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好像是生氣了。”雬月笑着說道。

我們也不知道真假,只是愈發的覺得這東珠的神奇之處了。

“你剛纔問的什麼,他爲什麼會出現這兩個字啊。”我問軒轅上祁道。

軒轅上祁開口道,“我剛纔問他陰陽法王的下落。”

“這都能行?”這實在讓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那雲脈到底是什麼?”我又問道。

雖然現在東珠給我們透露了線索,但是,現在看來我們好像根本就不理解他給我們的提示到底是什麼。

“我倒是知道有個地方叫做雲脈,只是那個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啊。”雬月有些若有所思。

“不放說來聽聽。”軒轅上祁說道。

雬月點點頭在,這才說道,“有一個非常古老的傳說,說是在最濃密的雲海之下藏着一個不爲人知的山峯,就叫做雲脈山。難道這東珠的意思是,陰陽法王就在雲脈山上,現在我們得到雲脈上去找他咯。”

我們都覺得這東珠所說不可信,想要重新找別的線索。

這個時候忽然想到屋子裏面還坐着一個女人,也不知道應該把那個女人怎麼樣。

“裏面那個女人怎麼辦啊?”我問雬月道。

雬月朝裏面看了一眼,問答,“你知道里面的那個女人是怎麼來的嗎?”

我翻翻白眼搖搖頭道,“我怎麼會知道啊。”

雬月這個時候,朝着我勾了勾手指,說道,“那你過來,我給你說一下。”

不知道雬月爲何這個時候,忽然對那個女人感了興趣,只好湊過去,看他到底要耍出什麼花樣來。

“你想怎麼樣啊?”

我看到他從手中拿出一張符紙來,然後將符紙整個的拍在了那女人的臉上,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剛纔還冰清玉潔,水嫩嫩的女人,一下子變成了衣服骷髏架子,把我給嚇了一跳。

九轉傳奇 倒抽了一口冷氣,我連連的向後退去。

“這是……”

雬月咧嘴一笑道,“這還不懂麼?”

我隨即臉一紅,沒有再說話,只是想不到這李半仙一大把年紀了竟然還想這種事情。

屋外的月光已經消退了,屋子裏面本來就沒有點蠟燭,所以屋子裏面此時是漆黑一片。

到了正堂發現軒轅上祁手中拿着的東珠,正好把整個房間都照亮了。

“現在到底怎麼辦?我們是去不去這個雲脈山啊?”我問答。

軒轅上祁正低頭看着東珠,聽見我問話,這才點點頭道,“如果按照這東珠的指示的話,我們的確是需要去一趟雲脈山。”

雬月聽到之後,微微嘆了一口氣道,“這雲脈山可不是普通的山脈,也不是我們想要去就能夠找到的啊。”

“不就是一個山嗎?怎麼會找不到?”蘇溫柔低聲的問道。

雬月解釋道,“這雲脈山就像是天上的雲彩一般,風吹到哪裏就到哪裏,一時三變的,根本就不好找。”

我點點頭,略一沉思到,“那也說得過去,你說像是陰陽法王那樣的人話,怎麼可能會待在普通的山上呢,也只有這雲脈山最適合他住了。”

最後我們商量之後,一致通過去找這個傳說中的雲脈山,既然雬月說據傳有人見到過雲脈山,那就說明肯定是有這座山,只要是有,我們就肯定有辦法能夠找得到。

從牛村出來之後,我們根據雬月的指示,仍舊一路向西。

在路上,雬月和軒轅上祁分別發揮自己的人脈,知道了,在過去的幾百年間,雲脈山曾經出現過的地方,最後根據在地圖上的位置,我們斷定,若是沒錯的話,這雲脈山下一次經過的地方應該是在山西的一個小鎮上面。

雖然這是個猜測,但是想來現在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只能這麼一試了。

等我們趕到那個小鎮上的時候,發現這個小鎮竟然意料之外的繁華。

“現在怎麼辦?”蘇溫柔趴在軒轅上祁的身後問道。

“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吧。”我說道。

問了幾個人之後,知道這鎮上有一個唯一的住宿的小旅館,便只能到小旅館裏面去了。

從一開始道鎮上,到後來在旅館住下,我一直都覺得這只是一個普通的鎮子,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正好按照軒轅上祁和雬月的推算,這個雲脈山出現的點。離這個旅館很近。時間上推算應該還有個七八天的日子。

爲了到時候能夠正好趕上,我們根本不敢放鬆。只能在旅館的地方,日夜輪換着替班。

雬月和軒轅上祁不時的掐指計算。

在離雲脈山出現的日子還差上一天的時候,旅館裏面忽然來了幾個道士。

那天我們正在旅館下面的餐館裏面吃飯,就聽見前臺的地方吵吵嚷嚷的,原來是幾個倒是在餐館裏面吃了飯之後卻沒有錢付賬。拿出自己身上的一些東西準備跟店家兌換錢財。

我遠遠的看過去的時候,就發現那幾人手中拿的好像是極快黑乎乎的東西。那前臺的人一看那東西當然不願意了,就吵吵着把人給叫過來了。

那幾人身上穿着道袍。我們幾人跟穿道袍的人說實話打交道比較多,現在看到這種情況,實在忍不住想要幫一把,但是又不像幫的太明顯。就只好走到那幾人的面前,我低頭看了一眼那黑乎乎的東西,說實話。還真不知道是什麼鬼,也搞不明白那幾個道士憑什麼覺得他拿這個東西人家就會給他換錢。

我從他的手中。接過那個黑黑的東西,對前臺的人笑了笑說道,“他的這個東西我買了。飯錢要多少錢?”

前臺的小姑娘看我就想看傻子一樣。然後伸出一個手指說道,“一百塊錢。”

我扭頭看了一眼那幾個道士桌子上面吃的幾個小菜,頂多就是幾十塊錢,看來這小丫頭挺會看人要價啊,不過這個時候,幾個道人已經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了,我便沒有再多爭執,直接掏出錢來給她了。

小姑娘看到錢這才露出笑容道,“慢走啊。”

那幾個道士也沒有謝我,好像他們給我那個黑乎乎的東西,而我給他付飯錢是理所應當的一樣。

不過,我也沒有在意,直接將飯錢付完,繼續回到桌子上面吃飯,我把東西隨手放到了桌子上面,雬月拿過來看了看,一開始還有些開玩笑道“什麼東西,這麼點就值一百塊錢了。”

不過當他拿在手中看了看之後,我發現他的臉色突然變了。

放下筷子,我也來不及吃了,連忙的問道,“怎麼了?”

雬月又看了兩眼,這才交給軒轅上祁問道,“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天麻?”

軒轅上祁聽後一怔,也接在手中看了看,看完之後臉上的表情跟雬月一樣,不過他似乎又沉思了一下,接着說道,“你說那幾個道士會是什麼樣的來歷呢?”

雬月也忽然大悟,幾乎是和軒轅上祁同時驚呼道,“雲脈山?”

兩人相視無力的笑了笑,雬月先開口道,“快!快點跟上,找那幾個道士。”

我和蘇溫柔看到這番景象,也趕緊的跟了上去。

從旅館出來,我們沒有看到你幾個道士,旅館外面的這條道路,往兩邊走都是很深的巷子,我們從見他們出門,到出來找他們,前後不過才一兩分鐘的時間,只是這麼短的時間,他們已經不見了。

“能不能找到他們的人到底去哪了?”我四下的打量着問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同時唸了咒語,只是兩人唸完咒語之後,得到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因爲兩人所指的方向是我安全相反的。

雬月無力的說道,“看來那幾人的法力都在我們之上,憑我們的能力根本就找不到他們,也別想探視他們的蹤跡了。”

軒轅上祁無奈的點點頭,“隨便找個方向吧,若是真的沒有碰到,只能說明,是我們的緣分不夠了。”

我們紛紛點頭,他們讓我選了一個方向,因爲覺得剛纔我跟他們接觸過,說不定有這個緣分。

選擇了右手邊的路,我們沿着巷子一路走到了大街上。

蘇溫柔眼尖的一下子看到了人,她指着前面正在小攤上的人喊道,“在那裏,快點。”

說着,她已經撒開腳丫朝着那幾個人跑了過去。我一看蘇溫柔這架勢,人家不知道還以爲是她在捉賊呢。

軒轅上祁和雬月都沒有將她攔住,只能暗自無力的朝着他們趕過去。

其實對於這幾個道士,我們現在還沒有把握,若是我們直接把我們的想法告訴他們,他們也未必會答應幫助我們,而若是不告訴他們的話,我們還有機會一路偷偷的跟着他們前往,只是現在被蘇溫柔這麼一摻和,我們倒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既然這樣的話,我麼索性直接跟他們挑明瞭吧。”軒轅上祁說道。

我和雬月點點頭表示同意。

果然待我們趕上前去的時候,就看到蘇溫柔正在抓着那幾個道士說着什麼,而那幾個道士,道士淡定的很,他們一邊打量着蘇溫柔一邊搖着頭。

我心頭一頓,這是幾個意思,難道這幾個道士都是色gui不成,現在打量蘇溫柔是看上蘇溫柔了?

顯然,軒轅上祁和雬月也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

軒轅上祁臉色一頓,就想上前去教訓那幾個道士,不過好在雬月反應快,一把將軒轅上祁攔住了,“我看那幾個倒是都不像是近女色的樣子,你看他們打量蘇溫柔的方式,不像是別的,倒像是在試探的她身上的法力一樣。”

說話間,那幾個道士已經打量完了蘇溫柔,他們將身子往後一撤,客氣的朝着蘇溫柔點了點頭,就轉身走了。

就剩下蘇溫柔在他們的身後,焦急的跺着腳。

看到這情況,我趕緊上前把蘇溫柔拉了回來,問雬月和軒轅上祁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雬月笑了笑說道,“我看我們還是明目張膽的跟着他們吧,反正若是故意躲藏的話,反倒容易被他們發現,若是被發現了,我沒就以實情告知。”

大家都覺得這個主意可以,所以我們一路跟着那幾個道士,賺了整個集市。

最後把我的腳脖子都快走斷了,我算是看出啦了,這幾人估計就是出來閒逛的,而且還體力精力不限。

“哎呀,這什麼時候走完啊。”蘇溫柔哀怨道,這已經是這幾個人在集市轉的第n圈了。

總算那幾人買了好多的東西之後開始朝着集市外面走去。

我們也趕緊的跟了上去。

剛出了集市,那幾人就轉過身來了,朝着我們問道,“你們爲什麼要跟着我們。”

這道士一共有四位,其中兩個年級大點的,兩個年級小點的,現在說話的就是一個年級大點的。

之前都沒有仔細看,他們這一回頭,纔有空打量,這幾人若是說容貌,並不算多麼的出色,偏偏身上那股子與世無爭的神態,卻是分外的超凡脫俗。

“你不是剛纔幫我們付飯錢的那個人嗎?怎麼嫌我們給的不夠多嗎?那可是上好的藥材啊,他們不懂,我看你買下了,以爲你是懂的呢。”那人接着說道。

我正在組織語言的過程種,而旁邊的雬月已經開口了,“你們是從雲脈山來的吧?”

雬月的話一出,那幾人臉上均是一愣,都朝着否有看過來,那個年長一點的道人,看過雬月之後,微微一笑道,“原來是上古神魂,我說怎麼會知道雲脈山。”

雬月沒有答話,仍舊問道,“那這麼說來,幾位果然是從雲脈山上來的咯?”

爲首的那個年長道人,點點頭道,“是又如何?”

我聽了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這輾轉萬千的餓,總算是找到了陰陽法王。

不過——

看這幾人的樣子,好像並不打算帶我們去雲脈山,若是這樣的話,我們到時候要怎麼辦呢?

我還在想着的時候,誰知道雬月開口說道,“我們有東西要交給陰陽法王,你們何不帶我們過去呢。”

有東西?

我狐疑的看着雬月,這時候,就見他從懷中掏出了那個本來是打算給李半仙的東珠,這個東西?他們會覺得稀罕嗎?

我心裏面嘀咕着。

果然不出所料,那道士對雬月手中的珠子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特別的表情了,只是淡淡的說道,“原來是一顆東珠啊。”

接着他們把我們撇在一邊,幾人站在一塊商量了一會兒才道,“倒是也可以,”

聽到他這句話,我頓時心中一樂,誰知那道士這個時候話一轉接着說道,“但是,我們只能夠帶一個上去,不能帶你們這麼多人上去。”

雬月聽後,緩緩的將珠子收了回去道,“那就算了,我們再找別人吧。”

那幾個道士聽到雬月這話,先是一愣,大概是沒有想到雬月會拒絕他們,隨即臉上露出平淡的神色道,“既然這樣那就愛莫能助了。”

眼看着那人就要走了,我心裏面着急啊,若是他們真的能將人帶到雲脈山上去的話,即便是一個,那也比沒有強啊,說不定一個人上去之後,見了陰陽法王,把我們這一路上對老祖的認識都告訴陰陽法王的話,他一起善心,就把我們給收留了也說不準啊。

然而雬月仍舊沒有說話,見那些道士轉身,他也招呼這我們轉身準備離開。 雬月正招呼我們準備讓我們走的時候,卻忽然聽到背後的幾個道士喊我們的聲音。

“你們等一等。”

我們站住身子。便看到一個年齡小的道士朝着我們走了過來。他朝着我們說到,“我師兄說了。可以帶你們上去,但是你們到了雲脈山上可要聽師兄的話,而且作爲交換你必須要把手中的東珠現在交給我。”

說着,那小道士朝着雬月伸出手來,我一聽他們可以帶我們上雲脈山。頓時高興的不得了,變催促這旁邊的雬月趕緊把東珠叫出來給小道士。反正我們這用這東珠本來就是打算用來找陰陽法王的。

不過雬月並沒有立即將手中的東珠拿出來,他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的話,等我們到了雲脈山就會將東珠給你的,如何啊。”

那小道士向身後的人看了一眼,我看到那個年長的都是。朝着他微微點了點頭,小道士這才點頭應道,“好。那你們跟我們來吧。”

我心中狂喜的都有點不敢相信了,就這樣就能進入雲脈山了?

高興過後。就有點懷疑這幾人的真假來了。

不過好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後,我竟然看到一座山,而在山腳下有一個石碑。上面寫着雲脈山。

這個時候。忽然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就只聽前面的道士大聲的喊道,“壞了,時間到了,雲脈山要走,我們快點上去。”

可是,就在說話間,那雲脈山依然離開了地表,整座山像是隱藏在雲海中間似的,若隱若現,前面的幾人停下腳步,一起默唸了幾句咒語。

雬月看到這種情況,也有些驚慌,他喊道,“上祁,我們瞬移上去,興許能夠趕在他們的前面。”

於是,雬月將我攬在懷裏,口中默唸咒語,晃眼的功夫,我們已經站到了一座山上,旁邊正是那幾個一臉驚慌的道士。

“好險啊,這次雲脈山怎麼只停了這麼短的時間就要離開啊。”年長的道士說道。

他一回頭的時候,看到我們,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道,“你們竟然也上來了,不愧是上古神魂啊。”

雬月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從懷中拿出了東珠遞給一人道,“雖然你們有些食言,但是我們不能食言。”

這一句話把那幾個道士逼得啞口無言。

但是接過東珠的速度還是挺快的。

“陰陽法王呢?”這個時候,我上前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前面有人經過,他們好像是正在大聲的爭吵着什麼東西,那幾個道士慌忙的朝着我們噓了一聲,讓我們隨着他們一塊躲到了一塊大石頭邊上。

這個時候,我看到有幾個年齡很大的道士,一邊爭吵,一邊正在從山路上經過,不過雖然我們已經藏身起來了,但是,好像根本就躲不過那幾個道士的眼睛。

爲首的一個帶着白鬍子的倒是,將手中的佛塵衝着我們的方向一甩。

只覺得一股子巨大的衝力,一下子把我給打翻在地,而蘇溫柔更是驚叫起來。

我站起身來,匆忙的將蘇溫柔也從地上扶起來,

“大膽,竟然敢私闖我陰陽道派?”那白鬍子道士,大喝一聲,揮舞着手中的佛塵向我們襲來,雬月將我的身子攔腰一報,這才堪堪的躲過了他的襲擊。

我們本來以爲那幾個道士也是陰陽道派的人呢,想着雖然他們帶了外人,但是定都就是受上一點懲罰吧。

不過,那陰陽道人,看到那幾人的時候,好像十分的生氣,大聲的說道,“怎麼又是你們幾個,屢次三番的闖我陰陽道派,今天我就給你們點教訓。”

我心中大驚,原來這四個人根本就不是陰陽道派的人,那他們爲什麼要謊稱他們是陰陽道派嗯,還有我們現在已經把東珠給了那幾個人了,好像我們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陰陽法王來驗證我們的身份了。

想到這裏,我心裏暗暗的有些生氣。

就在那個老道人就要把那幾個人拿下的時候,一個年紀小的到人了連忙的說道,“我們有東珠,有東珠。”

東珠!

他們是要將東珠作爲見面禮給這個道士嗎?

果然,果然白鬍子的道人聽小道士說又東珠,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就連剛纔跟他一塊經過的幾個道士也跟了上來。

當他們看到小道士手中的東珠的時候,都紛紛圍了過來。

“你們手中怎麼會有這個東珠?”爲首的白鬍子老道問道。

我剛要上前說明那東珠是我們的,卻被雬月給拉住了,我看向他的時候,他衝着我搖了搖頭。

那幾名年輕的道士,已經說明是他們自己機緣巧合得到的,倒也不算是撒謊。

陰陽道士聽後,面面相覷了一番,然後低語說了幾句什麼,接着就將那幾個小道士給帶走了。

也顧不上管我們了,就把我們留在一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