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拿出手機,一顆心頓時沉入谷底。

距離他離開醫院,已經過去了四個多小時!

晚了!已經太晚了!

這時,陳軒的手機忽然響起,陳軒手指顫抖地按下了接聽鍵。

「陳先生,很遺憾地通知你,你女兒的手術失敗了,五分鐘前已經離世,請您節哀……」 回到了城主府大殿,

姚軒有些急切,連忙將魂導器內的東西取了出來。

三個裝着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小瓷瓶,一個應該也裝着東西的玉盒,而且每一樣物品都附帶着一張紙。

而且紙上還寫了東西。

「什麼!」

姚軒僅僅看了一眼其中一張紙上的東西便已經大驚失色。

因為他看見了幾個字,無副作用提升魂力等級。

「怎麼可能!」

姚軒連忙繼續看了起來,

「仙草——八瓣仙蘭!」

「藥性柔和醇厚,吸收容易,吸收時間較長,可固本培元,驅除體內雜質,可大概率無副作用提升魂師魂力。」(魂師等級越高,魂力提升效果越小。)

待看完后,姚軒緊緊的盯着旁邊的玉盒,目光都變得炙熱了許多。

他的手有些微弱的顫抖,但還是緩緩而盡量平穩的將玉盒打開了。

頓時,

一陣淡淡的香氣從玉盒內散發了出來,他只是聞了聞,竟然就感受到自己的魂力運轉都流暢了許多。

不由得滿臉欣喜的將玉盒完全打開。

他也見到了這株仙草的模樣,一朵八瓣蘭花,通體一片雪白精瑩,光是看着,就給了他一種清高出塵之感。

姚軒咽了咽口水,突然有些不敢再看這東西。

他作為一名魂王,還是那種先天魂力等級不高,實力提升緩慢的魂師,這株仙草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神品。

若是真能提升幾級實力,那麼他這一輩子就有望達到魂聖境界!

到時候不僅帝國會給自己提升爵位,家族那邊,自己這一脈之後更能成為嫡系。

想到這裏,姚軒已經都有些按耐不住內心了,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吸收此物。

但當他將手伸過去快要摸到八瓣仙蘭時,卻停住了。

「真的要用么……」

他突然想到了獨孤博,

雖然那位冕下隨意便將這東西賜給了自己,但這是有個前提的。

自己不會令他失望,需要將落日城發展起來。

可說實話,他心裏不是很有底。

雖然他嘴上答應的很乾脆,但是他知道落日城想要發展起來絕非易事,不然自己早就發展起來了。

而此時有了這株仙草,若是將它賣掉,有了大量的資金……

但姚軒卻又捨不得,這樣一個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擺在自己眼前。

是發展落日城,一輩子到頭也就魂帝,還是說緩慢發展落日城,改變自己未來成就的上限……

「罷了,先再看看後面幾樣東西吧。」

姚軒還是沒能下定決心做出選擇,他將玉盒蓋好了,然後放到了一邊,看起了其他幾樣東西。

「清毒散。」

「可快速解除尋常魂師所中一般毒素,恢復行動力!」

「愈傷散。」

「可快速止血,恢復傷口,並恢復體力!」

「回靈散。」

「可快速恢復魂師魂力,藥效按魂師等級遞減。」

看見這些東西,姚軒愣了愣。

這是難道是傳說中的——秘葯!

在魂師界中一直流傳著一個消息,在一些古老的魂師家族中,有着自己所創的秘葯,有着各種神奇的效果。

但這種葯卻很少流傳在外。

姚軒猜的沒錯,

這的確是是秘葯,不過這東西其實也不是什麼稀罕物,只是普通等級的魂師用於平時修鍊受傷或者一些危機的。

在獨孤博等級還較低時,用過不少這東西,配方也不難,只有有幾味不算珍貴的藥材,但藥效卻出奇的好。

相比起他的葯,市面上的葯散差了太多等級了。

不過當獨孤博一步步變強之後,便再也沒用過這東西了,至於雁雁,也不喜歡製藥。

她還是更喜歡毒。

這讓獨孤博不由得有些無奈,不過也沒再讓孫女學,這些東西也放到了角落裏。

正好落日城需要發展,他便將此物拿了出來,相信只要姚軒不笨,用這些東西發展起步落日城定不會有問題。

而姚軒此時,

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直勾勾的盯着那幾個小瓷瓶看,彷彿是什麼稀世珍寶一般,這東西能發財!

當知道了這些東西的作用后,姚軒便沒有在糾結自己吸不吸收仙草了。

他想通了,帝師冕下已經將路鋪了出來,自己現在需要的就是儘快將落日城發展起來。

到時候想必帝師絕不會虧待自己!

姚軒收起了這幾樣東西,離開了大殿,

他已經有想法了,

今晚可能又是個不眠之夜了。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天斗帝國各地出現了一個所謂的小道消息。

在落日森林外的落日城內,

會有着一個絕世寶物要在下個月進行拍賣,

聽說落日城城主更是直接委託了天斗皇家拍賣場進行運作。

以至於到時候不僅會有那個絕世寶物,還會有諸多稀有珍寶出現。

一時間,

落日城風頭無兩。

——

「……他不會要把八瓣仙蘭賣了吧。」 莫守拙回到小刀子酒酒館的時候,已是亥時。

有嬌還沒有睡,就坐在那個能看到太師府大門的窗口邊的椅子上,面容憔悴,目光獃滯。

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有嬌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快速奔向樓梯口。

當二人彼此看到對方的時候,莫守拙笑了,有嬌卻哭了。

莫守拙剛上了二樓,有嬌便抱住了他,將頭埋於懷中,淚落如雨。

「少爺,你可回來了。」

莫守拙沒動,任由她抱著,心中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有嬌說得這句話,十二年裡,他已經聽了無數遍,每次歷盡驚險回來,有嬌都會這麼說。

見面之後被有嬌抱,這一幕,他早已想到。

只是沒想到,有嬌這一次竟然哭得如此傷心。

大概是因為剛剛經歷了一次生離死別的緣故。

原本想著只是離開一天,誰知竟離開了三天。

三天里,有嬌心中的牽挂和擔憂,莫守拙能夠猜到。

找不到莫守拙,也聽不到莫守拙的任何消息,有嬌如同丟了魂兒,茫然無措。

這個世界這麼大,她卻硬生生地活成了一個人。

莫守拙在的時候,這個世界里有兩個人。莫守拙不在的時候,這個世界便只剩下了她自己。

被有嬌抱了一會兒,莫守拙想推開她,誰知有嬌抱得更緊,而且雙手往上移動,正觸到了莫守拙的刀傷之處。

劇疼襲身,莫守拙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喊出了聲。

在別人面前,再疼他都不會喊。在有嬌面前,疼就是疼。

他很喜歡被有嬌心疼的感覺。

雖然她只是自己的侍女。

卻是與自己相依為命的侍女。

有嬌迅速鬆開手,她觸摸到了莫守拙背後那一層厚厚的棉紗。

「少爺,你又受傷了?」

伸手便去解莫守拙的衣服。

「別別別,男女授受不親,你注意點影響好不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