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眼下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

林楓笑了笑:"我們先聊一下,您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蘇雲天雖然心情很不好,可是,他還是點了點頭。

他說:"去我辦公室吧!"

林楓搖搖頭:"還是去樓頂吧,萬一待會,那些要債的人,直接衝進辦公室,那還不得嚇死我!"

蘇雲天壓抑著心中的不耐和怒火:"好吧,你說樓頂就樓頂!"

兩個人到了樓頂。

蘇雲天看著雲帆:"既然已經到了樓頂,這下你總能說一說,你到底想幹什麼了吧,你到底有沒有帶錢來?"

林楓看著蘇雲天:"蘇總啊,這次的事情,我只能跟你說抱歉了,不光如此,我今天來,還要告訴您一個很不好的消息,那就是,你跟我們路總合作的那個項目,投資失敗了,不僅沒有賺到錢,還賠了不少,我們路總也損失慘重,他現在想幫你,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且,項目失敗,銀行那邊,你交不夠足夠的錢,他們會拿您的公司做抵押,據我所知,今天應該是最後一天,也就是說,您的公司,馬上就要不屬於您了,但是,那些討債的,還是會追著你跑,以後什麼情況,我想不用我說,你也能猜到了吧!"

蘇雲天臉色慘白的往後退了一步:"你什麼意思,路南這就不管我了?他不是跟我說的好好的嗎?不行,我要去找蘇北!"

看著蘇雲天激動的情緒,似乎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林楓一把拉住他:"蘇總,您怎麼還不明白呢,路總要幫您,早就幫了,您以前對蘇北做的那些事情,他都沒有找您算賬,您應該燒高香了,這次的事情,我也不想看著您稀里糊塗的,其實,是路總設的局,項目什麼,都是他做的,為的就是把蘇氏集團搞破產,但是,他又不想讓蘇北知道,這件事情是他乾的,所以,他就讓我來,自己卻置身事外,現在,他的目的達到了,您覺得,他還會幫您嗎?"

林楓完全按照顧念城的意思,將一切都栽贓到路南身上。

剛開始的項目,計劃書之類的,都是顧念城一手操辦的。

不然的話,根本騙不了蘇雲天這種老狐狸。

蘇雲天一看項目完全是真的,而且,很是有利可圖,再加上是路南,他就信了。

沒想到,最後他卻徹徹底底的被人坑了。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蘇雲天覺得,自己簡直要瘋了!

公司欠了那麼多錢,他要是還不上,以後可是要坐牢的。

而且,公司破產了,那可是他一生的心血啊!

路南,他怎麼能那麼做,他都願意把小暖的心臟,捐給蘇北了,他還想怎麼樣!

蘇雲天一時怒火攻心,噴出一口血。

林楓皺了皺眉。

他說:"蘇總,我也不想看著您這樣,我也覺得,路總這次的事情,有點做過分了,可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助理,我這裡根本沒有什麼話語權,我只能按照路總說的做,那些項目,其實是假的,但是,為了騙過您,他做的很嚴謹,連銀行那邊,都有他的人,他打了聲招呼,就把您稀里糊塗套進去了,我也為您鳴不平,但是,說到底,我就是個打工的,蘇總,我也幫不了您,您自己看著辦吧,路總那邊,他是不會幫您了,希望您能認清楚這個現實!我先走了!"

林楓說完,轉身就要走。

蘇雲天卻一把拉住他:"雲助理,你說,這一切都是路南設的套,為的就是把我搞破產?"

蘇雲天說到底,還是有點不相信。

"不然呢,您以為,蘇暖對蘇北做的那些事,路總能那麼輕易的原諒,在路總的心裡,只有蘇北,沒有什麼蘇家人不蘇家人的,他這次的事情,做的很隱蔽,你就算是跟蘇北去說,路總不承認,到時候還能拿出一大堆,跟他無關的證據來,蘇北不相信您,您也是自討苦吃,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樣的!"林楓想要蘇雲天,徹底斷了找路南的念想,甚至連這樣的話,都說了出來。

可是,他卻不知道,這些話說出來,對蘇雲天來說,簡直是五雷轟頂。

"蘇總,我走了,你保重,樓下那些要債的,您自己看著解決吧! 萬界最強狂帝 "林楓這次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蘇雲天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去應付那些人,他現在一分錢都沒有,他拿什麼去應付那些人。

路南,你狠,你竟然將我逼到這步田地。

蘇雲天的後背,全都濕透了。

他活到這步狼狽的田地,他都不知道該怪誰。

下樓,還不上錢,緊接著他的,就是破產,很有可能,就要坐牢。

他都已經這個年紀了,進了監獄,還能活幾年。

蘇雲天的精神,已經徹底崩潰了。

他難過的倒吸了一口氣。

轉身看著這棟三十多層高的建築,樓下的人看起來小小的,就像是一個黑點。

如果他從這裡跳下去,是不是一切都解脫了。

他的小暖,也是這麼死的,或許,這也算是他們父女倆,最後一點默契了吧!

蘇雲天拿出手機,給雲錦打過去。

雲錦正在給花除草,接到蘇雲天的電話,笑著問:"今天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蘇雲天聽著髮妻的聲音,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小錦,這些年,我對不起你,一直忙著賺錢,忽略了你,這輩子,我可能沒有辦法,再繼續照顧你了,我走了以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雲錦一聽蘇雲天的話,手裡的花剪,直接掉到了地上,差點扎到腳上。

"雲天,究竟怎麼回事,你告訴我,你不要嚇我啊,小暖不見了,現在你也走了,你讓我怎麼活啊!你不要想不開,有什麼事情,你跟我說!你不是說,路南要提攜我們蘇氏集團,我們馬上就要成為南希市的第二大集團了嘛,這樣好的未來等著你,你怎麼能幹傻事呢!"雲錦著急的說道。

聽著妻子擔憂的話語,蘇雲天的眼淚,忍不住有點泛濫。

這麼些年,他對妻子不冷不熱,妻子還能始終如一的在背後支持自己。

是他對不起她! 蘇雲天自嘲的笑了一聲:"小錦,是我錯了,我不該貪圖這種利益的,這本就是路南給我設的局,他恨我們,恨小暖,讓他失去蘇北一年,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設計的,他怎麼可能幫我呢,小錦,是我對不起你,看不住公司,也不能陪著你,現在,擺在我面前的,只要一條路了,只有我死了,那些討債的,才能消停下來,你趕緊離開南希市吧,走的越遠越好!"

雲錦的臉一白:"雲天,路南他是我們的女婿,他這樣做,不怕北北跟他離婚嗎?他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他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你不要亂來,我現在就去找他,找他問個清楚!"

蘇雲天一邊搖頭,一邊走向樓頂的邊緣:"小錦,來不及了,現在無力回天了,路南的助理雲帆,他跟我說的清清楚楚,路南設的局,他不可能幫我們的,而且,為了把自己撇清,他還做了很多準備,北北跟我們的關係,本來就比較淡,你說,她會相信你,還是相信路南,小錦,就這樣吧,我累了……"

蘇雲天說完,就一頭向著向著下面栽下去。

雲錦聽到風聲。

她失控的大喊一聲:"雲天,不要……"

可是,回應她的,只有呼呼的風聲,似乎還能聽到,什麼下落的聲音。

雲錦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路南,路南!

他怎麼能這樣對他們蘇家呢!

他已經跟蘇北在一起了,他還想弄死他們這些人嗎?

雲錦聽到重物落地的聲音,她似乎都能想象到,丈夫栽到地上,鮮血流成一片的情景。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她突然歇斯底里,悲切的吼了一聲:"啊……"

她一下子站起來,發了瘋的向著外面衝出去。

豪門千金嫁世交 她要去看看丈夫,看看他究竟怎麼樣了?

蘇氏集團。

蘇雲天聽了林楓的話,義無反顧的跳了樓。

他寧願死,也不想去承受這隨之而來的一切後果。

世人可以說他沒有擔當,但是,那已經跟他無關了。

厚寵邀婚 他唯一對不起的,只有髮妻。

女兒死了,他為了不讓她難過,沒有告訴她。

就這樣,隱瞞她一輩子吧!

林楓以為,將蘇雲天逼到絕境,他會狗急跳牆,去找蘇北,讓她跟路南反目。

這樣一來,就正好合了顧念城的意。

顧念城要的,就是讓蘇北和路南反目。

哪怕以後他們知道了真相,那也跟他無關。

復仇嬌妻:總裁怕了嗎 可是,他沒有料到的是,叱吒了商場一輩子的蘇雲天,最後竟然選擇一了百了的方法。

林楓承認,自己說的話,句句都在逼蘇雲天去死。

可是,他沒有想到,蘇雲天真的會這樣去做。

林楓剛走到集團樓下,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以極快的速度落下來。

他反應很快,敏捷的往後退了一步。

當他看見,蘇雲天直直的砸在地上,落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懵了。

鮮血流了一地,那麼高的地方,人落下來之後,已經慘不忍睹。

林楓自認為,混跡了這麼多年的社會,早已鐵石心腸。

可是,看到眼前這幅場景,他還是忍不住別過頭。

雲帆在原地站了幾秒,心中複雜至極。

他深吸了一口氣,快速的離開。

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裡久留了。

路南正在辦公室工作。

上次蘇雲天找他借錢,因為蘇雲天當時的態度,讓他有點不悅。

當初蘇暖對付蘇北的時候,他們覺得是理所當然。

現在想要依靠蘇北,又覺得是理所當然。

路南只是覺得,這種毛病不能慣。

誰知道,後來蘇雲天也沒有再來過。

剩下三天,他就要跟蘇北舉行婚禮了,他只希望,一切都能好好的。

可是,今天,他的眼皮卻一個勁的跳個不停。

路南揉了揉眼睛,打算起來站一會。

突然,辦公室門被敲響。

"進來!"路南站起來,面無表情的說道。

宋玲瓏幾乎是衝進來的:"總裁,不好了,蘇氏集團蘇雲天跳樓自殺了!"

路南正在揉眼睛的手一頓,差點戳到眼睛。

他似乎是不相信一般,難以置信的看著宋玲瓏:"你說什麼?"

宋玲瓏著急的給路南繼續重複了一遍:"蘇雲天跳樓自殺了,現在已經氣絕身亡,當場有很多記者,現在正在現場報道呢!"

宋玲瓏知道,路南跟蘇氏集團的關係,所以,她也不敢怠慢,發生這樣的事情,她第一時間,就趕緊來告訴路南了。

路南整個人,站在原地愣了一會,趕緊拿上外套,風一樣的向著外面衝出去。

到底怎麼回事?蘇雲天為什麼會突然跳樓。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哪裡有點不對勁。

路南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的時候,醫院的救護車剛來。

蘇雲天的屍體,被放在擔架上,蓋著白布。

路南整個人臉色難看到極點。

他上前一步:"究竟怎麼回事,我能不能看一看!"

醫生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路總,死者慘狀很是讓人接受不了,我勸你,還是不要看了!"

路南堅持的看著他:"我要看!"

"那好吧,您請隨便!"醫生說完,就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路南艱難的伸手,想要來開白布,看蘇雲天最後一眼。

結果,他的手剛碰到白布,就被一股大力,猛地推到。

雲錦發了瘋一樣的看著路南:"路南,你這個殺人兇手,你說是要幫我們,結果,最後卻生生把他害死,他是蘇北的親生父親,你的岳父啊,你到底怎麼下得了手的!"

雲錦說著,就向著路南撲上來,對著他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路南身邊的幾個人,想要拉住她,路南卻搖了搖頭。

雲錦打了好久,她打累了,才停下來。

她倒在地上,慢慢的爬到蘇雲天的屍體旁邊:"雲天啊,你別怕,我會保護你的,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了!"

雲錦瘋癲的舉動,讓路南止不住的皺眉。

他雖然清楚,雲錦現在情緒失常。

可是,她說的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總不可能是空口說白話吧!

醫護人員在那裡安慰了好久,雲錦才鬆開蘇雲天的身體。

只不過,她剛鬆開,自己就暈倒了。

路南的眉頭直跳,他安排人,將雲錦送去了醫院,蘇雲天也送到了太平間。

想到蘇北,路南的神情有點艱澀。

他知道,這麼大的事情,他是瞞不住的,可是,他到底應該怎麼告訴蘇北,這個事實呢!

路南站在太平間門口,整個人左右為難。

他沒有給蘇北打電話,蘇北的電話,卻給他打了過來。

接到蘇北的電話,路南的心情,有點沉重。

她應該是知道什麼了吧!

果然,蘇北剛一開口,路南就聽到了哭聲。

她說:"路南,到底怎麼回事,我爸怎麼會跳樓呢,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電視上播報錯了!"

蘇北哭的非常傷心,她情願以為,是那些播報新聞的說錯了,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以前,她恨過,怨過蘇雲天,覺得他對自己不好。

可是,說到底他都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自己一生渴望父母的愛,好不容易現在慢慢好起來了,為什麼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蘇北真的不想相信。

新聞上,蘇雲天的屍體,被白布蓋住,蘇北寧願,是全世界搞錯了!

路南的聲音苦澀到極點:"北北,你聽我說,我正打算告訴你呢,我也不知道爸為什麼會跳樓,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打擊很大,我也不想讓你難受的,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北北,你節哀吧,爸現在在市中心醫院的太平間里,你可以來看他最後一眼!"

路南說完這番話,整個人背後都出了一身冷汗。

他最不願意的事情,就是蘇北傷心難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