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可是聽說過,在大陸的傳說中,的確是有一些絕世天才,體質非凡,遭遇到了某種變故之後,會突然開竅,一飛衝天,展露出驚人的天賦。

「可惜了,這樣一個少年天才,卻出生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錯過了最佳修鍊時間,不過,亡羊補牢猶未遲,等到我任務完成了,可以將他帶出這礦區,傳授他一些武技,但願能夠為我人族培養出一個人才吧。」一邊和雷諾先聊著朝交礦的方向走去,高起靈一邊在心裡暗暗下定了決心。

很快,大樹、石桌還有那長長的排隊人群可見。

雷諾排著隊,花費了一炷香時間,交了礦石,換取到了口糧。

自從第一次被刁難之後,剩下這些天時間裡,雷諾每次交礦換糧的過程就非常順利,沒有受到絲毫的刁難。

張橫就好像是不認識雷諾一樣,每次都不偏不倚,例行公事一般做出評價。

雷諾當然不會以為是自治隊的這些豺狼怕了自己。

越是平靜的水面,可能隱藏著越是恐怖的風暴,雷諾絲毫沒有放鬆警惕。

這些天雷諾一直都是一個人,孤單慣了,交礦換糧之後,徑直回家,也沒有和其他人打招呼。

進了住宅區大門,順著小道往裡走,雷諾還在沉思著該如何更加有效果地提升自己的實力。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自己家門口。

雷諾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每天回來看到家的那一瞬間,是雷諾最放鬆最開心的時候。

過去的一個月時間裡,雷諾已經抽出時間,將原本漏風漏雨的小木屋重新修葺了一遍,所有的縫隙都被堵上,屋頂還開了可以閉合的天窗,白天陽光好的時候,打開天窗讓太陽光直接照射進入屋裡,驅趕了陋室中的寒意和潮氣,就連外面的院子,雷諾都安裝了籬笆樁,有根據前世的創意,設計了不少好玩有趣實用,讓這個原本支離破碎的家,煥發了新的生機。 「這個時候,姐姐應該已經回來了吧?嗯,哈哈,聞到肉香了。」

雷諾笑了笑,躡手躡腳走進去,想要嚇嚇蘇妲己。

推開門。

一股淡淡的肉香飄出來。

雷諾猛地竄進去,剛要大吼,卻發現蘇妲己並不在裡面。

「咦?人呢?」

他有點兒奇怪。

爐子上還在煮著肉,看起來剛剛好,一邊的飯桌上,還擺著碗筷,顯然是只等雷諾回來就開飯了。

「嗚嗚……」

前些日子回來的小白正蹲在家裡的灶台旁邊,一臉迷茫的看著爐子上面還在微微冒著咕嘟聲音的肉湯,歪著可愛的小腦袋似乎在想:「這東西有什麼好吃的啊?為什麼姐姐跟雷諾哥哥會每天吃的這麼香啊?」

雷諾走過來,隨手撈了一塊肉,吞了一大塊,又喝了兩口肉湯,同時看向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小白問道:「小白,姐姐呢?」

「嗚嗚,嗚……」小白將自己短短的尾巴快要搖成了風車,同時沖著大門的方向叫了兩聲,似乎在說:「姐姐剛才出去了,讓我在家等你。」

「嗯,出去了嗎?」雷諾一愣,不過也沒有多想,畢竟營地裡面到底算是個安全的地方,姐姐也不會出什麼危險。

雷諾將今天換來的食物,都儲藏進了一口石缸中,裡面已經堆得滿滿的了,恐怕整個奴隸礦營之中,也就只有蘇家姐弟的家裡是有餘糧的了,其他奴隸家裡連吃都吃不飽,存糧更是想都別想。

不過雷諾等了一會兒,還不見蘇妲己回來,心中就有點兒擔心了。

他想了想,還是出去找找。

……

雷諾交待了小白之後從家裡出來,找遍了家周圍,都沒有見到姐姐的蹤跡。

「嗯,都已經是下工的時間了,而且看樣子姐姐都已經回來過了,她還能去哪裡呢?」

雷諾想了想,順著小路拐了兩個彎,正要去姐姐平日里分揀礦石的地方去問一問。

路過一幢房子的時候,突然旁邊牆角後面的小樹林里,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這聲音很小,若不是雷諾在藍色水晶印記的提升下聽力變得極強,換做一般人,肯定聽不到。

當然,更關鍵的是,雷諾聽到這對話的聲音中,有一個正是自己的姐姐蘇妲己。

「嗯?姐姐到這裡來幹什麼?」

雷諾心中一動,沒有做聲,悄悄地靠了過去。

進了樹林,每走幾步,就看到遠處姐姐的身影,正一臉憤怒地和人爭執著什麼。

而且還不止一個人,有三四個人,把姐姐圍在了中間。

為首的那個人,赫然正是陰險的中年文士毒蛇賈仁。

「這幾個人圍住姐姐要做什麼?難道……」雷諾心中頓時怒氣上涌,不過他這一次沒有衝動。

聯想到姐姐這些日子以來的一些異狀,雷諾明白,可能是有什麼事情她在瞞著自己,所以雷諾沒有第一時間衝出去,而是小心翼翼地靠近過去,想要聽一聽事情的原委。

樹林中。

「蘇妲己,事情可不能一拖再拖了,一個月前,你答應過要嫁給我們陸隊長的,這一個月里,你們姐弟兩個人吃的喝的用的,那件不是我們陸隊長送來的?要不然,就憑你們兩個小孩子,真的能夠頓頓吃到鮮肉?現在距離你答應嫁的時間,可還剩下不到十天了,我們隊長讓我過來問問你,準備的怎麼樣了?」賈仁一臉陰笑步步逼近。

蘇妲己臉上露出慌亂之色,但那清麗脫俗的俏臉上,卻是一臉的倔強,道:「是你們拿我弟弟的性命威脅,我才答應的……還有十天時間呢,你放心,我答應過的事情,一定做到,但是,你們也別逼得太過分。」

賈仁嘿嘿一笑,道:「好,小丫頭,話可不能這麼說……嘿嘿,不過,你說過的話,最好給我牢牢記住,要是你敢反悔,我有的是手段,讓你們姐弟倆生不如死,嘿嘿,巴魯特大人很快就要回來了,你知道的,他老人家對你弟弟,可是一直都看不順眼,要是沒有我們陸隊長幫忙,你弟弟被巴魯特大人看到,還是難逃一死。」

蘇妲己的臉上,出現一絲悲憤之色,道:「我們姐弟在這礦營之中,還不是任你們揉捏,你們還用擔心我違背誓言嗎?」

「哈哈哈。」賈仁狂笑了起來:「你明白就好,我們隊長已經說了,這幾日,你不用上工了,後天下午,會有人送過來一些布料,你自己做好嫁衣。」

說到這裡,賈仁突然陰笑著,一臉譏誚嘲諷之色,道:「對了,最後好心提醒你一下,好好在家裡洗一洗,把身上都洗乾淨一點,該剃的毛都踢掉,嘿嘿他可不喜歡髒兮兮的女人,嘿嘿,想好到時候該怎麼侍奉我們隊長,怎麼才能讓他開心,到時候才能在巴魯特大人面前,幫你弟弟求情……」

這話就說的無比羞辱淫.穢了。

蘇妲己氣的一張臉都紅了。

但她咬緊牙關沒有哭出來,決不能在這幾個惡人面前露出怯色。

「哈哈,洗乾淨哦。」

「我家大人比較喜歡白虎呢,下面的毛也要剃掉哦。」

其他兩個自治隊隊員,也是戲虐的哈哈大笑,一臉的醜陋淫.穢表情。

就在這個時候——

「我看要好好洗洗的是你們的嘴巴。」

一個清朗冰冷的聲音突然從遠處的樹後面傳來。

賈仁等人的笑聲戛然而止。

蘇妲己也驚訝地抬頭。

就看雷諾從後面大樹後面緩緩地走了出來,眼睛里有著火焰一樣的神色閃爍,陰沉著臉像是要殺人一樣。

「小諾,你……你怎麼來了?」蘇妲己連忙走過去,擋在了雷諾的身前,生怕弟弟衝動之下,做出來什麼。

雷諾又心疼又生氣地看著姐姐,咬牙道:「姐姐,我都聽到了,也都知道了……唉,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我已經長大了呀。」

對面。

「哈哈,小雜碎,你長大了?」賈仁陰冷地笑著:「怎麼,吃你姐姐賣身買來的肉食長個子了,就以為自己什麼都能做了?不知道死活的東西,要不是你姐姐死命維護你,你早就是礦溝里的一坨腐臭爛肉了,這裡哪裡有你說話的份。」

雷諾眼眸中的光芒,頓時宛如要殺人一樣,一字一句地道:「姓賈的,你再說一遍。」

他甩開姐姐的手,一步步地逼過去。

「喲?要動手啊?哈哈哈,小兔崽子,真的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一個自治隊隊員大笑了起來,一臉不屑冷笑之色,大踏步地走過來,抬手一個巴掌就朝著雷諾的臉上扇過來。

「不要……」蘇妲己尖叫著衝上來,要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那一巴掌。

雷諾怎麼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輕輕抬手,很是隨意地就抓住了那自治隊隊員的手掌,然後另一隻手扶住蘇妲己,臉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道:「姐姐,弟弟現在已經長大了,不但能保護自己,更能保護你,相信我。」

話音未落。

雷諾的五指微微發力。

咔嚓咔嚓。

一陣關節碎裂的聲音傳來。

「啊……不……」凄厲的慘叫聲中,那自治隊隊員慘嚎著跪了下來,一張臉疼的變了形。

他那隻被雷諾握住的手,所有的骨頭幾乎全部都被捏碎,就像是被鐵鎚砸中了的核桃一樣,他一臉驚駭絕望地看著雷諾,從這個少年手掌中傳來的力量,簡直不似是人類,任他使出了吃奶的力量,卻根本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力,碎掉的手掌中傳來的那種撕心裂肺的劇痛,讓他疼的眼淚鼻涕都流下來了。

這幅畫面,讓賈仁身邊其他兩個想要衝過來的自治隊隊員,瞬間就呆住了。

單手捏碎他人手掌,這需要多大的力氣?

賈仁表面上神色不變,但心中卻是無比驚駭。

這個小雜碎的力氣,似乎比上一次更大了。

這可不僅僅是因為這些日子他吃了肉,只怕……

賈仁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可能——一定是高起靈暗中用了什麼辦法,幫助了這個小雜碎,很有可能是傳授了這個小雜碎什麼功法,看來之前自己的懷疑沒有錯,高起靈的確是懂得武道修鍊的法門,而且真的和這個小雜碎勾結在一起了。

「啊啊,疼死我了,不……鬆手,快鬆手,啊啊啊,饒了我……」那個自治隊隊員哪裡還有絲毫之前囂張跋扈的影子,跪在地上,宛如殺豬一樣嚎叫求饒。

雷諾低頭看著那張醜陋變形的臉,冷哼了一聲:「狗仗人勢助紂為虐的東西……這一次不要你的命,只給你一個教訓,下一次……哼!」

說著,飛起一腳,直接將他踢飛。

嘭!

這自治隊隊員落在地上,半天起不來,抱著自己的右手慘嚎。

不等賈仁等人在說話,雷諾目光在周圍一掃,看到了一顆直徑大約二十多厘米的栗樹,心中一動,走過去,猛然發力一腳踢出。

轟!

地面似是在震蕩一樣。

栗樹喀拉一聲,從中間斷裂為兩截,上半截樹榦連同樹冠一起直接飛了出去,撞在了五六米開外的另一顆栗樹上。

氣氛如死一般安靜。

即便是早就有點兒心理準備的賈仁,看到這一宛如史前巨獸爆發般的一幕,也有點兒瞠目結舌。

———–

因為刀子玩這個遊戲不是很多,多以大家關於自己喜歡的情節,請多多提意見啊,比如一些副本情節啊,遊戲裡面感人的設定等等 「姓賈的,以後再敢打我姐姐的主意,我就要你的命。」雷諾彷彿是一頭從地獄之中走出來的野獸一樣,渾身殺氣騰騰,彷彿對面任何一個人,敢說一個不字,他就會衝過去將其撕成粉碎。

對面也確實沒有人敢喘大氣。

就連手掌被捏碎的那個自治隊隊員,也似乎是忘記了疼,一點兒聲音也不敢發出來。

「剛才說的話,我現在就要你們都咽下去,自己抽自己嘴巴。」雷諾用一種即將擇人而嗜的野獸一般的目光,看著其他三個人。

「你……你不要太過分。」賈仁色厲內荏。

「我數三聲,如果你們的嘴巴還沒有出血,那我就宰了你們。」雷諾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危險:「你們的嘴巴太髒了,需要血洗一洗。」

賈仁三個人,感覺好像是被最可怕的魔獸盯住了一樣,渾身顫慄,想要逃,但腿肚子卻不爭氣地軟了下來,無法想象,這樣一個小孩子身上,居然會有這種可怕的壓力。

啪。

一個自治隊隊員終於受不了那種壓力,抬手真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

三國張濟大帝 有了第一個帶頭的,剩下的人,看了看那被踢斷的栗樹,再想一想自己的骨頭似乎比栗樹脆弱許多,心中直冒冷氣,也不敢怠慢。

啪啪啪。

包括賈仁在內,都反手抽著自己的嘴巴。

抽了好幾下,就有人嘴角出血了。

雷諾根本無視幾個人眼中那仇恨的目光,轉身輕輕地拍掉了身上的草屑,然後拉著蘇妲己的手,道:「姐,出氣了沒有,我們走。」

蘇妲己這個時候,似乎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就這麼愣愣地被雷諾拉著,走出了小樹林。

一直到姐弟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樹林外的拐角處,賈仁等幾個人,才慢慢地回過神來。

「這個小雜碎……」一個自治隊隊員低低了罵了一句,但看著旁邊被一腳踢斷的那顆粗重的栗樹,他驟然覺得嘴唇乾澀,心頭一寒,後面的話,卻是再也罵不出來了。

賈仁捂著有點兒紅腫的臉,長長地吸了一口氣,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走,回去。」

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小樹林。

……

……

溫馨的小屋裡。

「姐,幹嘛用這種目光看著我啊。」雷諾故意嬉皮笑臉地做了個鬼臉。

旁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