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對我們這個世界的瞭解比我所知的還要多,更知道有一部分像我這樣的人在積極的做着某件事。

然而,當他將殘酷的現實擺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發現原來我的努力是那麼的可笑。”

說到這,軒轅君去轉動了一下烤架上的大魚。眼神中也是閃過一絲落寞。

“我之所以說你師父欠揍,就是因爲他在把人的希望踩得粉碎後,又重新給了我新的希望。而那希望就是你。

也只有你能幫我們把希望實現,但是這希望也會因爲你的出現而發生變化,由最終的一個結果發展成爲兩個結果,甚至更多個結果。

還記得上次我帶你到星空遨遊時的情景嗎?那是我們世界的真實現狀。而我要做的,我們這批人要做的就是破開囚籠,讓我們的世界迴歸到大世界的循環中。

我知道我現在說的話你可能不明白,甚至是有些糊塗。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就行了。”

“軒轅大哥,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師父他之後就沒有再跟您說些什麼嗎?”妙俊風對軒轅君口中的大世界並不感興趣,讓他在意的只有那位可敬可畏又可愛的師父。

“還能說些什麼,不外乎就是成爲你的護道者。只有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才能出手對你援助,其它時候,任你自生自滅!”

“等等,軒轅大哥,那之前我經歷過幾次生死攸關的時刻,我怎麼沒見您出手呢?”

軒轅君的臉上略顯尷尬之色,隨即,靈光一閃的回道:“你的一舉一動我都在觀察着,只有到了真正山窮水盡的時候,我纔會出手相助,正如這一次。

好了,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烤魚熟了,趕緊嚐嚐,你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吃東西了。未到仙神聖境,你的身軀仍是肉體凡胎,可不要落下隱患。”

妙俊風接過軒轅君遞過來的烤魚,還未入口,就被那一陣令人迷醉的香味薰得食慾大動。原本不餓的自己頓感飢腸轆轆。

魚肉入口,先是酥香的爽脆之感,之後,香甜柔糯的清甜之感充斥味蕾。不用咀嚼,酥脆外套內的魚肉自主的融化開來,讓魚肉的鮮味在口腔內來回翻騰。

美味的食物總能給受傷的人帶來幸福的感覺。

倘若此刻的的你心中無比苦悶,美味的食物就是最好的傾聽者,能將你的思緒放空。

倘若此刻的你情緒低落,美味的食物就是最好的開導者,能讓你的情緒一點點的回升,直至心境平穩。

妙俊風受的心靈之傷在烤魚的安慰下,有了些許的好轉,但想要徹底恢復,除了時間,也只有靠自己的意志和心力慢慢消化了。

一尾大魚,軒轅君一口都沒有吃。他只是靜靜的坐在篝火旁,目睹着妙俊風一口口的把它吃完。

等到妙俊風把一尾大魚全部吃完後,軒轅君對他笑着說道:“物質上的治療到此結束,心靈上的治療即將開始。

正所謂心病還得心藥醫。你不就是後悔自己沒有趕上嗎?沒有見到徐琪最後一面,沒有手刃自己的仇人。

仇人的事我們暫且放到一邊,日後的你絕對有能力手刃他。

下面我們來說說許琪的事。這件事若是換成旁人,他們真的無力迴天,只能做出和你一樣的事,甚至是更加極端。

可你不同啊!你是可以下黃泉的人。既然可以下黃泉,你爲什麼不去黃泉找她呢?肉身只不過是靈魂的載體,靈魂纔是人的根本。靈魂不滅,這人就不會死!

對於我等修行者來說,我們的靈魂比普通人更加強大。這一點你應該最清楚,假如現在你的精神力達到了元神之境,你覺得你的靈魂或者說是元神能夠在黃泉界呆多久呢?”

妙俊風枯寂的眼眸在軒轅君的這番話後,如枯木逢春,再度綻放出朝氣的光芒。

“軒轅大哥,您說的是真的?我去黃泉,真的能見到許琪,能把她帶回來?”妙俊風很激動,說話時身體顫抖不已。

“我有必要騙你嗎?不過帶回來的可能性不大,除非你找到她的肉身,而這具肉身有沒有腐壞。

不過,你若是繼續在這裏和我聊天,我不敢保證你在黃泉界可以找到許琪。你要知道,她的修爲可是比你低太多了!”

“我知道了,大恩不言謝。等我找到了許琪,我請您喝茶。”

“哎!喝茶就免了,你現在就去吧!”

軒轅君笑着搖了搖頭,雙手結印,爲妙俊風打開了通往黃泉界的結界之門。 妙俊風擡起手,搖了搖,沒有多說話,直接邁步而入。

睜開眼的下一刻,他毫無懸念的出現在了黃泉閣的大門前。

“拜見主人!”力王向妙俊風行了主僕之禮。

“你起來吧!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應該在所羅門和麒麟那裏嗎?”妙俊風帶着懷疑的目光問道。

“俊風啊!我們已經等你很久了,你怎麼來的這麼慢!”慵懶的聲音響起,所羅門和麒麟從黃泉閣內邁步而出。

“你們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裏呢?”妙俊風把目光轉向了所羅門,他的心裏有些懷疑,眼前的這三位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三位。

“喂喂喂,你這是什麼眼神?難不成這麼多年的兄弟,你連我們的氣息都判斷不出嗎?我怎麼直到今天才發現,你就是一個情種!

這枚種子對你來說,就是個毒藥!我們怎麼會在這?假如這件事牽扯到的不是許琪,也許你早就會想到這裏了!

人死了不來黃泉,難道是去天國嗎?天國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那裏的審批可是很嚴格的!”

妙俊風深吐一口氣,極爲難得的露出了一個往日的微笑。

“不好意思,是我錯了。我的思緒有點亂,精神也有點問題。能來到這,還是軒轅大哥幫的忙。”

力王不說話,所羅門和麒麟相視一眼,隨即,用手拍着自己的額頭,不忍再看妙俊風一眼。

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所羅門再次將目光轉移到妙俊風身上。直到此刻,他才發現,妙俊風一頭的黑髮已被滿頭華髮所取代。用“發如雪”這個詞來形容他的頭髮,是在貼切不過。

“麒麟,他傷的元氣能補回來嗎?”所羅門向麒麟側頭問道。

“難!大哥不是身體受傷,而是心靈受傷。心靈上的傷可不是靈丹妙藥可以治癒的。我現在擔心的不是大哥白髮的問題,而是他的心傷會不會繼續發酵下去。”

“什麼!這心傷還能繼續發酵?”所羅門吃驚一問道。

“嗯!心傷還得心藥醫。能治癒大哥心傷的也只有許琪這一味藥了。”麒麟深吸一口氣,把傷感的情緒強行嚥了下去。

如今的大哥已成這樣,自己和二哥決不能再露出愁容。作爲兄弟,一定要幫他撐過這最困難的時期。

“我說你們二位是當我不存在嗎?若是想討論我的病情,能傳音交流嗎?我的聽力很好,你們不會以爲我的聽力也受到我情緒的影響,變得失聰了吧!”

“兄弟間有必要藏着掖着嗎?我們說的是事實,又不是誇大其詞。”所羅門白了一眼妙俊風。

妙俊風聳了聳肩膀,將目光再次轉向力王,開口問道:“力王,世人都說人死後來黃泉。可他們的最終歸宿是哪裏呢?

是如世人說的那樣投胎轉世,還是另有去處?若真的可以投胎轉世,那這陽世又哪來如此多的鬼物!”

“主人,人死後的確是來黃泉,但決定他們是否投胎轉世的是這黃泉界的意志,並非有誰在主導。

陽世的鬼物有的是自然形成,有的是死去的人無法投胎轉世,趁着兩界壁壘薄弱的時候硬闖過去的。

還有一種說法,連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便是陽世的鬼物和黃泉界的一些鬼王皆來自於另一個世界。

那個世界比我們這個世界高等,只能單方向的跨越。我們想要去那是不可能的,但那邊的傢伙想要過來卻很容易。”

力王的話讓妙俊風立刻聯想到了軒轅君對自己所說的話。把他們二人說的話加起來,力王剛纔所說之事,未必就是空穴來風。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知道人死之後會去那裏嗎?就算是黃泉界的意志主宰他們的輪迴,那也得有個地方吧!”

“我建議主人最好不要去那裏,那裏不是如今的主人可以隨意進入的。”力王不敢直視妙俊風,但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

“此話怎講?難不成那裏還有強大存在守護着,活人不可靠近,只有亡靈可以靠近?”

“可以這樣理解。”

“說痛快點,對我不必遮掩,我是那麼糊塗的人嗎?”

力王知道主人不是糊塗之人,但此時的他就是一個糊塗之人。萬一,受到自己所說之話的刺激,那自己可就成爲害慘他的罪鬼了!

“力王,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他聰明着呢!你沒發現他現在的狀態很好嗎?”所羅門拍着力王的肩膀說道。

力王點了一下頭,然後深吸一口氣,開口說道:“主人,在黃泉界不是僅有你一個活人。也有一些人可以隨意的進入黃泉界。

可就算他們進入了黃泉界,也不敢去闖我剛纔說的那處地方。

在黃泉界,黃泉意志控制的輪迴之地在此界的正中心。而想要進入那裏,就必須從最外圍的十個入口選擇進入。

這十個入口,是黃泉界十位鬼王開闢出來的。他們這麼做的目的,一來是爲了方便亡靈到達中心區域,順應黃泉界的意志。二來也是爲自己招攬人才,畢竟再強的修行者,只要不踏出那一步,就會步入亡靈的行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管選擇從哪一個入口進入,在進入前一定會接受檢查,確認你是否爲亡靈。

而在進入通道後,也會有強者不間斷的監察,從進入通道的亡靈中招攬自己看中的亡靈。”

“是的,主人。可實際上亡靈在進入通道內也不算是真正的安全。畢竟黃泉界有十位鬼王,他們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其它鬼王招攬到中意的強者。

因此,通道中的暗殺是家常便飯。有時候,還能直接見到鬼帥,鬼將之間的大戰。”

“挺有意思的,不是嗎?我們不正好可以渾水摸魚嗎?

偉大英明睿智的所羅門王,你有沒有什麼好計策,能夠讓我們安然無恙的進入通道呢?”妙俊風單手託着下巴,一邊自我思考着,一邊向所羅門開口詢問道。

“好辦法自然有,你以爲我們呆在這的幾天是白呆的啊!一會你跟我們走,身爲黃泉閣的閣主,竟然一點也不過問閣內的事,真是太失職了!”

妙俊風眨了一下眼睛,想說什麼卻又被卡在了嗓子裏。黃泉閣閣主,自己什麼時候有這個頭銜了?

看到妙俊風的窘態,麒麟很想放聲一笑,但還是不得不憋住。倘若自己笑出來,那就壞了二哥的好事了! “俊風啊!黃泉界你雖來過多次,但對這裏的規矩可能不太瞭解。

凡是來到黃泉界的亡靈,無論你生前多顯貴,自你來到黃泉界後,就必須要受到黃泉法則的約束。

每一個亡靈降臨的區域都是隨機的,但不管怎樣,在降臨後的三天內,必須要到所在區域的管理閣進行登記。隨後,管理閣會派鬼差定期送一批亡靈進入通道。

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就是塵鬼王統治的區域。在那裏我已經爲你預約了一個名額,你必須通過他們的考驗,才能獲得一個在黃泉界生活的身份。”

“等等,你說我可以獲得一個在黃泉界生活的身份?”妙俊風加重了語氣,一臉的懷疑。

“你這是什麼表情?難不成我會騙你嗎?剛纔力王不是跟你說過了嗎?能來黃泉界的活人不止你一個,爲了能夠讓這些人安分,同時也方便監察,鬼王們自然會想出一個便於管理的方法。

身份銘牌就是爲你們這樣一些變態的人準備的。至於你能獲得哪一個級別的銘牌,就要看你能通過多少關的考驗了。”

“力王,你知道這事嗎?你有沒有身份銘牌?”妙俊風可不想順着所羅門的思路走,他直接向力王詢問道。

“回主人,我本身就屬於鬼族,不需要身份銘牌。但想要在黃泉界長期生活,就必須要效忠十位鬼王中的一位,從他那裏獲得一個身份銘牌。

由於現在我是追隨主人的,大多數時候在陽世的野路中爲主人訓練鬼兵,因此,我也就沒考慮這件事。”

“大哥,一會到了塵鬼王設立的管理閣,您一定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獲得最高等級的身份銘牌。

銘牌等級越高,對我們來說,日後在黃泉界的活動也就越方便。”

麒麟不說話還好,他一開口,讓妙俊風覺得他們的言語和行爲中充滿了套路。自己現在難道就變得如此不堪了嗎?

“大哥,大哥,您在想什麼呢?您沒事吧!”麒麟見到走神的妙俊風,心中瞬間擔憂起來。

所羅門和力王聽到麒麟的呼喊,也是停下腳步,圍到了妙俊風的身旁。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我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妙俊風對着他們微微一笑。

“沒事就好,要不我們就先回去休息一天吧!考覈的事不急,來日方長嘛!”所羅門拍着麒麟的肩膀,笑的有些僵硬。

“都走到這了,回去幹嘛?我還趕時間呢!若是拿到最高等級的銘牌,對我去找許琪應該會有很大幫助。”

“額…,好吧! 華年時代 我們繼續。”所羅門瞪了麒麟一眼,尷尬的說道。

塵鬼王管轄的區域有半個皇庭疆域那麼大。凡是在他手下效力的人,每個人後背的衣服上都會繡上一個“塵”字。

“所羅門,區分他們地位的標準是不是看官服的顏色?按照赤橙黃綠青藍紫灰白來區分?”

“沒錯,每一種顏色對應一個品級。赤色爲最高一品,白色爲最低九品,十位鬼王的統治區域內都是採用這個標準。”

“這一點做的不錯。不過我現在又多出了一個疑問。黃泉界的面積要比陽世大很多,那這多出來的亡靈是從哪兒來的呢?”

“當然是陽世。你不會以爲在陽世只有皇庭,修羅,西人三國吧!在無盡海和北極冰原的盡頭,還有四個國家呢!

只是由於自然天險的阻隔,才讓你們產生了誤會。如今知道當世有七個國家的人,只有你們這些能穿越陰陽兩界的人,而你們也默默的遵守一個原則,不會將此事透露給別人。”

“那我的另一個問題又來了,十位鬼王統治區域的面積是一樣的嗎?”

“那個俊風啊!你怎麼一下子變成一個問題寶寶了呢?這個問題的答案你以後自己去尋找吧!我們哪有這個時間去了解這個。”

妙俊風把頭一偏,轉而向力王問道:“力王,你知道嗎?”

“回主人的話,面積是均等的。每一位鬼王都想把自己統治的區域擴大,但每一次的征伐過後,不管誰輸誰贏,到最後都會因爲某種原因,而讓主謀身死道消。

在經歷了幾次類似的事後,各鬼王之間再也不會興起大的兵戈,只會在其它的一些方面進行較量。畢竟,漫長的歲月會使人發瘋,他們也需要通過這些事來發泄一下。”

妙俊風點了點頭,沒有吭聲,也沒有再提問題,只是靜靜的跟隨着他們的步伐。

“麒麟,我覺得俊風真的變了,變得我都不瞭解他了。他似乎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讓我感到陌生的人。”所羅門憂心忡忡的向麒麟傳音道。

“二哥,不用您說,我也發現了。要是往常的大哥,早就要跟你辯上幾句了。”

“哎!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管他變成什麼樣,我們都要守護在他身邊。”

“嗯!一定守護在他身邊。”

塵鬼王設立的管理閣,說是一座閣樓,到不如說是一座城堡。

這座佔地足有數平方公里的管理閣,通體用白色的大理石打造而成。

在星光的照耀下,管理閣散發着幽幽的光芒。凡是被光芒波及到的亡靈,不管之前的神情是何種模樣,在此刻,都會統一轉變成肅穆而立的狀態。

冗長的隊伍在亡靈們井然有序的排列下,緩緩地走入管理閣的大門。

“厲害了,這光芒竟然有撫平人心,鎮靜催眠的作用。”妙俊風擡起頭,雙目凝視,對眼前的管理閣充滿了濃厚的興趣。

“俊風,不要高調,要低調。我們從這邊進去。”所羅門拉着妙俊風就向一旁的側門走了過去。

守門的鬼差在見到他們四位向自己走來後,舉起手中的鋼叉,對着他們大聲喝道:“幹什麼的!管理閣重地,閒雜人等莫要靠近!亡靈走那邊!”

所羅門放開妙俊風的胳膊,笑嘻嘻的回道:“上差好眼力,一眼就看出來我們這有人有鬼,那自然明白我們是來做什麼的。

我已經跟孟大人預約過了,今天是帶我兄弟來登記的,還請上差行個方便,來日必有重謝。”

“嗯,不錯!算你有眼力勁。既然是孟大人的客人,那就不用接受盤查了,裏面請。”鬼差收起鋼叉,爲他們讓開了進門的路。 男女老幼,帝王將相,才子佳人,乞丐紅粉。來到這,沒有區別,只有一個身份,亡靈。

亡靈行走的通道和妙俊風等人站立的走廊是平行的。他們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位亡靈,但亡靈卻絲毫感應不到他們的存在。

“幾位尊敬的客人,孟大人有請。”一名女僕恭敬地走了上來,向他們行禮道。

“好,有勞。”妙俊風冷冷的回了一聲。

妙俊風可能沒想到,現在的他對女孩充滿了殺傷力。一臉的歲月滄桑之感加上冷冷的聲音,讓佳人一見一聽,便知他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在侍女的引領下,妙俊風等人被帶到了一個鑲滿鏡面的房間裏。孟大人此時正坐在一張文案前,對進入房間的亡靈進行着詢問和記錄。

侍女剛要開口,卻被妙俊風一把攔了下來。專心工作的人最不喜的就是在現在被人打擾。

侍女讀懂了妙俊風的意思,在向他們半蹲行禮後,慢慢的退出了房間。

“你真的認爲自己是個好人,一點罪也沒有嗎?”孟大人停下手中的記錄,擡起頭,望向一臉無辜站在那,向自己陳述生平事蹟的亡靈。

“大人,我真的是個好人,您怎麼就不相信我呢?在陽世,鎮裏的人可還送給我牌匾呢!”衣着得體的男士紳對着孟大人急訴道。

“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但每每見到,我都會忍不住要說你們一番。你自己看吧!看完後,你之前所說的一切將會被全部銷燬。”

孟大人擡手對着前方就是一點。

被點中的鏡面華光一閃,下一刻,在鏡面內就出現了生動的情景。仔細一看,這情景中的人正是站立在此的士紳。

他的過往一一呈現,有好的,有不好的。有真實的他,有虛僞的他。本不該命絕的他,正是因爲要算計一個人,反到誤了自己,讓自己氣絕而亡。

男士紳本就煞白的臉色,在看到最後一幅景象後,臉色幾近透明。

“大人啊!我錯了,還請您筆下留情啊!我一定改過自新,做一個真正的好人!”男士紳毫無節操的跪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向坐在位子上的孟大人求情。

“來人,把他帶下去!下一個!”孟大人對此熟視無睹,命鬼差把人給帶了下去。

一會過後,一名身材妖嬈的女子走入了房間。她一進來,就對孟大人不停的拋媚眼,一雙桃花眼盡顯嫵媚誘惑之意。

“收起你的魅惑!在這裏你只是亡靈,不要奢望我會對你從輕發落。你先陳述一下你的生平吧!不要隱瞞,要實話實說,開始吧!”

“哼!不解風情!你可知道在陽世,有多少公子哥是我的裙下之臣。就在剛纔,一位大人還想請我去他的住處呢!

你一個小小九品記錄官,憑什麼這麼囂張!難道說在你的眼中,那位大人比你還不如嗎?”女子絲毫不懼孟大人,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

“哦?不知是哪位大人想請你去他那!若是你能報上他的名字,本官興許會網開一面。”孟大人放下筆,不苟言笑的盯着她說道。

“讓你不把本姑娘放在眼裏,現在知道害怕了吧!哼!那位大人的名字又怎是你這等卑微末吏可以知曉的。趕緊幫我做好登記,然後快快送我出去,我可還要去大人那裏呢!”

“來人,帶走!”孟大人不再理她,再次呼喚來一對鬼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