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沒好氣的嘆口氣:"你想太多了,我就是覺得,她這次過來,就是跟著我們到處看看就行,其他的事情,不用參與,這次跟那個僱主協商的事情,我跟你處理就好,至於鑽石交易,我跟林彬就行,我就是具體跟你們說一下詳細情況,免得到時候我們行動不一致!"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許沫兒頓時耷拉著小臉,蔫蔫的:"啊,原來是這樣啊,那老大,你隨便說唄!"

路彥昭沒好氣的搖搖頭,開始說明天跟那個僱主見面的事宜。

秦未央上了樓,也沒有在在二樓樓道停留,直接回了房間。

現在,對於暗夜組織的事情,她都是抱著旁觀者的心態去看,不參與,不打探,不泄露。

一方面,她不想讓路彥昭懷疑自己,另一方面,路彥昭現在這樣對自己,她的確有點心軟了,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到底該怎麼做。

秦未央就是懷著這樣糾結的心思,去睡覺的。

等到她一覺醒來,已經第二天早上了。

早飯過後,路彥昭便帶著秦未央和許沫兒去見這位摩洛哥的僱主。

對方是一位名叫衛列斯的富商,至於為什麼會對文物感興趣,還讓他們的人護送,這他們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文物表面氧化了,他需要暗夜組織承擔責任。

其實,這種事情,對方提前並沒有說明,多少有點耍賴的成分在裡面。

劫逆乾坤 但是,暗夜組織在摩洛哥有基地,對方跟他們似乎還有點生意上的往來,也不好直接得罪,所以,路彥昭才會真的來見他。

本來,路彥昭是打算帶許沫兒一個人來的。

可是,林彬今天去基地看那批鑽石的成色了,整個別墅里,就剩下秦未央一個人了。

路彥昭不想讓她一個人呆著,害怕她太無聊,所以,就帶著她一起去了。

就因為路彥昭帶著秦未央,許沫兒各種不爽,路上總是橫眉豎眼的瞪秦未央。

路彥昭沒好氣的搖搖頭,低聲跟秦未央說:"你別介意,她就這個孩子脾氣,但是,真的遇到什麼情況,她立馬就成熟了!"

秦未央以前也見過這種人,而且,她的身邊也有這種人。

比如沉風,沉風性子看起來有點孩子氣,但其實,該成熟的時候,他一點都不含糊。

她笑著看了一眼路彥昭,開口道:"我能理解的,而且,我覺得她這樣就挺好的,你也不用特意跟我解釋,你現在可是我的老大啊!"

路彥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恩,我是你的老大,所以,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護著你的!"

秦未央不知道心裡那根弦被觸碰到了,她幾乎是想都沒想,直接回了一句:"你放心,我也會護著你的!"

說完,她才覺得,自己這話,似乎有點太霸氣側漏了!

末世第七城 只不過,看到路彥昭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她這才鬆了口氣。

路彥昭跟衛列斯約好見面的地點,在一家文物收藏館,這裡有很多文物愛好者和保護者,將文物放在這裡,工作展覽,或者出售,還有的人是單純的想要保護文物,把他放在這裡,之後會送它去更需要的地方做研究。

路彥昭也不知道,衛斯理是哪一種心理,將他們約到這裡來的。

他們進了門,就有人迎上來,低聲詢問他們:"請問你們是衛列斯先生的客人嗎?"

路彥昭點了點頭:"恩,我們跟他約好的!"

對方立馬點點頭,恭敬的開口道:"請跟我來!"

路彥昭點了點頭,帶著秦未央和許沫兒,跟著對方七拐八拐的,最終到了一個長走廊盡頭的房間門口。

對方走到房間門口,就止住腳步了:"衛列斯先生就在裡面等你們,我就先不進去了!"

路彥昭看了他一眼,點點頭,直接推門,向著裡面走去。

打開房門,他才發現,這裡面有許多的文物,而且,很多都是真的。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他的眸子閃過一抹吃驚的神色,抬頭看著坐在一邊桌子旁的男人:"你就是衛列斯?"

衛列斯看著路彥昭,笑著點點頭:"對,我就是衛列斯,那你就是跟我約好的路先生了?"

衛列斯說完,目光掃過他身後的秦未央和許沫兒,眼睛里閃過一抹驚艷之色。

他沒忍住說了一聲:"路先生身邊的兩位美人兒很漂亮,路先生可真會坐享齊人之福啊!"

本來,路彥昭對他的第一印象,便一般般。

結果,聽到他這句話,路彥昭的臉上,頓時閃過一抹厭惡之色:"請你不要用那些齷齪的思想,杜撰我的人際關係!"

衛列斯一愣,頓時笑出聲:"哎呀,路先生還生氣了,都是男人嘛,誰不懂誰,我就是開個玩笑啊,別當真別當真,趕緊請坐!"

路彥昭臉色真是難看的要緊,他黑著臉,看了一眼衛列斯,冷笑著說:"對啊,都是男人,可是,我這種男人跟你這種,本質就不一樣!"

他見了這個衛列斯不到一分鐘,他就看出對方是個好色之徒,看見對方看到秦未央那眼神,他有種恨不得將對方眼珠子挖出來的衝動。

路彥昭說完,直接轉身跟許沫兒說:"沫兒,我們跟衛列斯先生的交易,到此結束,至於尾款,衛列斯先生不給,那我只能想其他辦法了!"

路彥昭這個其他,咬字特別重。

他說完,直接就向著外面走去。

衛列斯一看,路彥昭這是真的生氣了,他趕緊起身,過來就擋住路彥昭的去路:"路先生,你千萬別生氣,我剛才就是隨口瞎說的,你要是不喜歡聽,我跟你道歉,我這次找你,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你找我,有重要的事情?"路彥昭挑眉,冷著臉開口道:"我們不是為了你那什麼破文物表面氧化的事情嗎?"

衛列斯有些心虛:"這文物呢,它放在空氣中,的確會氧化,但是,氧化的也沒有那麼快,我這不是找不到你,只能出此下策了嘛,路先生難見一面,我真的是費盡周折,所以才會以尾款為拙劣的借口,你放心,我現在就讓人把尾款給你們打過去!"

衛列斯說完,直接低頭用手機發了一個消息,抬頭看著路彥昭:"已經發過去了,路先生可否等一下,停下來聽聽我要說的事情!"

路彥昭冷冷的看著他,最終轉身看了一眼許沫兒:"尾款到了嗎?"

許沫兒揚了揚手機里的收款記錄,點點頭:"恩,到了!"

路彥昭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衛列斯,帶著秦未央和許沫兒,走過去坐在衛列斯剛才位置的對面。 「好。」

趙媽下去后,羅玉鳳端著水上了兩節台階又停下了腳步。

看來她得打個電話問問,可是,她沒有沈氏那邊的電話,能聯繫誰呢,紀優陽的電話,最近也打不通一直沒人接。

對,她可以給萊恩打電話,萊恩在紀家呆了那麼多年,一定知道蘇嵐的事情。

電話那頭的萊恩,剛忙完搬遷的工作,準備回辦公室歇會,就被人叫住。

萊恩前腳剛走,後腳來找萊恩的羅拉沒找到人,推開辦公室的門也沒看到人。

正要將門帶上,就聽到桌上傳來手機鈴聲。

羅拉本來沒打算理會的,又擔心是有什麼要緊事。

進房后,撿起桌上的手機,看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念了幾遍才想起來,原來是蘇嵐大哥的老婆。

蘇家的人,打電話來做什麼?

仔細想了一會,羅拉回頭看向門口那邊,馬上過去將門關上。

「喂?」

「……」嗯,這個聲音怎麼是老太婆的聲音?「我找萊恩。」

「哦,我是羅拉。」

羅拉,哪個……

是老夫人身邊那個羅拉?

想起羅拉那個陣勢,羅玉鳳還心有餘悸,忙陪笑,「你好,你好,怎麼是你接電話,萊恩呢?」自從兩家沒有來往後,羅玉鳳也沒打聽過紀家的事情,不知道之前羅拉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也來找他,應該是有事離開了,你找他有什麼事?」

想要儘快知道消息好盤算計劃的羅玉鳳,沒有耐心等下去,問了句,「是這樣的,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蘇嵐跟沈董的事情?」

原來是打電話來探口風的,蘇嵐這個人,看來註定是要遭受此報應,否則怎麼會是她接到這個電話,「你說的是哪件事?」

到底有多少件事是她不知道的,「是這樣的,蘇嵐她剛剛回家了,我看只有她一個人,我很擔心她,又不好直接打電話去沈氏問,所以想來問問萊恩知道蘇嵐的近況不。」

「哦,原來是這件事,她跟沈董離……」裝作不小心說漏嘴,立刻止住自己的話。

聽到一個離字,再加上電話那頭人突然就沒了聲音,感覺到不對勁的羅玉鳳順口說出兩個字,「離婚?」

「我什麼都沒說,是你自己猜到的。」

離婚了?

她就說,沈氏集團的董事長夫人,怎麼可能只有一個人回來,看那落魄的樣子就知道不對勁,「我知道你什麼都沒說,是我自己猜到的,我不打擾你了,先掛了。」

「好。」

羅拉電話剛掛斷,身後就傳來開門聲,趕緊把通話刪除,將手機放回原位,幸好她把門關上了。

「羅拉,你找我有什麼事?」他剛剛看到羅拉的手往前伸了一下。

「老夫人說,讓你給準備一些禮物,晚些讓人送到那邊去給紀總和二少奶奶當謝禮。」

「還有別的事?」

「沒了,我先走了。」

「嗯。」萊恩側身讓開一條路。

羅拉走後,站在原地的萊恩看了一會提步過去,打開門,左右張望見人真的走了才回到自己的辦公桌。

桌上的東西並沒有翻動過的痕迹,但他不相信自己剛剛只是眼花,羅拉一定是做了什麼事情,只是他暫時找不到證據。

……

沈氏醫院。

原本在休息的紀優陽,聽說木兮來了,趕緊拿起自己的手機假裝在打遊戲,可身體實在是沒什麼力氣,不能長時間舉著手機,只能放棄。

聽著進來的腳步聲,沒有某人,紀優陽心裡有些失望。

跟著木兮進來的木小寶,開心爬上凳子,低頭親了紀優陽一口,「四叔,你醒來啦,你還記得我嗎?」

他又不是失憶,能不記得木小寶?

紀優陽白了眼木小寶。

看到紀優陽醒來,木小寶很開心,用手去戳紀優陽的臉。

過來的木兮,在姜軼洋的攙扶下,坐到凳子上。

想起剛剛在車裡木兮跟自己說的話,姜軼洋低頭說道,「我出去一下。」

「嗯。」

這個姜軼洋還真是不負責,把他家木姐姐送到這裡就走了,也不保護人?

「阿陽,你感覺怎麼樣了?」

站在木兮身後的方秦,一臉高興說道,「已經找到合適的骨髓配對了,再過不久就可以動手術了。」

「真的嗎?」

木小寶特別激動,「四叔,你很快就要出院了,到時又可以把我家老紀氣得吃不下飯了。」沒看到四叔跟老紀拌嘴,他好像有點不習慣了。

哎,紀澌鈞是真的沒良心,好歹他叫了那麼多聲二哥,他住院以後,就沒見過紀澌鈞來看他,等他出院了他一定會狠狠把紀澌鈞教訓一頓,不把紀澌鈞氣到失眠,他就不叫紀優陽。

撿起自己放在旁邊的手機,點了幾下后,紀優陽將手機放到枕頭邊上。

伸手握住木小寶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等我出院了,你就能叫我做爸爸了。」

「啊,為什麼啊?」他為什麼要叫四叔做爸爸?

「因為你媽咪答應過我,等我出院就跟我結婚,所以我就是你的爸爸了。」

「什麼啊?」木小寶一臉震驚看著木兮,「媽咪是真的嗎,你真的要跟四叔結婚嗎,你不要老紀了嗎?」

木兮沖著木小寶眨眼,看懂的木小寶點了點頭,特別配合,「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四叔你要快點好起乃。」

「嗯。」

知道媽咪用心良苦是為了讓四叔放心治病,木小寶也跟著配合,一直陪著紀優陽聊天,又聊了昨晚紀心雨結婚的事情。

過了十來分鐘,姜軼洋從外面回來了,紀優陽快要動手術需要好好調理身體,木兮也不能再繼續打擾,就帶著人離開。

「阿陽,我們先回去了,改日再來看你。」

紀優陽眼神可憐,看著木兮,抬起手示意木兮握自己的手。

「明天,我再來看你。」 難得情深 姜軼洋還在裡面,木兮也不想讓姜軼洋看見,生氣說了什麼話刺激到紀優陽所以沒有握住紀優陽的手,只是拍了拍紀優陽的手背。

本來心裡還有些自責的紀優陽,看到木兮不肯握自己手,心裡有些不開心,那就別怪他,讓她今晚回家得哄他二哥那臭脾氣了。

方秦前腳把人送出門,後腳回來就看到紀優陽拿著手機。

以為紀優陽要給誰打電話,等他過去以後,方秦看到紀優陽給紀澌鈞發了一段音頻。

沒一會,紀澌鈞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這……」

「——」手指輕輕一滑,直接掛斷。

他不知道東家給紀澌鈞發了什麼,但是他看到東家眼裡有笑意就知道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東家,你給紀總發了什麼?」

紀優陽沒有理會方秦,閉上眼,想象著紀澌鈞氣急敗壞的樣子,一笑,身體就沒力氣,導致他不得不憋住笑意。

電話那頭的紀澌鈞,氣惱到把手機砸在座椅上。

「紀優陽!」

「紀總,出什麼事了?」

「費亦行,你馬上過去醫院一趟,把紀優陽給我送到停屍間去!」

「啊?」這太危險了,太太要知道了,他就要成替罪羊躺在紀優陽隔壁的柜子了。

「你不去,就讓姜軼洋去!」他就料定,紀優陽那傢伙只要醒來嘴巴能動就不會安分,現在就送上門來求死了!

老薑那傢伙把紀總的話都當做人生目標,別說解決紀優陽了,就算是紀總讓老薑吃馬糞,老薑絕對挑大塊的吃,要是讓老薑去,分分鐘,要鬧出大事來,「紀總,您放心,我先拔他氧氣管,再送他進鬼門關!」

費亦行先提速,再降速把車子停在路邊,放慢手上解安全帶的動作,嘴裡還在念叨替紀澌鈞打抱不平,「紀總,您放心,我絕不讓太太知道這件事,只要太太不知道,太太就不會跟您離婚,寶少爺也不會跟您斷絕父子關係,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我一定會守口如瓶。」

解開安全帶,費亦行剛把門推開一些,身後就傳來男人平靜的聲音,「開車,直接回家。」

「是。」

是紀總白白錯過了之前對四少下手的最佳機會,現在四少的安危,跟紀總的婚姻可是有直接的關聯,紀總一定是冷靜下來後知道後果才改變主意。「紀總,您放心,只要四少出院,我就讓寶少爺把他叫回家裡住,我用盡三十六計,讓他有來無回,後悔挑釁您。」

差點,他就被那段錄音,氣到理智全失上了紀優陽的當。

深呼吸一口氣的紀澌鈞,額頭抵在指尖,手指輕輕點著眉心,「搞定他,我給你漲工資。」這件事,他不適合出手,還是讓費亦行去辦。

「謝謝紀總。」漲工資算什麼,他缺那幾個錢?不,他缺的是漲工資三個字帶來的興奮感,缺的是一個能教訓四少的機會。

正在高興的費亦行,無意間看到紀澌鈞的眼神,心裡忽然有些害怕。

萬一,事情敗露,紀總會不會直接甩手裝傻充愣,拉他出來做替死鬼?

以紀總的個性,很有可能做得出來。

不行,他得給寶少爺發個信息,萬一事情露底了,太太也知道他心裡的本意是什麼,還能保他一命。

從醫院出來,木小寶收到費亦行發來的信息,趕緊把紀澌鈞生氣的事情告訴木兮,像是知道有這一出的木兮面不改色保持微笑。

「媽咪,你不怕嗎?」老紀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生四叔的氣,還要小狒狒咔嚓四叔。

「怕什麼?」剛剛她看到紀優陽在錄音,又故意跟木小寶說那些事,肯定是為了氣紀澌鈞,這可是紀優陽跟紀澌鈞相處的最佳模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