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北上確實是在聽葉寒的話,但是九城結盟利益最多犧牲三成。

三成利益就連不上不下都算不上,別人根本不稀罕。

七成是葉寒能想到的最低底線。

但是天地城覺得自己死了這麼多人,如果不拿點好處過來,就太吃虧了,

結果就是其餘八城態度強硬,想繼續可以,出同樣的兵。

新盟友也需要他出同樣的兵力,雙方都要,就讓他陷入兩難。

於是他想出了一個絕妙計劃,那就是濫竽充數。

但是濫竽充數也需要看上去行才行,他就去找葉寒,看看如何把這群人訓練的像那麼回事。

葉寒不會白白做這種事,當然是有要求的。

那些次的淘汰掉的,他葉寒要。

天地城城主心想,還有主動接鍋的,雖然知道葉寒肯定另有所圖,卻也答應下來。

畢竟要是兩頭成功,自己這點損失就不算什麼。

葉寒此舉真的有自己的心思。

多一些百姓,只會讓住房更緊張,小鎮生活物資消耗增多。

可也給了他們一些參照,讓天地城的人,出現事情想要逃跑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們小鎮。

畢竟生活質量不同,而且基礎那麼差的人,到了小鎮都能免費有房子住,有事情可以做,還有一筆用於第一年生活的錢。

修士來了待遇更好。

有了這樣的參照,天地城的人,怎麼會不動心。

能悄悄逃跑的,第一天就來了四五個修士,以及二十人左右的百姓。

葉寒將他們先安置到小鎮上,表示等仗打完再行分配。

他也不確定對手是否應剛第五戰。

此戰必定是全力以赴,而葉寒這邊增加有限。

縱使訓練的再好,還是有人數上的差距。

不過他依然不着急,每天都只進行微調,一步一步來。

秦天倒是給出了一個建議,正所謂兵不厭詐。

他從訓練天地城百姓,得到啟發。

何不讓自己的百姓,也穿上戰甲,出城安營紮寨。

城樓上佔滿人,然後巡邏隊增加到四支。

高山林木之間,再安排點人手,時不時釋放出點殺氣,讓對手以為他們獲得了增兵。

對外再放出消息,是天地城的人增援到了。

這一下還真就把對手給哄住了。

對手原定計劃是三天後展開進攻,被他們這麼一弄已經耽誤三天時間。

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以前,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吃過四次敗仗,再輸下去,將會攻守逆轉。

但這也只是拖延時間而已,想要真的取勝,就不能閉門造車。

等待自己實力增強,猴年馬月的事。

必須要先一步打敗對手,能消滅一千是一千。

於是他們就有了一個周密的計劃。

首選被贖回去的戰俘,透露出兩個消息。

第一個是,葉寒這邊其實並沒有增兵多少,很多時候是虛張聲勢。

第二就是葉寒跟另一個主將在奪權。

而且已經到了快魚死網破的地步。

當然靠着一面之詞,很難讓對手信服。

秦天跟葉寒之間上演了一出周瑜打黃蓋。

他將叛徒,還有死囚,全部偽裝成秦天的家人。

葉寒當着全城的面處死。

而秦天也被關入大牢,假裝被穿了琵琶骨,全身被打的鮮血淋漓。

在死之前,秦天發誓要報仇,並且將小鎮一個弱點告訴對方戰俘。

對方戰俘被放回去,立刻將重要消息告訴城主。

因為戲過於真實,秦天又已經死了,這讓城主深信不疑。

立刻叫人從弱點處進攻。

這樣就能切斷葉寒的物資補給,等成功以後,自己再從正面擊潰葉寒。

畢竟弱點處,並不適合大規模作戰,卻也足夠撕開葉寒的口子。

這已經比此前硬碰硬要好的多。

並且他還很謹慎的交代,一旦發現有詐,立刻停止行動。

增援隊伍就在外面。

可惜他的對手是葉寒外加一群,身經百戰的軍事高手。

儘管已經小心,卻還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這一千五百人來到弱點處,就被三處分兵,而且期間並無異常,還殺死了他們的暗哨。

其實這些暗哨也是必死之人,所以錯讓對手以為,距離成功只有一半了。

分兵的結果就是每隊五百人,而葉寒用來殲滅的人數多達兩千。

對方是慌亂迎戰,自己這邊出手迅捷,先斬指揮者。

以俘虜為主,擊殺次之。

很快這一千五百人,就這樣被全滅,不過戰死只有六百人,被俘虜九百人。

葉寒這還不算完,讓他們發送危險信號,使得對手過來營救,結果中了埋伏。

他們拚命逃跑,完全沒有組織起有效抵抗。

使得葉寒出手,再俘虜上百人,傷兩百多人,殺死接近百人。

如此一來,對方相當於是折損兩千多人。

葉寒這邊,連續以少勝多,士氣高漲。

同時上漲的還有贖金。

對方城主勝怒之下,將回來提供假情報的人,連同家人一起處死。

這使得新回來的人,不敢再多說半個字。

第五戰,又開始擱淺。

給了葉寒休養生息時間,好緩解連續作戰帶來的傷亡跟疲態。

甚至破天荒的給了全鎮三天休假,不用訓練,只管放鬆。

這三天他的人可沒有閑着,繼續微調,讓自己這邊防禦力更強。

為的是少死幾個人而已。

戰爭到來少死人,能留得住人,才是最為關鍵的。

而對方還不肯罷手,在準備第五次戰爭時,還派去了一個五個殺手,主動加入葉寒陣營。。 陸謙走出領地,隨後下陷地底,開始掠奪本源。

尋常掠奪本源至少耗時十天半個月,現在根本沒有這個時間,中元紫君一旦反應過來,勢必下來搜查,屆時就跑不了了。

所以陸謙才讓楊蕭幫助研究快速掠奪本源之法,可能略有損耗,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之後,陸謙展開秘法,開始掠奪本源大計。

極冰國。

隨著赤焰和蛇母的離開,毒蛇和噴火怪人隨之消失,長著白頭髮的雪人終於獲得了安寧。

「總算安全了。」一個皮膚雪白,肌肉虯結的男子放下武器。

「爹爹!」

男子的三歲女兒蹦蹦跳跳跑上來,神色間充滿了歡喜。

「哎喲,又胖了,走,爹爹給你做好吃的。」

男子抱起女兒,妻子在門口笑眯眯看著父女二人。

轟!

此時,大地裂開。

幸福的一家三口掉了進去,摔得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

同樣的事情,在這極冰之域不斷發生。

火災、山崩、地陷、洪水……種種天災無情吞噬生靈的性命。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早已逃之夭夭。

陸謙來到另一處領地,殺光鎮守的高層,然後進入地底奪取天地本源。

這麼短的時間肯定無法吸收,陸謙只是拿走,回去慢慢消化也不遲。

終於,陸謙將剩下兩塊領地本源全部奪走,逃之夭夭。

等中元紫君意氣風發回來之時,便看到是生靈塗炭的一幕。

蟾月呢?蟾月去哪了?

中元紫君搜尋著女兒的聲音,氣息全無,莫非……

他想到一個可怕的事實。

「不!!」

怒吼聲傳遍四方,天地為之震動。

「陸謙!上天入地,也要將你剝皮抽筋!!」

中元紫君如何不明白是誰幹的,可笑自己還以為對方中了圈套,原來赤焰和自己都中了那小子的詭計。

心裡對陸謙恨之入骨,唯有將他抓起來,把他最親近之人一個個殺死,將其靈魂鎮壓在太陽之下,永世焚燒才能解心頭之恨。

後知後覺的玉京山開始抓陰景天宮的人,不過陸謙比他更聰明,早早就將人藏到南靈域,早已不在中央大地。

只等風波過後再來。

另一邊,赤焰真君急匆匆回到赤帝城。

中元老兒修為又強了,為了避免打擊報復,赤焰覺得還是低調一點為好。

「該死的酆都,居然這麼快就死了,真沒用。」赤焰真君罵道。

還以為是好的炮灰,沒想到如此不堪一擊。

這時,他也接到蛇母安全回歸的消息。

赤焰想了想,來到幾人經常碰面的山上。

「酆都真的死了?」赤焰真君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人平時看著還挺聰明,今天怎麼忽然就拉了呢。

「應該是。」

蛇母說道。

兩人都親眼見到陸謙的死亡,如果不出意外,陸謙必死無疑。

不過,蛇母內心隱隱有種感覺,陸謙不會如此簡單死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