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下意識的抬眸看過去,在看到熟悉的瑞典標誌的時候,腳步停了下來。

警車開道,後面跟了一順溜幾十輛車。

車子迅速的從他跟前駛過,然後停到了不遠處的酒店門口。

酒店前面已經積聚了不少的記者。

在第三輛車打開的時候,記者蜂擁而上,紛紛將話筒和照相機,對準了從那輛車上下來的人身上。

那人面色冷漠的看著記者,低聲說著話。

查理怔怔的看著那人,嘴角扯起一抹譏諷的笑,他和柏原崇還真是有緣。

當初柏原崇把他接回了王庭。

如今他見證了柏原崇的釋放……

只是,以後他們只會為敵。

查理站在車前,看了好一會兒,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眼角卻撇過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在記者最後面,明明那麼寒冷的天,她卻只穿了單薄的衣服,赤裸著腳站在濕漉漉的地面上,一頭雪白的頭髮,披散到了腰間,在人群中,顯得格外的耀眼。

查理頓了下,將視線拉了回去。

看著那道身影莫名的熟悉,他覺得那個人的背影有些像簡汐。

可……

簡汐的頭髮不是黑色的嗎?

什麼時候成了白色的?

就在查理盯著那人的時候,記者群里忽然出現了一陣騷亂。

而隨著這陣騷亂,一聲槍鳴聲響起。

站在酒店前保安迅速的出動,將記者群團團的圍了起來。

腦袋還沒有想清楚怎麼回事,身體已經作出了最本能的反應,等查理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大步的向著酒店的方向跑過去…… 記者群里發出尖叫的聲音,大家四散開來,拚命的想要逃脫。

可他們往外沒走多遠,便被攔了下來。

保安根本不允許他們躲到安全的地方,有些記者慌亂中開始破口大罵。

「柏先生,我們先進去吧。」

隨行的人走到柏原崇身邊低聲說道。

柏原崇不言不語,目光落在記者群中的那個白頭髮的女人身上,剛才那一槍是她打出來的。

可他印象里,沒有見過一個白頭髮的女人。

柏原崇盯著那個女人一會兒,開口說:「抓住那個女人,把她……」

話說到一半,恰好那個女人朝著他的方向開第二槍,子彈打偏擊中了大理石柱子。

站在柏原崇旁邊的人膽戰心驚。

柏原崇卻愣住了,看著那道身影,久久不能回神。

因為在她開槍的剎那,他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那個人不是別人,是葉簡汐!

「柏先生……」

身邊的人低喚了他一聲。

柏原崇神色驀地恢復了冷漠,死死地抓住旁人的手說:「務必把她抓住,如果抓不住,就地槍殺!」

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獄無門偏闖進。

葉簡汐,這次是你自己找死的!

柏原崇眼底殺意濃重。

手底下的人,立刻開始行動。

記者群很快衝撞開了保安的防護,往旁邊跑了過去。

擁簇在人群中的葉簡汐,卻一步也沒離開,直直的向著柏原崇的方向走,而後抬起手裡的槍,不停的朝著他射擊。

嘭,嘭……

連著兩發子彈射出,其中一顆僅以一厘米的距離,從柏原崇的胳膊邊飛過去。

葉簡汐準備再射擊。

而就在這使……

保安忽然蜂擁而上,將她牢牢地抓住,反手按倒在了地上。

地上的雪剛消融,塵埃混雜著雪水,黏貼在她蒼白的臉頰上,使得她看起來狼狽不堪。

葉簡汐卻像是一點都不在乎,握著槍的手,用力的捶打著地面,眼睛通紅的盯著柏原崇的方向,恨不得用目光,把他戳死。

柏原崇靜立在原地,俯視著被按趴在地上的葉簡汐,藍眸里沒有任何情緒。

過了幾秒,他一步步的走到她跟前。

「呸……」

葉簡汐啐了一口口水,那口口水恰好落在了他的黑色的訂製皮鞋上。

柏原崇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眉心微蹙。

而後他抬起腳,鞋尖抵著她的下巴,沒有任何感情的說:「恨我嗎?看你這滿頭的白髮,該不是因為我殺了慕洛琛,才會這樣吧?不過你也的確該恨我,畢竟我殺了你丈夫不是?現在慕洛琛在另一個世界,知道我被釋放了,也會死不瞑目吧。」

「畜生!」

葉簡汐咬著牙,艱難的吐出了兩個字。

柏原崇輕笑了一聲,說:「只是這些,你就覺得我畜生了?那我再告訴你另外一件事……」

「當初你父親不是裴錦德逼死的,是我逼死他的,因為我想和子夜在一起,那個混混太礙眼了,所以我就把他給殺了。子夜到現在,還以為是我救了你們一家呢,其實她不知道,當初我殺了你父親,連你也想一起殺了,不過為了讓她有所忌憚,才會留下你這個活口。」

「我把這些都告訴你了,你又能拿我怎樣?葉簡汐,你和慕洛琛不過是我腳下的螻蟻,憑你們也想撼動我,真是想都不要想。」

葉簡汐猛地動了下身體,往前挪動了一步,張嘴想要咬住柏原崇的腳踝。

可在她咬的那一剎那,柏原崇抬腳,一腳踩在了她的臉頰上。

「就這點伎倆,也想傷到我,不自量力。」

柏原崇輕蔑的看著瘋狂絕望的葉簡汐,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而後,他吩咐保安:「把她帶走。」

保安拉拽著葉簡汐,把她從地上拖拽起來。

可就在這時……

他們的身後驀地響起一道充滿怒火的聲音,「住手!」

查理跑到跟前,拚命的拉開保安,衝到被壓制在地上的那人跟前。

看清了她的面容后,他身體里每一個細胞都燃燒著憤怒。

真的是簡汐……

她竟然一夜白了所有的頭髮。

剛才他差點沒認出她來……

查理捧住葉簡汐的臉,眼淚差點落下來,強忍住落淚的衝動,想要把她扶起來。

可保安又用力的,把他推到了後面。

查理再次衝上前,想要把葉簡汐搶過來。

可更多的保安湧出來,層層的將他堵在了外面。

葉簡汐望著查理眼睛瞪到了極點,像是要落下血淚一般。

她看了好一會兒,對著他喊:「不用管我了,查理,記得告訴我媽真相,別讓他再被這個老畜生騙了。」

她來這裡,就沒打算活著回去。

要麼殺了柏原崇,要麼被柏原崇殺了……

洛琛已經沒了,柏原崇又被釋放。

要她看著柏原崇這個老畜生,好端端的活在這個世界上,逍遙法外,還不如殺了她來的痛快。

殺了她,她反倒能解脫,去另一個世界,陪著洛琛……

「你說什麼傻話?」查理低吼了一聲,指著柏原崇大聲說,「這個人你還沒殺了,你準備就這麼死了?你對得起慕洛琛嗎?」

葉簡汐睫毛微顫,死死地咬著下唇不說話。

口腔里血腥的味道瀰漫,鮮血順著她的唇角緩緩地流下來。

她想殺了柏原崇,比任何人都想殺了他。

可連容老爺子都拿柏原崇沒辦法。

她還有什麼辦法……

「簡汐,聽我的話,我會幫你的。」

查理說了一聲,緊緊地握住她的手。

葉簡汐不言語,大滴大滴的眼淚集聚到眼眶裡,又被她硬生生的逼回去。

她不會再落淚了。

這個世界根本不相信眼淚。

她只相信實權,只有掌握了實權,才可以不讓自己身邊的人,受到傷害。

葉簡汐定定的望著查理。

查理目光一瞬也不瞬,充滿了誠懇。

良久……

葉簡汐沙啞著聲音說:「我相信你。」

查理握住她的手,說:「我不會辜負你的信任。」

……

柏原崇望著眼前的兩個人,只覺得可笑。

或許他以往還對查理存有親情,可從查理打出那一槍后,他們所有的維繫都斷了。

眼前這個他從小看著長大的侄子,想要殺他……

他不介意,手上多一個人的鮮血。

「把她立刻給我帶走。」

柏原崇再次冷聲命令。

保安聽出他聲音里的冷意和不耐,立刻加大了力氣,想要把葉簡汐拉走。

可查理死死地抱住葉簡汐,說:「柏原崇,你敢把她帶走,我就立刻召集所有的媒體,把你的罪行公佈於眾,哪怕我沒有證據,但也會有人懷疑你,你想下輩子都在被人調查中度過嗎?」

「查理,你真是長大了,連威脅都學會了。」

柏原崇嘴角往下壓了一些,面露不悅。 「王叔,我只問你,放人還是不放人?」查理一副魚死網破的表情。

柏原崇眸子閃過一抹殺意,但很快歸於平靜。

他背著手,冷冷的吐出兩個字:「不放。」

今天他若是放了葉簡汐,那麼以後他都不會再有機會抓住她,把她殺了。

柏原崇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的保安說:「把人帶走。」

保安立刻開始把葉簡汐往酒店裡面的拖。

查理幾次三番想要阻止,可哪裡來得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帶到了酒店裡。

柏原崇見葉簡汐的身影消失在了酒店裡,冷漠的抬步往酒店裡走。

查理拿出手機,給容子澈撥了一通電話,電話接通后,他告訴容子澈葉簡汐所在的酒店,讓他趕緊過來。

等掛斷電話之後,他快步走到柏原崇跟前,抓住他的胳膊說:「不許走!」

只要柏原崇不進去,簡汐就會沒事。

「放手!」

柏原崇用力,想要甩開查理的手。

可甩了兩次,都沒能把他甩開。

柏原崇乾脆停下腳步,望著他壓低了聲音,語氣不善道:「查理,別以為我不敢殺你!」

「王叔想要殺我,盡可以殺,早在王叔開那一槍的時候,我就已經把自己當成死人了。」

「這是你自己說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