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二十餘人.身軀崩碎在這冰封之中.

籠目光一名.飛柳化為黑『色』.吞噬之力凝聚其中.瞬間衝破這冰封空間.落在群人身軀之上.重傷者.此刻亡.輕傷者.此刻殘.

一時間怨怒滔天.在冰封之中傳出陣陣怨怒之氣.

剩下五十餘人活著.銘起目光一緊.一股股地級能壓正在空間中穿梭.立刻便要到來.

「損寒.」

左臂一握.登時左臂形成漩渦.天地之力瘋涌而來.如今銘起左臂靈氣等物已被化去.體內噬能的存在.已不用靈氣.卻換來左臂比之身軀更為強大的吞噬之力.

天地之力『混』合冰屬『性』法能.瞬間在冰封之中蔓延道道破碎的空間中凝聚一道道寒流.向中心修能者蔓延而去.

五十餘.眼睜睜看身旁同伴被碎開的空間將身軀支離破碎.心底恐懼如驚濤駭『浪』掀起.

這一刻.銘起收回聖羅.二人已扭曲空間.去三十九重能界而去.

兩人剛走.數名老生出現.神『色』凝重.揮手間一股浩然磅礴的天地之力震碎冰封.將損寒趨盡.即便如此.慘剩者.不過寥寥十數人耳.百多人.百多未來能天.今日.隕命於此.

走己.籠兩個名字.震徹天院.諸多老生亦開始注目這兩名『後起之秀』.兩人惡名.更在新生之中傳開.即便新生第一.地『蒙』.亦被銘起兩人名氣蓋過.這聲名背後腥血.背後是百多學員枯骨成就.

三十九重能界.冰界依舊.不過.此處更為極寒.尋常能聖巔峰.在此長時間停留.體內必生寒毒.

「籠.不急破界.我二人如今剛剛屠戮.此刻天院眾人必虎視眈眈.不急『露』面.穩固自身修為為先.」

話剛落.空間再度扭曲.原先三名老生踏空而出.目光死死鎖住銘起二人.無形之中天地之力被其調動.在這片天地形成封鎖.

「也罷.今日便屠地成王.成一真正聖王.」銘起目光之中寒光閃爍.下一刻聖羅召出.三三對峙.氣息已在空間中形成風暴.

二娶天價前妻 「碎噬.」

一句話落.噬能凝聚出一道百丈黑『色』月牙.瞬間化為黑霧吹拂而去.所過之處形成吞噬.又將空間處處割碎.

三人身下空間一圈『波』紋便向後退去.聖羅一步虛踏.化為一團黑白之光『射』入.瞬間將那一段中期男子帶到遠處.

籠駕馭千道流光亦『逼』開一人.銘起與剩下那鷹眼青年當空對峙.

銘起目光一凝.四下極寒之氣立刻吹成『亂』風.向鷹眼青年吹去.每過一處.空間便片片崩碎.

青年神情自若.抬手之間.天地之力形成震『盪』.幾乎每一處天地之力都被調動.極寒之氣在這震動之中紛紛潰散.

此人成地已久.銘起突破聖王.卻不過幾日.兩者之間卻也有所差距.

但.銘起體內噬能.確實一巨大儀仗.銘起身周紅炎釋放開.銘起未動.紅炎卻在旋轉.漩渦張開.此人『欲』退.漩渦之中卻有一股吸力.吸扯他體內『精』血.似乎自己退一步.這股吸力便要將體內『精』血『抽』離.

「殘虹」

青年眉頭微皺.手中百劍『射』出六彩之光.這一束六彩之光飛貫紅炎之中.紅炎之中萬道衝擊卻被其消融一般消融.

銘起目光一緊.心底暗思.這紅炎乃自身噬能與月舞運轉所成特殊炎火.焰火之中道道衝擊斷不該被那殘虹消融.那這一道殘虹.那此人莫非.虹體.

目光一凝.幾分灼熱在目中閃爍.虹體難見.對銘起而言並無用處.但…

殘虹『逼』來.噬能無法吞沒.噬體.卻能..銘起一掌形成漩渦.這一道殘虹被全全納入體內.

這一刻那青年妖血長虹破開的裂口.極速『逼』近銘起.「破式.」

銘起底喝間一刀劈去.身周紅炎暴虐.似隨時便要爆開一般.

這一刀刀意凝聚.宛若天地.也要在這一刀之下斷為兩半.

一股巨力登時破開虛空.快速掃向青年.見他神『色』幾分凝重.手中白劍驀然化為七彩之『色』.

「虹」

一字落定.其頭頂驀然凝聚出一道虹橋.虹橋並不虛幻.反異常凝實.

這碎空一刀落下.破碎破開長虹五層.到第六層靛『色』.再無法寸進.此人長劍再帶.一道光刃.同樣是七彩之貌.劃破空間直奔銘起.一股無形之力在銘起腦中形成虛幻.這一道光刃似乎成了千道萬道.鋪天蓋地而來.

「破.」

銘起目中刀意卻.讓光刃消愧大半.但依舊是一片光刃割空而來.難辨真假.

「難辨.索『性』不辯.」銘起目中霸道升起.妖血之上紅炎『射』出一道萬丈火舌.這火舌凝聚朱雀真火.空間片片焚燃.無物自燃.漫天光刃被紅炎吞噬.立刻炸開.七彩之光與紅炎一同在空中消溟.

這一刻.青年腳踏七彩飛虹.一瞬挪移十數里.半息從百裡外在銘起身前.七彩之劍刺來.銘起立刻感覺靈魂在眩暈.不敢怠慢.心神緊守.萬『波』魂寒決立刻衝擊而出.將空間震『盪』破碎.

此人身軀驀然化為七彩飛虹.又出現在遠處.這一刻銘起手中妖血一『射』而出.黑炎跳動間形成漩渦.速及比真雷.更有一股吞噬之力阻擋青年逃離.

七彩長劍突然化為七把長劍.各自『色』彩不同.一道道虛影在這七把長劍之中蔓延.凝實.原本七彩之劍此刻化為七條『色』彩不一的長藤.道道長藤連接在劍柄處.那七條長蛇扭曲不止.在空中滕動.一『抽』來.便有一股威壓.妖血雖快.卻也被『抽』飛.

「七彩幻藤.」銘起目中『精』光爆『射』.這長劍.竟是由七彩幻藤所築.

七彩幻藤.與九幽寒泉一般.可說存在.又並非普通意義上的存在.那長劍融入了七彩幻藤.才有如此變化.

一擊冰暴化為冰龍衝擊而去.七條藤蔓『交』織成屏障.泛起七彩『交』織之光.將冰龍擋下.

彌天大『浪』吹拂開.天地空間寸寸冰凍.又被冰刃割碎.唯獨這一幕七彩之屏障.宛若能隔開一方天地.將所有衝擊擋開.

青年身軀一動之下.飛虹加身.撞向銘起.

「幕起.」

絕寒之氣森森呼嘯.從虛無空中吹起憑空凝出一道十巨大屏障.未止.冰幕之後.一道炎幕亦同時聳立.嗤嗤焰火.噴出火舌.與極寒之氣在虛無中『交』織.

虹光『射』來.其身後彩幕散開化為七彩詭異的長藤.盤聚虹光四周.形成撞擊.瞬間將冰幕破碎.炎幕似怒.驀然一收.將這彩藤紅光吞沒.登時.化成一條火龍一般.

藉機.四方極寒之氣瘋涌而至.冰跳動地.紛紛湧入這炎龍之中.登時發生冰火爆炸.百里空間冰與火.充斥每個角落.威壓瀰漫.刀意形成的『亂』風在虛無之中.不消親身接近.一眼便知其中威勢.

但.銘起神『色』不見輕鬆.七彩長藤形成包裹.將青年完全包裹毫髮未傷.

「月影.」

這一片虛無空間.紊『亂』到無法輕易施展穿梭空間.銘起身軀一動月影在身周形成黑炎.這黑炎之中.有吞噬之力.

帝女謀:鳳起天下 一道黑影『射』去.『逼』向七彩之球.青年感受到銘起近前.在綵球之中『露』出一個詭笑.下一瞬長藤鬆開.『露』出青年.妖血未停留.已以一記破式硬切而去.

這一刀帶著紅炎滾滾.虛無空間之中.一股巨力似是刀的模樣.劈向青年.

卻見他神『色』坦然.幾分得逞之意.在目中閃爍…………………….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這一刻從這青年體內爆發出一股危險氣息.這股氣息幾乎籠罩銘起心頭每個角落.似乎這一刀每『逼』近一分.危機重一份.

強扭破式.銘起體內一陣震『盪』.幾乎重創.卻見衣角已在莫名消失.

「七彩融法.」

青年嘴角一笑.下一瞬.天地之間全被七彩之光籠罩.這之光相互融合.化為無『色』.一股毀滅之力瀰漫開.在這種種前.銘起體內噬能似嗅威力.瞬間釋放出體.吞噬之力形成巨大漩渦.吞沒這股毀滅之力.

銘起細胞大開.吞噬這股毀滅之力.但.僅僅如此.銘起依舊危險.

「損寒.」

左臂冰之力爆發開.極寒之氣更為濃郁在這一片虛無之中.立刻形成冰封.將這天地冰凍.

這股毀滅之力消融冰封.自身亦在不停損耗.顧不得體內創傷.銘起目中刀意衝擊而出.凝聚體內冰之力.形成極寒之刃.無數凝聚.朝青年衝擊而去.

他自信.自信在這一擊下必亡.這一擊.毫無準備.身軀登時凍結大半.出現不少崩碎.大片鮮血從其體內溢出.心神被萬道刀意擊中.險些崩潰.

「可惡.」

他不甘一聲.鮮血泛起七彩『迷』離之光.瞬息落向銘起.這七彩『迷』離之光令銘起更為忌憚.手中紅炎凝聚到一個程度.稍稍鬆懈便回化逆天大火.這一條火舌衝擊而去.將這七彩『迷』離光吞沒.火舌中再度投『射』出七彩之光.火舌登時消散開.

見其勢不減.依舊落來.銘起目中.四周已有幻覺.一道被此物擊中.以銘起如今修為怕只能魂『迷』神散.落得永生不醒.

無法再保留.銘起手中開始結印.極寒之氣在天地間形成律動.每一絲極寒之氣都在凝聚.銘起左臂釋放的極寒之氣更一刻未停.

天地之間出現許多冰線.這冰線.乃是無數極寒之氣所凝.十數道冰絲『射』來.便將這七彩『迷』離之光束縛.道道極寒之氣令這彩光冰封.化為一塊堅冰.

鷹眼青年眼『露』驚駭再『欲』施展手段.這百道冰絲已束縛他的手腳.每一道冰絲都似無法掙斷.這每一絲冰絲更從體外無視阻礙.連入體內.在他經脈之中形成冰凍.若非銘起『欲』活捉他.此刻一個念頭他便立刻身亡.

做了這一切.銘起口中鮮血噴吐不止.鮮血吐在空中立刻化為血霧.隱隱能見其中丁點七彩之光.

這一刻冰弦已在斷裂.不敢稍歇.身軀一晃落在青年面前.他『胸』口衣衫悄然消失.銘起手掌抹去嘴前鮮血.一道秘文在掌心蠕動.一掌印在青年『胸』口.印出秘文來.

這秘文.一直延伸到他體內深處.甚至靈魂.他『欲』反抗.這秘文立刻傳來禁制之力.他體內法能紛紛消潰.無法凝聚法能.甚至魂力.

「蛇后.」

銘起輕呼一聲.施展冰弦.甚至連大聲言說的氣力都無.蛇后化一道三彩之光.浮現在天地之中.

蛇後身穿銘起青衫.即便寬大.也遮不住她身軀的火爆.『胸』前兩點凸起.分外『誘』人.

「快.快把他給我.」

蛇后一臉渴求.盯著鷹眼青年.對她而言.這青年.是她突破地級的保障.

銘起輕拍.一股力量將青年拋給蛇后.蛇后立刻化為本體.撐碎衣衫.巨大蛇口將青年一吞而下.蛇后眼中神采奕奕.銘起卻未立刻讓她回去.反從能戒之中飄出一塊紫『玉』.道

「此物你也一併吞下.莫到日後.修為被我甩下.那你便無利用價值.」

一言出.蛇后死死盯著銘起.眼圈有些發紅.利用.二字分外刺耳.一時間蛇后竟有立刻將銘起咬死的衝動.卻被按耐下.此刻.她.絕非銘起對手.

她化三彩之光.『射』入銘起右臂之中.不再動靜.

重生之王者時代 四下空間緩緩愈攏來.聖羅早已解決對手此刻正『抽』離此人體內所有聖級生機.靈魂.納入自己聖元死氣之中.

籠與那人戰鬥也已接近落幕.雖然重傷.籠也略佔優勢.這優勢.來自體內半成左右的噬能.

「糟糕.又有人追擊.」

銘起神『色』一冷.幾分凝重在眼中閃爍.「籠.速速解決他.」

呼喝間.銘起釋放出一道殺氣.瞬間沖入那人靈魂深處.造成干擾.

時機一瞬.籠卻緊緊把握.天空驀然落下一道百里巨大的雷獸.登時將此人吞沒.

雷之力轟入他體內.靈魂在這雷威之中碎開.身軀化為焦炭.只剩『精』血與四周瀰漫的腥殺之氣湧向籠體內.

這一刻聖羅回到能戒.兩人立刻扭曲空間.向遠處逃離.剛消失身影.便已有數人出現.

「又逃了.看你能逃到何處.」

旋即.幾道人影亦消失在空中.

下一刻出現.在一座冰峰之巔.銘起體內一陣創痛.身軀狠狠砸在冰封之上.絲絲縷縷的極寒之氣朝銘起湧來.滋養銘起身軀.

緩緩坐起.銘起目光落在天地遠處.道「籠.快快恢復傷勢.不出三日.他們必能尋的我二人行蹤.」

這時聖羅飄出.銘起已對聖羅示意.見聖羅雙手虛按.法能暴涌.生死而起瀰漫這方圓十數里.冰峰遇這生之氣.便長.快速向上聳起.遇死之氣.便消.山體紛紛崩碎.不消一刻.這兩股氣息形成律動印入座座撐天巨峰之中.

一但有人闖入.這群峰便會動作.形成阻擋.

兩人盤坐峰頂.銘起體內噬能不斷在體內遊離.不斷吞沒體內殘餘那七彩之力.更有天地寒氣形成漩渦.向銘起湧來.

天空之中.飛雪還未落地.其中極寒之氣便被『抽』離.飛雪消失.一道道極寒之氣被生生剝離.

「如今我二人成眾矢之的.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交』出法則之果.保得『性』命安寧.二是…殺.以殺止殺.立下殺威.驚走貪婪這法則之果之人.」銘起心底暗自尋思.選擇.便是後者.

「抓緊時間修鍊那技.若成功.日後對火晶宗亦有天大好處.」銘起眼中神『色』閃爍.片刻后閉眼.體內運轉達到巔峰.



第三日.清晨.天空卻一片昏暗.四處扭曲可見其中有人影走出.

來者到此.見下方一片山峰.目光一凝.一道劍意從眼中噴吐而出.這劍意似有千山之重.一劍『逼』出立刻在天地間撕開一道長長裂口.

劍意『射』去.處處山峰卻在移動.越來越快.劍影轟擊其上立刻崩碎一山.一山崩.卻還有百山.千山.

「雕蟲小計.」

來者乃一能地兩段初期的強者.此人手臂一揮.萬道劍意衝擊而去.立刻形成摧山崩石之勢.千山齊碎.

就在此刻.又幾名能地出現在他身旁.幾人皆是老生.個個是能地一段巔峰的修為.共六人.六人出現此地天地之力立刻濃郁到一定程度.莫說穿空而去.『欲』要碎開空間都有幾分難度.

坐在山峰之頂的銘起二人緩緩開眼.目索對方.銘起神『色』冷漠.已有手段準備施展.

「練出法則之果.給我六人.免你二人一死」中心那最先出現那人.緩緩開口.聲出.天地之間形成無形壓迫『逼』向兩人.

聖王終究不過能斬殺一段初期.與此人差距.整整一段.

這股壓迫.甚至是銘起與天地之力的聯繫生生斷開.

「若有本事.自己來取.何必多費口舌.」銘起面不驚慌.能戒白光閃爍.下一刻.一塊令牌緊握手中.

那人目光一凝.雖不知那是何物.眼中幾分灼熱.貪婪.卻已蓋過他對法則之果的渴望.他能看出此物.比之法則之果.更為珍貴.

「上.」

六人應是一夥.另五人一衝而出.各施手段.銘起二人四周空間開始崩碎而來.或黑暗.或金光.威壓直『逼』兩人心底深處.

銘起神『色』冷漠.不動如山.似不打算施展能技.一股穩如泰山之勢讓幾人心生驚疑.

待那攻擊就要臨身剎那.銘起手中戮令一現.體內噬能催動.立刻湧入戮令之中.這戮字放出腥紅之光.鋪天蓋地的殺氣瀰漫整個天地.更有一股巨大吸力在戮字上傳出.原本所有攻擊紛紛折轉.向戮令涌去.

這一刻.那未動的清秀男子眼中『精』光四『射』.灼熱幾乎讓空氣燃燒.

戮令吞納所有攻擊立刻恢復原本容貌.古樸之中釋放絲絲威壓.這股威壓若有若無.卻異常強大.唯獨銘起不受影響.即便是籠.亦在這股威壓下.心頭如置巨石.難受異常.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