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丹朱聖女引渡狼群,天臨福將賜予榮耀。

一點也不矛盾。

回輪東拿著書的手有些顫抖。

如果「大國師」的存在是真的,甚至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綿延不絕的組織的話,這場全民傳教的浪潮已經開始了多久?

就連帶自己來看這些典籍的大祭司本人,都對降臨在東方的「神使」充滿了景仰和祈盼。

人們可以為了他的一句話,發動戰爭。

或許也可以因為他的一聲令下,推翻一個王朝。

他的能量跨越了國與國的界限,如同一隻翻雲覆雨的巨手操縱著天下格局。

這根本不是一個可以想象的對手。

不,自己根本不配作為對手。

只是一隻被碾死了他都看不到的螻蟻。

回輪東合上書。

那個在自己耳邊竊竊私語的「雲錦書」,知道這一切嗎?

如果這場戰爭的挑起者就是中原的大國師,他又要站在哪一邊?

回輪東再一次感到了絕望。

這段時間自己跟言雁往來,那個人也不再出現了。

他死了嗎?還是在忙別的事情。

回輪東起身深深呼吸,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周圍的巫師走上來詢問他是否有什麼需要,回輪東只是搖頭,告訴他們把文書典籍之類都收拾回去,自己則默默順著走廊出來,站在祭司院門口看星星。

王宮在夜幕下彷彿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些許燈光從樹榦般的廊柱裡面透過來,又好像森林中燃燒著熊熊大火。

他不想回去。

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兒了。

。 不過,兩人略一思索,又分別轉身,面對面地笑了。

李華含笑說,「我看,還是趁此機會,潛伏到親善醫院,把潘桂做掉吧,讓潘毓無心情幹壞事,保護咱老百姓,才是最重要的。反正要造成此事與周靜無關。只要我們不去救周靜,偽警局就會把周靜給放了。如果我們去救周靜,那麼,就證明了刺殺潘桂之事與周靜有關。」

陳洋也含笑說,「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我多想了一點,就是還是要行刺潘毓。但是,我們能想到的,潘毓可能也會想的到。甚至,你們憲兵司令部、特高課,也可能會想到。芥川龍夫、南木雲子都可能會在親善醫院裏設伏。」

李華略一思忖說,「嗯!我也多想了一點,就是要從憲兵司令部盜點槍枝彈藥的出來。這樣吧,那你們去醫院,我留在特高課,一旦發現特高課和憲兵司令部的人空了,我就把裏面的槍枝彈藥盜出來。以後,我陸續的改造這些槍械。」

陳洋點了點說,「順便給宋詞送些槍枝彈藥。」

「哈哈哈哈……」

兩人仰頭大笑起來。

李華在笑聲中,心情複雜起來。

現在,他很難再見到宋詞了。

接頭也沒以往那麼方便。

現在,只有宋詞可以找他,他無法找到宋詞。

陳洋瞧著李華臉上的神情變化,知道提起唐詩和宋詞,李華的心情就會複雜。但是,陳洋又關切地說,「盜鬼子的槍枝彈藥,你還是別動手。我派天龍去吧,到時候,你有機會就策應一下,沒機會,天龍也沒問題的。他身手很好。」

李華點了點頭。

兩人隨即分頭行動。

當夜,李華駕車來到憲兵司令部,果然發現裏面除了哨兵、文職值勤人員、小小的巡邏隊,就沒有其他人了。看樣子,芥川龍夫、南木雲子、酒井久香、由島大里、木井浩二、谷夫凡子、井田深水都帶隊到親善醫院設伏或是沿途設伏去了。好,好事,下手的機會到了。

於是,李華溜出來,東張西望,又踢了腳下的一個罐頭瓶子,給了潛伏在附近的天龍、地虎、中豹一個信號。接着,他轉身回到了特高課的辦公室。

就在此時,酒井久香帶隊回到了辦公室,發現李華的辦公室亮着燈,開着房門,便過來看看。李華暗暗心驚,生怕天龍、地虎、中豹幾個會失手。

但是,他得鎮靜下來,佯裝熱情地請她坐下來喝茶。

酒井笑問,「川田君,搜索騰田凈良的情況如何?」

李華給她倒了一杯茶,欠欠身,含笑說,「回少佐閣下,津門有九個租界,要搜索騰田凈良的下落,如大海撈針。我覺得應該找找他的兄長騰田凈保。」酒井搖了搖說,「不行!騰田凈保是居留民團事務所的課長,無論是憲兵司令部或是特高課找他,都是動靜太大,會引起僑民的不滿的。」她又轉移話題說,「你和由島大尉最近怎麼沒走在一起?」

李華暗自運功,弄得自己滿臉漲紅,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說,「我畢竟是一介武夫,小司機出身,現在,芥川野夫在追着由島大尉吶!我哪敢和他爭呀?芥川野夫財大氣粗,你懂的。酒井少佐,你有對象嗎?」

酒井呵呵一笑,沒有吭聲。

她心裏自然也瞧不起「川田古浚」這麼一個小隊長。

兩人東拉西扯起來。

李華心裏明白,酒井現在回來,就是來監視自己的,南木雲子怕自己去親善醫院或是其他地方。他也和酒井東拉西扯起來。他現在感覺私人武裝太需要、太重要了,真得必須有人來配合自己啊!現在,如果不是有陳洋小白臉帶隊在津門,那自己有時候,遇到重要事情,真沒辦法分身。就算有好機會,也會白白的溜走。畢竟,自己不是超人。只是速度比別人快點,視力比別人好點。其他方面,現在還沒有異變,和正常人是一樣的。

他們聊得火熱的時候,天龍和地虎已經換穿上鬼子的軍衣,大搖大擺的進入憲兵司令部,來到主樓一樓彈藥庫房前,忽然出手,將兩名衛兵擊暈在地上,從衛兵身上搜出鑰匙,打開庫門,把兩名衛兵拖進庫房裏。

接着,天龍和地虎解開紐扣,從身上取出麻包袋,他們倆將手雷集中裝到一隻麻包袋裏,將兩門擲彈筒裝到另一隻麻包袋裏,又扔了許多子彈到這隻麻袋包里。

然後,地虎用繩子捆綁了十桿三八大蓋及刺刀、兩挺歪把子機槍,他掏出一把盒子炮,單手把將一捆槍扛在肩膀上,便領頭走出庫房。天龍則是雙手各拎一隻沉甸甸的麻包袋。

幾名哨兵發現不對勁,端槍喝問。

地虎揚手幾槍,砰砰砰!啊啊啊!三名哨兵應聲而倒,慘叫而亡。鬼子的巡邏隊急忙端槍跑來,酒井的便衣隊也趕緊掏槍而出,從主樓里衝出去。李華、酒井聽到槍聲響,各自掏槍,從辦公室里跑了出來。

但是,此時在外面負責接應的中豹駕車直撞而來,衝進了憲兵司令部,他單手端著一把花機關槍,伸出車窗口外,朝裏面的鬼子憲兵掃射。突突突!啊啊啊!地虎握槍開槍,砰砰砰!啊啊啊!與駕車而來的中豹對鬼子形成前後夾擊態勢,迅速解決了鬼子憲兵留守人員。

天龍和地虎隨即鑽進轎車裏,中豹駕車,揚長而去。李華和酒井從樓上跑下來,追出來,開了幾槍,沒有擊中中豹的轎車,只得回歸辦公室,打電話到親善醫院裏,找芥川龍夫和南木雲子報告情況。鬼子的巡邏隊、酒井的便衣隊隨即駕車追擊中豹的轎車而去。

但是,津門有九個租界,鬼子要追擊中豹,可不是那麼好追的。中豹是江湖中人,駕車玩命似的,瘋狂飆車。鬼子武裝進入其他租界,其他租界的軍警會阻攔,鬼子得和其他租界的軍警協調。

當然,其他租界的軍警也怕小鬼子,問幾句,攔幾下,也會放行。但那怕是小鬼耽擱幾秒鐘,中豹也會把鬼子遠遠的甩出幾條街。親善醫院裏,芥川龍夫接到李華和酒井的報案電話,頓時暴跳如雷,把電話一扔,又拔刀出鞘,一刀將承放電話的小方桌劈成兩半。

他馬上帶隊回奔憲兵司令部。

南木雲子和由島大里低聲商量一下,也帶隊回歸憲兵司令部,親善醫院裏,只留下井田深水帶隊暗中保護潘桂。

小獅子和陳洋兩人喬裝成鬼子士兵進入鬼子醫院,來到更衣室,換上醫護人員的白大褂、頭戴白帽子、戴着白口罩,推著醫藥車,來到了潘桂的病房前。

井田深水讓陳洋取下口罩看看,陳洋一拳擊去,正中井田深水的額頭。

咣!砰!井田深水仰天而倒,暈過去了。

其他幾名鬼子掏槍而出。陳洋旋身一個側踢,將一名鬼子踹出數丈。而且,他的手腕里還安裝着極短的小袖箭及機關,雙手一甩,數枝短箭「嗖嗖嗖」的擊出。

啊啊啊!

幾名小鬼子或是咽喉中箭,或是額頭中箭,或是小腹中箭,或是胸口中箭,均是慘叫而倒,血水柱濺。

陳洋一手從醫藥車裏取出兩顆手雷,互磕一下,各甩走廊兩端,疾沖而來的鬼子便衣被炸得血肉橫飛。

轟轟!啊啊啊!

潘桂病房裏的保鏢,拉開房門,握槍而出,但是,小獅子已經握著加裝了消音器的勃朗寧HP35,對着他們開槍,嗤嗤嗤!啊啊啊!真是一槍一個倒。小獅子又踹門而入,迎面開槍,嗤!啊!擊斃了裏面的一名保鏢。

小獅子握槍對着潘桂連開數槍,嗤嗤嗤!啊!潘桂慘叫一聲,死不瞑目。

然後,陳洋和小獅子倆人淡定地跳窗口而出,溜到後門,從後門跑出去,分別鑽小巷,穿衚衕,奔大街,消失於夜幕下了。

潘毓聞訊,在偽警局長簡尚帶隊陪護下,在秘書郭顯的陪同下,來到醫院,跪在潘桂的病榻上,伸手握著潘桂僵硬的手,嚎啕大哭起來。

鬼子、偽警、偽軍,今夜真是忙到不得安生。

芥川龍夫急又帶隊復回親善醫院。

南木雲子審訊酒井和李華,但是,李華和酒井相互作證,俱表明均沒有離開過對方,事實也是如此。有機關文職人員也注意到了「川田古浚」一直在辦公室里和酒井久香聊天。直到槍聲響了,「川田古浚」和酒井久香才掏槍追出去的。

由島大里看到南木雲子又焦頭爛額的,心裏甚是高興,甚是激動,真想拍手叫好。

南木雲子問不出什麼,只好放李華和酒井久香離開特高課。

李華不放心醫院裏的事情,便側身對酒井久香說,「少佐閣下,咱們到醫院裏看看吧。不然,上面來了調查組,咱們對情況不熟悉,回答不出來,會挨打的。」酒井久香含笑地點了點頭,李華便乘坐酒井久香的轎車,來到了親善醫院。

聽到了行刺者已經成功逃離,李華放心了。他這裏看看,那裏看看,隨後就獨自離開親善醫院。但是,他發現後面有輛轎車在不緊不慢的跟着他。 山道,是倚帝山的一條條小道,道路盡頭有小型傳送陣,供仙域各大宗來往。

換言之,這是給尊貴客人的vip通道,與徐越走的前山那湖泊般大小的傳送陣,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這也意味着,來到這裏后,徐越可能會遇到一些百年前的熟人。

比如此時,前方的山道旁,就有幾個人在互相交談,似乎在等什麼人。

徐越緩緩走去,看着其中一個熟悉的身影,本想不去理會,徑直離開。

但與幾人擦肩而過時,他還是忍不住拜道:「幾位施主,小僧有禮了。」

「哦,原來是香火寺的師父。」

聽到徐越的聲音,幾人也是轉頭回禮,行為舉止十分恭敬。

他們都穿着同樣的道袍,整體呈深藍色,背後有一個盾牌模樣的圖紋,看起來牢固無比,就像是在守護某些東西。

徐越盯着他們領頭那人,眼神帶着複雜,一不留神,就多看了幾息。

畢竟,這可是他自王霸后,第一個遇到的百年前的舊友啊。

「小師父,你一直盯着我看,是想把我度進你們佛門嗎?」

直到那人輕笑着開口,徐越才回過神來,面色平靜地拜道:「正有此意,不知為何,我看施主總覺著面熟,似乎在哪裏見到過。」

「哈哈哈,你們這群和尚,嘴裏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那人拍了拍徐越的肩膀,大笑着搖頭。

「小師父,我看你還是放棄吧,蕭師兄是不會進你佛門的!」

「沒錯,他六根不凈,進了佛門估計也得出來。」

「況且蕭師兄在外還有幾個紅顏呢,真要去了香火寺,不得鬧翻天啊?」

其他幾個同門紛紛打岔,聽得蕭護一臉黑線。

「你們幾個,皮要是癢了,我可以把你們扔到前山那不渡林中,去歷練一下。」蕭護冷笑道。

聞言,幾人連忙擺手,再也不敢胡言亂語。

蕭護冷哼了一聲,轉過頭來正欲與徐越說話,就發現對方還目不轉睛地看着自己,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和尚誰啊?怎麼回事?不會真要準備度我吧?」

蕭護有些拿不準了,盯着徐越觀察了起來。

但由於玉質面具和淡黃僧衣的雙重效果,他絲毫沒有看出什麼端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