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亦有人彷彿看到指路明燈,內心激動無比。

不遠處,冬月觀雪放下望遠鏡,嘆道:「居然是這樣的結果。

話說炎日遠,你好像看錯了啊,這曲欣比想象中強大,田虎卻也沒有想象中那般強。」

嘴角微微上翹,目光中帶著若有若無的戲謔。

情到深處是救贖 炎日遠,亦即身邊俊朗青年,聞言面色陰了一下,很快又不以為然笑道:「的確是看走眼了,沒想到田虎虛有其表,其實不堪一擊。」

說罷便轉過身去:「不過沒關係,再強也不是我的對手,我才是名副其實的學院第一人。」

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冬月觀雪卻也沒有過多挽留。

再次拿起望眼鏡,她看向場中,這時葉箐已經跳到台上,正將耗盡氣力萎靡不振的曲欣摟在懷裡。

而葉箐邊上,赫然站著那個這段時間她總會不由自主想起的男人。

「怎麼樣?」

「沒事吧,小欣你別嚇我!」

「……」

台上,摟著曲欣,葉箐一臉惶急。

曲欣面色蒼白,也無力答話,只是勉強笑了笑。

這時林昊蹲下身子,將一顆藥丸塞進曲欣嘴裡。

藥丸入口即化,曲欣臉色肉眼可見變得紅潤起來,呼吸也變得均勻有力。

看她眼眸亮晶晶卻還不出聲,葉箐急道:「到底怎麼樣,你倒是說話呀!」

曲欣吐了吐舌頭,「沒事,就是脫力了,虛弱得厲害,不過吃了藥丸子好多了。」

那一槍戰果固然輝煌,卻也不是完全沒有代價的。

而若是重新來一次,她自問未必能刺出那樣一槍。

說完又笑嘻嘻問林昊道:「林昊,這樣的藥丸子還有沒有?

酸酸甜甜的,好像很好吃,我還想要。」

林昊倒沒小氣,隨手拿出一瓶,裡面都是掌握一些相關規則后煉製的丹藥。

葉箐卻一把搶了過去,順勢又在曲欣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瞪眼道:「這個時候還貪吃,你差點嚇死我們知不知道?」

曲欣羞得滿臉通紅,卻也沒敢頂嘴,弱弱道:「別這麼凶嘛!

還有,好多人看著呢,不打屁股好不好?」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葉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又拍了好幾下,這才滿意停下,疑惑道:「小欣,你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我估計現在十個我都不是你的對手!」

「這樣的嗎?」

「哈哈,以後總算不用受箐姐欺負了!」

曲欣樂得手舞足蹈。

葉箐滿臉黑線,手指骨節捏得啪啪響。

反應過來,曲欣縮了縮脖子,賠笑道:「開玩笑開玩笑,箐姐別往心裡去。

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就這麼強了,不過以我之見,箐姐你天分比我好,只要加入守護天團,很快就會比我強,真的……」

就這樣不分場合聊上了。

被晾了半天,比武台邊沿田虎怒吼道:「閉嘴,你們全都給我閉嘴。

曲欣,你那是什麼槍?為什麼一槍就能敗我?」

滿滿都是不甘!

本意要一雪前恥,原本根本沒將曲欣看在眼裡,卻不曾想最終被她一槍擊敗,直到現在還起不來。

便是他最引以為傲的岩甲星衣,似乎也因為能量損耗太大,而今被迫陷入沉寂。

這樣的結果,不論如何他無法接受。

結果曲欣也沒理會,因為她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也就這個時候,雲如風躍上比武台…… 「林昊,你總算捨得出現了,今日我雲如風便要挑戰你,是男人就不要逃避!」

壓根兒不去看田虎,一上台,雲如風便將矛頭直指林昊。

很明顯,他就是沖著林昊來的。

戴了這麼多天的綠帽子,無端端被人嘲笑非議那麼久,就是再好的性子,他也沒理由還能做到泰然處之。

林昊倒是無所謂。

不來也就罷了,既然來了,他就沒想過真能置身事外。

只是他這還沒上前,忽然葉箐起身背對著擋在前面:「這不關你的事,我來說。」

說罷便對雲如風喊話道:「雲師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林昊之前什麼都沒有,我們只是普通朋友關係……」

很認真的解釋了一遍,但關於為什麼她會在大雨中失態出走的根源卻是沒有說。

雲如風卻根本不聽,只冷著臉道:「林昊,事到如今,難道你還要逃避?」

依然喊話林昊。

這時台下也開始起鬨。

「林昊,上,別慫!」

「林昊,是男人就出來,別讓我們瞧不起你!」

「林昊,你難道打算一輩子躲在女人褲子底下當縮頭烏龜嗎?」

「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既然都做了,為什麼不敢承認?」

「……」

一面倒的在喊林昊出來。

支持同情雲如風也好,純粹為看熱鬧也罷,又或者如同守護天團裡面那些人一樣,單純就是不服氣,總而言之,這個時候人群態度空前一致。

葉箐卻依然擋在前面。

「雲師兄,事情我都說得很清楚了,難道你我之間連這點信任都沒有了嗎?

這件事情原就與林昊無關,他也是受害者,為什麼你要如此咄咄逼人?」

還在努力爭辯,希望雲如風能收手。

雲如風卻不為所動,冷笑道:「信任?他是受害者?我咄咄逼人?

拋開神箭營解散與楊林被毀去一臂的恩怨不談,葉箐,我只問你,為何會有那麼多的傳言出來?

你與他的關係果真就那麼簡單?

若是你們真沒有絲毫苟且,為何學院里不傳別人,偏偏就是你跟他?

葉箐,捫心自問,我雲如風沒有一絲一毫對不起你,為何你要這樣對我?」

一句一句,幾乎都在質問。

葉箐卻似乎有些被問住了,沉默許久,悵然道:「這裡面有些事我不想說,我也希望雲師兄你不要再問了。

在這裡,我可以當著所有人的面對天發誓,我與林昊清清白白,絕無絲毫苟且。」

神色堅定,心中卻未嘗沒有苦澀。

雲如風並不領情,冷笑一聲:「好一個清清白白,好一個絕無苟且。

既然如此,那你刺他一劍,乖乖回到我身邊,我便相信你。」

直接進入狗血模式。

語落,哐當一聲,一把出鞘利劍扔到葉箐面前。

葉箐愣了一下,緊跟著一股深深的哀傷湧上心頭,浮上眉梢。

這時下面有人開始喊了!

見葉箐遲遲不動,雲如風冷笑道:「怎麼,捨不得了?

你不是說心裡只有我,為了我你願意去死嗎?

而今我沒讓你去死,我只讓你刺他一劍也沒讓你殺了他,你就心疼了……」

一句一句,宛如利刃扎心,不斷短短數息之間,葉箐便禁不住淚如雨下。

看不下去,曲欣怒而起身,破口大罵。

「雲如風,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質問箐姐?」

「知道箐姐為什麼不說嗎?那是給你留面子,不想你太過難堪!」

「我也是服了,這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麼虛偽的男人!

不對,你根本就不是男人,你不配!」

「一邊將箐姐拼了命換來的嘯月風狼卵送給冬月觀雪討人家歡心,一邊又一次次欺騙箐姐說沒孵化出來。」

「醜事都被你做盡了,今天你居然好意思在這裡問為什麼,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箐姐不忠對不起你,我就很想知道,你的臉呢?」

「……」

原本也是答應不往外說的,可這個時候實在氣得受不了了。

雲如風原本也是吃定了葉箐的脾性不會說出這種事讓他難堪,卻沒想到曲欣居然知道。

他更加沒想到曲欣這麼大嘴巴,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

感受到身上突然多了許多怪異的目光,那芒刺在背的感覺讓他又驚又怒。

不想曲欣繼續下去,他怒喝一聲道:「信口雌黃,給我閉嘴!」

「閉嘴?」

「你以為你是誰,你讓我閉嘴我就閉嘴?」

「告訴你雲如風,我不是箐姐,我才不慣著你,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你剛才不是質問箐姐質問得很來勁嗎,那我現在也問問你,你真心在意過她嗎?你為她想過什麼嗎?」

「就為了你,箐姐放棄自己劍道上的天分,跑去學習箭術。

就為了你,箐姐把神箭營當成自己家一樣,勞心勞力,殫精竭慮。

就為了你……」

「可是你呢?」

「你給過她什麼?」

血鳳書驚世灼華 「好不容易求你一次只想舉薦一個新人入神箭營,你怎麼對她的?」

「她為神箭營付出那麼多,面對成員質疑的時候,你可曾為她分辨過半句?」

「不,你沒有,你什麼都沒有!」

「你殘忍的拒絕了她,你親自開口將她逐出神箭營,你……」

「住口!」

「求求你了小欣,你別再說了!」

終於忍不住了,雲如風怒斥當場,葉箐也幾乎崩潰。

「箐姐,我可是為你……」

曲欣很不服氣,還想再說,葉箐卻打斷道:「小欣,別說了,什麼都別說了,算我求你。」

曲欣默然。

扭頭看了林昊一眼,她希望他能說兩句,結果這人倒好,一臉漫不經心,彷彿一切與他無關一樣,簡直氣死人。

葉箐定了定神,抹掉眼淚,強笑道:「抱歉,小欣只是心直口快。

說吧,我要怎麼做,你才肯罷手?」

一直抱有飄渺的希望,一直以為還有回頭的可能,但這一刻她知道,一切都過去了,再回不到從前。

雲如風面色鐵青。

曲欣這麼一鬧,他算是顏面掃地,人設全塌,以後再想當個溫文如玉的翩翩公子已經不可能。

既然如此,索性他也豁出去了,冷聲道:「你刺他一劍,回到我身邊,我保證既往不咎。」

語落,彷彿一切又回到原點。

只是這一次,葉箐彎腰拾起了長劍。

然而所有人都沒想到,她的劍鋒並未對準林昊,而是直接指向了雲如風…… 丟大臉了!

葉箐出人意料的舉動,不但驚訝了曲欣等一批人,也讓台下不少人鬨笑。

雲如風滿面寒霜,咬牙切齒道:「葉箐,為了他,你竟不惜與我刀兵相向?」

似乎也想明白了,葉箐神色淡然:「不是為了誰,而是我必須這樣做。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依然告訴你,你若要動他,先過我這一關!」

顯然不是開玩笑。

話語間長劍重重往下一揮,劍鳴嗡嗡間,劍鋒寒芒暴增三尺。

曲欣大聲叫好:「箐姐你總算想明白了,這種無恥小人,就該早點跟他劃清界限。」

雲如風瞳孔收縮如針,極力壓抑著內心的憤怒與殺意,他沙啞著嗓音道:「葉箐,你別逼我。

讓開,我不想與你動手!」

葉箐巍然不動。

非但沒有動,反而星光閃爍間她將星衣穿在了身上。

雖然這一身沒法與此前曲欣那一套相提並論,但她的決心已經展露無遺。

見狀,雲如風狂笑。

「你逼我的!」

「葉箐,這是你逼我的!」

「今日你護不住他,今日,你們誰也護不住他!」

神態癲狂,與平日里判若兩人。

便在那笑聲傳開之際,驟然間星光爆閃,一股沛然大勢磅礴而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