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的人品有那麼差嗎?

就是招呼一聲,就被人莫名其妙的給打了。

秦驚鴻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帝凰娛樂公司。

莫承佑接到了助理打來的電話。

助理在電話里支支吾吾地說:「莫總監,秦少明天沒法去拍攝了,他住院了。」

「住院?他又做什麼了?」莫承佑無奈地揉揉眉心。

真沒見過這麼能作的明星,三天兩頭搞事情。

「那個……秦少被人給打了。」

「哦?」莫承佑挑了挑眉,「誰這麼為民除害啊?」

「具體的經過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問。反正秦少就是跟著我一起去訓練營,回來的時候他就被人給打了,傷得還輕呢。下手可真狠,專打秦少的臉。」

助理在心裡默默吐槽,秦少該不會是去勾搭訓練營的小姑娘,被人給揍了吧?

難道是李沅芷?

除了李沅芷,沒聽說訓練營有哪個姑娘這麼彪悍呀?

要真是李沅芷,秦少還真是找死啊!

活著不好嗎?

李沅芷那個身手,一個人打三個秦驚鴻都沒問題。

莫承佑抓住了關鍵詞,沉聲問道:「他怎麼會跑訓練營去?」

「這個……」助理快哭了,「是秦少威脅我,逼著我帶他去的。我要是不帶他去,他就要發微博,說我是變態,還跟蹤他。我實在沒辦法呀!」

莫承佑:……

像是秦驚鴻能幹出來的事!

「莫總監,請您放心,我已經把保溫杯放在沐暖暖的宿舍里了,保證沒有一個人看到。」助理趕緊亡羊補牢地說道。

「嗯,幹得不錯。」莫承佑難得的誇獎了一句。

「那秦少這邊……」

莫承佑無語地說:「讓他在醫院消停幾天也好。」

要不是看在秦致的面子上,還有秦驚鴻能賺錢的份上,莫承佑早不想管這貨了!



沐暖暖打了秦驚鴻之後,臉色蒼白的回了宿舍。

雲舒第一個發現了她的不對勁,「暖暖,你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沒事,我有點頭疼,休息下就好了。」沐暖暖勉強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你的生理期還沒有結束,你不要練得太過了,也不急在這一兩天,要是把身體練廢了可不划算!」

雲舒找了找,看到沐暖暖的桌上有個保溫杯,就以為這個是沐暖暖自己的。

她順手拿了起來,「你先喝點熱水吧!」

沐暖暖接過保溫杯,心不在焉的,也沒發現這個杯子有什麼異常。

等到她稍微喝了一口,眼睛瞬間瞪大了。

這裡面好像是……紅糖水?

她們宿舍好像沒人喝紅糖水啊?

沐暖暖微微一怔,看向了手裡的保溫杯。

她才發現這個杯子也很陌生。

很快,她在被子底下看到了一張便簽紙。

她拿著一看,上面有幾個蒼勁有力的字跡:「多喝熱水!」

沐暖暖心頭驀地浮現出莫承佑那張俊美的臉龐。

她看過莫承佑的簽名,她認出這就是莫承佑的字跡。

這麼說的話,這個保溫杯也是他送來的?

裡面還專門備了紅糖水……

哎,等等……

紅糖水?

他知道她在生理期,還專門送了紅糖水過來?

沐暖暖蒼白的小臉,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陷在從前過往不能自拔的情緒,也好受了許多。



再說秦驚鴻在醫院裡。

他出生豪門,一出道就是頂級流量,這輩子都沒吃過這麼大的虧。

秦驚鴻心裡嘔得要死,幾次三番想要出院,去收拾那個膽大包天敢打他的人。

經紀人、助理,全都攔著不讓他出院。

秦驚鴻就在醫院裡摔東西罵人,非要出院。

「驚鴻,驚鴻!」

聽到一道慌慌張張的女聲,原本作天作地的秦驚鴻一聽到這個聲音,立刻翻了個白眼,拉過被子捂住腦袋。

「驚鴻,聽說你住院了,你沒事吧?」

【作者題外話】:秦驚鴻前世沒和安寧在一起,這是個伏筆,後面會寫。

怎麼會停電呢?

因為作者拉了電閘,哈哈哈! 一個打扮華貴的女人擔心地走了過來,想要去拽秦驚鴻的被子。

那女人四十多歲的年紀,看上去卻只有三十齣頭的樣子,保養得很好。

衣著不凡,氣質高貴。

「你別拉我被子!」

「驚鴻,讓媽媽看看你,到底是傷到哪裡了啊?」

秦驚鴻的聲音從被子里悶悶的傳來,「你煩不煩啊,不要你管我!」

葉微瀾擔心得不行了,「你這個傻孩子,媽媽這是關心你。」

「你有這個時間還是多關心我爸吧,我爸不喜歡你,你再關心我也沒用啊!」

「你這個死孩子,瞎說什麼呢!」

葉微瀾氣急敗壞地拽下了秦驚鴻的被子。

一看,傻眼了。

秦驚鴻的俊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原本帥氣的臉被揍得不成樣子了。

「兒子,是誰打了你?」葉微瀾怒火中燒地說:「你告訴媽媽,媽媽絕對不會放過那個人的!」

「沒誰打我,我自己不小心摔的。」秦驚鴻鬱悶死了。

他才不會跟人說,他是被一個女人給打了的。

他也是要臉的!

葉微瀾聽到他這麼說,被嚇了一跳。

盯著他看了好半天,生怕自己兒子被人給掉包了。

沒錯啊,就算是被揍成了豬頭,可這還是她親兒子啊!

「到底是誰打了你,你為什麼不肯告訴媽媽?那個人很有權勢嗎?難道我們秦家會惹不起?」葉微瀾生氣地說道。

「媽,你真的很煩,我都說了沒人打我,我自己摔的,你愛信不信!」

說完,秦驚鴻就把被子蒙住臉,再也不肯搭理葉微瀾了。

葉微瀾沒辦法,只好離開醫院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叫住了秦驚鴻的助理。

「小王,到底是誰打了驚鴻?」

「夫人,我真的不知道啊,秦少也不讓我跟著。」

「你要是不說實話,我現在就開除你!」葉微瀾火了。

助理糾結了一下,小聲地說:「我就知道秦少好像是去了一趟帝凰娛樂的訓練營,回來就變這樣了……」

「訓練營?」葉微瀾皺著眉頭,「帝凰娛樂……是楊麗君在的那個帝凰娛樂?」

「是的,夫人。」

葉微瀾的眼中瞬間燃起怒火。

好啊,原來是楊麗君!

既然知道秦驚鴻是在誰的地盤出的事,這事就好辦了。

葉微瀾立刻就去了訓練營,準備去查清楚,到底秦驚鴻是被誰給打了的。

她絕對不會輕饒了對方的!

葉微瀾的車開到了訓練營,她在下車的時候正好看到一群女孩子經過。

「這些就是帝凰娛樂的訓練生?」葉微瀾皺眉。

其中一個女孩在人群中顯得更外的耀眼。

那女孩長得非常漂亮,尤其是那雙眼睛,秋水盈盈,眉目彎彎。

皮膚白的在太陽下發光。

不知道為什麼,葉微瀾看到那個女孩心裡就不舒服。

沐暖暖剛剛上完課,和李沅芷她們幾個有說有笑的往回走。

察覺到一道犀利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識看了過去。

當看清楚對方那張美麗的臉龐時,沐暖暖的瞳孔微縮了下。

葉微瀾,秦驚鴻的媽媽。

她永遠不會忘記,前世的葉微瀾是怎麼羞辱她的。

罵她下賤,自甘墮落,不要臉的纏著秦驚鴻。

只要有她葉微瀾在一天,她沐暖暖就永遠都別想進秦家的門!

還有安寧,安寧站在葉微瀾的身邊,嘲諷地看著她,用嘴型無聲地罵她不自量力。

就算是在她離開秦驚鴻之後,葉微瀾還找過來羞辱過她很多次,甚至有一次還拿狗血潑她。

她被迫換了好幾個工作,葉微瀾和安寧還是會陰魂不散的跟來,害得她被辭退。

後來是莫承佑暗中出面,葉微瀾和安寧才沒有再騷擾她。

葉微瀾帶給沐暖暖的,只有噁心的回憶。

當再次看到葉微瀾的時候,沐暖暖的情緒還是有些不受控。

沐暖暖告訴自己,那些都是前世的事情了,現在一切都改變了。

她和秦驚鴻不可能有什麼,也就不會再和葉微瀾有交集。

沐暖暖很快就平復了思緒,不動聲色的移開了目光。

葉微瀾也一直微眯著眼睛,打量著沐暖暖。

她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女孩。

第一眼就是不喜歡。

沐暖暖很快就和其他女孩們一起走遠了。

「夫人,楊經紀人的辦公室在這邊。」助理提醒了一聲。

葉微瀾這才收回了目光,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過去了。

楊麗君看到葉微瀾來了,挑了挑眉,「秦夫人大駕光臨,有何指教?」

「指教談不上,我今天是專門來找你楊大經紀人要個說法的。」葉微瀾語氣不悅地說道。

「我一個小小的經紀人,能給你這位豪門太太什麼說法,秦夫人你是在說笑了。」楊麗君漫不經心地回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