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抿著唇,看著外面招呼眾人的爹爹,一言不發。

煉獄的弟子們,還有帝靈兒,帝玄御,藍天雲等人一個個都很快進去。

脫離了危險。

七重天的人此刻也正在用他們的靈力來對付這些火焰。

但是很快他們就絕望了,因為他們發現,無論他們的實力有多麼大,也是沒資格和自然之力抗衡的。

「龍家主,也讓你們的人都快進來吧。」

帝玄胤開口對著龍星天道。

龍星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客氣,很快召集眾人,一個接一個的進去了。

見到龍域的人都走了,寒潭水境和千夜冥海的人也學著他們,一個個飛撲進去。

「等等!」帝玄胤突然攔在他們跟前。

「各位要是想進去的話,就留下你們身上的一件值錢的寶貝。」

我靠!

眾人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他,帝玄胤還是人么,居然在這種時候趁火打劫?

打劫他們?

帝玄胤說完,淡淡的朝著風凌和九辰兩人便了個眼色。

風凌和九辰兩人立即會意,打劫什麼的,簡直不要太好了!看他們如何發揮天分。

兩人攔在了入口處,只要是看見不給寶貝的人敢進來便統統將他們給踹飛。 「嘖,就給一塊破玉,你也想進來嗎?沒門!」

「那我再多加一塊好了吧?」

「就你這不值錢的玩意兒,我們小少主隨手就是一塊,所以你便是給十塊,也不能進來!」

「你……」

「你什麼你,趕緊滾開,不要擋別人的道!」風凌一腳將那人給踹飛,又接著招呼下一個人。

反正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一點都不怕,因為無論他做什麼事情,都有他們家帝尊大人擔著呢。

風凌笑嘻嘻的回過頭,便看到正在發獃的小少主,有些心疼的道,「小少主,趕緊過來收寶貝啦!」

夜雲澈聞言,眼中這才閃過一抹亮光,和雪羽一起撲上來收寶貝。

於是,依雲閣便有了這樣一幕。

裡面上演了一場搶劫,還有專門收寶貝的。

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忍俊不禁,都快死到臨頭了,也就只有帝玄胤這樣的人才會苦中作樂,想出這樣的法子吧。

果然是斂財有道,無所不用其極啊。

寒潭水境的人和千夜冥海的這些人個個氣的渾身發抖。

他們本來就瞧不起帝玄胤,想著自己屈尊降貴來到了他們這間房屋中,已經是給了他面子了。

可誰知道他不但不滿意,還向他們趁火打劫。

簡直是氣死人了!

但是氣歸氣,眼看著面臨死亡,他們在寶貴東西,當然也不如命值錢。

先前他們還有些猶豫,不捨得自己的寶貝,可是眼看著帝玄胤房間里的位置越來越小,他們再也猶豫不得,急忙掏出自己的寶貝,爭先恐後的搶上前去。

此刻。

夜冰依一人獨立站在這片空間中。洞中是燎原大火,精魄所綻放出來的光芒環繞在她的周身,可糟糕的是,光芒卻不斷的被這些黑氣所侵蝕。

夜冰依緊蹙著眉頭,萬一這些黑氣蔓延到她身邊的話,那麼她便完了,大火會直接將她吞噬。

而更糟糕的事情是,她很快便接收到了精魄寶寶們虛弱無力的聲音。

「主人,不好了,我們也快要堅持不住了。」

夜冰依心中一跳,勉強鎮定的詢問道,「怎麼會如此?為什麼連你們也不可能堅持住呢?」

「主人,因為這個通道,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完好無缺的通道了,它曾經被人給嚴重破損過,所以我們……我們很快便要支持不住了。」

夜冰依聞言,心中頓時一涼,忍不住向後倒退了一步,怎麼辦?

真要是如此的話,那她豈不是死定了?

倏然!

她的肚子傳來一陣劇痛,夜冰依臉色瞬間煞白,急忙收回了心神,運氣,護住了自己的肚子。

十方乾坤 眼眸微微濕潤,搖了搖頭哽咽道,「不要,寶寶,你乖乖的好不好?你千萬不要有什麼事情,娘親會儘力保護住你的,你的哥哥還有你的爹爹,他們很希望看到你出來!」

夜冰依突然緊握拳頭,用盡全身的力量,開始驅趕著這些黑氣。

突然,她仰頭大叫了一聲,渾身好像有什麼東西突破了一般,轟隆隆作響,身體中有不斷的濃濃白霧溢了出來,瞬間將夜冰依整個人都沒入其中。 隨着太陽升往天空越來越高,天地之間的氣溫,亦跟着逐漸提升。

無盡低溫籠罩、滾滾煙雲瀰漫的莊園上空,在道道陽光的照射之下,陣陣清風肆意吹拂向了四面八方。

忽然,一道紫影驀地從煙雲深處激射而出。

疾風呼嘯中,紫影瞬間化作了一條身長達十數米的紫鱗長龍,仰天一聲高亢的龍吟後,扭身擺尾,一頭又扎進了激盪不休的煙雲深處。

“切,又化龍?可惜,你只是一個僞龍而已。”

隨着一道年輕的嗓音在煙雲深處響起,一團黑光驟地迸射而出。

就聽得“咚”的一聲悶響過後,一道稍帶幾分淒厲的痛苦龍吟聲,在漫天的滾滾濃霧裏傳出了老遠。

與此同時,秋山家的四層豪華大別墅樓前,秋山田用一種豔羨裏夾雜着幾分忌憚的表情看着手持古斯特長槍的藤田直秀。

“哼,你倒是真捨得!”眼裏閃爍着絲絲渴望的掃了那把形如巨蝦模樣的古斯特長槍一眼,他撇了撇嘴,“八百萬美刀,要是用來買軍火裝備的話,即使是最先進的單兵作戰裝備,也能買上差不多五套。而你,居然就用來買這麼一把長槍!”

藤田直秀瞥了秋山田一眼:“你知道剛纔要不是我手上有這把威力強大的武器,恐怕在黑龍會發動第一輪攻擊的時候,就得被人亂刀砍死了。”

低頭看着手上的長槍,他的臉上,迅速浮現出一抹煞氣來:“只要有它在手,即使是黑龍會又如何!可惜的是,這樣的武器根本就不可能量產,要不然的話,別說是八百萬美刀了,就算是八千萬、八億,我也一定要全都買下來!”

秋山田聞言,腦海裏迅速浮現出一隊精銳戰士手持一把把古斯特長槍轟滅所有敵人、橫行無忌的畫面。

“確實是可惜了!”

輕聲嘟囔了一聲後,他搖晃了一下頭顱,然後斜睨着藤田直秀沉聲問道:“你覺得,現在這種情況,我們應該怎麼辦?以目前我們兩家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在黑龍會動手的前提下倖存。”

“怎麼辦?”眼裏閃過一抹莫名光芒的藤田直秀,轉頭看向了那棟外表金碧輝煌的大別墅說道,“不是還有兩位家主在嗎?我們身爲小輩,當然是聽他們的安排了。”

說罷,他手持長槍,邁步繞過跑車朝着別墅大門徑直走了過去。

站在跑車頭位置的秋山田,目送着藤田直秀跨上門前臺階,然後推開大門昂首走了進去。

少頃,他眉頭皺了一皺,嘴裏輕聲低語道:“怎麼感覺那傢伙剛纔那話,有點別的意思在裏頭。或許,自己現在應該坐進車裏,趕到最近的一個銀行,把所有能轉走的錢都轉走,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扶桑,找一個黑龍會勢力觸之不到的地方避一避風頭?”

扭身低頭看了跑車片刻後,秋山田兀自輕嘆了一聲,隨即回頭朝着別墅大門提腳走了過去。

一進入大門,他就看到大廳裏包括兩位家主在內的所有人,都一臉怒容的瞪視着雙手握着古斯特長槍的藤田直秀。

情知那把古怪長槍的威力,足以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裏將整棟別墅給轟成一片廢墟的秋山田,一邊放緩了自己的腳步頻率,一邊暗自在心裏忖道:這傢伙該不會瘋狂到打算一槍把這大廳裏的所有人給全部轟成一灘肉泥吧?

正在這個時候,秋山家主看了他一眼,兩道灰白的眉毛一豎厲聲喝問道:“秋山田,你是不是跟藤田直秀說的一樣?”

茫然的秋山田眨巴着眼睛揚聲說道:“家主,我也沒說什麼啊!藤田直秀那傢伙在我進來之前說了什麼的話,絕對不能代表我也是那個意思的!”

“哼,算你小子還算腦子清楚!”秋山家主瞥了他一眼。

快走幾步走到藤田直秀身邊,秋山田微揚眉頭用一種不高不低的聲音問道:“你剛纔到底說了什麼?怎麼大家都一副非常憤怒的樣子?”

斜睨了他一眼的藤田直秀,挑眉說道:“我只是向大家提供了一個解決當今秋山、藤田兩家困難的辦法而已。”

秋山田還來不及開口再問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解決辦法,竟讓衆人像是要吃了他似的憤怒,一箇中年男子就跳了出來,指着藤田直秀的鼻子憤然叫喝道:“直秀,你還有臉說那是解決我們兩家困難的辦法!哼,別忘了你也是藤田家的人!”

“正因爲我是藤田家的人,爲了保住我藤田家傳承了兩百多年的基業,纔會不惜舍掉我自己的臉面,求得這麼一個機會。”面無表情的藤田直秀,握着古斯特長槍的雙手手背上,青筋畢露,“除了這個辦法,你們能想出其他任何一個從黑龍會手上全身而退的辦法嗎?”

面色悲苦的藤田家主嘆聲說道:“但是直秀啊,你剛纔說的那個辦法,實在是······如果我們兩家答應的話,你又如何保證我兩家能安然全身而退?”

聽完了幾人之間的談話,秋山田蒙圈之餘,扯着嗓子扭頭看着藤田直秀揚聲問道:“你剛纔到底說的是什麼樣的解決辦法?在外面的時候我問你,你怎麼不說?”

瞥了他一眼的藤田直秀撩眉說道:“在外面的時候我爲什麼要說?就算是說,也應該是當着大家的面說不是。我可不想同樣的話,還要說兩次。”

“你······”臉上浮現出一抹惱怒神情的秋山田怒目瞪了藤田直秀一眼。

要不是顧忌他手上的那把長槍的話,秋山田早就一拳頭砸過去了。同樣的話,不想說兩次?哼,還不是心裏一直都瞧不起自己,眼裏根本就沒有自己!

對於秋山田的憤怒,藤田直秀顯得很是淡然。

揚了揚手上的古斯特長槍,他環顧了大廳裏的衆人一眼:“黑龍會在扶桑的兇威如何,不用我多說,想必你們心裏也全都有數。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要想保住秋山、藤田兩家的基業,我們就只能投靠黑龍會的大人物。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投靠黑龍會的大人物?”秋山田怒瞪雙眼,看着藤田直秀急聲喝道,“你腦子裏究竟在想什麼?我們兩家好不容易纔脫離了大鄉家的剝削和壓榨,你現在居然又讓我們去做黑龍會的奴僕?” 也將她身邊的那些黑氣全部給頂了出去,慢慢的逼開。

在這一瞬間,夜冰依的全身立即有了全新的變化,敏感度,還有她

的精神力,似乎變得更加強大了。

不過她身體卻也承受著更加的痛苦,整個身體好像在被人撕扯一般。

更為重要的便是她的肚子,夜冰依感覺自己的肚子在狠狠的撕痛著。

她突然能感覺到,有一個小生命正在從她的肚子慢慢的滑落。

「不——」

夜冰依絕望的大叫一聲,眼淚不受控制的滑落。

「啪嗒!」

一聲眼滴到了她腰間的那顆蛋上面。

那顆蛋動了動,似乎有想要破殼的跡象,可夜冰依如今完全沉浸在悲痛當中,完全沒有注意到它的變化。

轟隆隆——

噼啪噼啪——

一連串的巨響落下,天空烏雲密布,黑雲殘卷,宛若世界末日降臨。

無數道雷電狠狠的劈了過來,速度極快,宛若游龍一般,朝著夜冰依的方向而來,直接鑽進了洞口。

帝玄胤幾人在外面抵禦著滾滾的岩漿,抬頭看到了這一幕,皆是大驚。

望著裡面,帝玄胤內心焦急如火,恨不得現在立即就衝進去看看。

這是,依雲閣里傳來一道激動的聲音,「這是雷劫,難道說,有神獸將要出世了么?!」

說話的人正是龍星天,他的眼中閃過一抹欣喜,隨後便是狂喜!

接著他整個人差點激動的要蹦起來!

多少年了,終於要出來了么?

果然他的決定是沒有錯的,把蛋蛋給夜丫頭果然是正確的選擇,夜丫頭果然有辦法將它孵出來。

帝玄胤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盯著洞口,彷彿要將洞再多盯個出窟窿,望眼欲穿。

聽到這震耳欲聾的聲音,夜冰依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有一道閃電朝著她劈過來。

接著,她身上便有一道七彩色的身影飛快的沖了出去,直接迎上了那條巨大的雷電。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喬木思南 耳邊似乎有什麼東西崩裂,地動山搖,夜冰依眯起眼睛,外面的金光火光乍現,讓她睜不開眼。

可是她卻很清楚的看到了一隻小小的七彩鳳凰仰著頭顱,展開它漂亮猶如彩雲般的七彩羽毛,正在迎著一道雷電,身在其中,歡快的舞動。

沒錯,它就是歡快,好像很好玩似的,雷電越大,它越興奮。

夜冰依突然察覺到了什麼,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腰間,然而摸到的卻是一堆碎蛋殼。

居然真的是它,原來是一隻七彩鳳凰,「它居然在這個時間出世了!」

夜冰依話還沒有落,便看到一道雷電突然朝著她劈了過來,嚇得她趕緊跑到一旁,沒好氣的罵道,「你個小混蛋,何時出來不好,非要在這個時候出來給老娘添堵!」

夜冰依的周圍有精魄的力量,還有那些濃重的黑暗氣息,此刻又加了一條雷電,讓她根本避無可避,她只好硬著頭皮上去硬扛著。

那好像一條蛇一樣密密麻麻的閃電從她的頭頂劃過,夜冰依渾身都麻了,忍不住大聲尖叫了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夜冰依的尖叫聲,那些雷電也在她的四肢百骸亂竄,經過的地方,夜冰依的身體都產生了不同的變化。

不過夜冰依卻並沒有任何難受的地方。

而且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一股清涼的感覺,好像有什麼要溢出來一樣,想要突破,突破……夜冰依的眼睛倏然一亮!

轟隆隆!!

「啊!」

夜冰依再次大聲尖叫了一聲。

不過,這次絕對是爽的了。

她很快便要真正的踏入幻夢境界了!

轟隆隆!!!

又是一陣巨響,夜冰依的眼前突然有一道金光乍現,那光芒直接從空氣中劈開,撕裂出一道金色的口子,撕出了一條裂縫。

裂縫當中有金色的光芒乍現,直接照在了她的身上,夜冰依的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眼淚順著臉頰滴落。

不過真不是她想要哭,而是被這些金光照的了,照得她的眼睛都要瞎了。

當夜冰依終於看清楚眼前的情形時,她激動的一顆心都差點要蹦出來了。

大叫一聲:「新大陸打開了!」

夜冰依才說出這一句話,便看到眼前的七彩鳳凰,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那個金光閃閃的門沖了出去。

夜冰依心中微微一驚,還沒有來得及叫住它,她自己的腳突然也不受控制朝前面挪了挪。

然後她連叫都來不及叫出一聲,便和小紅紅它們一起卷了進去。

「小胤胤!」

夜冰依有力的聲音留在了門外。

……

「轟隆隆!」

此刻,帝玄胤和眾人還在躲避著濃濃的岩漿。

忽然,他們聽到一陣巨響聲傳來,接著便看到半空處撕裂了一個金色的口子。

這個口子,他們一點都不陌生!

「打開新大陸了嗎?太好了,太好了,我們可以回家了!」

眾人歡呼道,雀躍不已。

在金色的口子打開之時,帝玄胤第一個沖了進去。

「呼……呼……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