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心中嘆息,加快腳步,轉了幾個彎,來到回山拳院門前。

拿出鑰匙開門,走進去。

外院裏,已經有幾人提前到了。他一進門,馬上便吸引來視線。

魏合面色平靜,速度不快不慢,穿過外院。

他能感覺到周圍那些視線中蘊含的東西,比起他還是牛皮時,同樣是進門投注來的視線。

那時候是僅僅瞟一眼便收回去。而現在,則是略微帶了一絲份量。

有的是漠然,有的是不服不甘,也有羨慕,還有溫和親近。

此時投注過來的目光,可比之前重多了。

這就是份量。

魏合一眼回望過去,被他看到的師兄弟們,紛紛都不自覺的低下視線,不和他對視。

他邁步走進院子,明顯感覺自己走到哪,哪裏靠近一些的師兄弟就會不由自主的注意他的位置。

不同了。

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這就是突破後的待遇,不管他做任何事,總會有人不自覺的注意他。

石皮,這是回山拳院子裏真正的核心,是最上層的層次。也是最接近鄭老,會讓其另眼相待的層面。

這個層次真正和其餘的外院弟子門徒,拉開了質的距離。

魏合忽然理解了,鄭老之前給他說的一句話。

二次氣血的精銳,放在七家盟也是能當個中層的好手。

七家盟的中層,放在外面那就是小幫的高層。

“不好了,楊舟,你弟弟又被堵了!是盜幫的人!”

忽然院子外,一個穿着破爛的半大小子衝到門口大叫。

正在練功的一個短髮小子頓時一驚。

“帶我去看!”他一出聲,居然清脆悅耳,赫然是個女孩。

只是她臉上髒兮兮,又是留的亂糟糟的短髮,身上豆芽菜一樣毫無曲線,壓根沒人看出她是女的。

“人在哪?”這女孩是新人,前幾天才加入回山拳院。名字叫楊舟。

魏合稍微有點印象。

不是因爲她是女孩,而是因爲,這個楊舟,出身和他一樣是在當初那條老鼠巷。

也是住在老鼠巷邊上的那一排破爛平房。

此時聽到聲音,魏合也聽到了盜幫兩個字。心頭微微一動,忽然想到當初大姐魏春,是不是也是這樣,一個人頂着家裏所有壓力,護着家人和弟弟妹妹。

他心頭慨然,腳步一頓,有些想去看看。

不過這楊舟只是個新人,才入門學招數罷了,和他沒什麼交集。

別人家的事他也懶得去管。

他再度擡腿,朝着裏屋走去。

纔沒走幾步,忽然院子外傳來一陣怒喝聲,是那楊舟,還有其餘人的罵罵咧咧大吼。

“居然打到院子外面來了?”魏合腳步一頓,轉過身走出院子。

其餘正在練功的幾個弟子,也有人暫停下來,跟着出來看情況。

這回山拳院可是整個石橋町最有名的地方之一,現在居然有人敢在拳院門外鬧事?

院子外的街面上。

此時楊舟和一個半大小子,正一起瘋了一樣,和幾個壯漢扭打在一起。

一旁地上躺着一個鼻青臉腫,奄奄一息的瘦弱少年。

那兩壯漢原本應該佔上風,但卻被楊舟兩人各種陰招頻出,弄得手忙腳亂。

兩邊一時間居然勢均力敵。

此時對面街面上,正好也有幾個漢子趕到。

這些人身上都有盜幫的黑色標記。

爲首的那漢子面色一冷,正要挽袖子下場,忽然看到對面院子外,站着的魏合和幾個出來看情況的回山拳弟子。

他面色微變,一旁的同伴迅速低聲說了幾句話。似乎是認出了魏合。

“既然魏哥也在,抱歉,打擾到您了,我們這就走!”

這人二話不說,抱拳行禮,上前拉上自己兩人就走。

這一夥人在這帶頭的帶領下,很快便消失在衚衕深處。

魏合還一句話沒說,便看到人已經跑沒了。

他微微心中愕然,完全沒想到自己現在不知不覺就有這麼大的威懾力了?

這些盜幫的傢伙,看起來和當初的陳彪等人差不多,都是在周圍閒散亂晃的混混。有時搶點錢,有時臨時兼職人牙子,只要有好處,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現在居然看到他就跑了?

魏合忽然有些莫名,那時候他還沒拜師時,揣着錢遇到陳彪三人,都是戰戰兢兢,心裏怕得要命。

現在一樣遇到盜幫的人…一句話也不說,就能讓對方轉頭就跑。

不知不覺….他也已經不再是當初那麼弱小的他了。

魏合心中感慨。

此時楊舟也趕緊衝過來,朝他抱拳深深鞠躬。

“謝謝魏師兄。”

魏合搖搖頭。“我什麼也沒做,不用謝。”

他轉身朝院門走去,沒走幾步,頓了下。

“好好練功,就不會再受欺負。”

楊舟聽到這話,身子一顫,重重應了聲,再度鞠躬,然後趕緊跑到自己弟弟那邊,和另外一人抱起弟弟,朝藥鋪去了。

此時,盜幫那幾人一路狂奔,跑出老遠,纔在一處垃圾堆邊上停下來,大口喘氣。

“老…老大…剛纔那人,到底是??”一個漢子喘着粗氣,忍不住不解問。

“回山拳前兩天才放出來消息,新突破二次氣血的核心弟子魏合,二次氣血啊….”老大嘆氣道。

“你們別想了,只需要知道,那可是厲害人物,就算偷襲,我們全部人一起上,也是給人送菜的份。”他還算有些見識。

嘆了口氣,他一巴掌拍了下小弟腦門。

“以後把招子都給老子放亮點,教你們一招,這些武師院子裏的一點點動靜,都得隨時盯着,否則萬一哪天突然冒出來一個新面孔大佬,一旦惹到,那就是有死無生。”

“這年頭,死個人就像死條狗,沒人埋的。”他重重的吐口氣,把後背從牆面上挺起來。

“走了,那楊舟兩個暫時別動了,先收其他家的。”

其餘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吭聲,接連跟着他慢慢離開。

嘭!

魏合一拳打在鄭老小臂上,不等用力到老,轉身一個肘擊,旋轉砸向對面腦門。

“這一招動作銜接太大,破綻太大。”

鄭老輕輕一推,便將魏合這一招落空。

他推出去的手掌猛然握拳,往前一打。

“着!”

嘭!

魏合踉蹌後退,肩膀上又多出一個拳印。

咳咳…

他低頭咳嗽幾聲,擡頭一臉欽佩的看向鄭老。

“老師果然厲害!”

“怎麼?以爲我一把年紀了就肯定不是你的對手?”鄭富貴嘿嘿笑道,“告訴你,你們這羣小子,還嫩着呢!”

“你如今也算是有點東西了,知不知道,你爲什麼就是打不過我這個糟老頭?”鄭師笑道。

“弟子不知。”魏合也是感覺奇怪。明明鄭師身材不壯,也不高大,看上去也不重,但出手力道卻異常的大。

甚至他能明顯感覺,鄭師還未盡全力,只是隨意出手,就力量比他大很多。

“小河,你和其他人比起來,就是太悶了點。”鄭富貴道,“沒事多出去走走,和人多打交道,拓寬關係的同時,也能得到更多的消息情報。”

“老師指的是?”

“位置。”鄭富貴淡淡道,“你如今,也算是有點實力,那麼你可知道,自己在這飛業城,算老幾?”

魏合頓時啞然。 總裁:億萬契約過期啦! 他還確實沒注意過這些。

“弟子不知。”他老實回答。 鄭富貴笑了笑。揹着手,在內院裏轉悠着,不時活動活動雙腳。

“這飛業城內,七家盟,洪家堡最強,其次是三幫二派,再其次就是我們各大武師院。再其次,就是那些小幫小派。如盜幫之流。”

他指了指魏合,繼續道:“這飛業城,最厲害的,其實就是七家盟的歐家家主,飛業城城守歐辰。在之前洪道元沒起來前,歐辰就是這個。”

他豎起大拇指。

“歐辰…”魏合將這個名字記在心裏,放在和洪道元一個層面的位置上。

“歐辰一身金錢勁狠毒陰損,非常厲害。可謂是碰着就殘,打着就死。他是到了練勁的層面,這錘鍊皮肉到了頂,就會自然按照你修習的功法,生出不同勁力。

他歐辰的勁力就是歐家祖傳的金錢勁。非常霸道。”鄭富貴嘆道。

“鄭老,那這練勁,是怎麼練出來的?”魏合好奇問。

“練勁?等你突破鐵皮,再把回山拳意境完全領悟,兩相結合,把氣血更上一層樓,之後,就能出勁了。不過我回山拳的回山勁,還是弱了歐家的金錢勁不少。但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那就是比起金錢勁更容易練成!”

鄭富貴傲然道:“那歐家上上下下上百號人,真正練成金錢勁的也不過就一個。”

“那老師,我們回山拳有幾個?”魏合好奇道。

“我們回山拳……”鄭師忽然陷入沉默,頓了頓,“以前還是很多的。”

“…….”

“現在,你只需要知道,你老師我只要還在,回山拳就倒不了。”鄭富貴再度恢復傲然。

雖然他現在老了,年紀大了,氣血衰退很多。

但身爲曾經的練勁高手,就算氣血衰退,打幾個三次氣血的高手還是沒問題的。

魏合大致也看出來了這點,心頭對這糟老頭子的實力倒是驚訝了下。

練勁高手。看來就是整個飛業城最高的實力了。

“那老師,其他武師院是不是也和我們回山拳一樣?”魏合再度問。

“不一定,不過有資格去城守府報備,開辦武師院的,都至少要達到三次氣血到頂。”鄭富貴點頭。

他瞥了魏合一眼。

爹地快追,媽咪快跑! “你小子別多想了,先練出九霞花,鎖住氣血再說吧。練出九霞花開,達到鐵皮層面,就能大幅度鎖住氣血衰退。將氣血巔峯期,延長到四十歲。之後纔有資格考慮突破勁力層次。”

“弟子明白。”魏合點頭。

聽鄭老這麼一說,他也大概對城內武道這一塊,有所瞭解。

“反正你只要知道,現在的你,不算什麼跑腿人物了,在底層多少也算有點實力。一般小幫小派裏最厲害的也就二次氣血到頂。”

“好了,別好高望遠了。繼續!”鄭富貴沉聲道。

‘是好高騖遠吧…’魏合忍不住在心頭糾正。

他來不及多想,對面鄭富貴已經一拳打了過來。

在這種不斷的錘鍊招數下,領悟畫卷意境,纔是最快的練招方法。

這個環節全靠悟性,思維領悟力。之後的磨皮和氣血積攢,則是全靠天賦。

三個環節加起來,纔是石皮的修行方式。

在內院裏接受開小竈,足足一個多時辰後。魏合出了內院,正好看到程少久才換好衣服,打着呵欠,正和自己帶的新人說話。

看到魏合過來,程少久舉手衝他晃了晃。

“早啊,小河。” 牧龍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