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今日,他不想江染夜竟然問起了她。

過了一會他才笑道:「若是龍王有興趣,回頭我叫了思雀去你的房間為你解解悶悶。」

猩哩說得倒是大方,那語氣,似乎思雀只是平常的一位歌女。

江染夜挑了挑眉頭,沒有回話,然後轉身就向帳篷外走去。

猩哩急忙讓小奴跟上他,望著他的背影喊道:「我先命小奴帶您在族裡轉轉,若是龍王看上了什麼,儘管說。」 江染夜依舊沒有回話,然後很快就走出了帳篷。

他剛一出帳篷,其他的幾族首領就開始議論起來,均是唉聲一片。

其實猩哩心中也非常害怕,都說龍王威武,今日一見,除了威武,並且十分地霸道。

看來並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主。

江染夜與少玄被一小奴領著在猩族裡溜達了一圈。

猩族確實不算大,但是風景卻是相當的美。

這裡四面環山,到處都是果園,各式各樣的水果都有。

現在,葡萄結的正好,有不少小奴正在裡面摘葡萄。

江染夜走進葡萄架下,摘了一串葡萄嘗嘗鮮。

這時,只聽不遠處的兩個小奴在細聲嘀咕。

一小奴道:「上次六兒的父親就去了西峽區,結果黃金沒有撈到,命卻葬送在了那裡。」

另一小奴似乎很是驚訝:「真的嗎?他父親真的去那個進去就出不來的西峽區了?我聽說那裡的怪獸可厲害了,腦袋特別大,只長了一隻眼睛一張嘴巴,名字叫什麼獨獸,只要被它碰到,必死無疑。」

「不錯,就叫獨獸。但是也不一定說去了就是送死。需要看準時間,六兒父親去的就不是個時候。我長兄是昨日去的,想必現在已經到了,希望他不會遇害。」

「什麼?你長兄也去了?冒著生命危險,撈那一點黃金,值嗎?」

「告訴你,那可不是一點的黃金,我聽說那裡遍地黃金,底下有厚厚的一層。若是我長兄這次真的帶著黃金回來,我就再也不用在這裡摘葡萄了。」

「聽你這麼說,西峽區還真是個發財的好地方,若是沒有怪獸就好了,想挖多少就挖多少。」

「就是,就是,希望我長兄能夠帶著黃金平安回來。」

江染夜聽到這裡,不免一陣驚訝,西峽區他是知道的,那裡怪獸恆生,殺人不眨眼。

尤其是獨獸一族,不知禍害了多少生靈。

因為那裡不屬於陸地,又有怪獸,所以大家都把那裡視為禁區,真是不想那裡居然遍地黃金。

若是能殺掉那些怪獸,奪得西峽區,就更好了。

正當他對著一串葡萄發獃之際,身旁突然冒出一位綠衣女子。

那女子望著他輕笑道:「不知這串葡萄有什麼特別之處,竟然讓龍王觀察的這麼入神。」

聲音很溫柔。

江染夜聽到女子聲音,轉過頭來,望到此人後,微微蹙起了眉頭。

此女子長相十分地清麗,膚色雪白,蛾眉鳳目,一張小嘴相當地可愛。

只是她烏黑的秀髮上面卻豎立著三根長長的孔雀羽毛。

她直直地盯著他,眼睛明亮的如同水晶。

「首領的小女兒?」 九關 江染夜淡淡地問她。

女子給他輕輕行了一禮,「正是小女,我叫思雀,龍王可以叫我雀兒。」

江染夜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轉過身在葡萄架下摘了一串葡萄,準備轉身就走。

然而那思雀卻出聲叫住他:「龍王先別走,我知道哪裡有更好吃的葡萄,個頭比這要大,相當地甜。」

江染夜猶豫了片刻,然後點點頭:「請帶路。」 思雀不想江染夜竟然答應的這麼爽快,笑彎了眉眼道:「好的,雀兒這就帶您去。」

說著她轉身引著他們向前走去,然後邊走邊道:「雀兒聽說龍王殺死了廝獸,都說廝獸及其厲害,能戰死廝獸的,還真是神人。」

「神人?」江染夜一挑眉頭,「姑娘實在太過獎了,區區一個廝獸不算什麼。」

區區一個廝獸?他好大的口氣。

思雀仰慕地望他一眼,溫柔笑道:「都說龍王英俊瀟洒,今日一見,確實有人中龍鳳之姿,讓人看上去好生喜歡。」

江染夜淡淡回道:「本王本來就是龍。」

思雀:「……」

思雀一時有些啞然。

她又換了話題道:「我們猩族很小,比不得龍族,還請龍王不要嫌棄。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出過猩族,還真希望哪日能到龍族裡瞧瞧。」

江染夜看也不看她地繼續往前走,依然淡淡道:「猩族確實不大,自然撐不起一個西陸。若你有心想去龍族,會有那麼一個機會的。」

江染夜這麼直接地說猩族的不是,一時間讓思雀及其地尷尬。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依然柔聲道:「那思雀等著這麼一個機會。」

「好。」

兩人突然不再說話,因為氣氛實在尷尬。

思雀一直引著他們往前走,其實她很想找機會與他說點什麼。

但是每次抬眸望著他冰冷的模樣,她就把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地咽了下去。

不一會,他們就來到了一片花園前,這裡邊種滿了鮮花,鮮花盛開,十分美麗。

不過在花園中央,卻種著一片葡萄,從遠處就能看到那葡萄架下碩大飽滿的紫葡萄。

看上去很誘人。

思雀引著江染夜到了那葡萄架下,然後摘了一大串葡萄,在上面摘了一粒遞給他。

笑臉盈盈地道:「龍王嘗嘗,這裡的葡萄是雀兒親自種的,十分的甜,吃了一粒還想再吃第二粒。」

江染夜瞥了一眼她手裡那粒葡萄,面無表情,並沒有去接。

而是仰頭另尋了一串摘了下來,然後在上面摘了一粒放入口中。

他面上閃過一絲細微的表情。

過了一會只聽他讚賞道:「確實甜,甜而不膩,是我從未吃過的味道。」

說著,他又把那串葡萄遞給了少玄,「你也嘗嘗,難得吃到這麼可口的東西。」

少玄興奮地接過葡萄,然後摘了一粒放進嘴裡,他感覺頓時甜甜的果汁流入口中。

他激動地道:「太好吃了,確實非常地甜。」

說完,他又摘了一粒放進嘴裡,開心地吃了起來。

江染夜望著他這般模樣,不覺搖頭輕笑,少玄這樣子簡直就像一個小孩子。

思雀還是第一次看到江染夜笑,他的笑太好看了,暖暖的。

他這麼一笑,就連院子里的花朵都黯然失色了。

正當思雀看得痴迷的時候,江染夜突然走到少玄跟前就要拔他的衣服。

少玄後退一步驚訝地瞪著他:「龍王,這光天化日之下你要做什麼?」

少玄不僅吃驚,連臉都紅了。 江染夜苦笑:「我只是想用你的外衣盛一些葡萄罷了,這麼好吃的葡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吃到。我要把這裡的葡萄都帶走,然後等著魚兒回來吃。」

少玄一聽這話才放心了,然後脫掉外衣遞給了他。

然而一旁的思雀卻著急了,她略有尷尬地問:「龍王是要把園子里的葡萄都摘走嗎?這些葡萄很特別,一百年才結一次,並且只有兩株,全是我悉心照料下來的。」

江染夜把少玄的衣服鋪到地上,然後瞥了她一眼,眉宇輕攏,「思雀姑娘這般小氣?難道不願意給我吃?反正葡萄樹還在,以後還會結,我難得過來一次,你就不能好生款待一下?」

呃……

思雀很無奈,很捉急,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裡的葡萄她是為父親種的,父親正是因為吃了這裡的葡萄才那麼疼愛她。

她好不容易又等了一百年,怎麼能讓他全部帶走?

可是,父親剛才卻說龍王過來是有意找事,千萬不要得罪他。

現在該如何是好?

正當她焦急地不知如何拒絕的時候,江染夜與少玄竟然捲起袖子開始摘起來。

不一會,只見他們二人真的就把葡萄架下的那些葡萄全部摘了下來。

整整一大包袱。

思雀望著她的心血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人霸佔走,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

心疼,好心疼。

少玄力氣大,一把把那包葡萄扛在了肩上。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思雀最終還是勸阻道:「那個……這麼多。龍王能吃得完嗎?若是放的時間久了就會壞的。」

江染夜瞥了一眼她尷尬而又不舍的神情,一揚唇角:「怎麼能吃不完,相信不出半日,我與少玄就能消滅一半。」

一旁的少玄連忙點頭道:「是啊!別說半日了,等一會回去我一個人就能消滅一半。」

呃……

思雀的臉黑了一黑,然後硬生生地憋回去了那口氣,強顏歡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好,我帶龍王回房間吧!想必這個時候已經為您收拾好了。」

江染夜點點頭,便隨她一起去了客房。

客房裡收拾得很乾凈整潔,並且還給添了兩名小奴。

看來猩哩倒是好生接待他們。

江染夜望了一眼一旁的兩個小奴,對思雀道:「讓他們兩個退下吧!我有少玄就夠了。」

思雀剛想說不能慢待了他,只聽江染夜又道:「晚上由你留下就可以了。」

「我?」思雀明顯非常吃驚,面上的神情一會驚一會喜。

江染夜點點頭,沒再說什麼。

思雀一時間有些芳心大亂,她垂眸掩去眼底的喜色,輕聲回道:「那好,我且讓她們下去。」

「你也先下去吧!晚間再來。」江染夜出聲趕人。

思雀呆愣了一會。

「好!」

她行了一禮,便帶著那兩名小奴下去。

思雀剛一出帳篷,江染夜就望著苦瓜臉的少玄苦笑道:「你這是做什麼?為何擺出一副臭臉給我看?」

少玄撅了撅嘴,「魚兒姑娘還沒有找到,現在您竟然看上了頭上長著三根毛的思雀,並且晚上還讓她服侍你,真是枉費魚兒姑娘冒著生命危險到廝獸肚子里為你取龍珠了。」 江染夜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後做到床上,過了一會才道:「你跟了我這麼久,我以為你是最懂我的,結果……你這腦子什麼時候能開竅?」

少玄一聽這話,有點懵了,不明所以地撓撓頭:「我以為你晚上要讓那思雀做你的雌性。」

「晚間讓她過來就是我要與她上床?你為何不覺得我是要把她指給你,讓「」你倆發生關係呢?」

「我?」少玄嚇得后跳兩步,一臉吃、屎的表情。

「怎麼?你不行?」江染夜望了一眼他的襠部。

少玄立馬捂住命根子,苦著臉道:「龍王,您可別開少玄的玩笑,我洗澡的時候您見過了。」

噗!

江染夜差點噴血。

「何時見過?」

「就……就是我一千歲的時候。」

「那麼長時間了你還記得。」

「我當然記得。」

好吧!

江染夜不想再逗他,往床上一躺,眯起眼睛道:「我先睡一會,你我幫我盯著那兩個在葡萄架下的小奴,有什麼關於的西峽區的消息,過來稟告我。」

少玄點點頭:「好!我現在就去,您先休息。」

思雀出了江染夜的帳篷,便去了猩哩的帳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