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是誰不要緊,我要的只是他,我和蘇家脫離關係,那一刻起我就失去了所有。

我只有三叔一個依靠,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哪怕很多次我覺得他很奇怪。

我問他怎麼了,他要麼不說,要麼轉移話題,我見他不想說也從未追究過。

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為我信任他,他就是我的全世界。

今天我在婚禮現場備受打擊,得知他是我表哥固然會震驚和難過。

但我更難過的是他欺騙我,他是我的全世界啊,任何人都可以騙我,唯獨他不可以。

難道他就那麼不相信我,我會和他攜手走下去么?」

看到蘇錦溪抱腿哭泣,顧南滄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

「那錦兒你的意思是?」

「我暫時不想要見他,而且滄海,我有太多的敵人,蘇夢和白小雨先不說。

婚禮現場那個自稱蘇家保姆的人怎麼早不來晚不來,恰好在那個時候來。

如果她真的為了司厲霆和我好,完全可以在私下告訴我們。

她當著所有人的面前說出了真相,讓蘇唐兩家都下不來台,更是對我和三叔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即便是我們不管一切繼續在一起,要承受的就是天下人的罵聲。

她是誰找來的?還有那個停在酒店前面的計程車,他顯然也是知道這一切的。

在我出來前就一直在等著我,他的目的是為了殺我。

白小雨和蘇夢是不敢做殺人的買賣,那麼就是其他人了。

我現在要是現身,或許還會招來殺身之禍。」

顧南滄聽她說完,眼睛放光的看著她,「錦兒,你好像脫胎換骨變成了一個人。」

從前的蘇錦溪時而可愛時而溫柔,就是一個小鳥依人的女人。

但這一刻她冷靜沉著的分析,和過去截然不同。

「都受了這麼多打擊要是還沒有變化,我也太傻了,在落海的時候我最大的不甘就是。

這一世我處處為人著想,與人為善,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算計。

如果我能再活一次,我一定要改頭換面,讓從前那些傷害過我的人付出千倍萬倍的代價!」

蘇錦溪捏著雙拳,指甲狠狠陷入掌心,掌心之中有血色印染。

顧南滄看到她手中的血色,一臉心疼之色。

「錦兒,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妹妹,我都會幫你報仇,你何苦拿自己的身體置氣?」

「滄海,你知道嗎,這兩天我經歷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生死離別。

只有疼痛才能讓我感覺我還活著,我不是行屍走肉,我還真真切切的活著。」

顧南滄擦拭掉她手中的血珠,「身體的傷害很快就會痊癒,但心裡的傷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好。

錦兒,你要是覺得累,我可以安排你去一個沒有人打擾的地方休息。」

「不用了,一想到我的仇人還在逍遙法外,我就不想休息。

我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我一個人還是三叔和我兩人,滄海,你轉告三叔小心一點。」

顧南滄戳了戳她的額頭,「你那麼愛他,恐怕他很快就會知道你墜海的事情。

你該想象得到他會有多難過,你不自己告訴他?」

提到蘇錦溪,她的眼神便暗淡了下來。「滄海,我是這個世上最不想要他受傷的人,可敵人在暗,在沒有想出對策之前我不能暴露我還活著的消息。」 南宮熏這些年主要是在歐洲發展,國內雖然有公司,並不如南宮墨這個地頭蛇更厲害。

要知道南宮墨為了不被哥哥討厭,不管是南宮家還是歐洲,南宮墨都刻意避開了,就是擔心南宮熏以為他會爭奪財產。

在國內他的導演身份是鬧著玩,其實自己投資了不少公司,更是超跑協會的會長,圈子裡的一群富二代和他關係很熟悉。

南宮熏一個電話打來,南宮墨這還不吆五喝六,瞬間就來了一大堆的人。

青檸看傻了眼睛,和圍觀的吃瓜群眾一樣,這是在開跑車秀?就算是車展的時候,她也沒看到過這麼多跑車啊!

別說是她,孔雀男也懵了,來的全是世界頂級跑車,每一輛全都是他夢寐以求中的超跑。

南宮墨戴著墨鏡跳下車,「哥,哪個傻子敢欺負你,我這就去擰斷他的狗頭。」

儘管從小到大南宮熏對他都是不冷不熱的,南宮墨仍舊像是小尾巴一樣粘著他。

南宮熏挑著眉頭,「大晚上戴著墨鏡?」

「這不是怕被人認出,我可不想上明天的頭條。」

最近他導演的新戲市場反饋不錯,要是被人認出來,明早的頭條就是他「知名導演深夜鬥毆」。

看到南宮熏身邊的女人,南宮墨友好的打了個招呼,「我們又見面了。」

青檸訕訕一笑,沒想到知名導演居然是南宮熏的弟弟,不過為什麼他的眼睛是黑色的?

「你好。」

那邊孔雀男以及騎著機車趕來的兄弟們看了人家的排面,瞬間檔次就拉了下來。

全球影帝從反派龍套開始 再者,能隨隨便便找來這些豪車的人那可不是他們能招惹的。

孔雀男見好就收,「這次算你們走運,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

南宮墨平時在南宮熏面前嬉皮笑臉的,這會兒提著酒瓶子就上了,「想走?今天在場的,一個都別想跑!敢欺負我哥,我看你們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小時候南宮熏每次看到南宮墨都板著臉,南宮墨以為南宮熏對他討厭到了極點。

一次被學校的孩子欺負,說他沒有媽媽,是南宮熏冷著臉出現將所有小孩子打跑。

他板著一張酷酷的小臉,「笨蛋,你又沒做錯什麼,幹嘛站著被人欺負?以後誰要是再敢欺負你就給我打回去。」

從那天起,不管南宮熏再怎麼冷漠,南宮墨已然將他當成了親哥哥。

好不容易有一次他可以給哥哥出頭,孔雀男完了。

一看對方就是不好惹的,孔雀男也不管臉了,「快走。」

先跑再說!

南宮墨一個眼神,從其他車裡下來的都是有名的富二代。

「喲,這不是小虎嘛?怎麼在這。」一人認出了孔雀男。

開口的人正是圈子裡有名的富二代狠角色蕭裂,小虎一看是他,嚇得面色蒼白。

「蕭,蕭二少。」

「好久不見,倒是越混越好了,連我們南宮先生也敢招惹。」

小虎當年在蕭裂身邊當過打手,蕭裂已經是她們的頂點,哪裡見過南宮熏這樣的人。

「二少,我,這是個意外,我剛剛就是和他們開個玩笑。」

青檸瞪著眼睛,「開玩笑?有你這樣開玩笑的?小龍蝦招你惹你了,你掀了我的桌子,踩了我的小龍蝦,」

這關注點怎麼就在小龍蝦上?小虎立馬給她道歉。

「對不起小姐。」

「給我道歉幹什麼?真是沒點眼力見。」

小虎對著南宮熏九十度彎腰鞠躬,「對不起,南宮先生,我不該口出妄言。」

青檸直接上前敲了敲他的腦袋,「給他道歉幹什麼?」

「那我該給誰道歉?」小虎可憐兮兮。

「當然是給小龍蝦道歉了,還沒吃你就給掀了,對得起它們進餐盤的使命嗎?」

這樣特別的要求小虎還是頭一次見,「是,對不起,各位小龍蝦,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們的。」

他認認真真道完,「小姐,我認識法華寺的和尚,要不然我去請來超度吧。」

「你有病吧,給小龍蝦超度什麼?」青檸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小虎哭唧唧,不是她讓自己給小龍蝦道歉的嗎,還以為她是什麼動物保護協會的會長。

「可你……」

「我是讓給你給自己浪費糧食的行為道歉!」

老闆又炒了十分小龍蝦出來,南宮熏留了一份,「剩下的給他,吃完才能走。」

這裡的是出了名的小龍蝦大拼盤,兩人吃一份剛剛好,一人吃九份,再好吃也難以下咽。

況且還是超辣的味道,小虎被所有人盯著,含淚吃下幾十斤小龍蝦,就算去除了調料殼,凈肉也是好幾斤,嘴唇被辣紅了幾圈,眼淚鼻涕橫流。

「南宮先生,吃,吃完了。」

「下不為例,若有下次,就讓你把這的桌子給吃了。」

小虎聽得眼淚掉得更厲害了,「是,那我不打擾各位了。」

青檸微微一笑,「慢走,下次再來我請你吃小龍蝦哦。」

才聽到小龍蝦三個字,小虎便飛一般跑到一旁綠化帶去吐了,他發誓,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吃該死的小龍蝦。

青檸心情好極了,「大叔,你弟弟好厲害。」

南宮熏挑眉,這麼說來自己就不厲害了?

南宮墨咬著小龍蝦,「嫂子,你眼光可真毒辣,這裡的味道果然很好吃。」

「那當然,也不打聽打聽,方圓十里哪裡的東西最好吃我一清二楚,來來來,我敬你一杯,多謝你及時出現給我解圍。」

「嫂子,你太客氣了。」

「我先干為盡。」

「嫂子,你這酒量可真好!」

青檸顯然是喝嗨了,「好什麼好?常規操作,都給我坐下。」

周圍的人都主動上前給青檸敬酒,她來者不拒,划拳就沒有一個是輸了的,倒是男人們被她灌了不少酒。

南宮墨湊到南宮熏耳邊,「哥,你這小女朋友還有點意思,真沒想到,最後你居然喜歡的是這款,雖然和小錦兒風格不同,不過倒是挺好玩。」

南宮熏勾唇一笑,「是挺有趣。」

剛說完,青檸那邊已經喝嗨了,不僅給其他人發著自己的名片,還熱情的招攬,「以後來店裡找我就是了,我划拳可從來沒輸過!」 南宮熏將喝得正嗨的青檸給揪了起來,「業務水平倒是挺不錯的。」

青檸樂呵呵的笑,「那是當然了,我一個女孩子多辛苦啊,要是沒有一技之長傍身,我早就被人吃得渣渣都不剩了。」

「不用這麼辛苦,有捷徑你要不要走?」

青檸挑眉,「不要,世界上才沒有所謂的捷徑,有的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小東西還挺警惕的,你也快畢業了,我的意思我可以給你一份薪酬不低的工作,你不用這麼辛苦。」

青檸眼睛一亮,「真的?」

「我不說假話。」

「算了,開後門進去的我會被人瞧不起的,我這幾天已經投了幾個簡歷試試水,說不定有要我的公司呢。」

看似輕浮的女人,實際上很是聰明,早就將這一切看得輕輕楚楚。

「隨你,只要你想,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

「那我爸的手術?」她可沒有忘記這一茬。

「快了,我在約專家,要做這種手術的必須是國外頂尖專家,他們的手術時間排得很緊。」

南宮熏看著就讓人覺得很穩重,她可以不信別人,對他還是挺信任的。

「呀,已經這麼晚了,我得回去了。」

「我送你。」

南宮熏調轉了車頭,將青檸送回了她的出租屋。

「大叔,你真是個好人。」青檸還不忘誇獎他。

南宮熏嘴角上揚,伸手勾了勾青檸的鼻子,「不請我上去喝杯東西?」

「已經很晚了,大叔再不回家會迷路的,大叔再見。」

小丫頭蹦蹦跳跳就走了,南宮熏倚著車頭看著她歡快的背影抽著煙。

他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等。

無聊的刷著朋友圈,這夜深人靜的又有幾個人和他一樣孤單?

然而第一條就是司厲霆發的,「有你。」

配圖是一張牛奶的照片以及女人模糊離開的背影。

以前萬年不發朋友圈的司厲霆現在成了寵妻狂魔,隔三岔五就會發一條秀恩愛的朋友圈。

南宮熏冷哼,不就是一杯牛奶,至於?

手指往下滑動,高冷的穆塵竟然也會發朋友圈?

仔細一看,滿是薔薇花裡面有一個漂亮的小姑娘,笑容猶如天使。

薔薇花被擺放成77520的字樣,且上面的每一根刺都被挑除。

七七我愛你?穆塵看著冷冷清清,沒想到也這麼悶騷。

還發朋友圈示愛,簡直無聊死了。

南宮熏繼續往下滑動,總要看點其它的給他洗洗眼睛。

入眼的是一張蛋糕的照片,與其說是蛋糕,那四不像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總算不是秀恩愛的了,他才懶得管是什麼。

唐茗的文字,「老婆第一次下廚,愛你,么么噠。」

摔!

南宮熏只想丟了手機,這還是那優雅的貴公子說出口的?

本想要看看有沒有人和自己一樣孤單,顧家那幾個女婿倒是深夜放毒,冷冷的狗糧在他臉上胡亂的拍。

南宮熏哪裡知道,原本只是唐茗有感而發發了一條被穆塵看見。

穆塵深刻的反省自己,是不是應該像唐茗這樣喜歡就大聲說出來?不然小七看了朋友圈羨慕安楠怎麼辦?

所以他挑了一張漂亮的照片發了,這剛發完,司厲霆看到。

司三歲嘴角一揚,還有人和他搶寵妻狂魔的稱號?立即開啟了刷屏模式。

最無辜的受害者就是南宮熏這種既沒有老婆也沒有女朋友的單身狗了。

南宮墨還特地發了一條微信,「哥,抓緊一點啊,瞧瞧別人,再過幾年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你還在吃狗糧呢。」

「廢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