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過,在暢想了一番自己乖女兒的美好未來後,周爸突然想起來剛纔被打岔打掉的問題——

“霜霜,這祕方你說人家白送你的……你幹了什麼?人家憑什麼白送你?”

周霜霜:………

………………

正酒足飯飽呢,突然就問這個問題……她爸果然越來越奸詐了。

好在她早有準備,此刻佯作漫不經心的說道:“沒什麼,這祕方的主人身體不好,偏偏那天孩子又生了病,恰巧我在那裏,這才救了他一命……”

這麼說也沒錯,陳伯倫和陳侖嘛,就是她救的沒毛病!

至於接下來的,那當然是順嘴跑火車了——

“他們要專心給孩子養身體,這牛肉麪的生意就再也顧不得了,我又堅持不要他們的錢,所以他才偷偷把配方塞給我……”

“這會兒啊,人已經不在這裏了。”

周爸倒不知道周霜霜的奇遇,還以爲她說的救人就是幫忙送醫院什麼的,此刻感嘆之餘,還不忘囑咐道:“這家人,真是實在又厚道啊。”

“霜霜,以後再見到他們,一定要記得給人家補償啊!” 一大早。

匆忙抄近路從小巷拐進來的女白領剛進了這家每天吃的周氏餐館,突然看到旁邊賣餛飩的窗口,居然破天荒排起了隊。

她一邊熟門熟路的在收銀臺交費買小籠包,一邊墊高腳尖往那邊看——

“那餛飩平時不是人最少嗎,怎麼今天這麼多人?”

收銀臺今天早班是一個年輕小夥子,據說是附近大學城的學生,因爲長的很清秀,還經常有人喊“小哥哥”來撩他呢!

不過爲人倒是很本分老實,人也勤快,所以儘管店裏現在人手夠,周爸還是給足了薪水留下人了。

此刻,小哥哥看着眼前妝容精緻的女白領,柔聲回答道:“今天老闆要試賣他家的祕製牛肉麪,據說味道很好……小姐姐要不要嘗一嘗?”

女白領罕見的臉紅了一下下:“哎呀你喊我小姐姐……我,我其實都是老阿姨輩的了……”

半響,又看了看錶,遺憾的嘆口氣:“還是不吃牛肉麪了,今天時間有點緊張。”

………………

女白領熟門熟路的端着一籠包子和一杯豆漿往桌子走去,恰巧旁邊一位中年男人兩手緊張的捧着湯碗小心的經過,她趕緊錯開身子。

再往前一看,不由有點好笑——根本沒必要這麼緊張又謹慎的好不好?

那湯碗裏的麪湯,離碗沿還有最起碼兩釐米的距離,那男人表現的,卻彷彿撒一滴都是損失似的……

然而眼神一錯,卻見前方又一位姑娘,此刻姿態有過之而無不及!

捧着那個大海碗,就跟隨時要供起來似的!

——不是吧!

她心裏有點嘀咕了:那牛肉麪,看起來也就是蔥花綠了一點,雞蛋白嫩了一點,湯色看起來美味了一點,醬牛肉誘人了一點……不至於這樣吧!

…………………

女白領搖了搖頭,不再看他們,專心端着包子和豆漿找了位置坐好。

這裏臨近商圈,附近經濟實惠還味道不錯的早餐實在不多,因此上班高峯期,這裏人也很多。

她才吃掉一個小包子,桌子就被其他人拼滿了。

來的兩男一女,吃的,居然都是那新品牛肉麪!

不是吧?老闆粉絲這麼鐵?

女白領回頭看了看在櫥窗裏頭忙的熱火朝天,口罩遮了半拉臉的白胖老闆,表情萬分不解。

……………

牛肉麪是才做好的,在這暖氣充足的屋子裏,一時並不會那麼快涼下來,三個人就不停的拿着湯勺舀湯喝,又是吹又是啜飲,一個個的,燙的呲牙咧嘴,形象全無。

尤其女白領對面那位女顧客,她認得這人是樓上營銷部的一位經理,平時烈焰紅脣,形象向來一絲不苟,誰知道這會兒只喝喝湯,就連脣妝都能掉的一塌糊塗……

不知怎麼的,隨着湯麪被攪開,空氣中漸漸傳來一陣濃郁卻又清爽的鮮香氣息,她下意識喉嚨口滾動一下,再看看面前之前還覺得白胖暄軟的小籠包,突然就沒了胃口。

味同嚼蠟的又吃了兩口,她看了看錶,又看了看那頭依舊排了老長的隊,一咬牙:吃!

拼命掙錢朝五晚九作息沒規律……是爲了什麼?是愛嗎?肯定不是啊!

是爲了工資!

工資能讓她生活的更好!

不就是一次全勤嘛,大吃貨國,沒有什麼是美食解決不了的!

反正,反正她這會兒,就只想吃這個牛肉麪!

女白領終於想通了,匆匆忙排到了隊伍末尾,此刻,她眼角餘光看到同桌的三人正萬分陶醉的“吸吸溜溜”吃麪條呢!

這會兒,什麼精英的形象,根本沒有那東西好不好?完完全全的糙漢子!

她一咬牙,更加堅定的又朝前走了一步!

………………

就在這時,收銀臺她撩過的小哥哥突然攔住她,還有她身後這一會兒功夫又排隊的好幾個人,抱歉道:

“實在不好意思,大家,因爲牛肉麪是本店的新品,今天只是試營業,所以備貨量有些不夠,從這位姐姐開始,大家就不要排隊了,湯、面都不夠了!”

女白領:……

——晴天霹靂!

她好不容易纔下定決心的!

而且,這會兒,餐館裏吃牛肉麪的人越來越多了,整個大廳裏都涌動着那霸道的香氣,勾的她饞蟲滿滿,對別的食物卻根本沒有半點興趣好不好!!

差評!

差評差評差評!!!

……………

沒買到的顧客是有多難安撫,周爸是一概不知的。

他只知道,在後廚一個早上不停的忙啊忙,哪怕大冬天,他都累出了一身汗,這會兒感覺身上油膘都退了二兩!

再一看,才一個小時,準備的牛肉麪居然都全沒有了!

要知道,因爲時間緊張,今早的牛肉麪,裏頭的麪條,可都不是正宗的拉麪,而是方便麪呢!

就這,居然也都賣的乾乾淨淨,湯鍋裏更是涓滴不剩。

再瞅瞅仍舊徒勞的看着大鍋的顧客們,周爸這一刻,萌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

“爸,怎麼樣?累不累?牛肉麪受不受歡迎?”

周霜霜端來一杯水,關心的問道。

才上樓收拾完,周爸許多年沒幹過力氣活了,此刻忙了一早上,洗個澡以後,累的連胳膊都動不了了,這會兒,正在客廳沙發上攤着休息呢!

此刻,聽到寶貝女兒的問話,他滿含得意的說道:“好的很!”

“前所未有的好!!”

要知道,一家餐館,尤其是以快餐爲主的餐館,最不缺的,大概就是原材料了!

而這會兒,別說各種菜啊面啊的原材料,就連撒在湯碗最上頭的蔥花香菜,這會兒也都快告罄了。

“唉……”

炫耀着,周爸突然嘆了口氣:“老了老了……真是幹不動活兒了,這才忙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累的不行了……好傢伙,以後要一直賣這個我不得累壞了!”

周霜霜暗笑——爸爸忙暈頭了。

她連忙說道:“爸,你想岔啦!牛肉麪的拉麪,你可以請人來做。盛湯放配料,都是可以請人的。”

“就是湯底最重要,還需要保密……但是爸你完全可以在樓上熬好了再送下去啊!” 女兒說的對!

周爸一下子醒悟過來:對啊!他是老闆,他不需要自己幹活的啊!

每天數錢都很累了,怎麼能再做這些體力活呢!這跟他的定位也不符合的啊!

數錢的他,才最英俊瀟灑像寶貝女兒的爸爸!而油膩膩淌着汗不停忙碌的他,只會像傻兒子的爸啊!

那不行!

他果斷點頭:“行,等會兒我就打電話找人…我想想啊,這個牛肉麪這麼好吃,得兩個拉麪師傅吧!再來一個放配菜的……差不多了,我先招三個人!”

他翻開通訊錄,裏頭密密麻麻幾千個聯繫方式,總有兩個是做拉麪的吧!

至於湯……直接在樓上把濃湯熬好,下頭再加湯慢慢燉,沒問題的!

……………………

由於早上的牛肉麪還沒成氣候就直接沒了,所以後來的那些顧客什麼都不知道,慢慢氣氛也就平定下去了。

趕在中午來替班的陳琴琴卡着點進門,看到收銀臺的年輕男孩,先是一喜,後來又直接轉爲惆悵。

唉,這個打工的大學生看起來真的超級有魅力的啊,笑起來也甜……可打工打到這樣的餐館來的,肯定格局不太夠……而且,估計也是窮到一定份上了。

瞅瞅他身上那些衣服鞋子,牌子都大牌大到要死……穿成這樣,走路上不怕人笑嗎?真是虛榮啊!

畢竟,正版和盜版,還是有區別的啊!

真是……

………………

陳琴琴的內心,其實的確是很有些悵然的。

長的好的,沒有錢。

有錢的,長的不好。

也就這餐館的老闆,雖然略發福了一點,可五官確實還帥,她又是收銀,每天過手的錢大概心裏也有數,不心動不可能的啊!

再加上據說這飯館的地皮都是他們家的……哇塞,她年紀輕輕,突然對這大齡單身爸爸有感覺,那肯定是真愛啊!

陳琴琴有點爲自己感動了。

…………………

姜寒看着迎面走來的收銀,看着她又一次對自己燦爛一笑,好艱難纔沒忍住扭過頭去。

講真,陳琴琴雖然不醜,可也不好看吶!

她要是真有兩分底子,這時候,絕不會還在這裏工作,早就扒棵大樹了。

姜寒長的好,平時什麼樣的女生沒見過,陳琴琴的心思在他這裏,簡直一覽無餘。

也只有老闆那個傻爸爸後知後覺,一腔心思全放在兒女身上了……

昨天晚上還聽他嘟噥什麼跑車別墅……得,肯定又是想買給女兒了!

真是……

姜寒有時候就在琢磨,他家也有姐姐啊,他姐姐怎麼沒有得到這樣的待遇?

這到底是他的家庭不對?還是老闆的家庭不對?

…………………

“小姜啊。”

姜寒正理着上午的帳,就見周爸在牆邊的座椅上對他招招手。

講真,這個姿勢,配着老闆的臉,不僅沒有半分上位者的威勢,反而有點……咳……有點像嶽x鵬。

好在他涵養足夠,此刻倒是沒笑出來,只是看着手裏的小票還有電腦上的單子,細心做好標記纔過去。

陳琴琴在另一個收銀臺上,此刻瞪大眼睛看着他,神情中充滿探索。

姜寒邁着大長腿走過去,看着他,周爸還在心裏讚歎一句:年輕小夥兒就是俊啊!走路都顯得有氣質!

一邊伸手把旁邊的椅子拉了拉:“來來來,坐這裏!”

姜寒含笑坐下。

屁股剛一坐穩,就聽老闆嘆息着說道——

“小姜啊,你這段時間的工作能力,我看到啦!”

他一臉的語重心長:“所以現在,我要給你加擔子了!”

“以後收銀員,就你一個人做吧!”

姜寒嘴角的笑意差點沒繃住。

加擔子……

他叔叔提拔人時,倒是愛這麼含蓄着說……可他那是政府部門啊!

一個餐館裏的收銀員工作……幹嘛說的這麼,這麼…

他想不出來形容詞了。

邪王心尖寵:妖嬈甜妃 ………………

只聽周爸還在承諾道:“你放心,不會叫你一個人辛苦太久的,我馬上就招新人……但是在此之前,還是要你多承擔一點。”

“工資也給你漲!”

“我聽霜霜說了,你在那什麼小視頻上很火的,有好多粉絲是不是……”

“不是老闆……”

姜寒終於忍不住插嘴道:“我沒粉絲的,那是人家拍我上傳,人家的粉絲……”

“唉都一樣都一樣,小夥子不要較真兒嗎!”

姜寒:……

“哎呀我女兒懂事聰明,她說你是有粉絲的人啊,能給店裏帶來人氣……你放心,工資給你加!”

“加三倍!!!”

姜寒:……

——老闆,這話肯定不是你女兒說的。

你一家簡餐店,本來顧客就很多,還要什麼人氣?喜歡喊他小哥哥的,也不喜歡吃簡餐啊!

還有,三倍工資是個什麼鬼?

他打工的時間本來就短,上客高峯期來搭把手就行,每個月給了兩千塊,很厚道沒錯……但是現在要幹一整天,三倍工資不是很正常的嗎?!

是他數學不好?還是沒有get到做老闆的真諦?

…………………

姜寒猜的沒錯,話的確不是周霜霜說的。那是周爸周世文自己琢磨到的,只是琢磨到了後,他覺得自己實在太有想法了!

所以,要把榮譽給女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