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剛想要動手,床上的女人睜開了眼睛。

「大哥哥……」她虛弱的喚著他的名字。

那雙眼睛清澈無比,像極了過去的蘇錦溪。

司厲霆將手背到了身後,聲音低沉道:「你醒了。」

「嗯,錦姐姐呢?她怎麼不在?」小七環顧四周,並沒有看到顧錦的身影。

「她身體有傷,我讓她先回去了,她明天一早回來看你。」

小七大大的眼睛盯著他:「大哥哥,你真的和錦姐姐結婚了?」

這是送上來的好機會,她不是不能受刺激嗎,只要自己刺激她就夠了。

「對,三年前我就已經和她結婚,她是我的妻子,我們還有一個孩子。」

之前她僅僅只是聽到一聲自己結婚就昏迷,要是聽到這些扎心的話,她應該會受不了吧。

「你們還有寶寶?」

「是個男孩,蘇蘇給他取名叫諾諾,長得很可愛,改天抱來給你看看。」

司厲霆繼續說著扎心的話,原本以為小七會忍受不住心臟病發。

從卡特那裡他得知穆七從當年就她一命之後她就一直在找自己。

她等了整整十五年,等來卻是自己結婚生子的消息,這不是一個小打擊。

小七手中不知覺抓住了被子,「那你喜歡錦姐姐嗎?」

「如果不喜歡,我怎麼會和她結婚,準確的說我不只是喜歡,而是愛!

我愛她勝過了一切,這一輩子我只會愛她一人。」

小七垂下的睫毛在輕輕顫抖著,她應該要崩不住了吧。

誰知小七猛地抬頭,「那你一定要好好對錦姐姐,不許欺負她。」

那雙含著淚水的大眼睛深深觸動了司厲霆的心。

「可惜你們結婚的時候我沒有能到現場見證。」

「一年後,我們會在海島上完婚。」

「大哥哥,不,姐夫,那我可以參加嗎?」

對上這樣的雙眼,這樣善良的人,司厲霆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當然可以。」

為什麼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小七不是喜歡他嗎?

「我……聽卡特說你一直在找我?」

「是啊,當年你救了我便離開,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

我身體不好,不能經常出門,我只能在畫板上畫上你的樣子,讓塵哥哥幫我找你。

可是這些年來一直都沒有蹤跡,沒想到你早就結婚了。」

小七說到這裡臉上只剩下失望之色,但她還是在強顏歡笑:「你不難過?」

「起初有些意外,不過知道你是和錦姐姐結婚,我真心為你們感到高興。」

小七甜甜一笑,「你可一定要對錦姐姐好。」

「……好。」

這樣的穆七,司厲霆下不了手。

他聲音啞然道:「你在這裡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來看你。」

「好,姐夫再見。」

回去的路上,司厲霆腦中一直浮現小七那張強顏歡笑的臉。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分明她很難過,還要祝福自己,她沒有像是其她女人那樣的妒忌心。

十五年,一生能有多少十五年。

顧錦已經洗好澡換好了衣服,她坐在床邊擦頭髮。

還是家裡讓人覺得安心。

司厲霆從背後抱住了她,「蘇蘇……」

「厲霆哥哥,你回來了,小七有沒有醒過來?」

「她醒了。」

「那我去看看她。」

這兩姐妹是真的對彼此好,司厲霆突然很慶幸,他當時沒有殺了穆七。

要真的動手,顧錦會恨他一輩子吧。

將她拉回懷裡,「你這樣子去哪?好好在家休息,她那邊醫生做了檢查,身體已經穩定下來,我們明天去看她也不晚。」

「哦……厲霆哥哥,是出什麼事情了嗎,我怎麼覺得你有些不開心呢?」

他主動拿起毛巾給她擦拭頭髮。

「我能有什麼不開心,只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

蘇蘇,你答應我,以後再不要離開我的視線,不要讓任何人接近你。」

「好。」顧錦只當是司厲霆受了這次的刺激,乖乖答應。

名門契約 「你先去洗漱,瞧你這一身也不比我之前乾淨多少。」

司厲霆渾渾噩噩泡在浴池裡,既然小七他下不了手,等到穆塵找來,他肯定不會放過顧錦。

穆塵是那人的代理人,黑白兩道有的是人,顧錦又一次陷入了危險之中。

「厲霆哥哥,怎麼頭髮都不擦乾就出來了?看你滿臉的嚴肅,沒有心事才怪。」

顧錦覺得司厲霆回來就不太對勁,問他又什麼都不說。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感受著她平穩的心跳,他一字一句道:「蘇蘇,我會保護好你的。」 顧錦總覺得司厲霆奇奇怪怪的,她們是夫妻,只要是他不想說的,顧錦也不會強行逼迫他。

再好的夫妻也都應該有著自己的私人空間,該說的時候不需要自己提醒他也會說。

這次顛沛流離,結果倒是還不錯,顧錦心情很好,她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

這些天沒有一天睡過踏踏實實的好覺,今天她總算是能好好的睡一覺。

司厲霆看著在他懷中睡得香甜的小女人,手指放在她的胸口處,感受著她的心跳聲。

這麼好的蘇蘇,竟然會有人想要挖掉她的心臟。

顧錦也不知道在睡夢中夢到了什麼,嘴角微微勾起,應該是做了一個美夢。

「媽媽……」

聽著她的囈語,司厲霆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蘇蘇,一定會沒事的。

第二天一大早顧錦就從睡夢中醒來,人還沒有完全清醒,嘟囔道:「厲霆哥哥。」

司厲霆站在床邊穿衣,「我在,睡醒了嗎?沒睡醒就再睡一會兒。」

「醒了,我去醫院看看小七和林助理,不,現在應該改口叫林副總了。」

「他不會介意這些虛名。」司厲霆從衣櫃給她挑選了一條裙子,和他身上的領帶正好相配。

「蘇蘇,我還有些事情要做,你要去醫院的話帶著黑契,我忙完就過來找你。」

想著林均這個機器人都倒下了,公司應該也有很多事情要忙,顧錦很是乖巧。

「好,不用擔心我。」

「我讓人給你準備了輪椅。」

顧錦嘟著嘴,「我自己可以走的,就是不能走太遠。」

「聽話,你也感覺到你的身體和常人不同,你的新陳代謝比較慢。

你比普通人衰老得慢一些,代價就是身體好得也比較慢。

如果不好好保護這條腿,很容易會廢掉的。

我知道你不想坐輪椅,等傷口好一點了,咱們就不坐。」

他的溫柔寬慰成功讓顧錦妥協,顧錦無奈的攤了攤手,「好吧。」

「乖,我很快就來。」

司厲霆的溫柔就像是一輪暖陽,照得顧錦渾身暖洋洋的。

目送著那道高挑的背影離開。

關門的瞬間,司厲霆臉上恢復成了冷漠之色。

「給太太準備好早餐,二十分鐘以後太太會下來。」

「好的先生。」

傭人們替他打開了大門,車子已經在外面等候。

司厲霆邁開大長腿上車,口中報出一個地名。

在此之前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

一間實驗室裡面,有兩人被捆在了病床上。

這兩人正是那兩個帶走顧錦的人販子,他們被帶到這個地方餵了不少葯。

儘管吃了葯暫時沒有什麼反應,應該不是毒藥,但怎麼都不可能是好的葯。

兩人的手腳都被綁住,就是為了防止他們自殘。

門開,一人逆著光進來。

和昨天在村裡看到的狼狽男人不同,司厲霆穿著熨燙服帖的西服,帶著一身冷意進來。

這樣高貴疏離的男人,儼然和他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

兩人早就後悔了,因為他們的一時貪念導致親人朋友被抓,家園被毀,他們成了罪人。

「這位總裁大人,求求你放了我們吧,我們的家已經被毀了,你想要怎樣?」

司厲霆看了一眼腕錶,臉色漫不經心道:「葯給他們吃了沒有?」

「已經服用,一般要做這種手術都需要提前三個月服用,我給他們用的是特效藥,功效加倍,只要七天以後就可以做手術了。」

兩人的話他們完全弄不明白,「你給我們吃的是什麼葯,要殺就殺,不要給我們做手術!」

他們的同伴全都被送去了警局,該判刑判刑,該槍斃槍斃,偏偏他們兩人活著。

說明等待他們的是比死還要痛苦的折磨。

司厲霆冷冷勾唇一笑:「七天以後你們就知道了。」

「總裁大人,我們做了什麼,已經一五一十交代清楚了,這些年我們一共賺了一百多萬。

對於你們來說就是分分鐘的事情,你大人有大量,我們也沒有對你太太做什麼。

她感冒發燒還是我們去給她抓的葯,你為什麼一定要置我們於死地呢?」

兩人說的話讓司厲霆只覺得可笑,「你們的一百多萬,拆散了多少個家庭?

我的老婆也是你們能動的?放過你們,你們抓走的那些無辜女人誰來放?

想死沒這麼簡單,我要你們血債血償!肉債肉償!你們不是喜歡賣人,很快你們就會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滋味了。」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你,你是要我們做那種手術!」

他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還是很清楚一些東西的,做變性手術之前就需要吃藥。

在泰國那邊是人妖最鼎盛的時期,一些人是喜歡女孩,從小就開始吃激素葯,長大了去做手術。

而有的則是因為家境貧困,為了活下去,在那邊是很常見的事情。

然而你突然要一個正常的男人變成女人,他們怎麼接受。

「不錯,我就是要把你們變成女人,再讓你們嘗嘗被賣的滋味。」

兩人慌了,這比殺了他們還要痛苦啊。

「總裁大人,我知道都是我們的錯,求求你,你給我們一個痛快,與其這樣活著,我們寧願死了。」

司厲霆輕笑一聲:「死,其實是一種解脫,你覺得我會這麼輕易的放你們?」

在兩人越發絕望的眼神中,司厲霆一字一句道:

「別想著逃跑,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你們身邊全程24小時都會有人監視,你們沒有機會自殺。

等你們用身體償還了一百多萬欠下的債,我自然會給你們一個了斷的方式。

你們死後,我會將你們體內所有器官捐獻給醫療機構。

至於你們賺的所有錢財,我也會捐出去。」

這個男人不僅要讓他們變性成女人,而且還要他們去伺候男人,一直到掙滿一百多萬為止。

就連死,他們都還要被人解剖摘取身上的器官。

太殘忍了!這個男人簡直就是魔鬼!

兩人嚇得身體直發抖,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可怕的人。

「你這樣做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呵,我可是為人民除害,像是你們這樣的人販子,死一百遍都不為過!」

「除了我們之外,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人販子,你要抓就把他們所有人一起抓了啊!」

「他們可沒有像你們這麼瞎眼,動了不該動的人,這是你們應該得到的代價。」

司厲霆見兩人猙獰的表情,突然覺得沒有了趣,「算了,我沒那麼好的耐心,明天就做手術吧。」

「可是他們的身體雄性激素過剩……」

「我又不是要他們變成絕色美女去選美,葯慢慢吃,先做手術。」

「好的,總裁。」

司厲霆轉身離開,身後傳來那兩人的咒罵聲,罵的一個比一個難聽。

「快,堵住他們的嘴。」

其他人都嚇瘋了,生怕惹惱了司厲霆。

近來關於這位總裁大多都是寵妻狂魔的傳言,好多人忘記了他的本性。

自始自終,他寵的也只有那一位罷了,除此之外女人他都不會理會,更不要說是男人了。

司厲霆慢條斯理走到門口,朝著那兩個被綁住了手腳,嘴都被堵住的男人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