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人族一方數量太少,只能組成一個小小的陣型一面防禦,一面朝城牆方向衝擊。

兩百多人族和妖族,相比起十萬鬼兵來說,簡直少的可憐,扔進鬼兵浪潮里,找都找不出來。

因此,一眾人族、妖族雖然奮力衝擊,卻根本難以移動過去,往往一盞茶都難移動三、五丈,阻力大的難以想象。

有的妖族想要衝上天空,從天上直接飛過,不與眾凶鬼、鬼兵接觸。

然而,剛剛騰起到半空,就被幾個身穿錦衣,滿臉天真笑容,目光赤紅而陰冷的稚童逼了下來,差點被活生生撕去一隻爪子。

直到現在,眾人族、妖族才知道,為什麼會有九成這麼恐怖的死亡率。

如果僅僅是一百多鬼將加上眾多凶鬼,也就和眾人族、妖族打平而已,不至於滅掉九成數量。

可是,加上這十萬鬼兵則不同了,每一千鬼兵都能硬抗一個元嬰強者啊,甚至讓它們有所準備的話,元嬰強者都要被殺死、隕落。

而鬼兵付出的代價,僅僅只是兩百左右的鬼兵,簡直讓人絕望。

漫漫鬼兵浪潮中,葉默一行人也在瘋狂突圍,各種手段根本無法保留,只能一股腦兒用上。

葉默不清楚禁斷陣法是否對鬼修有用,而且禁斷陣法盤籠罩範圍只有百丈,因此細想一下后,並沒有拿出來,而是另取出了煉月妖聖的煉月索。

這煉月索是乃是頂級的十二階法器,由煉月妖聖親手煉製而成,可粗可細,完全可以纏在腰上當成腰帶。

將其抖直后又能一番變化,變得薄如輕紗,鋒芒之銳利,比一般的金系飛劍都要鋒利幾倍,被葉默抓握在手中,一會兒成鞭,一會兒成劍,橫劈豎斬,砍瓜切菜一般,將鬼兵砍的七零八落。

鬼兵最強的,莫過於石器古兵和盔甲,以及戰陣。

在葉默面前,鬼兵完全沒有機會形成戰陣圍殺葉默。

其古兵與盔甲則達到十階左右,十階的盔甲,相當於這些鬼兵就是元嬰層次的肉身修鍊者強度,想要透過盔甲震碎它們的身軀,無異於異想天開。

但葉默手中的煉月索是什麼層次?

十二階!

以煉月索開路,比葉默自己施展雷系法術與飛劍要簡單粗暴許多,眾多鬼兵根本抵擋不住。

五頭袋鼠妖沒有任何法器,但它們那一對迅疾無比的拳頭,以及力大無比的雙腿,已經不比法器差多少。

雖然依舊難以擊殺鬼兵,卻足以蹬飛一大片,前進速度反而不比葉默慢多少。

一行人的最後一個組合,就是祖青火和蟻知蘊了,一人一妖,一人持劍,一妖握黃金大剪,一劍一剪先後落下,足以將一頭鬼兵的盔甲剪碎。

至於林天雲,則安安分分的躲在鼠二的袋子里療傷,恢復實力,不時睜開眼看一眼周圍的情況,每當看到蟻知蘊那對剪刀剪落,眉頭就是微微一跳,彷彿看到某種可怕的事情一般。

一路前進雖難,近兩百人族與妖族也依然在頑強衝擊著,無數妖術與法術的光芒閃耀半邊天空,妖氣滾滾,靈光氤氳,大地和無數房屋不斷崩碎,隆隆巨響連綿不絕,大戰慘烈無比。

一刻鐘后,眾妖族和人族終於接近了城牆。

「上!小心防範凶鬼突襲!」

終於臨近城牆,妖象和妖豹都是露出笑容,心中的希望又大了一分,妖象當即叫了一聲,提醒眾多妖族。

「我來開路,你們速速跟上,否則我支持不了多久。」妖豹張口吐出一句話,直接騰飛而上。

就在這時,城牆上的鬼兵突然齊齊站出來,手中長刀、古矛立起如林,看這模樣,分明是想阻攔眾妖族、人族上城牆。

妖豹見狀,臉色微微一變,身形不停,依舊向上衝去。

然而,城牆上的鬼兵又做出了令人咂舌的舉動——兩頭鬼兵忽然縱身一躍,手中的短矛與長刀攜立劈華山之勢掃落下來,朝妖豹頭上招呼過去。

「哼,區區兩頭鬼兵,也想攔住我么。」

妖豹冷冷一笑,獸瞳中凶光大盛,體內妖元不斷涌動:「金鐵風暴!」

這一刻,妖豹周身方圓一丈之內,無窮凜冽的寒光閃爍,猶如死亡風暴,席捲向那兩頭鬼兵。

「金錢妖豹一族神通,好!這城牆我們上定了。」

不少妖族眼見妖豹的舉動,頓時目光大亮,心中驚喜。

「金鐵風暴」乃是金錢妖豹一族的強大神通,溝通天地金系靈氣,形成大片蘊含濃鬱金系靈氣的寒芒風暴,所過之處,可謂是寸草不生,生靈死絕!

這妖豹連該族神通都施展出來了,就為了誅殺這兩頭鬼兵,使其不能打擾到妖豹上城牆,如果這都不能誅殺鬼兵的話,那就太瘋狂了。

那兩頭鬼兵面無表情,蒼白無比的臉色在寒光下更顯詭異,它們彷彿沒有察覺到危險一樣,直直朝「金鐵風暴」撞去。

忽然間,兩頭鬼兵「嗖」的消失了,只有一道黑影,直接蒙蔽了「金鐵風暴」的寒光,穿越而過,繼續朝妖豹撲殺而去。

「這……」

所有人族、妖族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這怎麼可能?它們不是金丹期嗎?不可能會用瞬移啊。」林天雲也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驚叫道。

「應該是類似高階法術『破空閃』的鬼修法術,真是小看它們了。」

葉默沉著臉說道。

這些鬼兵一直沒有施展鬼術,竟然讓所有人族、妖族以為,它們並不會鬼術,此刻施展出來,立刻嚇倒了一大批妖和人。

只見這兩頭鬼兵穿過風暴后,直接撲向妖豹——有了盔甲的鬼兵,實力不比元嬰差多少,畢竟它們靠的就是盔甲和古兵。

妖豹也是震撼了一下,但很快反應過來,兩隻利爪伸展出數根鋒利如刀的指甲,猛然撕裂而去。

當!

大片星火迸發散落,兩頭鬼兵和妖豹一個交擊后,身軀驟然在半空中生生一擰,踏著虛空而上,刀影如瀑,矛影連綿成片,和妖豹近身廝殺起來。

「親娘咧。」

這一幕,無疑又是讓一群人族與妖族大聲罵娘不已,連鬼兵都這麼凶厲,他們還怎麼衝出去?

好在,元嬰終究是元嬰,一番近戰廝殺后,一個一爪,將兩頭鬼兵拍落下去。

至此,妖豹才完全擺脫糾纏,身軀一個猛衝,瞬息來到城牆上面,直接又是施展神通,在城牆上清理出一大片空地來。

「上!」

眾妖族大喜,妖象大喝一聲,數個妖族應聲飛起,紛紛湧向城牆。

見狀,盛冬凜一邊的十個人也沖了出來,身影騰挪翻飛上去,氣的眾多妖族大罵,卻也無可奈何。

「快點,我們也上去,遲了就走不了了。」葉默急速低語道。

五頭袋鼠妖重重點頭,身體微微彎下,雙腿一蹬大地,震碎十丈方圓青石地面,身影已經如疾電飛射上去。

「你們也上。」

葉默轉過頭又對祖青火和蟻知蘊說道。

「葉城主你小心。」

祖青火微微一沉吟,便攜著蟻知蘊朝城牆上方飛去。

無論如何,都是要留下一個人斷後的,葉默實力比他和蟻知蘊都強,這一行眾人與眾妖之中,只有葉默最適合。

很快,祖青火和蟻知蘊就到達了城牆之上,看到這裡,葉默緩緩吐出一口氣。

「開!」

一聲輕叱,葉默手中的煉月索徹底變成一柄長劍,被葉默緊握在手中一劍刺出。

十二階法器的威力在此刻盡顯,前方的鬼兵頓時被一劍刺碎盔甲,化作大片飛灰飄散。

緊接著,葉默陡然旋身,手中的煉月索長劍拉動而過,無匹的力道,可怕的鋒芒,一下子將數個鬼兵斬滅,當劃出一個完美圓弧時,周圍已經被清出一片空蕩蕩的空地。

葉默並沒有立刻停止,煉月索雖利,卻也無法一次斬殺太多鬼兵,旋身一圈下來只能斬殺沖在前面的鬼兵,後面的無法斬殺。

因此,葉默再一次旋身劈斬,煉月索長劍劈在鬼兵盔甲上,迸射出漫天星火,絢爛奪目。

連續幾圈下來,也不過是兩息時間,而在葉默身旁,已經形成一個星火炫目的圓輪。

感覺已經可以安全離開后,葉默才猛地一收長劍,盤繞在腰間,然後破空衝起,不可阻擋,在他身後,是一片燦爛無比的死亡光火。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城牆之下,數以萬計的鬼兵洶湧擠壓,將剩下的妖族圍困在牆下,動彈不得。

那剩下的數十妖族艱難抵擋鬼兵的攻勢,在鬼兵的重重圍困之下,十多個在外圍抵擋的妖族已經受傷,甚至已經開始燃燒壽元,只為支持更久一些。

「它們快支撐不住了,速速出手幫它們。」

城牆上眾妖之中,妖鶴臉色一變,一邊招呼眾妖,一邊準備展開妖術攻擊。

眾妖聞言,都是猶豫了一下,而後才運轉體內妖元,釋放恐怖的元嬰威壓,齊齊施展各種妖術。

眾多妖族之中,有近百妖族上了城牆,其中又有二十多個妖族在城牆兩側抵擋鬼兵。

由於城牆過道被妖族所擋住,鬼兵數量雖然很多,卻也一時間攻不過來,可以讓剩下的妖族施展妖術拯救同族。

「人族你們打算袖手旁觀嗎?別忘了,你們是靠著我妖族才能安安心心,順利上城牆的。」妖象一看十幾個人族都沒有動,頓時滿臉怒色地瞪著盛冬凜、葉默兩伙人。

「你腦子沒壞吧?我們可是人族,沒落井下石給你們製造麻煩你們就該謝天謝地了,還要我們幫你們?哈哈,你們這些扁毛畜牲,慢慢和這些鬼兵玩吧。」

盛冬凜看到妖族疲於對付鬼兵,對妖族的忌憚不由放下了幾分,冷笑不已地說道。

他也就是看妖族沒這個空閑理會他,否則,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和妖族叫板,更不用說嘲諷妖族了。

嘲諷歸嘲諷,若真讓他對妖族如何如何,他也是不敢的,丟下兩句嘲諷,便帶著一群人族躍下城牆,駕乘夜風,低空疾馳而去。

見到這一幕,所有妖族露出遏制不住的怒色。

它們確實沒有想過給人族便利,但它們吸引了鬼兵大部分注意,這也是事實,這些人族倒好,不幫忙不說,還對它們一陣嘲諷,誰能受得了。

忽然,妖象猛地轉頭,狠狠瞪著葉默,說道:「你們這些人族還在這裡做什麼?要落井下石嗎?」

此話一出,不少妖族立即收起幾分妖元,凌厲冰冷的目光注視著葉默。

「哼。」

輕哼一聲,葉默沒有回答,只是朝祖青火、蟻知蘊點點頭。

一人一妖得到葉默示意,各自手中的法器迅速飛出,劍芒驚空,直接橫掃方圓百丈之地,當場斬殺十多頭鬼兵,掃殘三十多頭鬼兵。

蟻知蘊的手段更不差,一把黃金大剪劃破虛空,越變越大,最後生生將三十多個鬼兵攔腰截斷,化作一片黑色灰燼。

葉默對兩人出手的效果早有預料,也沒有多少失望,等兩人施法完畢后,才一掐法訣,周身滾滾真元法力噴涌而出,引動天地大勢,招引來無窮雷系靈氣。

「萬雷天落!」

這是葉默拿手的法術之一,也是鬼族最懼怕的天雷,與他自己凝聚、發出的雷電區別極大,對付這些鬼兵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元嬰老祖最大的標誌就是引動天地靈氣形成法術,不同於元嬰以下的修士,需要以自身積蓄的法力發動。

因此,元嬰老祖以元嬰之能施展神通級別以下法術的時候,施法速度快到極點,因為是直接在天地間形成,少了勾動天雷這一步驟,可謂是「言出法隨」。

轟隆隆……

就在葉默聲音落下后第三息,漆黑昏沉的天空上,已經凝聚起大片大片厚重的黑雲,狂風席捲方圓萬里大地,同時,一股毀天滅地的雷霆氣息在瘋狂凝聚著。

「咔嚓……噼啪!」

只見葉默揮手一指城牆之下,早已蓄勢待發的天雷隆隆震動,驟然劈落萬千道怒龍一般的雷蛇,接天連地,映得半邊天空一片通明,光芒熾烈奪目無比。

霎時間,半個山寨都陷入天搖地動之中,好似骰盅里的骰子,讓人感覺末日一般。

萬千天雷激起的煙塵散去,大片鬼兵都已經東倒西歪,直接死去上千之數,折損近兩千,這一波大範圍雷系法術轟殺,效果出奇的好。

如此驚人的威力,讓眾多妖族都是瞪大了眼睛,怔愣不已。

「這……居然是大範圍的雷系法術。」

妖象不可思議的看了葉默一眼,心有餘悸。

它們妖族也很懼怕天雷,雖然不像鬼族和邪魔外道那麼害怕,但挨上一下也絕不好受。

重重鬼影的某一處,一道紅艷逼人的身影猛地一震,迅速消失在其中,不敢再冒頭窺伺。

「你妖族並非真心助我,但的確是攔下了大部分鬼兵,讓我們得以上城牆,這一點我承認,所以我也助你們一次,自此兩不相欠。」

葉默也對自己引來的天雷威力感到驚訝,他迅速隱藏眼眸中的驚訝之色,而後望著妖象說道。

「走。」

聲音落下,葉默、祖青火、蟻知蘊三人相繼騰空而上,很快消失在天際。

因為葉默悍然發動的天雷攻勢,將無數鬼兵都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一下子在城牆下方妖族周邊清掃來大片空間,讓更多妖族可以安全登上城牆。

但是,葉默此舉的同時,也激怒了諸多凶鬼和鬼將。

這些凶鬼和鬼將厲吼聲不斷,虎視眈眈地看著一群妖族抵擋鬼兵,似乎有全力出手滅殺的想法。

而此刻,城牆下的妖族已經剩下不足二十頭,大部分都已經登上城牆,剩下的妖族也因此愈加難以脫離,剛殺掉數頭鬼兵,正想要飛身上城牆,卻轉眼又被纏上,危險重重。

「咯咯……」

忽然間,一陣陰冷妖媚的空洞笑聲傳來,四面八方都是這個瘮人的女音,一陣冷風吹過,漫天浮現大片肉眼可見的白色,竟然憑空下起了鵝毛大雪!

突如其來的詭異變化,讓不少妖族愕然,而就在這一愣神的瞬間,城牆下的妖族之中,又有一頭妖族被亂矛刺穿,妖血噴涌七尺高,橫屍雪地之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