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過,就在我工作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我的手機鈴聲響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皺了皺眉頭,我還是接了起來,雖然怕是推銷的,但是我想到萬一人家找我真的是有急事呢?

「喂?」我說道。

「嗯,是夏夢對吧?」對面傳來了一個慵懶的女聲,不知為何,我聽著很不舒服。

「嗯,我是。請問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嗎?」我問道。

「我是陸逸塵的媽媽,今天中午想和你見一面。」對面的女人說道。

我「呵呵」的笑了兩聲,明白了對方是誰,也知道了對方的目的,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只不過來的就是稍微晚了一點而已。

「陸逸塵告訴我,他媽媽早就去世了,所以,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冷言諷刺道,這樣的人,也不需要我給她就什麼面子,陸逸塵不喜歡的人,現在又站出來挑釁的人,我也犯不著好言。

「你——」對面應該是被氣著了,都有點說不出話來了。

我有點不耐煩的說道:「您啊,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還要工作。」

對面的人聽出了我的不耐煩,也不再打哈哈,直接說道:「今天中午,你最好出來一趟,我跟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說。」

「發個地址過來。」我冷冷的扔下一句話,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不管電話那頭到底是什麼反應。

我掛上電話的那一刻,下意識的去看陸逸塵,發現陸逸塵也正在看著我。

辦公室裡面除了我們兩個沒有其他人了,我的臉色可能不好看,但是陸逸塵的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有人給你打電話?」陸逸塵問道,那聲音中終於帶了一絲感情。

我點了點頭,說道:「林素雲打開的,說完請我吃飯。」

「好巧,我這裡陸賢明也打來了一個電話,約我吃飯。」陸逸塵說了這句話,然後有點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說點什麼,心煩意燥的感覺,有什麼事,必須要分開說。

陸逸塵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深情的看向我,問道:「你會去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剛才已經同意了,不過我不會給你丟臉的,相信我。」

「當然信你。」陸逸塵說著,「看來今天又得麻煩何凱哥了,你一個人出去,畢竟不安全,我也不放心。」

「好。」

中午吃飯的時候,達到那家飯店的時候,我立刻覺得陸逸塵所言非虛。就林素雲身後的那兩個黑衣人看起來就讓人感覺挺秫的。

在門口的時候,何凱看我不進去,疑惑的看了一眼屋子裡,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夏小姐,不用怕。赤手空拳的比不過我這拿槍的。」

這話一出,我差點沒忍住笑了出來。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何凱。

轉眼再看林素雲的時候,看到她那張充滿笑意的臉上,竟然有了裂痕。

我走到她的對面,坐下,然後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個只見過一面的女人。

和上次見面沒差太多,如果說改變的話,應該就是眉宇間沒有了初次見面的「和善」,不,應該說是偽善。從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到一絲伶俐。

林素雲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從包里拿出了一張卡,擺在了我的面前,朝我揚了揚頭,一副高貴的樣子。

我笑了笑,說道:「這位夫人,您這是什麼意思?」

「裡面有一百萬,夠你以後過得很好了。離開這座城市。然後好好的找個地方過吧,你這種人,是一輩子都嫁不進豪門的。」她對著我說,然後低頭開始擺弄自己的指甲。

我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冷冷的看著林素雲,然後說道:「你就想用這點錢打發我?」

「這點錢你還不滿足?!你就是一個農村家來的而已,如果不出意外,你一輩子都不會見到你說的『這點錢』,所以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林素雲抬眼看了我一下,接著諷刺道。

「砰!」硬物砸在桌面上的聲音。

沒錯,我扔出去的,而且是陸逸塵送我的dream手錶。

指了指手錶對她說道:「剛認識陸逸塵,他就給了我30萬,然後每月10萬的零花錢,在加上平時送衣服送首飾的,誰稀罕你的100萬?桌子上的表價值二百五十萬,我跟陸逸塵的家裡還有霍博彥送給我的五百萬首飾,所以說,你TMD竟然想用一百萬打發我,你瘋了吧?對了,你還說我這樣的沒法進去豪門?那你這小三就有資格了?」

一口氣說完這些后,我就把桌子上的表給小心翼翼的拿了回來,然後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看著對面臉色發青的林素雲。

這無人的臉上再也綳不住了。

她「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用手指指著我的鼻子說道:「你別給臉不要臉!先勾搭我兒子,又勾搭陸逸塵,你還真是個賤貨。」

「你兒子?陸雲軒啊?」我好笑的看著指著我的林素雲,淡淡的回到:「回家自己去問問你兒子事實,他自己過來倒貼我不要而已,大嬸子,請不要扭曲事實。」

「臭婊子!」林素雲聽了我這話,直接跟瘋了一樣,直接拍了一下桌子,對著身後的兩個人喊到:「你們兩個上去把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抓起來!」

林素雲顯然是忘了什麼。

「啪!」林素雲身後的兩個人剛要動手,結果我身後的何凱就向前一步,把自己口袋裡的手槍給拍在了桌面上。

瞬間房間里的空氣都靜了。

「你你你……」林素雲難以置信的看著何凱,就感覺自己見了鬼一樣。

何凱沉聲說道:「林夫人,您可以自己掂量掂量,我這槍就算來了,依照張家的勢力也完全能給我遮下去。你們白的可別想跟我們黑的玩!」

這一句話說的,林素雲直接坐了下去。

讓我猜的話,我一定猜是林素雲腿軟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林素雲現在不敢動我,因為她怕,怕何凱開槍走火,但是我完全沒有這個顧忌。

林素雲呆了一會,然後站了起來,對著身後的黑衣人說道:「我們走!」

她走之前還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來發泄一下她心中的不滿。我聳了聳肩,然後目送她和她的保鏢離開。

真的是沒意思,都威脅不到我。

我嘆了口氣,然後說道:「何大哥,你坐下,我們叫點東西吃吧?這個林素雲也真是小氣,來了飯店也不先上吃的。」

「嗯。」何凱同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我去叫服務員。」

不過,就在他轉身的瞬間,就有人開始敲門。

「陸夫人,請問我們可以上菜了嗎?」一聽聲音就是個服務員。

我跟何凱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我說道:「看來,這個人還是很大方的。」

「……」何凱。

服務員進來以後,我們跟他說明了一下情況,然後就坐著等上菜。沒一會的功夫,飯菜就上齊了。

我跟何凱吃完了以後,就打算回去。因為林素雲點的飯菜有點多了,所以我跟何凱根本沒吃完。

我估摸著,陸逸塵應該沒吃中飯。

想了想,我就叫來了服務員,讓他把很少動的幾個菜打包了。

何凱估計很少做這種吃不了還帶走的事,表情顯得有些扭捏,跟他方才面對林素雲時凶神惡煞的表情形成鮮明對比。 這一頓飯,卻是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跟林素雲的談話,也因為有著何凱大哥的存在,而沒有發生任何的直接性衝突。

所以,當我從何凱的車下來的時候,實際離著下午上班的時間還差著很多,不過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卻沒有發現陸逸塵的身影。

陸逸塵的辦公室里里也有一個隔間,是他沒事的時候休息的地方,裡面的東西很齊全。像是電冰箱跟微波爐這樣的東西還是有的,我就把打扮好的飯菜放到了冰箱里,想著等陸逸塵回來的時候再熱一下就可以直接吃了。

把這些事情做完以後,我就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開始繼續我的工作,這些事情早早完工可以好。我也不能老守著這一個項目,別的事情還是有的。

手指在鍵盤上飛舞,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電腦屏幕,用心的打算完成自己手頭的項目。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心頭總是出現一種隱隱的擔心。

心緒不寧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越這樣想,我心裡就覺得越難受,突然就胸口發悶,喘不過氣來,肚子里一陣反胃。

呃……

我忍不住的跑出了辦公室,進了洗手間。

「嘔——」

「嘔——」

接連幾聲,我忍不住的乾嘔,肚子里的酸水都要吐出來一樣,突如其來的事情,讓我感到了一絲絲疲倦。

這是怎麼了?

難道中午的時候,林素雲給我們安排的飯菜里有毒?我忍不住輕笑,搖頭否定了這個念頭。

林素雲又不是傻,所以應該不會這樣的。

這一陣子乾嘔,一過而去,沒一會就沒事了。洗了把臉,我匆匆的又回到了辦公室,繼續處理我的工作。

回來的時候,屋子裡面變得壓抑了不少,我抬頭望向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烏雲密布,所以房間裡面也暗了不少。

屋子裡,沒有燈光。只有我一個人,我獃獃的站在門口。

「夏經理,請問陸總在嗎?」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站在門口的站在不由的往前走了一步,然後讓開了身子。

抬頭一看,原來是陸雲軒。

我皺了皺眉,裡面的情景很明顯,根本沒有,陸雲軒這是明顯的搭話。我退後了一步,指了指陸逸塵的位子。

意思很明顯,沒人。

「啪!」的一聲,辦公室里的燈突然亮了,眼睛突然受到強光,我忍不住閉上了。

「夏夢,就算陸逸塵不在,你也沒必要虐待自己。這燈改開還是要開的,你看外面,要下雪了。」陸雲軒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緊接著我的臉上,有一隻手貼了上來。

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猛的睜開眼,然後把陸雲軒的手給打掉了,冷聲說道:「你給我出去。」

陸雲軒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走了出去。

這裡,終於安靜了。

等到陸雲軒走後,我用力的把門關上,然後慢慢的靠著門無力的滑了下來。陸逸塵,你在哪裡?怎麼還不回來……

靠在門上過了一會,一直等到有人敲門的時候,我才站起了身子,打開了門,讓那人進來。

是徐峰。

徐峰往裡面看了一眼,沒有找到想見的人,有點呆楞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陸總還沒回來嗎?」

「嗯。」我點頭。

「「哦,這樣啊。」」徐峰瞭然的點了點頭,然後走進來,把懷裡面抱著的文件放在了陸逸塵的辦公桌上,然後對已經坐在辦公桌旁邊的我說:「夏經理,等陸總回來的時候,你記得讓他看一下桌子上的文件。」

「好。」我面無表情的說道。

徐峰帶上了門,走了。

辦公室裡面就剩下了我一個,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有點想要抱著杯子暖暖手,才發現裡面的水早就涼了。

對了,自從今天頭午出去后,我就沒有再接過水,所以理所當然是涼的。

那個給我暖手的人,去哪兒了?

電腦上發著淡藍色的光,偏過頭一看,卻是是下雪了。一片兩片的雪花飄下來,落在地上。

我透過窗戶去看。

今天的雪下的還真是大,以前的時候,我最喜歡大雪。因為老夏告訴我,瑞雪兆豐年。來年,一定會有一個好的收成。

那時候,老夏的臉上一定滿是笑意。

不過,再也看不見了。

我攥緊拳頭,有點頹廢的回來坐下,不知道該干點什麼。難道陸逸塵不在我的身邊,我真的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嗎?

忍不住的嘲笑了一下自己。

「鈴鈴!」突然我的手機鈴聲響了,我連忙拿出來一看,是王姨。

不知道為什麼,剛才那份興奮之情,少了很多。

接起了電話,我說道:「喂,王姨?」

「啊,夏小姐,今天你們上班了對吧?」王姨柔和的聲音傳來。

「嗯,王姨怎麼了嗎?」我疑惑的問道,上班這個事情,有什麼特別要說的嗎?

「你們上班了,所以我也就回來了,今天你和陸先生可要早早的回來吃飯。」王姨叮囑道。

「……好。」

王姨掛了電話,我拿著手機,想要給陸逸塵打個電話告訴他王姨回來了,在家等我們吃飯。但是想來想去,還是沒有打過去。

陸逸塵肯定是知道的。因為王姨的假期是他放的,所以他怎麼會不知道。

中午我們分開的時候,他說陸賢明找他。再怎麼說,那也是他的父親。萬一他們之間有什麼大事呢?我不是個不識時務的人,所以想要留給他更多的空間。

看了看手機,最終我還是沒有將手機打通。

將手機扣在辦公桌上,我重新打開了文檔,然後開始工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