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並且,因為奧義已經破入第二境,往後的小層次的提升,倒不是多麼難,數個月苦修,再加上皇道破障果,葉凡自然水到渠成地突破了武皇三層。

現在,他要繼續去感悟,至少將武皇三層從初步穩固,推動到小成,往後只需再耗費一些時間,他就能更輕易進入武皇四層。

很快,一轉眼,便又是三天時間過去。

至此,皇道破障果的效果終於用盡。

這一刻,正在感悟奧義的葉凡和谷心月,只感覺眼前的「天地」和漫天五彩光華璀璨的匹練,陡然黯淡、模糊了下來,變得和平時一樣了。

頓時,二人就知道,皇道破障果的效果已經過去。

不得不說,皇道破障果真的是天地罕有的奇珍,那種腦海一片清明,眼前一片清晰明亮,時刻福至心靈,靈感劃破沉寂深邃腦海的酣暢淋漓之感,著實讓人沉迷。

在這十天里,葉凡和谷心月幾乎感覺自己變成了上蒼的寵兒般,天地最大的寶藏全部敞開在自己眼前,任自己取用。

這種感覺太讓人難忘了,令人沉迷,此刻更有濃濃的不舍。

但很快,葉凡和谷心月就以堅定不摧的意志,強行斬掉了這一段不舍,絲毫沒有眷戀。

皇道破障果罕有,效果讓人無比震驚與享受,但卻不可能時刻享有,心中老惦記著這種奇珍,於武道無益。

二人同時睜開了眼睛,從感悟中醒轉。

「心月,你的第二境奧義是什麼?」

葉凡第一時間問道。

第一境奧義,只是打開奧義法則之門,其後的奧義,可以與其有關,也可以與其無關,葉凡的風系就是一個例子。

更有的,一系擁有多種奧義,兼并於一身,這種情況也是很多的。

谷心月清澈燦爛的眼眸迷茫了一下,思索了片刻,遲疑道:「我也不知道,一種奧義似乎能溶解消融萬物,一種奧義卻能助人療傷。」

「是溶解奧義和水源奧義,居然是雙生奧義,對立而相反,也算罕有了。」

殤當即做出判斷。

「溶解?這難道不是毒系的奧義?」

葉凡面色古怪,他可記得,毒系並不祥和,很狂暴、陰毒、凶戾。

「這不一樣,無論毒系還是血系,都是常規與特殊並存的系別,毒系也不能和水系溶解奧義混為一談。水系溶解奧義能溶解生靈不假,但它更能溶解物質和虛無,達到巔峰,對脫系都有極大的威脅,豈是毒系能比的?」

殤點出二者的區別。

葉凡恍然,將殤的解釋和谷心月一說,結果谷心月面色愈古怪,說道:「我之所以能治療,是因為……能催動奧義,釋放出一種奇異的光,伴著淡淡薄霧,這……是水源奧義嗎?」

葉凡一愣,還未說什麼。

殤已經聲音鄭重而急促道:「她說什麼?光?什麼樣的光?」

葉凡詢問后,谷心月蹙著彎彎黛眉,說道:」似乎是月光,我見到一輪神月懸挂九天,灑下月華,將我被溶解的不成樣子的身軀恢復原本模樣。」

殤的聲音一下子沉寂了下去。

這讓葉凡頗為奇怪,呼喚了幾次,殤才作出回應,語氣卻帶著些許怪異和戲謔,道:「葉凡,你的妻子天賦太好,領悟的比你還不可思議,不知你感覺如何?」

葉凡沒有理會殤的調侃,心下一動,不由得說道:「怎麼?」

「剛才我的判斷應該出現了失誤,她那溶解奧義還好,這后一種,根本不是水源奧義,而是屬於本源奧義——太陰神月之藍曦奧義。」

殤的聲音都帶上了一絲不可思議之意,同樣完全沒想到,谷心月的感悟如此驚人。

「和月有關?」

葉凡臉上露出笑容,但仍是疑惑道:「難道和我給她的《弦月弒聖弓訣》有關?」

「創出這門戰技的聖尊,後代無數,卻沒有一個能領悟本源奧義,連聖尊本人,都沒有領悟本源奧義,你覺得有關係嗎?」

殤不禁搖頭,說道:「本源奧義,是星空萬族都無比渴望能夠領悟的奧義,神靈都沒幾個能領悟,神靈都無法干預,區區一門戰技,就想干預其形成?」

葉凡沉默了一下,此刻才明白,本源奧義有多麼罕見,多麼驚人,無怪殤的反應那麼大。

殤繼續說道:「這是她的福分,也是她的劫難,能一直走下去,她的成就無法想象,可若卡在某一處,無法繼續突破,那就成就有限,本源奧義神妙無方,玄奧非凡,不是那麼容易領悟的。」

「原來如此。」

葉凡點頭,將這個消息,還有關於奧義的眾多信息,統統告訴了谷心月。

等到葉凡解釋完一切,谷心月早已是震驚的瞪大了一對水盈盈的美眸,神情錯愕,直接被這個震撼無比的消息震的懵了。

她可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什麼樣的奧義,但想想,應該是隨便一個都滿足了吧,當時也不甚了解。

可現在,突然之間,忽然得知自己領悟的是最罕有,最強橫絕倫的本源奧義,讓她如何能一下子接受?

足足半天時間,谷心月才平靜下來。

「你的奧義呢?是什麼層次?」

她問道。

「風、冰奧義都是一品奧義,雷系不明,太複雜,似乎沒有出現過。」

葉凡面色有些無奈,自己的奧義居然不知道什麼層次,說出來還真有點……丟人。

「你的雷系奧義似乎不差。」

谷心月也疑惑,蹙起黛眉。

「是不差,至少是一品奧義,似乎介乎於一品和本源之間,無法確定。」

葉凡攤了攤手。

隨後,葉凡想到了什麼,一翻手,從儲物戒中取出二樣東西。

一樣是二份戰技符文,一樣是一本書冊。

「這是什麼?戰技?葉凡,《弦月弒聖弓訣》已經夠我用了,再多浪費。」

谷心月見到戰技符文,當即拒絕道。

倒不是矯情,而是她覺得一份戰技已經夠用了,再多的話,她也修鍊不過來。

「這是谷蕭瑟兄妹修鍊的《真凰逆羽訣》,是雙.修戰技。」

「雙修,是指異性在房事中修鍊,相互促進功力的方法,前人對此早有研究,與合擊戰技結合起來,便創出了雙.修戰技。」

葉凡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哪怕二人早已是老夫老妻,此刻說起這些,也有些難為情,谷心月精緻俏麗的臉龐「唰」的一下紅了,如傍晚天邊艷麗的晚霞。

「那個的時候還能……修鍊啊?」

谷心月聲細如蚊,瑩白如羊脂玉般的俏臉如同火燒。

「能。」

葉凡綳著臉,但也感覺有些尷尬了。

「那本是什麼?」

谷心月美眸看著葉凡另一隻手拿著的典籍書冊。

「符文戰技和修鍊時的一些特殊方式是區分開來的。」

葉凡輕咳兩聲,硬著頭皮道。

谷心月狐疑地瞥了葉凡一眼,伸出蔥白素手去拿書冊,結果……葉凡死死抓著不放。

谷心月愈狐疑,稍一用力,把書冊拿了過來,玉指輕拈書頁翻開。

「唰!」

才第一頁,谷心月原本就如同火燒的小臉,頓時更加紅艷了,腮如胭脂,紅艷欲滴,嘀咕道:「這也太羞人了……」

翻看了一會兒,谷心月忽然瞪大了美眸,就見她蔥白纖細的手指指著一頁,貝齒輕咬唇瓣,羞憤的瞪著葉凡:「這也是修鍊方式?」

「修鍊之事,事關重大,我怎麼可能亂來。」

葉凡目光鄭重,眼光比鼻觀心。

在谷心月嚴厲的目光審視下,葉凡毫不心虛地與她對視,目光堅定不移。

良久,谷心月白了葉凡一眼,又輕啐了一口,不再糾結此事。

葉凡心下剛鬆口氣,殤的聲音忽然又響起。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葉凡,我不得不提醒你。《真凰逆羽訣》她可煉,但你無法修鍊,因為你沒有紫鳳血脈。」

殤淡淡說道。

此言一出,葉凡頓時愣了愣,心中暗罵不已。

「他們怎麼沒說這一點?」

葉凡咬牙。

「大戰時刻,誰記得那麼細,如果你想修鍊雙修戰技,我這裡有不少,品類齊全。無需盯著《真凰逆羽訣》。」

殤不咸不淡地解釋道。

葉凡心中輕嘆一聲,連解釋的念頭都沒有,和一個器靈解釋什麼。

「你能給我推薦什麼?」

葉凡詢問道,心思很快轉到戰技的修鍊上。

「《陰陽逆宙訣》,不限種族,但對修鍊體系有要求,你和你的妻子正好符合,而且,往後還能繼續往下修鍊,不用改修別的戰技,此戰技是一脈相承的。」

殤說道。

一脈相承?

葉凡微微點頭,殤推薦的東西,他從來不會懷疑,這絕對是最適合他,也是一流的東西。

「你先把戰技符文書寫出來吧,然後再慢慢修鍊,至於能到達哪個層次,就看你們自己了。」

殤說完,在葉凡腦海中嘩啦啦翻動起來,金光衝天而起,顯化出二個巨大而繁複的符文,看起來相似,又完全截然不同。

見狀,葉凡猶豫了一下,說道:「不是像《真凰逆羽訣》那樣分開的?」

「《陰陽逆宙訣》比《真凰逆羽訣》強不知道多少倍,《真凰逆羽訣》豈能與之相比。」

殤冷笑一聲說道。

葉凡愣了一下,沉吟片刻,瞭然點頭。

隨後,葉凡從谷心月那裡將書冊收了回來,說道:「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不是紫鳳血脈,不能修鍊這個的。」

「不過,我這裡有另外一門戰技,等我書寫出來再修鍊吧。」

谷心月愣了一下,紅著臉點了點頭。

接下來,谷心月再次進入了感悟狀態,繼續苦修。

讓葉凡感到有些奇異的是,谷心月此刻靜靜盤坐在那,卻有一種出塵脫俗,無比聖潔的氣質,其周遭似乎有水霧瀰漫般,讓谷心月的身影愈素淡朦朧,宛若月上神女般。

「嘩啦啦。」

葉凡展開符文紙,符文筆輕輕握在手中,同時對殤道:「開啟武神演武。」

為了確保成功率,葉凡開啟了武神演武,同時也是提升自身對符文一道的感悟。

《陰陽逆宙訣》分為二份,一份為陰,一份為陽。

谷心月是水系血脈,與火對應,脫系就是陰系,但世間少有生靈能夠掌握,就是星空萬族都少。

但是,水系畢竟屬於陰,而火屬陽,谷心月修鍊《陰陽逆宙訣》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葉凡雖然是雷系,但雷系其實也十分特殊,它是狂暴而陽剛的,其實在這一點上,比火系更甚。

然而,它有陽的屬性,卻無法代表陽,因為不如火來的穩定,也不和水相剋,反而水能助長它的威力。

一刻鐘過去,葉凡很快書寫完陰系符文,隨後交給了谷心月。

他的陽系符文明天再寫,然後和谷心月一同修鍊這門合擊戰技。

時間在修鍊中過去的飛快。

第二天,葉凡很快寫好了符文,將其煉化收進體內后,當即開始參悟、熟悉這道符文。

雙.修合擊戰技和一般的戰技不同,比一般的合擊戰技要求更高,修鍊戰技的雙方越是心有靈犀,戰技威力越是強大,那谷蕭瑟和谷筱琴就是如此。

《真凰逆羽訣》在紫凰宗宗庫里,也有過不少人修鍊,但從未有一對,能夠揮出谷蕭瑟和谷筱琴兄妹這種戰力的。

《陰陽逆宙訣》也是如此,或者說,任何雙.修合擊戰技都是如此,戰技的品階重要,但雙方的默契更重要。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