綠蘿這段時間被養的很好,之前掉下去的幾斤肉終於漲回來了。

小臉蛋肉肉的,白裡透紅,看起來很是招人喜歡。

「好啦,娘,別盯著我笑啦,我最近都長胖好多了。」

綠蘿捏了捏腰間的肉,有點鬱悶。

看看目前還一馬平川的,怎麼該長肉的地方不長,不該長肉的地方偏要漲呢?

再吃下去,她腰都要粗一圈了,還好臉上肉也沒那麼多。

看樣子,以前奶嬤嬤給自己煲的湯都要喝起來了。

要不然,自己這具身體,恐怕就不能好好長了。

以前的綠蘿家裡也困難,自己又有些痴傻,難免身體底子有點虧空。

不過好在現在條件好了,綠蘿自己又是個會調理的,加之人也年輕,慢慢養著,不出兩年必定能把身體調理好。

所以她對自己的身體也不擔心,等開年挖了草藥,自己給自己做葯膳就可以了。

不過眼下,這些大補的湯水還是要少喝了。

畢竟楊母還是老思想,熬湯還是以營養大補為主。

不過看到家裡人都喝的面色紅潤,綠蘿還是很開心的,尤其是看到臉蛋上慢慢有肉的楊森,綠蘿覺得自己就算是胖點也無所謂。

自從上次生病之後,小弟一直都比較虛弱消瘦。

如今慢慢長好了,也算是最好的安慰了。

端木秀自從傻了之後,就徹底不去學堂了。

一開始還好,慢慢的,大嫂長娥心裡就有點想法了。

「相公,你回來了,趕緊洗洗吃飯了。」看到辛苦半天的端木智,再看看無憂無慮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做的端木秀,一股子不甘心就升起了。

但是她一貫是溫順慣了,心裡想想就算了。

結果吃飯的時候,看到公公婆婆頻繁給端木秀夾菜,肉啊蛋啊什麼的差不多一半都進了他的碗。

但是自己的相公和兒子好像都已經習慣了,沒有一個人有想法。

這麼一看,心中越發的不忿。

總裁,結婚先試用 相公是老大,人也大了,不疼愛也就算了。

可是自己兩個兒子,是這個家唯二的兩個孩子,而且還都是男孫,不都說隔代親嗎?怎麼不見他們這麼疼愛自己的兒子們呢?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這麼想著,瞬間就沒了胃口。

女子之殤 「爹娘,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說完就走了。

留下一桌子人覺得奇怪,端木秀的母親好奇的問:「阿智,你媳婦這是怎麼了?」

端木智搖搖頭,他也不知道啊,可能不餓吧。

一桌子人也沒在意,繼續吃。

「阿秀,你多吃點。」

小豆子大眼珠子轉了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反倒是小凳子,沒心沒肺的說:「是啊,小叔,多吃點才能長高。」

端木秀最近跟他玩在一起,所以兩個人格外親近。

聽到小凳子說的話,笑了笑:「好啊,你也多吃點,咱們一起長高。」

一家子邊說邊笑,吃得有滋有味。

早早躲進房間的長娥,聽到飯廳傳來的笑聲,氣的咬被子。

合著這家就自己一個外人,自己一走他們倒是吃的格外開心了。

有時候就是這樣,什麼都不想的時候反倒更開心。

一旦想多了,就看什麼都不順眼,越看越想越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鑽進這個牛角尖,那就什麼都變味了。

吃完飯,端木智說了一聲就繼續跟著老爹去勞作了。

本來還想訴訴苦楚的長娥,看到這麼不解風情的端木智,真的是又氣又好笑。

自己在這邊憤憤不平,結果別人都不在意。

自己調節了好一會,才慢慢恢復平和的心態。

眼睛里閃爍著精光的端木秀母親,看到恢復如常的大媳婦,心裡有數的很。

最近,端木秀終於又撿起了讀書的興趣。

坐在書房,經常一看就看半天,惹得在旁邊的小豆子不時探尋的看著自己的小叔。

難不成小叔已經好了?現在是裝傻?

拿著自己的書,去請教一個小問題,結果證明,小叔真的是傻了。

而且他時不時就放空自己,未必真的看進去了。

小豆子放下心來,繼續一門心思練字。

端木秀的母親也是如此,先是開心了一會,後來還是認命了。

之後的日子也是如此,只不過落在長娥眼中就越來越刺眼。

尤其是在臘月回了娘家一趟之後,這種不滿終於到了一個臨界點,就等著一個小事情,就能夠將她引爆。

當然了,這個機會很快就到來了。

其實事情很簡單,就是因為一個雞蛋。

雞蛋本來在端木家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有時候會煮幾個水煮蛋給孩子們加餐。

壞就壞在,家裡雞剛好生了兩個蛋,端木秀看見之後,就想吃。

家裡自然就依他,將兩個蛋都煮了。

飯桌上,兩個孫子加端木秀這個半大孩子三個人。

兩個蛋,怎麼分?

小豆子很懂事,一上來就說自己不吃,留給小叔和弟弟吃。

小凳子更有愛,說哥哥念書辛苦,自己就不吃了。

唯有端木秀,什麼都不知道,開開心心的剝雞蛋在吃。

結果兩兄弟還沒謙讓玩,端木秀自己那個就吃完了。

想也沒想,他就拿起另一個蛋吃了起來。

這下子,兩兄弟不用謙讓了,因為沒有了。 事情發生的突然,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端木秀已經把第二個雞蛋吃了。

看著端木秀津津有味的吃著雞蛋,小凳子咽了咽口水,還是乖巧的沒說什麼。

小豆子一貫就是懂事聽話的,見此笑著說:「小叔,慢點吃,小心噎著。」

結果端木秀理都沒理他,繼續吃著自己的雞蛋。

桌上的氣氛一下子就有點怪怪的,偏偏端木智還一無所知的笑著說:「阿秀,等明天母雞下蛋了,讓娘再給你煮。」

端木秀露出一個笑容,吃的更歡了。

看著眼前懂事的兩個孫子,端木秀的母親欣慰極了,自己也不是不心疼孫子,只是兒子才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自己肯定更心疼。

「哎呦,我的兩個乖孫太聽話了,沒事,下午奶奶去隔壁王嬸哪裡買點雞蛋過來,晚上就煮給你們吃。」說完摸了摸兩個孫子的小腦袋。

「娘,別費銀子了,他們多吃一個少吃一個無所謂的。」端木智笑著說。

「瞎說,都是好孩子,都要吃雞蛋補補。」

一旁的小凳子已經歡呼起來,小豆子也給爺爺奶奶道了謝。

只有長娥,看著這一幕,心裡的火蹭蹭的就往外冒。

兩個雞蛋,兩個孫子,不是正好嗎?

小叔子都多大的人了,還要吃雞蛋?

就是人傻了,這麼大一個人坐在這,也不能完全當他是個孩子吧。

看看自己小叔子,長得細皮嫩肉油光水滑的。

再看看自己兩個孩子,瘦的跟什麼似的。

如果不是自己婆婆偏心小叔子,何至於此?

其實真的是她想多了,小豆子和小凳子走出去,哪個不說他們長得好啊!

偏偏她現在一心認定自己婆婆偏心,看自己兩個兒子就跟可憐的小白菜似的。

這麼一想,就覺得肚子越發的疼痛起來。

好容易堅持吃完飯,回到房間褲子就見紅了。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這幾天也不是自己的小日子,估摸是病了,趕緊叫端木智請大夫來。

一通忙活之後,大夫趕來一看,竟然是懷孕了,而且還差點流掉了。

「夫人有孕已經二月有餘了,只是最近心中抑鬱又怒氣上火,才見紅的,躺上七八天就好了,只是往後還是要平心靜氣才好。」大夫說完留下藥方收了銀子就走了。

端木秀的母親聽大夫說完,是又驚又喜。

老一輩哪一個不喜歡多子多孫的,能生就是好事。

而且他們家好歹田地幾十畝,雖然比不上富戶,但是也比一般農家好上很多了。

所以多生幾個孩子,也不是什麼有負擔的事。

端木智也高興啊,本來這幾年都沒添丁,他還以為自己這輩子就兩個兒子了,如今媳婦又懷孕了,他已經暗搓搓的期待自己的小女兒了。

其實第二胎他就想要個香香軟軟乖巧懂事的女兒,可惜又是個小皮猴。

「媳婦,辛苦了,好好躺著,爭取生個白白胖胖的閨女啊。」端木智笑嘻嘻的說。

長娥得知自己懷孕,也是開心,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生病了呢。

「傻樣,別人都是盼兒子,你倒好,盼閨女。」

「嘿嘿,咱們已經有小豆子和小凳子了,還要兒子幹什麼,還是閨女好,跟爹親,不像兩個臭小子……」正說著呢,兩個孩子就推門進來了,端木智怯怯的閉上了嘴巴。

「娘,好好養著,別多想。」小豆子安慰著,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長娥下意識就點點頭。

小凳子已經快手快腳的爬上了床:「娘,弟弟什麼時候出來跟我玩?」

端木智拍了他的小屁股一巴掌:「臭小子瞎說,是小妹妹。」

兩個人就小弟弟還是小妹妹就鬧了起來,氣氛一時之間很是輕鬆。

小豆子看著這一幕,嘴角也是咧開了。

原本還有些抑鬱的長娥,這一刻也慢慢有些釋懷。

小豆子怎麼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娘親,眼下時機不到,他按兵不動果真是對的。

無論如何,還是等娘安穩生下這一胎再說吧。

時間一晃而過,終於來到了臘月的最後幾天,家家戶戶忙著洗洗刷刷。

綠蘿家也不例外,新年新氣象。

將家裡的瓶瓶罐罐都搬了出來,洗刷的乾乾淨淨。

楊父帶著三個兒子,開始講屋頂的灰啊蜘蛛網什麼的,全部清掃出來。

等這一切忙完,乾淨的東西再搬進去,看著格外的清爽。

再配合兩盆開的很好的白芍和石斛蘭,房間意外的雅緻。

幫楊母將家裡的被褥趁著大太陽搬出來晾曬,又將被罩清洗晾曬好,綠蘿饒是冬天也累得滿頭大汗。

不過好久沒出汗的她,這身汗出出來,但是格外的舒服。

以前這些事都是丫鬟們來做,過年也沒這麼徹底的打掃過,綠蘿顯得格外開心。

自己親手參與進去,格外的有趣味。

「妹妹,你是不是累傻了,怎麼站著傻笑呢?」楊木樂呵呵的說,剛洗完大澡的他正站在太陽下曬頭髮。

「哥哥才傻呢,我是想著過年了開心。」綠蘿沒好氣的說。

楊木默默後腦勺,嘿嘿嘿的笑起來。

綠蘿看到楊木發尾的枯頭髮,索性拿了剪子,幫他修剪一番。

結果剛把大哥修剪好,二哥又出來了,索性將三兄弟的枯發都剪了個乾淨。

好在綠蘿自己頭髮烏黑透亮的,不需要怎麼修剪的。

「好啦,別纏著你妹妹了,都過來端菜吃飯。」楊母笑盈盈的說,今天是過的最悠閑的一個年。

有綠蘿這個小幫手,干起活來又快又好,新衣服也基本上大半都是綠蘿來做的。

再加上今年銀子充裕,置辦起來也是毫不手軟。

現在天天吃得好,玩得好,她都看著年輕不少。

端木秀那邊,基本上都是端木秀的母親和端木智來置辦的。

端父趁著農閑,跟村裡的獵戶進山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