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心中欣喜,很自然而然地往對方身上靠去,這小子緊緊摟著別人的細腰象徵性地大喊了一聲「好可怕」,以此表達一下普通人該有的恐懼。

朽月終於見到了比陸修靜麵皮還要厚的人,這樣假到不能再假的吶喊讓她覺得自己的智力好像受到了侮辱。

柳蘭溪像一顆柔韌的海藻附纏在倒霉的落水者身上,每掙扎一下反而被纏繞得更緊,掙脫無路。就這一瞬間,朽月有種被鬼上身的錯覺。

非得在這個時候瞎鬧騰!

朽月眼角跳了一下,整張臉都被他氣青了:「你這渾道士,到底還想揩本尊多少油?」

「灼靈,我怕黑呢。」

柳蘭溪胡謅了個託詞,他把頭埋在朽月紛亂的髮絲中,唇角有意無意地往上翹去,他借著洞中伸手不見五指的優勢把表情隱藏得很好。

朽月被他整的沒脾氣了,妥協道:「烏漆抹黑的,你好歹讓本尊把手抽出來點個火啊!」

「哦。」柳蘭溪默默鬆開了她的一隻胳膊。

俄而,一團青色火光照亮了四壁,他們飛了不知多久卻還未到達洞底,也沒發現陸修靜的身影,仰頭往上看去發現洞口早已不見。

柳蘭溪稍微放開了朽月,後知後覺道:「咦,洞口好像被合上了。」

「我們飛了多久?」朽月眉頭微皺,她嚴肅的臉在青光的照耀下顯得有點怵人,跟九幽下專吃惡鬼的凶面閻羅有的一比。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的緣故,柳蘭溪能把這樣一副滲人的尊容想象成一尊水月觀音的形象,只差要虔誠禮拜一番了。

「大概半個時辰有了。」柳蘭溪猜測。

「應該早就到了,池子內部沒理由會這麼深不見底。」

朽月雙瞳寒光乍起,手裡火焰躥起三丈高,手臂如同爬了一條呲牙吐信的毒蛇,不曾分毫猶豫地往洞壁甩去。

她對著虛空大喊:「看來陸羲陸天君不歡迎我們,只是取水罷了,為何這般刁難?」

嘹亮的聲音如石擊水潭隨水波層層散開,迴音遼遠,遍抵各處。

方才的洞壁分明近在咫尺,現在又好似遠在天邊,青炎向前一直蜿蜒游去,竟無所限制。

朽月只道要一直往下,卻不知其實應該往前才是正路。

她暗自感嘆有時候性子急躁也不是什麼好事,這點她和陸修靜半斤八兩,有什麼辦法呢,臭味總能相投,否則怎麼算是狐朋狗友?

以青炎引路,兩人總算找到了方向,四周突然出現一條深邃的甬道,地面潮濕尚可落腳。

朽月一言不發地走在前面,正反思著自己犯下的毛病,眼角忽瞥見身後柳蘭溪正津津有味地看著自己。

她想了想,好像真是每次回頭看這小子時,他必然是在盯著自己看。

柳蘭溪見朽月回頭,通常會粲然一笑,嘴裡抹了蜜似的向她賣乖討巧,教人再生氣也嗔怪不得。

但這次他難得顯得正經,眼神也比往常黯淡,周身全無少年天真爛漫的光景,骨子反倒透著一股陰鬱的滄桑之感。

他又在想什麼?

朽月心中好奇,繼續專心找路,除了腳步聲,逼仄的甬道偶爾傳來水滴砸到石板的聲音,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潮濕的水汽。

她覺察到柳蘭溪越走越慢,慢到幾乎要被遺落在從身後湧來的黑暗中。

朽月伸手把他從黑暗中拉了回來,她不喜歡猜測別人的想法,在有些情況下習慣性地裝聾作啞。但她比誰都看得清,看得明,活了那麼大一把歲數,心裡怎能沒一點通透?

「灼靈,怎麼了?」柳蘭溪向她俏皮地眨巴眨巴眼睛,終於又戴上了那副年少不知憂慮的面具。

朽月定定地直視著前方出現的五色亮光,把嘴裡準備要說的話吞回肚子。

她藏不住壞情緒,心底憋著口悶氣,漫不經心地唬道:「沒什麼,就是突然想把你的腦袋挖開看看,看看到底裝了什麼。」

柳蘭溪點頭「唔」了一聲,半晌后,忽道:「改日吧,改日給你看看。」

朽月:「……」

這語氣,聽著好像真的有把自己頭蓋骨掀開的打算似的。

甬道的盡頭是萬丈峭壁,此地雖為折闋池地底內部,卻是別有洞天。

地底全年無光可照射,本應昏暗無比,但不其然。石壁上鑲嵌有無數五彩晶石,整個山崖都被映襯得絢麗奪目,斑斕多姿,朽月方才所見的五色光便是由此而來。

站在洞口,朽月想像以前那樣攫住柳蘭溪的后衣領帶他跳下,結果尷尬地發現自己身高矮了人家幾寸,努力幾次仍是不行,舉至中途只好作罷。

柳蘭溪的頭縮在衣領內,雙手垂在兩側,正墊著腳茫然回顧,一時有點手足無措,也不知要說什麼好。他像什麼來著……有一個詞很是能夠形容,叫呆若木雞。

朽月見狀噗呲一聲沒忍住笑,冰冷的面龐頓時雲翳消散見照進了陽光,千里冰封一朝瓦解個乾淨,儼然如同一個剛鬧完惡作劇的調皮小姑娘。

她在晚輩面前鮮少玩笑,一來身份不對,二來歲數太大,顧慮諸多面子,覺得還是一副四平八穩的端莊面相最合適自己。

——是的,她理所當然地把凶神惡煞理解為了端莊。

當然,這位端莊的神帝也有破功的時候。

朽月稍稍收斂笑意,拍了拍自個的腦門猶自怪道:「失誤,忘記你已經長得比本尊還高了,還記得你小時候我就是經常這樣抓著你跑的。」

冰霜女君的笑靨如曇花一現,柳蘭溪看得入迷,意猶未盡,十分誠懇地央求道:「灼靈你再對我笑笑,我很願意一直這樣被你揪著。」

朽月輕輕嘆息,這人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本事見長,可真教人頭疼。

。 廣告結束,《武林外傳》正式開播。

只見電視屏幕一黑,

幾行白色小字出現在了觀眾面前,

「好久不見你去哪了?江湖在什麼地方?我指給你看…..」

黑屏結束后,

電視上出現的是一個電腦界面,上面有很多圖標,每一個圖標都有不同的名字,

主演、編劇、攝像錄音,製片等等。

再轉眼,滑鼠點開了主演圖標,畫面出現了主演的劇照。

「嗯?這部劇的片頭有點意思,還是第一次見。」

見到這樣,有觀眾面露意外。

話說龍國還真沒有哪部劇的片頭是以這種方式呈現出來的。

不說別的,至少比《桃花俠》要吸引人。

與此同時,片頭曲響起,主演逐一出現,「嘿,朋友,如果是你……」

「果然是電台部出品。」

電視機前,待觀眾看清一眾主演的時候,忍不住再次自語,

「這個不是演小品的佟玉嗎?還有這個,不是炊事班裏的老白嗎?等等,這個是炊事班的里的小姜……咦?這個女的是誰?

想起了來…..是那台晚會的節目主持人郭芙…….」

一分鐘后,片頭結束,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小字,

「第一回,郭女俠怒砸同福店,佟掌柜秒點迷路人」

雖然正片還沒開始,開頭就給人營造出了一股別樣的武俠風,讓人眼前一亮。

鏡頭一閃,

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副牌匾,上面赫然寫着「同福客棧」四個大字。

深夜,一捕頭從大門裏走出,後面跟着掌柜,

「我得走!」

捕頭右手拔刀一臉急切,

「老邢!」

「我公務在身,我心繫百姓……」

雖然才是開頭,可當老邢這句話出口后加上動作神情就就讓不少觀眾笑了出來,因為除了帶入邢捕頭這個角色之外,不少觀眾還想到了炊事班裏的老高。

「你聽額說…..」

「啥也別說了,事已至此,各安天命!」

「你走,你走額就死給你看!」

「你這是何苦呢?」

「不苦,留不住你的心也要留住你的人……」

看到這裏,不少觀眾心裏疑惑,難道這是一部古裝愛情片?怎麼越看越像是這個捕頭老高和客棧的老闆娘有事情。

這種對白在愛情偶像劇里可是太常見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畫風急轉,

「要是人也留不住呢?」

「那就麻煩你把上個月的酒錢結了吧……算盤伺候!」

只見老闆娘這句話說完,鏡頭轉到了客棧裏面,一把算盤從秀才轉給了小貝,緊著著又轉給了大嘴最後到老白手裏,老白又轉給了掌柜的。

「汾酒七量…..七八五十六……」

噼里啪啦,拿起算盤就是一陣嘩啦。

噗!

電視機前看到這一幕,不少觀眾忍不住笑了出來,且不說這個小反轉,就幾名夥計遞算盤的舉動就超級逗,感覺像是送了一把尚方寶劍一樣。

「有意思,秦導出品的果然和桃花俠不一樣。」

「除了搞笑之外,劇情也很吸引人,真的讓人很想知道客棧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錯!」

…….

武林外傳開播前的熱度本就不低,雖然剛播了開頭,就不少影評人開始發帖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津門電視台,

台長程武坐在辦公室前正盯着電腦屏幕。

「台長…..」

就在這時,一位編導神色匆匆的來到了辦公室門口。

「怎麼了?」

聞言,程武抬頭。

「台長,十分鐘的實時實收率出來了,《武林外傳》的收視率達到了4.3……」

編導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唾沫。

4.3是什麼概念?

絕對是碾壓全網的數據,也是津門電視台的一個新紀錄,話說津門電視台還從來沒有過如此高高收視的項目。

「4.3?」

程武一頓,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自從上次秦川的晚會爆火讓各大電視台紛紛為《武林外傳》讓路后,他就知道首播的收視率不會低。

而且不少廣告商看重這股熱度,紛紛跟投,

現在這個項目已經徹底的收回了五千萬成本不說,還有小賺。

如此,開頭的收視率怎麼樣他還真沒太在意。

「首播高不算什麼,還得看後續的口碑和後續的走向,畢竟是一部古裝情景喜劇。」

程武再說道。

「那…..」

「半個小時后再來彙報。」

「好的,台長!」

………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就是四十分鐘,編導再次出現在了程武辦公室。

「台長,第一集結束了,收視率出來了!」

「降了多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